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问陈旭检察长:难道沪高检也想暗使拳头“架土飞机”解决问题? /唐士军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7日 来稿)
     法院拿什么赢得诉讼当事人的尊重?当然是依法办案。但是本记者的经历告诉世界:沪一中院更喜欢“我在法院我做主”,想怎么整就怎么整,而且诉讼当事人对其“独裁”决不能质疑,谁敢质疑就暗使黑暴拿拳头跟他说话,谁敢质疑就暗使黑暴给他“架土飞机”--这,就是潘福仁先生一再装模作样对媒体宣称的他家后院的“司法公正”!
    
     这么严重的问题,有没有办法纠偏?按照法律规定,沪高检理论上完全有独立司法检察权,完全可以跟沪一中院说“不”。但在实际操作中,沪高检接到本记者的抗诉,民检处、控告中心宁可闹国际笑话,也一再不作为--其实,说白了,沪高检不是无权无势的社会底层大众的沪高检,沪高检是为有权有势者如潘福仁羊焕发等“保驾护航”的沪高检!所以,属下胡作为、不作为,本记者哪怕一路找到检察长秘书魏老师,但就是找不到陈旭检察长,检察长不发言、不表态,问题至今得不到民检处、控告中心负责人的重视。 (博讯 boxun.com)

    
     那么,想找到沪高检新闻发言人李培龙副检察长和陈旭检察长吗?做梦!本记者在长达近一年的抗诉申请中,不仅见不到他们,就是打一千个电话,都会一千个被检察长办公室秘书王老师“拦截”下来(这和打一千个电话找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总被院办刘秘书一千个“拦截”下来如出一辙)--对于诉讼当事人有理有据的申诉和控告,沪高检找民检处钱处长、控告中心颜主任只是“随便看看”或者习惯性“假寐”,他们根本不知道独立司法检察为何物,从而问题一再被拖延着始终得不到解决。找检察院领导吧,领导们潜藏得比西游记中的海龙王还隐秘,或许领导已经吩咐过属下了,接电话的主儿,没有谁会告诉你检察院的领导们在哪里--
    
     难道沪上法院检察院领导的权力属于“君权神授”?不是,出席全国两会的“大人”们都举手说:“一切权力,来自于人民!”可是人民有了困难、有了问题、有了纠纷,抠着法律条款想和陈旭检察长说说理儿,你横竖就是见不着检察长。可是互联网条件下,故意枉法裁判的羊焕发博士即使再装聋卖哑,躲得过初一、能躲得过十五吗?
    
     因为本记者及全家由于法院胡搞导致没饭吃,这不是沪高检民检处钱处长、控告中心颜主任没饭吃,更不是陈旭检察长没饭吃,因此,即使市委宣传部“舆情”发来,检察院的领导们每天看本记者一篇篇地写文章说沪高检如何如何,就是不着急,难道国际化都市的沪高检是一堵其厚无比的老土墙吗?反正又没有更高的领导如俞正声书记或韩正市长主持正义做出“批示”,沪上检察机关至今不仅不对沪一中院说“不”,反倒通过习惯性“假寐”糊弄民意、横竖不理本记者的舆论监督,有关案件的查错纠偏就这样猴年马月拖下来没个准信--
    
     沪高检的独立司法检察绝不是“聋子的耳朵”!对于沪一中院的故意枉法裁判,沪高检应该伸张正义进行抗诉!
    
     沪上高级“人民检察院”,最近给本记者的回应除了“我们管不了他们”“到此为止”“我们也很忙”之外,对于本记者一再强烈主张的抗诉申请,绕来绕去,横竖就是“不立案”,这不是要将一个国际玩笑越开越大吗?民检处钱处长、控告中心颜主任不作为,空占着检察官岗位延误依法治市的大事,本记者专文建议二位主动请辞,那么陈旭检察长要过问一下,看本记者说的有没有道理,有道理的话就不能“讳疾忌医”任司法救助癌化一再扩延而不顾。陈检察长过问的情况如何?检察一分院的“不立案决定”是不是形同儿戏?本记者的一系列质疑是不是在胡搅蛮缠?如果陈检察长的权力不是“君权神授”只对神仙负责,而是来自于人民要对“人民满意不满意”负责,那么请拨冗不耻下问人民一下下(本记者迄今为止未被划入另册,尚属人民之一员),本记者有话要说。难道沪高检领导放弃法治懒得动嘴,也要学沪一中院暗使拳头、“架土飞机”解决问题?请沪高检用行动证明,这,完全是本记者异想天开、胡猜乱测!
    
    
    
     附录:由于沪上司法胡作为、不作为,导致本记者既不能尽快依法恢复工作获得有尊严的劳动收入,又不能违法重新就业或者变作强盗抢潘福仁、羊焕发家的菜,来养活我的一家老小,而社会保障、社会救助八竿子打不着,您说本记者难不难?由此可见,本记者的难肠,都是因为沪上司法胡作为、不作为造成的--经各方努力,查错纠偏、拨乱反正,正在进入倒计时--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为了全家暂渡生活难关,本人公布“一元钱资助”接收账号,继续向各位朋友寻求帮助。
     账户名:唐士军 开户行:建行上海分行 银行卡号:6227 0012 1728 0197 288
     陈良在难前,助人不袖手,青华张正义--感谢陈良沪籍苏州好人,感谢袖手人豪侠神交,感谢青华北京好人张兄,感谢各位熟悉不熟悉的朋友。组织无情,一家有难,公权冷血,求助民间,记着您的好。各位尽量不破“一元资助”规则,免得因此增加您全家的生活负担,否则我将问心有愧、寝食难安......一俟依法恢复新闻采编工作、获得有尊严的劳动收入,本记者即发博告停资助。届时,请各位和我一道,点点滴滴、春风化雨,继续将爱心赠予那些更需要的苦难中人。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2010.4.20(欢迎各界朋友踊跃提供沪上司法观察、评论选题)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推特上这一声声的问怎能无回声?
  • 唐士军:人事?鬼事?旧文今重晒
  • 唐士军:一封私信发出,久未见复何故?
  •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立案庭张昌华庭长麦珏副庭长公开信
  • 唐士军:请问韩长赋部长:您身边擅“暗箱操作”者究竟何人?
  • 唐士军:公开向民间社会寻求“一元钱资助”
  • 唐士军:这样的钱处长、颜主任非辞职不可!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十七:沪高检欲向人大申请“用工之日”司法解释/唐士军
  • 唐士军:“信访”是罪?建议从刘庆宁始!
  • 唐士军:对全国“两会”的一个小测试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四:“署发记者证”之困惑/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三:如果......那么....../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二:冬寒中,回味沪上司法之冰冷/唐士军
  • 唐士军:致国家农业部韩部长信上午传真到部长办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 唐士军:今天打的这几个电话内容速记
  • 唐士军:是报社诋毁我,还是我诋毁报社?
  • 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回旋余地”研究点滴/唐士军
  • 唐士军:难道是京城律师李政寰“摆平”了沪上法院?
  • 沪律师李洪华状告浙江省府信息公开不作为/唐士军
  • 唐士军:沪市人大信访办邬立群主任开始督办我案
  • 沪上律师李洪华就“四万亿”要求各省府信息公开/唐士军
  • 唐士军:最新动态--农业部领导开始过问我案!
  •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简易读本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