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谢选骏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两个中国”与“第三中国”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所谓“第三中国”,是就“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而言的,是继“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而起的,是在并吞“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的残迹之后而形成的——犹如并吞了南北朝的隋唐帝国。
    
    所谓“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就是“现代南北朝”——现代南朝最后形成为“中华民国”,1912年诞生;现代北朝最后形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诞生。
    
    中华民国诞生伊始,就有所谓“南北对峙”,紧接下来“二次革命”、“北伐战争”不断,最后形成“隔海分裂的两个中国”:国民党中国与共产党中国,“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南朝与现代北朝——也就是本文所说的“第一中国”和“第二中国”。
    
    从古代南北朝的经验看,“两个中国”必须要合并成为“一个中国”,强大的隋朝和昌盛的唐朝才会出现,让中国在几百年的衰败、内乱、分裂、外敌入侵、残暴专政之后,重新登上文明历史的舞台中央。
    
    现在没有中国,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和“中华民国在台湾”这两个残缺不全的“政治实体”,或曰“政治尸体”。“政治尸体”被化装成为“政治实体”,进而化装成了“国家”、“政府”、“民意代表”活跃“人民代表”。
    
    其实,这还不是“国家”,还没有脱离“军阀造国时代”的盘根错节。这尤其不是“中国”。“中国”的意思是“中央之国”。怎么能由于两个残缺不全、没有灵魂和制度的“政治尸体”予以代表?这一对不伦不类的“代表”,不仅是对“中国”这一词汇的糟蹋,而且是对“中国”这一理想的侮辱。
    
    
    二、“第三中国”的预告
    
    笔者曾经在1989年6月号的《中国青年》杂志上,称当时的1989年5月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这是因为三百五十年来的异质统治——包括异族统治和异化统治(“异化统治”即由本族人执行异族统治),已经使得中国人明显地丧失了“自己思考”和“思考自己”的能力。但是杂志的编辑非常敏感,他(或她)立即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一语改为“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并按照惯例未经作者同意立即就予公开发表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与“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是完全不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是1989年的5月,而“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却绝对不在现代中国的这个军阀造国的时代。那是在历史上,是在军阀造国完成以后的“成康之治”、“文景之治”以及着手建立文官体制的“贞观之治”。
    
    而1989年的短暂春天立即证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绝对不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这是悲剧。同时也提供了一个让世人可以“自己思考和思考自己”的瞬间。这个瞬间的窗口被粗暴而迅速地关闭了,但是它依然留下了的记忆、显示了可能,并印证了我此前十五年的思考(1974—1989年)。这一思考就是此后十五年(1989年—2004年)的“第三中国”所展示的。
    
    有关“第三中国”的思考,最初结果曾以单篇文章的形式作出如下发表:
    
    1《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美国合众国际社电讯1981年10月18日);
    
    2《文化史上的兀鹰——兼论董卓等历史形式》,原载《华人世界》1987年第1期、“文化哲学丛书”《秦人与楚魂的对话》第440—473页,山东文艺出版社,1987年4月第1版);
    
    3《反文化现象的历史思考——读<三国志>及其它》(原载《科技日报》1989年2月19日及26日、《向东方》之《第三章文明的毁灭》,敦煌文艺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4《反传统主义的七十年——中国现代史的一个基本线索》(原载《五四新论》,山西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一版。);
    
    5《文学的理性和文学的奴性——一个从古到今的鸟瞰》(原载《书林》杂志1989年5期);
    
    6《海洋中国与内陆中国分治》(原载《北京之春》杂志九七年十二月号);
    
    7《野蛮的北朝:“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定位》(原载《北京之春》杂志九九年九月号);
    
    
    这七论之间的时间跨度,为整整十八年。
    
    如果上延“第二南北朝”概念开始孕育写作的1975年春天,以及1980年5月2日整理出来的《“新南北朝的曙光”大纲》、《历史比较学的方法及例证》,再下推于今,已经整整三十五年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在现代中文世界的分崩离析中,若不替党派财团摇唇鼓舌,发表每一篇具有独立见解的文章,都要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和漫长无谓的等待。
    
