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姜维平(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8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这几天,先是有作家在私人博客上发表文章,指责重庆市承办的中国作协会议奢侈浪费,后来此文被《华西都市报》,《重庆时报》等媒体转载,中国作协回应报道内容失实,并出具他们下榻的申基索菲特大酒店的证明原件,作协主席铁凝做了言词激烈的反批评,接着《华西都市报》作了正式道歉,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了,但昨日重庆又推波助澜,不仅压服《重庆时报》在报纸第一版刊登道歉文字,而且从组织上整肃了编辑记者,此事非同小可!我不禁要问:作协和记者,究竟谁应当道歉?
    
    首先,我们来看看媒体的报道是不是真的失实了?据报道,4月6日,中国作协新闻发言人陈崎嵘,在重庆召开的中国作协七届九次主席团会和七届五次全委会,对有关问题作出回应。陈崎嵘说,按照《中国作家协会章程》的有关规定,中国作协的全委会每年召开一次,主席团会每年召开一至两次。七届九次主席团会和七届五次全委会是例会。主要议题是回顾总结去年的工作,安排部署今年的工作。会上,中国作协书记处向主席团和全委会分别报告了去年的工作,有10位作家就当前文学问题作了大会专题发言。
    
    我想,他是在强调此次会议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我认为,会议是应当开的,但在目前中国西南水荒干旱严重的情况下,的确不宜在重庆市召开,它不仅影响了抗旱工作,分散了官员的精力,而且干扰了群众的情绪,特别是扭曲了他们脑海中作家的美好形象,更为重要的是,北京市参会的人居多,如果在首都就近召开,就可以节约一大笔差旅费,而省下来的资金,既可以帮助重庆彭水县的贫困小学生,又可以免除南来北往的作家们的旅途之苦?何乐而不为呢?
    
    正是基于这一社会良知和责任感,博客作者和《华西都市报》,《重庆时报》才作了舆论监督,刊出文章提醒他们说“文人有点高调”,这完全是善意积极的,但是,由于中国没有民主与法制,没有新闻自由,故地方政府官员不能为记者和编辑采访和核实新闻内容及来源提供一个宽松的条件,结果造成上述消息的部分内容失实,也就是说,博客的文章中不应当讲作家“住总统套房”的事,因为常识告诉我们,酒店的总统套房只有一间,参会的作家中只有铁凝是中央委员和部级干部,她有可能够条件入住,即回去可以报账,但这些记者并没有证据,不应当做出主官推断,甚至写进了标题,但是,其它内容由我从网上查阅的酒店价格表等资料证实,是基本上属实的,既使象作协讲的那样他们都入住标准房,吃自助餐,外出坐大巴,也是相当奢侈浪费的,显然,这些费用都不必由作家个人掏腰包,或重庆提供赞助,或回去报销,反正花得均是纳税人的钱。单就住宿这一项来讲,每天双人住标准间也要花上千元人民币左右,餐费每桌十个人,既便是最简单的自助餐,也要多达1000元,何况迎来送往,按照国人的习惯,一定会再增加酒水,花费想必不菲,难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笔者2000年以前曾参加过无数次类似的会议,知道国内的具体情况,如果没有旱情紧迫,倒也无须过于认真,但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作协跑到重庆去开例会,实在是错误的,是应当引以为戒的,所以,博客,记者们批评的文章,仅仅是部分情节失实,整体上看,无可指责,有关部门更没有理由大动干戈!我认为,博客,记者,编辑们的思想动机是积极向上的,用心是善意良苦的,立场是鲜明正确的,而部分情节失实的原因存在于现有的政治体制弊端中,铁凝有何必要大动肝火呢?薄熙来有何理由给重庆媒体施压呢?试问:薄熙来领导的重庆市当权者,敢于公开声明,若有海外记者专程赶赴重庆,对此事进行独立调查,他保证不抓捕和监控干扰吗?如果他能极积表态,我去走一趟如何?而且,酒店本身是被批评的一方,它所出具的证明信,根本不具有公信力!应当有一个独立的不受重庆领导的中立部门作出自已的判断和裁决才行,所以,不论《华西都市报》,还是《重庆时报》,抑或博客作家,都没有必要道歉,更不能媒体内部自相残杀,拿辞退记者,撤职总编来解围,以满足两面派薄熙来打压媒体的需要。
    
    最令我感到不正常的是,中国作协对本次事件的反应过于敏感,过于专横,完全失控,以致丧失了理性,它使普通老百姓对作协产生了新的认识,它已不再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群团组织,而堕落成一个老虎屁股摸不得的官僚衙门了。以往在人们的想象中,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时代精神的传声筒”,它是应当把民间疾苦放在第一位的,是把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扛在肩上的,是安贫乐道,舍身取义的,而现在呢,它变成了一群沽名钓誉,文过饰非,争名逐利,趋炎附势的统治阶级的帮闲者。故此,博客,记者,才把这次不合时宜的会议和天灾人祸联在一起分析,是因为他们以为,老百姓的困苦挣扎或许还能唤醒他们的社会良知,但很是可惜,他们巴结权贵,涂脂抹粉,占山为王,仗势欺人,已积习多年,其老虎屁股摸不得的恶劣作风,已不亚于官员,要他们转变,已是很难!
    
