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教于建嵘:靠谁去守住“社会稳定的底线”/李悔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7日 转载)
    李悔之更多文章请看李悔之专栏
     昨天,于建嵘先生在博客中国发表了一篇长文《守住社会稳定的底线》。读了之后,发现该文所提出的“守住中国当前社会稳定的底线”观点,与他前几天所提出“高举宪法”的观点大同小异。本来,不想就类似话题再进行探讨了。然而,感于于建嵘先生近年来在此方面作出了不少的努力,付出太多心血。而且,现在仍对此寄予太高期望。所以,还是忍不住要发一番议论。
     (博讯 boxun.com)

    于建嵘先生在前两篇文章中提出的“高举宪法”,以及“要有宪法信仰”,以及今日文中所提出的“要守住当前社会稳定的底线”等观点,基实亦是我一直所致力、至今仍然没有放弃的努力方何。然而,这也是目前最令我倍感困惑和痛苦的问题:在一个实用主义至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宗教信仰、没有政治妥协传统、“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的国度中,要倡导、推动国家走上一条温和的改革之路,以避免重大变革的阵痛和激烈的社会动荡,可谓难于上青天。
    
    可怜的“主人”,跪倒在地几小时也未能见到“仆人”的面
    
    主张渐进改革、不愿看到重大的社会变革发生的于建嵘先生,在昨日的《守住当前社会稳定的底线》一文中,对如何“守住社会稳定的底线”,提出了这样的设想:
    
    “如何守住中国当前社会稳定的底线呢?在我看来,应该促成宪法的真正落实,让宪法成为中国社会稳定的基石,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具体来说,可以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其一,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如人身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私有财产受到保护等,应在法律和法规中落实;其二,对法律和法规进行清理,违宪、违反上位法的法律和规定应尽快废除或修改,如拆迁条例、劳教制度等;其三,让执政者的行为受到宪法的制约;其四,建立违宪审查制度;其五,以司法的方式维护公民的宪法权利。”
    
    于建嵘先生上述所叙,其实并非他一人所持之设想和主张——这些年,包括执政党内部有识之士在内的太多国人,都拥有相同或相似的设想和主张。并进行过太多的努力和尝试。但事实证明:在缺乏一个有力的推动主体的情况下,于建嵘先生上述之设想和主张,注定要成为不切实际的空谈。
    
    难道不是吗——靠谁去“促成宪法的真正落实,让宪法成为中国社会稳定的基石,成为全社会的共识”?总要有一个推动主体去“促成”嘛!然而,这个推动主体是谁?靠执政者自己推动吗?这无疑是在“作白日梦”!培养体制外力量,然后靠体制外力量去推动?不但执政者不会答应,纵然是于建嵘先生自己也认为:“不可行,也做不到。”甚至担心:“培养体制外的对抗力量,可能会撕裂社会。”既然如此,那么究竟靠谁去“促成宪法的真正落实”?靠于建嵘先生的老同行——中国的律师们去促成?然而,现在连律师也要“讲政治”,也要与党在政治上保持高度的一致了。所以,看来也不现实。而如果于建嵘先生一类体制内精英擅自去推动,相信很快他们会很快从“体制内”跌入“体制外”来!
    
    话到这里,且看于建嵘先生下面一段话:
    
    “我最近开了几次论坛,专门请了中央党校的很多人来讨论能不能这样做?但人家不理我啊,写了报告上去人家不理我,说这个还是不行。”
    
    尊敬的于建嵘先生:问题确实比你想像的严重啊!
    
    于建嵘先生:只要执政党“绝不”思维不改变,甭说中央党校的人不敢“理你”,纵然是“核心”们也不敢“理你”啊!捅开天窗说亮话吧:一旦开了一个缺口,人家还守得住吗?甭说“人身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就是一个“言论自由”也是万万给不得的。原因何在?——既然人家“咬定青山不放松”,铁心要将红色江山代代相传。你提出的变想“制衡”方案,明显要削弱共产党的领导。这样,人家会“理你” 吗?会“高兴”吗?
    
    所以,从邓小平开始,中国政治体制改之所以长期难于迈开实质性步伐的症结在哪里?答案就是于建嵘先生所言“一说制衡共产党肯定不高兴”。而“不高兴”的根源,则是“打天下者坐天下”思维!所以,只要“打天下者坐天下”思维不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休想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这时,或许有人又会振振有词地说:现在中国,实行民主政治的条件还不成熟。再等几十年,等中产阶级力量壮大,中国成了一个“橄榄型”社会后,那时实行民主政治也不迟。所以,执政党是基于中国国情,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全局利益和长远利益,不得不采取强硬的执政措施啊。——此话听来也似乎非常在理:当年邓小平老爷子仍健在之时,也一再发表过相似的意见。并留下“到了2050年左右,各种条件成熟了,可以搞(民主)”的“圣旨”。
    
