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温家宝三哭胡耀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4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来源:《争鸣》5月号(原题:溫家寶高調憶耀邦所為何事) (博讯 boxun.com)

    
      二○一○年四月十五日,胡耀邦蒙冤謝世二十一周年紀念日,《人民日報》第二版頭條,出現中共總理溫家寶題為《再回興義憶耀邦》文章,大肆讚揚前總書記胡耀邦。溫聲稱八九年四月胡耀邦病發時一直守在胡的身邊;「六四事件」後,每年春節都去胡家探望。該文用意深刻地強調胡的「言傳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暗含著一種悲情宣示。溫家寶作為國家總理,打破常規,以個人名義對因犯有「嚴重錯誤」而被罷免的前領導人,發出百分之百的肯定強音,這在中共歷史上十分罕見。此文一出,在國內網上引發好評如潮。有網友意味深長的留言:「一個信號,一個前奏,一個鋪墊。」而極左派則開始大罵該文是「包藏禍心」,是要改旗易幟。
      溫家寶面對「倒溫」暗流
    
      有人解讀溫家寶此時發文憶耀邦為中共高層集體行為,似乎道理不通。因中南海集體動作不可能借助在黨內一直受攻擊的溫家寶,從個人感情的角度發文章紀念。有人解讀此為團派新動作,仍然牽強附會。在本文看來,溫家寶避開政治話題,巧妙寓意,令黨內各方都不便干預,打出一個漂亮的擦邊球更符合實際。近兩年來,溫家寶曾三提「民主是人類共同追求的價值觀和共同創造的文明成果」。今年中國兩會前後,他又再三提出公民尊嚴是「首要價值」。溫家寶如此用心良苦地接二連三強調人類共同追求的「價值」,再次遭到黨內左派與軍內鷹派的質疑,使之又一次處於重重壓力的困難時期,「倒溫」暗流有再起之勢。
    
      其實,溫家寶首肯普世價值以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二○○九年三月九日,向大會做工作報告誓言「兩個絕不」;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也在《求是》雜誌撰文拒絕普世民主。之後,中南海接連發起拒絕憲政道路;接著中共最高意識形態衙門中宣部又推動《六個「為什麼」──對幾個重大問題的回答》一書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給全民洗腦,再燃「姓資姓社」爭論的烽火。
    
      在此背景下,一向被視為中南海意識形態風向標的中共《求是》雜誌和多家官媒與黨內外左派勢力上下呼應,連續發表了不少討伐「普世價值」的文章。這些深藏高端背景的文章認為:嚴峻的國際形勢下,如果放棄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搞指導思想的多元化,就是自陷困境、自毀長城。他們聲稱,主張中國確立「普世價值」為指導思想與國際接軌,就是「對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的挑戰」。甚至有極左勢力攻擊溫家寶為黨內趙紫陽右派勢力的總代表。國內「早報網」就曾發表過中國華東政法大學張雪忠《自由民主與普世價值》的文章。該文稱:中國共產黨黨刊《求是》雜誌最近發表了一篇批判普世價值的理論文章,文中指出「『民主、自由、平等、人權、博愛、法治』並不是普世價值,宣揚普世價值也不是什麼純粹的學術問題,而是有著鮮明的政治目的。這顯示中國社會關於普世價值的爭論已逐步蔓延到中共理論高層。」由此可見,反普世價值內幕,雖無「衣帶詔」玄機,卻標示中南海最高層鬥爭激烈的信號。這便是此次溫家寶打破常規,單槍匹馬地間接為胡耀邦被罷免鳴不平的政治生態。
    
      眾所周知,胡耀邦是一九八九「六四」事件中的敏感人物。一九八七年被指責支持自由化被迫下台,一九八九年胡耀邦逝世成為後來演變成「六四」事件的全國性學潮的直接導火線。胡耀邦雖在黨內已部分恢復名譽,卻始終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溫家寶此時在《人民日報》刊登這篇擦邊球文章所傳遞的信息,就是要效法胡耀邦,並隱含緬懷趙紫陽的潛在動機。溫家寶在正面讚揚胡耀邦的同時,反證的卻是對以「支持自由化」為名迫害胡耀邦事件的控訴。其實當年「反自由化」與今天反普世價值,如出一轍,一脈相承。所以今天體制內的弱勢總理溫家寶,儘管迴避政治話題,但完全可以借助他對胡耀邦的緬懷,挖掘出文中隱含三哭的真正意義。
    
      一哭鄧小平一錘定音
    
      當時的開明領導人胡耀邦力主真理標準討論和平反冤假錯案,從思想上和組織上為改革開放掃清了兩大障礙。胡耀邦是名副其實的撥亂反正、改革開放初期實際上的一線總指揮。這個歷史事實是無人可以顛覆的。除此之外,胡耀邦的另一大貢獻,就是支持引進了以《第三次浪潮》等西方著作為代表的藍色文明,是站在中共黨魁角度上接受普世價值的最早推動者。這種把西方自由主義思潮請進中國的直接結果,就是湧現出方勵之、劉賓雁、王若望等一批自由派知識分子大力宣揚自由、民主等理念,即鄧小平稱之謂的「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潮在中國得到了廣泛傳播,並發揮了極大的影響力。
    