    据媒体报道,陈崎嵘在回应信里还大言不惭地把权贵抬出来吓人,他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同志,带领重庆市党政领导同志,到会与作家座谈,会议还邀请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务院新闻办的有关负责同志,到会作了关于知识产权保护和网络技术的专题讲座。全委会选举何建明同志为中国作协副主席,主席团推举李敬泽同志为书记处书记。会议期间,与会作家参观了渣滓洞集中营旧址和重庆“打黑除恶”资料展览等,受到深刻的教育。在清明节前夕,铁凝同志又带领一批作家到重庆烈士陵园祭奠扫墓,并敬献鲜花,等等,其为虎作仗,摇尾乞怜,卑躬屈膝,歌功颂德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我不禁要问:这些作家为什么不看一看,现在的共产党监狱,是比国民党的渣滓洞还要厉害百倍的啊!它的冤假错案比国民党统治时要多得多啊!江姐,许云峰之流的英烈,如果活到今天,肯定会后悔的,他们用生命和鲜血为之奋斗争取的是共产主义,是老百姓人人有饭吃,有衣穿,孩子们有学上,老人有所养,但如今薄熙来儿子薄瓜瓜到英国读哈罗公学,彭水县有三万小学生和教师,中午吃不起午饭!。。。。。。这些号称深入生活,反映百姓心声的作家想一想,江姐,许云峰追求的是两极分化的权贵资本主义吗?共产党还有什么脸开放渣滓洞?他们有何必要去参观革命烈士陵园呢?我还要问:作协主席是文人,还是官僚?作家是社会变革的先行者,人民疾苦的代言人,还是一党执政的帮闲家犬?难怪共产党要每年花费人民的一大笔血汗钱,包养这些只会献花,拍马屁,唱颂歌,敲边鼓的文人们,难怪老百姓愤恨地骂作协是“做鞋”,我看他们连掌鞋的人都不如,因为最起码,掌鞋者还能帮助重庆的农夫们爬山涉水,他们这些华而不实的作家们能做到吗?他们抓住记者报道中的个别词句不放,投靠薄熙来之流惯于打压媒体的两面派官员,拉大旗作虎皮,利用中共操控的媒体黑白颠倒,摇唇鼓舌,欺世盗名!对老百姓来说,中国作协很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据报道,作家协会还假惺惺地自我辩解说,3月30日,某都市报刊登了《住总统套房,坐奥迪 ,文人有点高调》的消息,对会议作了失实的报道。个别人借题发挥,把这则失实的消息与西南旱情联系起来,对中国作协和与会作家进行指责和侮辱。这则假新闻和个别人的博客文章严重侵犯了中国作协和与会作家的名誉权,给中国作协和与会作家带来极大伤害。我认为,这段话完全是自相矛盾的,充分暴露了他们的心虚和胆怯,因为如果是“不愉快的事”,就根本构不成侵权行为,如果真的给作家们带来了“极大伤害”,就应当向重庆法院提起诽谤诉讼,作协为何不敢呢?岂但不敢,连《华西都市报》的名字都不敢提,这说明了什么呢?
    
    陈崎嵘还说,对于某都市报报道失实,个别文章以及断章取义的所谓对铁凝同志的“专访”,我们愿意相信是由于他们不负责任,没有认真核对事实所致,而不是蓄意的。如果是蓄意的,那真可以用得上有人在博客文章中写的一句话:“说他们丧失良知一点也不为过。”这段话更是漏洞百出!一方面他指责博客和记者报道失实,声明自已是冤枉的,另一方面又说“相信他们不是蓄意的”,这是什么逻辑呢?但随后又用“如果”的假设,误导读者,倒打一耙,指责博客,记者“丧失良知”!真是天大的笑话!难道重庆干旱缺水不是真的吗?是记者编造的吗?难道博客作者说,一顿三餐的钱,可以省下来帮助重庆抗旱或贫困的小学生,夸张虚构了吗?难道薄熙来接见了作家,作家参观了渣滓洞纪念馆,向烈士陵园献了花,就证明会议没有铺张浪费的问题吗?作家们玩弄辞藻,偷梁换柱,竭力为自已辩护,却自打耳光,不感到脸红吗?他们辜负了好心好意批评他们的记者,给作家的光荣称号丢尽了脸,是多么的堕落而愚顽!他们不但不做检讨,挽回影响,而且还仗势欺人,大张旗过鼓地发表了声明,我认为这是滥用权利,本末倒置!他们不知道,声明是作协在面对重大社会事件出现时,才应当出于公心和良知发出的最强音,试问:签属《零八宪章》的刘晓波因言获罪,被捕入狱,他们为何装聋作哑,不发表声明呢?连美国笔会,加拿大笔会都群情激愤地予以声援,而铁凝领导的“作鞋”跑到哪里去了?铁凝应当打开中外历史书看看,哪个国家的伟大作家是和官方同流合污的?哪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流传千古的作家,是替一党执政代言的?哪个有出息的作家是游山玩水,贪图享受的?哪个国家,哪个朝代的“文人圈子”是被政府包养,和官僚一个鼻孔出气的?
    
