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山川林业“非法吸存”案十大迷惑求解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良驹
    
     (博讯 boxun.com)

    
     各位看官:对全国四大著名民营造林企业案件的“查处风波”,几年来在全国搞得得鸡犬不宁、民怨沸腾、引起社会各界一片哗然!北京亿霖、内蒙万里、安徽太岛、陕西山川等四大民营造林公司,在中华大地风光了大约三、五年之后,突然被以各种“罪名”所打倒,羁押、诉讼、判刑、清算,不一而足。愚者对其他的案子不甚了解,但对陕西山川林业案所产生的一些谜,非常想知道如何开解。
    
    
     迷惑之一: 为了保护投资人?被保护的投资人却并不领情?为什么?
    
     自从2007年9月13日查处山川公司以来至今,已经有四个年头了,官方一直在说:我们查处山川公司,是“为了保护投资人的利益”。但“被保护的”17000余名“投资人”却并不领情。因为他们亲身感受到,这说的和做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事实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们:在2007年“9.13”他们未“被保护”以前,公司总是按时足额进行合同兑现,从未欠过他们一分钱,其利益从未受到过任何损害。恰恰是自从“9.13”“查处公司”以来至今,他们一分钱也未得到,用“颗粒无收、血本无归”来描述非常恰当。不仅如此,山川林业的资产在无端的干预下,天天都在缩水。老百姓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他们最讲现实、最看重的是事实。老百姓的利益受到损失的客观事实已经活生生地摆在那里了,还要空喊“保护”的口号,让老百姓怎么想?他们能领情吗?
    
    
     迷惑二:历史能随意否定吗?
    
     无产阶级的的革命导师列宁说过:“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想当年,陕西山川林业公司,曾是陕西省、西安市政府一手树立和扶持的优秀民营企业、明星企业和品牌公司。周萍女士被评为陕西省企业界的巾帼英雄,曾先后被政府和媒体授予了38个荣誉称号,陕西省委书记、省长、副省长等党政要员频频接见山川林业的高管人员并与周萍等人多次合影以示鼓励,陕西山川林业的高管人员当年是多么的风光。任何一个组织或个人都不可能给予周萍如此多的头衔和荣誉。只有陕西省和西安市政府才能做到。陕西省、西安市给予山川林业的上述荣誉,说明中央九号文件陕西省各级政府曾经都是大力支持的。其目的无非是想引导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响应党和政府的伟大号召投入植树造林事业。如今,陕西山川林业所干的事业居然被官方说成是“一场骗局”?如若当真,那么谁是最大的骗子不就昭然若揭了吗?由此来看,西安市公检法机关滥用司法特权,大行流氓司法不也就不打自招了吗?
    
    
     迷惑三:“非法集资”?
    
     根据中国共产党陕西山川林业投资者临时党小组、陕西山川投资者依法维权组、咸阳山川投资者维权组、河南山川客户维权组递交给当地政府的《我们对“9.13案件”的意见》,意见书中指出:“常说“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但通过庭审我们却发现,给公司定罪的依据不是根据《刑法》的法律条文,而是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发出的一个***号令。必须指出的是,这只是一个“行政法规”,即使违反了也仅仅是一个“违规”而并非“违法”的问题,既非“违法”,那么,又何罪之有呢?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违规”的“错误”而已。我们不是常说:判断“罪”与“非罪”要“以法律为准绳”,还说“法无禁止的不为罪”。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要抛弃法律这个“准绳”呢?行政法规能代替法律定罪吗?记得去年11月30日前后,全国各大媒体上有一篇消息,标题是“地方政府涉嫌非法集资 财政部紧急叫停”。说的是地方财政违规担保向行政事业单位职工等社会公众集资,用于开发区、工业园等的拆迁及基础设施建设的现象被“叫停”。请注意,在此仅仅说了是“违规”“被叫停”,并未说是“违法”“被查处”,更未见追究各地方政府及其负责人的“刑事责任”。也就是说,这种“非法集资行为”,仅仅是“违规”而并非是“违法”,更不是“犯罪”。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同是“非法集资”,政府干了是“违规”,而老百姓干了怎么就变成“违法”、“犯罪”了呢?为什么是双重标准呢?其法律根据何在?”。
    
