[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聪明的海豚遭遇野蛮的日本/玄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6日 来稿)
    
    
     近些年由于远离了一波波的爱国主义强化,对日本的整体印象慢慢变好了。但是,今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海豚湾>使我彻底抛弃了数年积累的好感,从理性上与普世价值上而不是从民族感情上,无奈地得出如下的结论:日本依然是一个尚待开化的民族。 (博讯 boxun.com)

    
    这部纪录片真实地反映了日本屠杀海豚的惨烈场面,从而引致日本大批民众与官员的攻击与辩解。比较普遍的说法是,捕杀鲸鱼和海豚是日本特有的饮食文化,其他国家与民族理应尊重。貌似合理,实则荒谬。如果这种天怒人怨的暴行也可冠之以日本文化,真不知道日本文化还有多大的保留价值。相对于历史上的伟大文明,其民族道德只能达到五千年前的蒙昧水平。中国文化自远古以来就有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哲学理念。对动物本性的侵犯,若属个案尚可商议,若形成一种社会产业,则是人对天道的破坏与违背。天理人欲之间的轻重,不言自明。西方宗教将人的位置提升到管理生物界的高度,依然不是一个任意索取的态度。圣经创世记1:26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赋予了动物追求本性归属的权利,作为受委托者的人类不能僭位剥夺。日本拥有高度发达的科技手段,对生物之灵的态度却依然没有达到欧亚主体文明三四千年前的水平。这种技艺与道德发展上的不平衡对世界来说是危险的。当下日本人在世界上的形象正面较多,但是其内心所想却无法确切知道,他们真正主宰世界的时候会露出何等的本来面目,将难以预料。
    
    以文化作为屠杀海豚的托辞,在道德宗教的角度是悖逆呢,而在实际的生态分析中也不堪一驳。古代社会中所有民族都需要猎取飞禽走兽来获得肉类,大雁,天鹅,北极熊,虎狼狮豹,包罗万象。势殊世异,这些动物如今因为人类的侵扰不得安宁,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民族都毫不犹豫地放弃原来的捕猎方式,立法来保护野生动物。就只有日本人吃鲸鱼算文化,其他民族捕食野兽不算文化?为什么这些习俗可以戛然而止,日本人捕鲸却在全世界的谴责声中岿然不动?人干预野生动物和向自然索取资源的行为是否具备合理性完全取决于自然对人类行为的承受能力,关键要看动物在当代生态平衡中的地位和其物种的处境。人类的捕猎手段与技术突飞猛进,而海豚的物种却因为人类对自然界的污染其技能还有所退化,因为人类的过度捕鱼其食物来源大大减少。因为人类的过度扩张与掠夺,海豚是否尚有能力在生态圈中起到自然所赋予的作用已经十分令人忧虑,日本人却将破坏生态平衡的恶行当作传统来保留。如果每个民族都如此狭隘地坚持自己的做法,在陆地上的狼虫虎豹早在上世纪中就全部绝种了,而生态崩溃后的地球也许只有等待藻类的迅猛繁殖来重新孕育秩序与文明了。
    
    人贵在良知,日本人作恶而不自省是令人震惊的。如果屠杀智慧的动物可以算做文化,那么屠杀灵长类动物是否是文化?中国南方曾经有吃猴子的陋习,这事情被披露后,不用世界其他国家干预,中国人自己就觉得大失颜面。日本人的残忍与冷血在世界面前展露无余却依然大言不惭,的确是无耻之耻,是为最耻。为什么中国政府和百姓都觉得屠杀高等智慧动物是耻辱,而日本人却以此为文化?悠久文明与原始野蛮无知的区别。说回来,其实还不单纯是无耻的问题,还有自私的问题。如果海豚只在日本四岛附近栖息,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鞭长莫及的话,日本人会如此屠杀吗?正因为那些海豚和鲸鱼是世界共有,不专属于某个地域,所以日本人的屠刀才毫不怜悯。这就象某些无耻国家对大气环境一样,可以经济发展为理由骄横地退出环保协议。因为环境是世界共有,而经济却是本国专有的。日本人当初提倡不砍伐森林等重大环保举措,却依然立法允许对海豚和鲸鱼的杀戮,从环保角度看似乎矛盾,其实完全一致。因为森林是他们家后院的私有财产,而鲸鱼与海豚却是世界共有的。鲸鱼与海豚灭绝的结果使世界其他国家的资源更加匮乏,而对比之下日本则更加强大。
    
    一些日本政客将责任推给了国家法律,称这些杀戮在日本是合法的。这应该是实情,但结果却是将耻辱与野蛮的标签贴在了日本这个国家与民族的头上。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所订立的所有法律都是建立在人性道德之上的,而人性道德又生发于天地正道,而且必须遵循天地正道。这种普天下除日本之外都憎恨的行径,多种角度都证明是与天地正道相背的罪恶,日本人居然以其国家立法为借口,无疑是将他们的祖国置于反人性与野蛮的境地。
    
