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耕身: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0日 转载)
    
    来源:东方早报
     (博讯 boxun.com)

    
    
    “近些年来,我们实际上已经陷入‘维稳的怪圈’:各级政府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维稳,但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数量非但没减,反而不断增加,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陷入‘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近日,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举行了首届“清华社会发展论坛”,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在会上发布了《以利益表达制度化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报告,提出了“新的稳定思路”。其中提出:维稳不是要消除利益冲突,而是要设立规则;准确评估社会形势才能从容应对;有权利的保障才有社会的稳定;建立利益均衡机制;容纳冲突,用制度解决问题等。(《中国青年报》4月19日)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之名头,报告初稿撰写者晋军、应星、毕向阳,以及统稿者孙立平、郭于华、沈原之皇皇阵容,无不在为这份报告增加分量,让它显得更加让人瞩目。这样一种坚韧的努力异常可敬,但与此同时,我们还是不免被一种倦怠的情绪击中。想一想吧:不论是“越维越不稳”之现状,还是所谓“新的维稳思路”,它们有什么是新的?要经过多少“维而不稳”的事实堆积,才足以让人总结出一个“维稳的怪圈”?而那些“维稳思路”,也早已是河上的桥。难道仅仅因为过河者总是选择去摸石头,所以它才成为新的?
    
    一些地方“基层不高兴”的情绪已四处蔓延。对这样一种“不可治理状态”,身在社会中的人们,比之专家学者无疑有更深切的感知。那些维权者的苦难,他们的愤懑与怨气,承受与不可承受,不说也罢。更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参与维稳者的压力与不甘。去年4月《半月谈》曾刊登一名乡镇信访工作干部的来信,他忧伤地写道,“自从分管信访,我天天胆战心惊,如履薄冰。”这些维稳者与那些不稳定因素,既处于维稳工作的两端,也都成为体制“痼疾”之下的受害者。由此所展现的,正是一个早已疲惫不堪的基层社会现状。
    
    基层的治理之所以一味在“怪圈”里面打转,基层社会之所以疲弊难消,根源于一种政绩压力。中国实行自上而下的吏治考核办法,于是当地方稳定成为“一票否决”,从上到下都在强调“领导包案”、“属地管理”之时,地方政府不得不陷于穷于应付之困境中,这也使得中国成为在维稳上投入力量最大的国家之一。然而,一些官员仍笃定地认为,相对于稳定的“大好局面”,维稳的代价有多大都是微不足道的。
    
    且不论“稳定”已成为一些权力者滥权践法的借口,单就通常的“维稳”而言,它也只能使得地方政府为了一个稳定的假象而无暇他顾。它不仅使政府正常的守夜人职能、司法应有的“最后的公正”职能被虚置,而且也使得民众正常维权变得异常艰难。因为在某种“同仇敌忾”之下,他们可能永远无法遇到可以说服的权力,民众的怨气也就在逐步郁积之中,成为基层社会各式各样的“火药桶”,一触即发。而由此带来的,又是新一轮的维稳压力与投入。这既是近些年来一些地方群体性事件频发的关键,亦是导致维稳工作陷入“越维稳越不稳”怪圈的深层原因。
    
    民众的诉求必须找到一个出口,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需要得到保障。当不能实现对于基层社会有效的治理,我们已经到了必须厘清两个认识的时候了:到底是以权力训导权力,还是以权利驯服权力。以权力训导权力,指向的只能是权力的威权思想,而我们最终需要的,是使权力体系能够俯首于公民权利。因此,最终需要落实到对于体制的改革之上。如果说,旧的维稳思路纠缠着太多人治或权大于法的心结,那么改革就必须向体制中注入“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的民主灵魂。
    
