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公权报复只会催生更多诽谤/何志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9日 转载)
     通过刘晓原律师的博文及其它媒体信息,我一直关注着福州网友“诽谤变诬告再变诽谤”事件进展。从2009年6月下旬案发,至2010年4月16日一审判决,长达十个月的反复,最终回到了案发时定性的“原点”——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以“诽谤罪”判处被告人范燕琼有期徒刑2年,以“诽谤罪”判处被告人游精佑、吴华英有期徒刑各1年。
    
     事件本身并不复杂,但在演化的过程中,诸种公权力的陆续羼杂,使事件变得复杂、甚至开始敏感起来。详细案情,我就不予展开,这也不是我能胜任的。但是,至少有一点,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所谓“诽谤罪”,一旦针对公权力,其“罪”与“非罪”的边界究竟在哪里,定“罪”之后可资抗辩的理由又在哪里? (博讯 boxun.com)

    
     时至今日,“诽谤罪”早已成为公权力惩治网络异议之声的不二武器:“彭水诗案”、“颊啸寅案”、“王帅案”、“吴保全案”……,一路走来,一路荆棘。然而,网络异议之声并未因之静寂,在几乎每一宗新起的事件中,诸如此类充满疑虑的所谓“谣传”,仍在层出不穷、此起彼伏。只不过,有时持续较久,有时转瞬即灭;有人幸运一点,有人倒霉更多。
    
     通过权利监督权力,向来说来容易做来难。除非以集体意志实行对权力的监督,否则任何来自个体的“监督”,都将是以卵击石,这在当下的中国尤其如此。因此,网络时代的民意,使民众对权力的监督方式得以保持相对的安全,其兴起是让人心生欣慰的,虽然前景未必那么让人乐观。它们即使以异议之声出现,来势固然看似凶猛,但绝不应该被简单看成洪水猛兽。
    
     在纸媒时代可以桀骜不驯的公权力,在这个以马甲为盔甲、以帖子为标枪的网络世界肉搏战中,无法再那么桀骜不驯。这当然会让持公权力为己用的一部分人士倍感不爽,岂止太委屈,还称很受伤。这场肉搏战本来可能是一件双赢的事,但当一方以天然的强势而扼制另一方,且赋予这种强势以公平正义之名时,它的可信度其实正在贬损。这种贬损带来的结果,即使在短时期内让人噤若寒蝉,但终究无法阻挡春天的脚步,也不能遮蔽太阳的光芒。
    
     “你们在怕什么?”韩寒针对福州马尾区法院判决及背后其它公权力在竭力支撑的质问,可谓一针见血。在这个网络时代,民智开启的方式和民主增量的影响,对于天性需要借助法治规则予以驯服的公权力而言,的确是一件“可怕”的事。但是,如果将这种“害怕”情绪通过自身所恃的权力之“利器”来宣泄,它只会加剧更大范围的民意抵抗。就此而言,假手公权的报复,只会催生更多的“诽谤”。
    
     载舟,覆舟,皆与民意之水息息相关。如何正视而理性地疏导作为民意之一的网络异议之声,是现代社会中一个责任政府的应尽之职。但愿我们在后续的环节中,能尽快亲眼目睹比太阳还要光辉的公平正义能载舟于水,而不是一任其旧、甚或变本加厉地变成“覆舟”。
    
     谨此为文,并遥祝晓原律师平安,遥祝一切内争民权的人士平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台湾的诽谤法必须改革(图)
  • 明成祖的查禁诽谤运动/梅桑榆
  • 罕见网络诽谤案:严重危害社会 为何只诉诽谤罪?
  • 邓永固被控“诽谤罪”的声明
  •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 因诽谤案件被国家机关处理最新十三大牛叉排行榜
  • 刘水:“诽谤政府罪”为何公然盛行?
  • 张永炳:福州以诽谤为由拘网友不妥
  • 胡泳:不能再以诽谤罪限制网民发言
  • 莆田“诽谤门”与南川“投资门” 看“腐败门”有多深!
  • 王建勋:诽谤行为“非刑事化”利大于弊
  • 能否废除“诽谤罪”的“但书”条款/王刚桥
  • 天上掉下个“诽谤政府罪”/潘洪其
  • 脱吧,诽谤不攻自破/万生(图)
  • “诽谤”以言治罪不断 的“四权”何在?/小草民
  • “诽谤政府”——中国法律个案何以乱象丛生?/巩胜利
  • 同为“诽谤”,待遇天壤之别!
  • 从神七假新闻看中共诽谤手法/何远村
  • 权力傲慢、宪政失序与官民矛盾的激化——郏啸寅诽谤案的宪政考察/王光良
  • “诽谤”:中国那些因言获罪的人和事/东莞时报
  • 举报燕啤老总贪污当事人获刑 法院:构成诽谤罪
  • 福州通报严晓玲案3名网友被判诽谤罪依据
  • 福建网民诽谤案国内新闻全部被删除/郑存柱
  • “维权网”就福建三名维权人士被以“诽谤罪”判刑的声明
  • 福建三网民被判构成诽谤罪,谁受了伤害?(图)
  • 合肥艾滋女发帖者因诽谤他人被拘8日(图)
  • 专家称公民批评政府无保障 诽谤罪成官员护身符
  • 燕京董事长李福成告举报人诽谤
  • 十堰青年陈永刚诽谤门:市公安局通告赔礼道歉
  • 网传内蒙女检察长买豪车盖豪楼 官方称诽谤(图)
  • 河南沁阳村民举报支书被判诽谤 拒收国家赔偿(图)
  • 四川蓬溪邓永固诽谤案二审维持原判(图)
  • 四川诽谤官员案上诉3个月至今没开庭(图)
  • 从“诽谤木”到“问总理”
  • 陕西现企业网络诽谤案 发帖者遭刑拘
  • 上海张翠平和杜阳明因“诽谤”被传唤却不知诽谤了谁
  • 陕西汉中:批评人大代表成“诽谤罪”被判刑入狱!!
  • 上海:张翠平以“诽谤罪”被四名警察和两名便装男人带走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鲁宁平:莫名其妙涉嫌诽谤,正义女子遭遇不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