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永杰:法官上访,中国的法治每一步都流淌着鲜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9日 转载)
    
    来源:红网
     (博讯 boxun.com)

    
    冯缤,湖北孝感中院法官,为维护妻子的合法权益,穿着法袍去上访。看着冯缤的遭遇,杂文家鄢烈山感叹道,包括我在内的众人,不敢坚持原则,不敢依法维权,对不公不义的事能忍则忍,不就是自以为理性地在计较成本,患得患失吗?更不用提那些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不要人格,不要原则,昧着良心,蝇营狗苟的人了。他期望如果有更多的人做冯缤这样信仰法律的维权者,枉法滥权者就不可能太顺手,我们社会的法治进程一定会大大加快。
    
    然而,冯缤的一名同事说:“按照法律,他的维权没有错,甚至他的执拗还值得赞赏;按照现实,他全错了!”比如,劳动合同法规定,工作10年,只要劳动者提出,就必须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但是在劳动法领域专家、北京律师时福茂代理的案件中,这一强力保护劳动者的措施竟然没有一例实现。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四壁空空的家里,冯缤说:“中国的法治每一步都要流血,如果我的鲜血能够唤醒司法机关的良知,死是值得的。”他自认为是在为法律的信仰而战。但不可理喻的现实是,这个法官无奈地穿着法袍走到了上访之路。而且借着法袍护身,虽然得以踏入高院门坎,手持冤状博得众人瞩目,最终让“被告”低头妥协,但距离劳动法的保护还是相去甚远,于是他还在“为法律的信仰而战”的漫漫道路上奔波。
    
    冯缤似乎知道,广西桂平市信访办退休主任吴宗明,因自己的住房被强拆,四处反映问题却石沉大海。他不得不感叹“我是搞信访工作的,知道上访没太大作用”。试想,如果连信访办前主任都无法捍卫自己的权益,一般的被拆迁户呢?怪不得,这个2007年就通过司法考试的法官冯缤说:“这几年法律白学了。案子能进入诉讼程序,简直是自己用命换的。”试想,连法官维权都得“用自己命换”,一般人呢?时评人王石川认为,从一般民众到有一定资源的人,他们都遭遇了如此维权之困,法律信仰何以为继,民众权利何以舒展?如果逐渐蔓延,当越来越多的维权之路被堵死,这必然是令人感到可怕的现实,不由人不毛骨悚然。
    
    但冯缤还是在信访主任的感叹里艰难地行进着。这个“执拗”的人百折不挠,撞了南墙也不回头,鄢烈山先生赞美道:他不屈不挠的维权,已经教训了那些不依法办事、傲慢地对待公民合法权益的权势者,为维护法治的尊严和劳动者的权利作出了贡献。听起来,这就好像安魂曲,但是每个人的魂灵又不可能得到安宁。因为,冯缤太孤独了,全国为单位做了十年工的临时工何止成千上万,但是站出来斗争的人有几个?尤其是像法官冯缤这样体制内的维权者,又有几人?从现实来看,太凤毛麟角了,这种现象的背后,一是法盲众多,二是胆小怕事者也多,三是随大溜从众者也不少,一眼望去,全是乌合之众,一盘散沙,根本没有力量可言。这一点,单从不足为外人道的工会组织也略知一二,我们的工会在具体保护劳动者权益的时候,几乎是失态失语失势失威严的。不然,法官冯缤何至于穿着法袍上访?他妻子的那点权益单靠工会就足以依法解决,这本不应该成为稀罕事。
    