    其实,待中产阶级成熟和壮大,整个社会呈“橄榄型”状态之后,再实行民主政治,一直是很多渐进民主派精英的设想和主张。而鄙人一度也非常赞成这个设想和主张。然而,问题正如于建嵘先生所言:当前的中国社会,处在金字塔较高层级的社会阶层的封闭性越来越强,而且正在逐渐固化和模式化,并排斥较低阶层的社会成员。同时,社会垂直流动呈现单向性特征。较高阶层的封闭性逐渐增强且具有排斥性,当前的中国社会,上下阶层之间的垂直流动,逐渐呈现出“向上流动难,向下流动易”的单向性流动。权力精英、资本精英和知识精英构成的排斥性体制,已经且日益固化、僵化,很多底层民众根本没有向上流动的平等机会。低收入者被“锁定”在底层的现象日益严重,而且这种被“锁定”状态具有代际传递的特征。目前,社会上普遍存在的“穷二代”、“新生代农民工”、大学生“蚁族”等问题,就是底层被“锁定”的现实例证。
    
    被强行拖出采访现场的可怜女记者
    
    所以,只要对中国的政治现实进进认真观察和分析,更可以发现这一严峻现实:如果政治体制不改革,随着时间的推移,所谓的 “橄榄型”社会不但不会呈现。而且,贫富差距悬殊必然越来越大。社会问题和矛盾必然更加尖锐和突出。而近年房价的暴涨,中国中产阶级更受到致命一击。偌大中国,只剩下贫富两极,中产阶层几乎消失殆尽,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证。
    
    可以断言:如果不发生重大社会变革,中国社会“向上流动难,向下流动易”、低收入者被“锁定”在底层的格局,将永远难于打破。
    
    本来,“政治是妥协的艺术”。然而现实中国,只要官方一但自认为是“正确”的,就绝不会作出任何妥协与让步。纵然铁的事实证明“此路不通”了,但为了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也要寻找种种理由和借口拒绝变革和改革。甚至不惜对异议者和体制外力量挥舞拳头。民众只有无条件服从的义务,却一直得不到宪法所赋予的权利。想想看吧,中国几千年来,有哪一个朝代的像当今红朝一般,将整个政治生态铲得像一座光秃秃的荒山?民众犹如一个被缚住手脚,堵住嘴巴的被劫持者——除了服从之外,失去了一切抗争能力。敢言的知识分子要么被“送”进号子里;要么“被留洋”;要么“被支教”……在这种条件下,奢谈什么“守住社会稳定的底线”?
    
    可以断言:只要执政者“绝不”思维不改变,中国人民将永远不会拥有宪法第三十五条所赋予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而没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中国就不会有真正的社会公平正义。弱者就必然会永远成为强者的奴隶。弱者只能任由强者肆无忌惮地突破“底线”!
    
    可以断言:如果执政者继续不允许体制外力量出现并参与改革,于建嵘先生关于“守住社会稳定底线”的愿望,将永远是一厢情愿的幻想。果真如此,“鱼死网破”的悲剧就难以避免了。
    
    真不知如何去守住“社会稳定的底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于建嵘:福州严晓玲案,惊现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 于建嵘: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 人大代表能否城乡同比例选举/于建嵘
  • 请尊重独立学者——读于建嵘《中国民众为何抱怨?》随感/毕研韬
  • “省管县”难破县政困境/于建嵘
  • 吴爱英不知道什么是政治/于建嵘
  • 户口农转非 官僚牟利/于建嵘
  • 究竟是谁在扰乱社会管理秩序?/于建嵘
  • 谁来问责拘留进京上访农民的责任者?/于建嵘
  • 于建嵘:当前中国能避免社会大动荡吗?
  • 按下葫芦浮起瓢的“三农”/于建嵘
  • 于建嵘:总理亲自接访又如何?
  • 于建嵘:剥夺穷人生存权就会同归于尽
  • 杨平:于建嵘想与虎谋皮?
  • 于建嵘:如何让山西省长们不再老泪横流
  • 于建嵘:信访存在着重大的制度性缺陷
  • 于建嵘:“中产”如何为“无产”代言
  • 于建嵘:警惕强制农民进行土地流转的行为
  • 于建嵘:谁在承受截访的成本?
  • 中南海智囊于建嵘:父亲是个流氓
  • 于建嵘《中国劳动教养制度批判》出现在上访村(图)
  • 吉林国资委贪污失职/于建嵘
  • 信访制度改革需要新思维/于建嵘
  • 于建嵘:民众把怨恨发泄到警察身上有三大原因
  • 走向和谐中国的破冰之旅:从于建嵘家庭教会演讲谈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