     在我看来,西安市公检法执行的是多重标准。当今全国各地盛行的“投资担保公司”、“投资咨询公司”、“催款公司”等比比皆是,如下图片所示那样。它们绝大多数干的是空手套白狼的勾当。一面高息利诱,骗取款项,然后转手放高利贷。这类公司没有任何存、放贷以外的业务,其中的一些公司往往还配有职业打手。此类公司在陕西省、西安市也不少。它们干的才真正是非法集资,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隐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西安公检法为什么不去查办?却对一个有实实在在实体经济的民营造林公司狠下毒手呢?
    
    
    迷惑四:“职务侵占罪”之谜?
    
     根据我国法律条文方面的司法解释: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已有,数额在5000元至1万元以上的,应予追诉。
    
     是的,传说山川林业公司市场部的个别高管个人员拿了很多钱。特别是听说谢XX,拿了成百乃至上千万的款项。我本人历来对分配不公深恶痛绝,但陕西山川公司的各级的部长、经理人员所谓的“职务侵占”(当然,谢XX除外,任何企业都有此类问题), 脱离了山川公司内部的分配制度了吗? 他们唯一的罪就是利用职务之便制定了高管们高收入的分配机制。如果这是职务侵占罪的话,那我们就来看看下面的实例,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
    
     一个时期以来,我国西化派的经济学家们提出,向国企、央企、垄断企业扩权,不应当是“有限主权”,应当是“无限主权”。上述企业法人的财产权,应当包括国家投资在内的全部财产所有权。这就是要把上述企业改革成私有企业,实行资本主义自由企业制度。既然企业可以没有“婆婆”,生产规模和工资制度均可自己定,这样国家对上述企业的管理就导致失控。媒体称,目前平安公司的老总年薪6000多万元,中海油董事长年薪1200多万元,中国银行信贷总监年薪1180多万元,建行、交行、中行行长的年薪在150-170多万元。如此天价收入,令人咂舌。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上述企业与陕西山川林业一样,也是有薪酬制度的。只不过他们打的是国家的旗号而已。
    
     现在的问题是国企、央企、垄断企业没有“婆婆”管与作为民企的陕西山川林业没有“公公”管,难道有什么不同吗?在同一片蓝天下,都是合法注册的企业,同样的内部自定分配制度,国企的就是“合法的”,民企的却成了“非法的”“职务侵占罪”了呢?这不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更何况,多数国企、央企、垄断企业高管们的高收入是靠大量的解雇职工、疯狂的卖地和租地、或靠垄断寡头独特的垄断地位获得的。尤其是在某些传统的工业企业中,高管们拿高薪的同时,让四零五零回家还不算,想给你发多少就发多少,工资不透明,群体性的“闹工资”事件时有发生。诅咒上述企业的领导 “比旧社会的资本家还坏”的怨声比比皆是。反过来,陕西山川林业公司在1997年“被查处”之前从未欠过员工按分配制度该得的薪酬,更未欠过广大投资群众一分钱。听说查封时,总经理周萍的个人账户上仅有5万元,董事长常胜勤的个人账户上也仅有23万元。这还不明白无误地说明了西安市的公检法机关对陕西山川公司滥用“职务侵占罪”吗?难道党的光辉民营企业就不应该受到照耀吗?这 难道不是一个极不对称、极不公平的谜吗?
    
     迷惑五:一个没有“受害人”的刑事案件?
    
     此案没有“受害人”?公检法说:投资人是“受害人’,广大投资人却说:我们不是公司集资案的“受害人”,不但不是“受害人”,还是“受益人”。公司重合同守信用,总是按时足额给我们兑现合同,从未欠过我们一分钱。如果一定要说我们是“受害人”,那我们是受“非法查处”的“害”,是受“政府”的“害”!
    
     投资人还说,如果硬要说我们当年投资林业是“上当受骗”的话,那我们就是“上了九号文件的当”、是“受了政府的骗”。各位看官,你说这怪也不怪?
    
     迷惑六:投资群众要请律师出庭辩护?
    