    但具有创造能力的文化阶层,已经通过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和漫长无谓的等待,并且得以知道:一个民族的黄金时代有个显著的标志──统治阶层和被治阶层都能在文化阶层所宣布的民族意识里发现了自己的权力和利益;并“同心同德地力臻实现这个伟大的理想”。这样的时代,也许不久就会出现在中国大地了。
    
    
    三、名实相符的“中国人”出现在远东
    
    第三中国的人们,既不是患有广场恐怖症的党派老鼠,也不是自欺欺人的社会主义社会的摇唇鼓舌者。他们既不需要逃往海外,也不需要在大陆为奴,他们是精细而审慎、大胆而热烈的创造者。他们并不希图造出什么永恒的东西或永恒的真理,他们只是为了这个千年的这个季节的特殊需要而孜孜不倦地工作着……
    
    政治意义上的“第三中国”,则作为“两个中国”的兼并者来到我们面前。它既不疲软无力,也不杀气腾腾——它洋溢着一片雄劲的祥光……
    
    第三中国将在两个中国的废虚上,建成自已的奇妙结构。
    
    第三中国的诞生将不局限于政治领域。因为,那也将是文化上“第三期中国文明”的破晓黎明。
    
    第三中国,决不是一个“群魔乱舞的舞会(Party)国家”,决不是一个“党(Party)国”。
    
    第三中国既不是第一中国、国民党中国、中华民国的“部分专政的党国”也不是第二中国、共产党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全面专政的党国”。第三中国,应该而且必定像西周和盛唐那样,建立在一个更为合理、更有弹性、更加可塑、更多元化的基础上。
    
    第三中国之所以是“应该”的,因为事实已经证明:第一中国即中华民国的模式太零乱,而第二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模式则太僵硬,它们两个中国全都不合中国生活的需要。它们最后坠落成为腐败的典型并因此退出历史舞台。共产党中国关于“典型”的塑造和宣传,在这里得到了意味深长的讽刺性结果:所谓“两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所谓“一中”,就是一个中华民族。现在,在辛亥革命的百年纪念之后,历史的发展将“铲除两国·实现一中”!
    
    第三中国清醒地知道:自己的前提是“一个现代意义的中国民族”。而不论第一中国还是第二中国,尽管遭受了一百年脱胎换骨的修炼,依然没有完成这个前提任务。新的中国民族还没有升起——作为世界气候已经变化的象征。
    
    但是,快了。
    
    逝去的历史典籍总是告诉我们:两千年来,“秦人”、“汉人”、“晋人”、“唐人”、“宋人”、“元人”、“明人”、“清人”、“中国国民党人”、“中国共产党人”……走马灯般地轮流坐庄,他们的遗迹充塞在历史的字里行间。
    
    但是,快了。就会有彻头彻尾、名实相符的“中国人”——出现在远东的晨雾里!并以此弥合此前两千余年的民族分裂。
    
    中国,将证明自己真正具有:作为民族整体的定力……精神上生生不息的能力……周旋于现代世界的潜力。
    
    ——这才是“并吞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完成了中华民族统一大业的第三中国”!它将超越隋炀帝的大业,直接抵达盛唐的仪典。
    
    2010年5月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最新例证:暴力是各种法统的共同来源/谢选骏
  •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纪
  • 谢选骏:小国新加坡击败超级大国的无冕之王
  • 谢选骏:华尔街的真理故意隐瞒了什么东西?
  • 僵尸经济与僵尸治国/谢选骏
  • 谢选骏:中国政府对奥巴马有点种族歧视
  • 谢选骏:致新老左派们的公开信
  •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谢选骏(修订)
  •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谢选骏
  • 谢选骏:毛泽东身上的剥削阶级烙印
  • 谢选骏:全球政府与大地母亲
  • 谢选骏:故宫院长愚弄奥巴马(谈“建极绥猷”)(图)
  • 谢选骏:巴比伦之囚与当代中国历史
  • 谢选骏高度评价从天安门广场撤掉马恩列斯像的行动
  • 谢选骏:《河殇》与1989风潮
  • 谢选骏:中国怎样改变了世界
  • 谢选骏:对话“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 谢选骏:“20年稳定”的日子已经满了
  • 谢选骏:美国与君主立宪制有无关系?
  •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