    不过,我看,中国作协的声明最后一句话还有点可取之处,但必须倒过来反说他们自已!它说,记者要珍惜自己手中的笔,珍惜自己写下的文字,珍惜中国新闻工作者的光荣称号。我看应改为:中国作协也应当“三珍惜”,记者批评你们是出于良知,是提醒和挽救你们,再过若干年后,中国实现了宪政民主,人民看到你们的这纸声明和堆积如山的“文学垃圾”,会替你们羞惭以至愤懑发问,凭什么用人民的血汗钱,养活你们这些为专制统治捧臭脚的无耻文人!
    
    2010年4月12日于多伦多
    
    附:酒店简介和房间价格表:
    
    重庆申基索非特大酒店是重庆一家五星级酒店,它毗邻重庆奥林匹克体育中心,陈家坪汽运中心,步行仅数分钟可到达重庆陈家坪技术展览中心,二郎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它独有的“MY BED”概念卧具,高速宽带互联网接入,32寸液晶电视,国际卫星电视,国际国内直拨电话,语音留言服务,当日湿洗及干洗服务,MINI BAR,24小时送餐服务,室内保险箱,豪华洗浴用品。它的香味西餐厅,拥有诸多选择的自助餐和零点菜单,您可从中尽情挑选诱人的国际和当地美食。竹轩中餐厅:自然纯粹的粤式烹饪和畅快淋漓的川式佳肴,竹轩中餐厅都展现得馥郁惬意,配有9个包间,提供更多私密空间。和风日餐厅:荟集传统与现代风格的日式餐厅,提供地道的日本料理,配有一个塌塌米包间,尽情享受日式料理的精髓。雪茄吧:品雪茄,享美酒,感受现场表演的最佳场所。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姜维平

    
    『转载网上资料』
    
    {纵览中国2010年4月16日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大连种草到重庆种树,薄熙来如何令人耳目一新
  •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 薄熙来是不是民主派有那么重要吗?/右志并
  • 姜维平大战薄熙来/赤松子
  • 薄熙来入选《时代》影响力人物候选名单
  • 薄熙来3月30日讲话有难言之隐吗/殷友成
  •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姜维平
  • 薄熙来旧官僚体制的角斗士/右志并
  • 再论薄熙来地方政治改革的可能性/郑存柱
  • 危机里薄熙来王立军走在钢丝上/胡锦杨
  • 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和民主改革/右志并
  • 薄熙来要给政治弊病大动手术/董保存
  • 薄熙来——专制的挑战者,民主的催生婆/郑存柱
  •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姜维平
  •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么?
  • 薄熙来不是江泽民的人,更不是胡锦涛的人/春秋戈
  •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姜维平
  • 薄熙来汪洋暗斗利用两会角逐政治局常委(图)
  • 美联社:薄熙来将成人大上的政治明星
  • 薄熙来:帮穷人造房是政府的责任
  • 18大王岐山汪洋入常委呼声高薄熙来有点悬
  • 王益与薄熙来交厚胡温开始清算江派人马(图)
  • 真实内幕曝光:薄熙来何以三度问鼎美权威媒体?
  • 爆料:重庆作家透露薄熙来与铁凝谈话内容/博讯独家
  • 薄熙来黄奇帆与国内知名作家座谈 给市作协下任务(图)
  • 薄熙来挟三峡令诸侯狮子大张口要价1200亿(图)
  • 薄熙来语带感伤:我只是尽我所能(图)
  • 重庆渝北一千多购房户给薄熙来的一封公开信(图)
  • 薄熙来要实行阳光法案,挑战北京利益集团/博讯独家
  • 跟薄熙来竞争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出新招
  • 中共18大权力之争胶着 薄熙来背水一战
  • 薄熙来大清洗重庆3000多科级警官遭解职(图)
  • 薄熙来:要坚持唱红打黑 只抓GDP难有大出息
  • 薄熙来没有回头路可走 要打黑到底
  • 小熊:南方周末刊出薄熙来双目紧闭抗议两会照片(图)
  • 政协炮轰薄熙来打黑扩大化
  • 两会:胡锦涛贾庆林跑得最勤 薄熙来风头最劲
  • 薄熙来被问傻在场重庆官员表情精彩(图)
  •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