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强拆铲车掘党坟墓/杨耕身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6日 转载)
      尽管面对此事,我们都已经多么地无力。但除了面对,我们又如何才能逃避?那时代的铲车,那铲车碾压过的柔弱一躯。这是邢台强拆铲车碾死拆迁户事件。
    
       4月18日,河北邢台市桥西区中兴街道办事处张家营村,拆除违法建筑时,村民孟建芬被铲车碾死,另有一名村民重伤。目前两肇事者已被刑拘,村支书被免职。当地警方称铲车司机直到听到喊声方知有人伤亡。然而据死者家属回忆称,因一年轻司机不敢碾人,另一名年纪大的司机上了铲车,然后直接开向孟建芬,这一说法得到邻居和部分村民的证实。(据4月23日《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孟建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鲜血,从耳朵和嘴里涌出来。”死者家属述说道。记者则这样陈述他在事发现场看到的情形:在事发地有一摊血迹,铁锈样红,渗入泥土。从唐福珍到孟建芬,以及更多的唐福珍与孟建芬。同一片国土,同一腔热血,同一种猩红与锈迹。常常忍不住想:大地壮美而无言,但它暗藏着多少的苦难与不幸?人类的文明与进步,又如何在这样一片浸满鲜血的土地上建造美好与希望?
    
      或者一种片面或悲观的宿命论不应成为对待历史的正确方式。否则的话,我们将怎样用那样一种铲车的冷血与无情,来喻示某种权力的体制,又如何用那倒卧于一滩热血之中的生命,来喻示某种权利的现状,并以此来作为这个时代有关权利与法治的最直观印象?一个伟大的时代隆隆前行着,而我们将怎样从那些宏大的叙事方式中,去找到某种愧疚与歉意,或者为更多权利“积贫积弱”的人们,找到一种准确的描述?
    
      当然,铲车司机被指系受命碾人的说法,只是出自死者家属的“一面之辞”。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有一种恶,真的会恶到如此地步。就像我也曾经不敢相信,当唐福珍点燃自己的时候,一名官员向她喊道的,“你这是暴力抗法”。
    
      我已经不想去驳斥,邢台桥西区政府所做出的“安全事故”的定性,以及当地警方此前受访时所声称的,“当事司机承认,在开铲车躲闪中听到有村民喊,才意识到有人伤亡”。但是在一个已经引起纠纷的混乱的现场,一辆在人群之中开动着的铲车意味着什么?哪一辆铲车的设计,会让司机无法看到车前面的状况?更重要的是,当双方说法如此不一之时,政府与警方为什么就断然采信了强拆方的说法?
    
      官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越来越多的暴力强拆,越来越多的鲜血积淀,然而到头来竟是一种越来越无力的存在感。没有任何一条生命,可以挡住强拆的铲车。到头来总是:命没了,房子也没了。而与此同时,当我们回头看去,那些曾经拆出人命的地方,“官员果然个个还在”。至此,一种无力感已经这么彻底,我们甚至丧失了批评或抨击的勇气。
    
      为了平民至高无上的生命,今天我要怎样跪倒在那些暴戾而冷血的机器前面?如果权力的快感以及时代的发展,真的只能以铲车的方式前行,那么,也请一并碾过我的身体与心灵吧。试问除此之外,我们怎样才能逃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耕身: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
  • 上访者寻找“带头大哥”让人震惊/杨耕身
  • 暴政让陶兴尧父子自焚/杨耕身
  • 上海倒楼事件的“流行元素”解读/杨耕身
  • 评论:最近发生的两起抢尸事件,颇让人心神不宁/杨耕身
  • 飙车少年不能被民愤判处死刑/杨耕身
  • 杨耕身:反腐成绩单的辉煌与沉重
  • 洛阳高考移民从潜规则到反规则/杨耕身
  • 阜阳白宫书记父子轮流执政的后果/杨耕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