    当“稳定”成为一种高于人权、高于法治的追求或潜规则之时,其实已经表明疲弊的程度。“体制需要一种舒展的灵魂”,这依旧是参与报告统稿的孙立平先生曾经说过的,“体制也像人一样,会拘谨。试想它整天满腹心思、愁眉苦脸、神色紧张、不苟言笑,这样能处理好问题吗?面对社会矛盾和冲突时,应该有平常心,有舒展的心态、舒展的灵魂。”只有充满自信的体制,才会有舒展,才会有自如的收放,才会有最根本的稳定。但是,对于信访,对于维稳,对于基层社会治理,一直以来,我们是不是说得太多,做得太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也谈维权与民运/郑存柱
  • 维权胡佳和杀警杨佳 哪个才是最佳?/姜维平
  • 维权者谈高智晟:沉重的身影,残酷的专制
  • 一起维权案看党与工会在国企的作用/许北方(图)
  • 唤醒人大代表这头沉睡的大象——冯正虎谈维权之道(图)
  • 海外维权的同胞,珍惜你们目前的安全和自由,请大声为自已、为被囚禁的同胞大声疾呼/汗汗
  • 劳工维权说明书——如何正确的争取工伤赔偿权益
  • 公民维权说明书——如何应对违法的劳动教养
  • 自焚维权:《关爱生命》 (图)
  • 从“周莉找不到律师”想到 “跛脚”的维权……/笑天
  • 消协集体维权不应只捏“软柿子”
  • 到何时,维权表态不再苍白
  • 要求湖北省长李鸿忠道歉是奴才思维 应将其依法拘留/维权中国网
  • 张建平:祝维权人士吴华英在看守所中生日快乐
  • 呼吁北京维权艺术家起诉喻高/武文建
  • 自焚维权互助会倡议书
  • 回眸09年,展望未来,谁能救中国 新年贺岁辞/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维权律师李劲松谈淫秽电子信息
  • 遭遇“被拆迁”,维权别进误区(图)
  • 湖南武冈医疗事故维权家属遭殴打,抗议仍在进行(图)
  • 农民购假种子维权不成自杀
  • 全国银行维权职工北京统一行动,规模罕见(视频)(图)
  • 河南农民维权至死 调查结果推迟/图(图)
  • 农民找政府维权被要求请客找小姐 无奈自杀(图)
  •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48期
  • 著名维权人士许志永发布《公民维权手册》
  • 木马邮件向众多维权人士传播病毒
  •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被劳教后音信皆无
  •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看守所绝食抗议
  • “维权网”就福建三名维权人士被以“诽谤罪”判刑的声明
  •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4月12日在看守所开始绝食
  • 江西维权人士朱菊如到各大高校呼唤“说真话”
  • 交通肇事受害人张敏霞上访维权终有结果
  • 维权人士刘安军被解除软禁回家
  •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不认罪被折磨虐待两年
  •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出狱 狱中记录被查抄
  • 因世博会上海维权人士10余人被劳教
  • 快讯: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被劳教
  • 仇杰:为维权被政府逼上绝路!总理啊!公民活的尊严在哪?
  •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 一个被逼自焚维权者的悲惨遭遇(图)
  • 上海老访民孙玉兰16年上访维权未果
  •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 沈佩兰到北京找人大代表(图)
  • 上海维权者陈建芳的刑事自诉绑架起诉状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依法维权遭遇天价威胁,索赔金额高达607万!
  • 依法维权遭遇天价威胁,索赔金额高达607万!
  • 河南固始县1315名返乡维权农民代表告父老乡亲书
  • 追记:年岁初,二百名维权民众冒低温进京控告上海政府
  • 上海南汇区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 上百农民工疑患尘肺病深圳维权续:50余人获检查
  • 赤脚律师倪文华在南通维权被困,呼吁关注!
  • 上海南汇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 上海基督徒维权者陈建芳的声明
  •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 上海闸北区维权冤民张翠平: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信
  • “全国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河南固始县制造车祸迫害农民维权代表家属(图)
  • 茶香阁:维权退役军人今日成功在日坛公园游行示威!
  • 茶香阁:维权退役军人拟申请游行示威!
  • 茶香阁:请奥巴马总统来华时关注中国维权退役军人的人权状况!
  • 茶香阁:维权退役军人真是太有才了!
  • 一个为维权而被逼自焚人的申诉书/王学勤
  • 紧急呼吁:敬请国际人权关注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的被捕
  • 上海维权人士250人左右向“国办”讨说法
  • 广东访民袁佩纬抗议地方政府采用黑社会手法迫害维权公民!
  • 北京维权女军医单春维权未果 又遭开发商和警察双重暴力(图)
  • 刘杰-我的维权经历(图)
  • 上海维权民众致俞正声公开信(图)
  • 上海150多名维权民众继续大声紧急呼吁
  • 上海维权公民抗议当局劳教恶制,声援曹顺利、吕龙珍、邵满根、段春芳!
  • 湖南耒阳尘肺工人维权纪实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好悠闲:唤醒良心的行动——南池子王琳老人坚持继续维权
  • 刑警队长愤怒维权,请国保们都看看!/张伟生
  • 维权人士的遭遇(图)
  • 关于—个病残复员军人维权被迫害的紧急呼吁
  • 维权在行动成都义工幸清贤(徐亮)昨晚被成都国保突袭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 上海维权: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蔡文君被非法抓捕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我们要问中国的专政是对准谁的?/上海维权
  • 《维权中国》网会坚定的走下去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奥运前夕维权人士叶国柱被无端延长监禁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维权人士黄晓敏的笔记本电脑被成都警方无理收走(图)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维权活动人士齐志勇再次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RFA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党老大:维权人蔡光武受到深圳警方的持续迫害
  •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讨论会(笔谈)征稿启事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掀起全球蓝丝带维权运动高潮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