    日本人对海豚的屠杀已经无法用残忍来形容。为何有如此的仇恨?据说某些日本人认为海豚是渔业资源的有害物种,抢夺了太多的鱼类为食。对于另外一个物种,我们在什么情况下结束对方的生命才具备自然属性下的正义呢?古代因为老虎是人类的巨大威胁,所以打虎者被奉为英雄。在不远的上世纪,狼群因为时常袭击附近村庄,掳掠家畜,甚至残杀儿童,所以打狼也一时为人们所提倡。但是,与另一物种争夺资源可以成为杀死对方的合理理由吗?到底是人类为了奢侈的生活与过度的繁殖能力抢夺了海豚的食物,还是海豚为了自己的唯一食物来源抢夺了人的食物?全世界所有海豚所消耗的鱼类,与日本人所捕杀的野生鱼类,哪一个更多呢?海豚不会使用鱼网,不拥有渔船,没有声纳与雷达,其所依赖的只有自己矫健的身体与伶俐的牙齿,所获鱼类食物不过是日本人的海鲜盛宴下的残碎垃圾而已。一个为富不仁者,会因为一个乞丐乱翻自己门口的垃圾箱找食物而大怒。日本这个富豪,则因为海豚有追寻日本鱼网下所漏之鱼的嫌疑而对他们大肆屠戮。世界资源是所有物种共有的,因为资源竞争而荼毒生灵,是必须铲除的邪恶。
    
    非捕食性的屠杀野生动物是邪恶的。因为人的食物需求有限,而人的屠杀能力无限。而且因为野生动物身上的某个小器官而捕杀同样是邪恶的,这些行为很容易导致一个物种走向灭绝。典型如割取鱼翅,将所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的鲨鱼身体抛回大海。截得熊掌,将所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的熊身体弃置野外。
    
    有些生物,人类有足够的理由对其赶尽杀绝,例如天花病毒,鼠疫病毒,埃博拉病毒等等。因为这些生物与人之间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另一些动物如苍蝇蚊子和老鼠等,虽然令人痛恨之极,但它们却是生态循环中最不能缺少的环节,人的唯一出路就是学会与这些动物和谐共处。反观海豚,非但不是人类的天敌,也不给人类制造麻烦,反而经常有海豚救人的新闻故事。海豚是最值得人类珍惜与和谐共处的动物之一。有人说,海豚智力可以与灵长类动物比拟,屠杀如此智慧的动物太过残忍。其实,当年被洗脑的日本军人视敌军俘虏和对他们毫无威胁的南京下关平民都如同木头等无生物一样,屠杀海豚又如何让被日本舆论所控制的民众心生怜悯呢?对高等智慧的怜悯,是人类对秩序的信仰,深入思考尚需时日,此处暂且搁置不议。
    
    很多人因为血腥场面而反感,所以另外一些人就拿畜牧屠宰业来对比。其实,这是一个最浅显的误区。我们每天都消耗上亿公斤的牛羊猪肉和鸡鸭鱼肉,可以想象在这些动物的屠宰工业中所流的血液是何情形。海豚湾的流血现场与此相比可能就不值一提了。但是,问题并不在于屠杀的残酷景象上。畜牧业中的动物依赖于人而存在,屠宰并不造成对自然生态的伤害,相反的是,过度饲养与放生却要破坏生态平衡。野生动物的屠杀则完全不同,这些动物是独立于人的,是生态圈中的一个环节,人捕捉与杀掉一只海豚容易,培育和放生一只海豚却极其困难,成功人为驯养一只可以独立融入海洋的海豚对现代人类而言意味着天文数字的费用。所以野生动物的死给人带来的价值,和野生动物的活需要人花费的价值是彻底不对等的,尤其是海豚这种智力超级发达的海洋动物。二者的差异可能达到一比一百万以上。所以,人对野生动物的捕杀是必须谨慎的,必须建立在对生态圈的足够了解上。
    
    一些人对海豚表演比较欣赏,其实捕捉海豚用于观赏并不比屠杀来得文明。在著名的动画片海底总动员中有一句名言:鱼属于大海,实在不应该养在鱼缸里。从自然属性与生态价值来说,野生动物的美丽是属于自然界生态圈的,是自然运转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而不是人类的审美客体。因人类的审美需求而妨害了生态过程是错误的。
    
    世界的美好可能因为人类的审美享受而破碎,世界的秩序可能因为人类追求自我的洁癖纵欲的秩序而毁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友“天天海豚”在最高法院被法警打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