      這種思潮,激怒了一心要給中國「改革開放」套上「四項原則」龍頭的鄧小平。為此,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鄧小平約談胡耀邦、趙紫陽、萬里、胡啟立、李鵬、何東昌等,殺氣騰騰地直指有個「資產階級自由化」的「中央保護層」。鄧說「上海的王若望等猖狂得很,早就說要開除,為什麼一直沒有辦?上海的群眾中傳說中央有個保護層,對是否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是否要反對自由化,也有兩種意見……。」(摘自《鄧小平文選》第三卷《旗幟鮮明地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對此,胡耀邦當時的態度十分明確:反對用「反自由化」和「清污」整人、打棍子。時隔一天,也就是一九八七年元月一日,《人民日報》發表元旦社論,公開披露了鄧小平的此次談話。據《鄧小平年譜》記載,一九八七年一月四日上午,鄧小平在家中召集背著胡耀邦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決定罷黜胡耀邦。於是,溫家寶讚揚的前總書記,就這樣悲劇性地謝幕了。此為溫家寶為胡耀邦一哭。
    
      二哭薄一波落井下石
    
      胡耀邦本是薄一波復出的恩人。然而,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在中南海裡,曾由胡耀邦鼎力主持平反、解放的薄一波,竟又主持了對胡耀邦進行歷史性批判、圍攻的「生活會」。史稱「生活會之變」。會上,薄一波指詆胡耀邦「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違反黨的四項原則,在重大政治問題上失誤。於是,在這次會議上胡耀邦被迫辭去中共總書記的職務。當時,他忍不住坐在會議室外台階上嚎啕大哭。這個重要的環節,正是兩年後,啟動「八九學運」序幕的引子。
    
      與此同時,中共中央下達(一九八七年)一號文件,號召全黨全國堅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第二天,全國各大媒體報刊,都刊載了「胡耀邦正式辭去總書記職務」,接著王若望、方勵之、劉賓雁三人分別於元月十五日、二十日、二十五日被開除黨籍,並異乎尋常地昭告全國。至此,在中國的後文革時代,首次掀起將普世價值稱之為「資產階級自由化」予以批判的輿論高潮,國內政治形勢寒流湧動,自由主義思潮遭遇挫折。此為溫家寶為胡耀邦二哭。
    
      三哭胡錦濤左右徘徊
    
      胡耀邦本也是提攜胡錦濤的恩人。一九八○年,胡錦濤被甘肅省前省長李登瀛由省建委副處長提拔為甘肅省建委副主任後,被胡耀邦相中。一九八四年十二月,胡耀邦前往江西共青城,特意邀胡錦濤同行「考察」後,胡錦濤被任命為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由副廳級升為正部級。這為胡錦濤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提供了最關鍵的平台。此據亞洲周刊透露,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五日清晨七點多,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胡錦濤來到江西共青城的耀邦陵園,在墓前肅立良久,突然大聲呼喊起來:「總書記,今天我是來還願的!」
    
      然而,胡錦濤主掌中共船舵後,卻並沒有追隨胡耀邦的足跡,完成他的政改意願。反而一再宣示中國不會重覆「蘇東波」式的民主化改革,也不走普世多黨競爭、三權分立的憲政道路。胡錦濤不僅在登基初始膜拜毛澤東的革命理想主義,也崇尚鄧小平的模糊戰略與實用主義,政治上左右搖擺,裹足不前。這些年來,政治改革只聽雷聲有,不見雨下來。更為不幸的是,今天中共全黨深入學習實踐的「科學發展觀」,名義上「以人為本」,實質上抵制胡耀邦用心引進的藍色文明與普世價值,全民大唱「黨的政策雅格西」。中宣部組織編寫的《科學發展觀學習讀本》一書,宣示「科學發展觀」繼毛、鄧、江一脈相承,獨不見胡耀邦的政治遺產。
    
      如今,溫家寶在黨內勢單力薄,施政舉措處處受制,迫使他今年兩會在答記者會中自歎「機會不多了」,今後三年要效法屈原「九死未悔」。為公平正義而戰的悲情宣示,頗有點當年趙紫陽在天安門看望學生說「我老了」的味道。這難道不是溫家寶撰文紀念胡耀邦悲劇性謝幕的又一哭嗎?這一哭也許才是最現實、最生動、最由衷的一哭。
    
      暗示深得胡耀邦真傳的信息
    
      今天,薄一波的公子薄熙來,又在重慶唱紅興左,與黨內外反普世價值潮流遙相呼應。甚至,他近日和其他重慶市領導何事忠、范照兵考察重慶廣電集團聲稱:不怕人說自己「左」。由此可見,溫家寶此時發文高調讚揚因支持「自由化」下台的前總書記,掌摑的不僅是左老薄一波,還有左少薄熙來。如今,溫家寶不惜借緬懷胡耀邦公開黨內分歧,要表明的正是深得胡耀邦開明派真傳的潛台信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 牟传珩:阉割科学本质的“科学发展观”——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 牟传珩:走向山东省首字号大狱——中国思想犯狱内纪实
  • 牟传珩:“非正常死亡”蔓延中国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民众为何不信法制?——写给检察院高官的真实答案
  •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 牟传珩:我有一条路——写在狱中思与诗
  • 牟传珩:“两会”召开拉响民怨警报——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 牟传珩:中国教育灵魂的堕落——“两会”在即聚焦高校腐败
  • 牟传珩:新文明理性批判--抵制人性分裂,拒绝立场对抗
  • 牟传珩:北京60年:河东又河西——从“政治挂帅”到“经济至上”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 牟传珩:告别着的留守——那一天,家有多远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牟传珩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牟传珩
  • 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牟传珩
  • 牟传珩 :荒唐绝伦的8年迫害
  •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