     早在2008年,投资群众就向政府提出,要请律师出席未来的刑庭进行辩护,这道理上很简单,因为他们是利益相关者。西安市副市长朱智生也曾允诺说可以,但后来却遭到西安市法院主审法官董琳的坚决反对,理由是:“你们不是被告,没有法律地位”。于是,一万七千余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表达权”被强行非法剥夺!在法庭上只能带着耳朵“旁听”不得有任何表示,听说在2010年4月22日的法庭上,当公诉人念中央九号文件时,有一投资人旁听代表情不自禁地鼓掌,竟被主审法官董琳严令驱逐出了法庭。中央三令五申:“对于涉及 群众利益的案件,群众有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在此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他们要粗暴地剥夺人民群众的这“三权”呢?他们怕什么呢?
    
    
     迷惑七:犯罪的动机是什么?
    
     按照犯罪学的理论,任何一种犯罪,都存在着一个主观故意(或称主观恶意、“犯意”),陕西山川公司当年是按照中央九号文件吸收民间资本投资造林的,其目的是为了植树造林、绿化祖国,改善日益恶化的自然生态环境,再造一个秀美山川,而且也实实在在做了。可时隔几年之后,却被说成是犯了“非吸罪”,在法庭上连检察官也没有指控他们这样做的主观动机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那么,一个没有犯罪动机或曰犯罪恶意的行为能算是犯罪吗?
    
    
     迷惑八:“报案人”是真是假?
    
     据说,此案的报案人有1100余人,但检察官在法庭上仅仅展示了一个“报案人名单”,却未见展示或宣读“报案人’的“报案材料”,更未见有一个“报案人”出庭作证,岂不怪哉?广大投资人却众口一词地说:公安采取欺骗、威胁、利诱甚至胁迫等卑劣手法强迫投资人“报案”,是非法的,无效的。不少“报案人”明白真相之后纷纷发表声明予以谴责。“报案人”是真是假,不是一目了然了吗?如果没有真正的报案人,西安司法事实上搞的是一场没有原告的庭审闹剧,恐怕是在流氓政治指导下的一场非法司法活动吧?
    
     迷惑九:山川林业投资人与政府数十次对话,为什么无有结果?
    
     自2007年“查处”山川以来,广大投资人上访不断,四处奔走呼号,据不完全统计,与政府对话不下四、五十次,政府官员每次都是只带耳朵不带嘴——只听不说,听完之后,说一句:“我们马上把大家的意见向上级汇报”或“我们一定把大家反映的问题向上级汇报”。到底汇没汇报,只有天知道。整整两年半多时间以来,民说民的,官说官的,各说各话,直到如今仍是如此,官民认识南辕北辙、截然不同。听说开庭过后,西安市政府连续召开了三次座谈会听取投资群众意见,不知是真心听取呢?还是做秀走过场呢?有待观察。
    
     迷惑十:如何“让群众满意”?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说:把群众需要作为第一选择,把群众满意作为第一标准;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说:把人民群众的呼声作为第一信号,把人民群众的需求作为第一选择;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进一步加强民意沟通工作的意见》中强调指出:要把人民满意不满意作为衡量人民法院工作的‘尺子’、‘晴雨表’,把人民满意作为法院工作最大的政绩。陕西山川公司“9.13案件”庭审已毕,社会各界翘首以待,万众瞩目将怎样宣判?
    
     如何“让群众满意”?是摆在法院及当地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如何破解这个难题?让我们大家共同试目以待吧!
    
    
     我的迷惑之所以要公示与社会,是因为所谓的“陕西山川林业案”已使近两万的投资者既痛苦万分,又无法理解。我们到底错在哪里了?我们为什么要遭此浩劫。每位投资者根据不家庭同情况,又涉及到了达几十万之众的人群,如此发展下去,会不会出现恶性事件?真是令人万分担心啊!!!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安市中院宣判前何不听听6亿元山川林业投资人的意见(图)
  • 证据不足 事实不清 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择日宣判(图)
  • 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首次庭审正在进行中
  • “山川林业”投资人连续到西安市政府集会抗议(图)
  • 17000投资人质疑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首次庭审
  • 6亿元投资者追问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案真相(视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