    这么一个穿着法袍上访的法官举着一面旗帜,上面写着“为法律的信仰而战”,而且说到做到,义无反顾,大义凛然,令我等众生羞愧难当。试问:这块遮羞布上该写什么呢?这倒是最令人深思的地方。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访者寻找“带头大哥”让人震惊/杨耕身
  •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图)
  • 上海市民将为世博会放1000万个上访气球/纽约新闻评论员
  • “精神病人”谋划上访集会是个黑色幽默
  • 向毛主席画像泼污的全部是“上访”人吗?/吴尧尧
  • 从世博官员张华鑫“指示”被强迁公民胡燕去联合国上访说起/赵岩
  • 上访与自焚是对权力的最大与最后的宽容/严少雄
  • 和总理“三面之缘” 上访人出高价请苏洪喜写信
  • “上访头子”之谓暴露权力傲慢/王石川
  • 上访得罪获刑?一副专制独裁者的嘴脸!/施卫江
  • 信访接待要先假定上访群众有理
  • 上访问题未决如何“和谐稳定”/朱金娣等
  • 电影《孔子》劝政府接回上访者和流亡者
  • 剖析违反《宪法》的深圳14种“非正常上访条例”/赵国莉(图)
  • 上访现代化/司法难民 赵景洲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 杨涛:上访女被强奸案的胜利不止在法庭
  • 人民网评“洋秋菊”上访,羞臊各级政府的官僚主义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 湖北法官,穿法袍到北京上访(图)
  • 上访户“攻占”长沙房管局喊冤 局长已逃离15天(图)
  • 湖北拍摄上访被“精神病”,彭宝泉自述经历 被强迫吃药(图)
  • 深圳将非正常上访等7类人员列入不受欢迎名单
  • 烟台市100余名退伍军人前往市政府上访请愿
  • 深圳办居住证无需掏钱 越级上访者被列入黑名单
  • 文件:宁夏自治区关于处置上访“违法犯罪行为”的意见(图)
  • 武汉市晶银案上访人到武汉市公安局上访(图)
  • “拍上访照被送精神病院”主角彭宝泉被放回家
  • 交通肇事受害人张敏霞上访维权终有结果
  • 云南省昆明违法选举致数百选民准备上访
  • 上海、吉林四平访民集体上访,信访局接待站爆棚(视频)(图)
  • 陈庭秀:六十年冤深似海 半世纪上访飘零
  • 男子拍摄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警方称其谋划聚集
  • 湖北十堰市彭宝泉拍上访照“被精神病”
  • 安徽灵璧县村民梁茂荣上访讨债被劳教
  • 网友拍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家属一周之内不得探望(图)
  • 计划生育致高兴润体残家破,上访被拘留(图)
  • 谢福林的妻子进京上访未果返回长沙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德国游客捐款支持(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各地来电支持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更多人关注(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7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九:白宫前传奇的女士(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八:出征华盛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七:警卫赞许、中学生要传单(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六:两位美国学生前来声援(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五:"参加"中领馆推介世博会(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四:美国学生可能来声援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6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声讨中国残酷人权(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三:《世界日报》记者采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遇到西装笔挺的警察(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一:今天初战告捷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三)/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5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二)/ 上海市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 还我公道/哈尔滨市上访受害人刘占利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4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访纪实/杜阳明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3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1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海老访民孙玉兰16年上访维权未果
  • 温总理您跟网民交流,不包括上访人吗?/吴田丽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0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图)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依法上访被绑架,驻京办里被关押/张洁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的一封遗嘱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 交警事故后放走肇事司机,伤者妻子周安风上访多次被拘禁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的控诉书
  • 我不想上访/河南省富源集团负责人汪洋妹妹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老人上访控诉刘忠敏、高金芳、吴爱国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致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一封信
  • 麦当劳餐厅成了56岁的母亲躲避黑夜和寒流的地方(上访苦旅九)
  • 给总理的信不翼而飞?(09年-上访苦旅之七)
  • 医生栖身在急症水泥地上过夜(09年-上访苦旅之六)
  • 56岁的母亲在21世纪成了黑人、黑户(09年-上访苦旅之五)/无锡陈雪华
  • 没有身份证就无法上访了(09年-上访苦旅之四)
  • 张晓明参军9天被殴打致死,母亲上访遭残酷迫害
  • 山东嘉祥上访妇女被扒掉裤子羞辱10小时/马奉举
  • 村民在京上访,家中房屋被偷拆(图)
  • 十五年全家心酸上访路/吉林省辽源王元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广东访民吴光周坚决抗议用黑社会手法迫害依法正常上访!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