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8日 转载)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
    
    没证
    
     数十记者接“夺命短信”
    
     31日下午,眼看第二天即是发放旁听证的日子。明天是否能拿到证?我坐立不安,决定先到五中院来探探风。到了法院办公楼刘科长不在办公室,我就一层楼一层楼地开始找。
    
     找到二楼,我突然收到一条后来被记者们称为“夺命短信”的信息。发短信的正是刘科长的手机:“因申请旁听证的媒体较多,旁听证有限,非常抱歉无法满足您的要求……”几乎同时,我的手机也不停地响起,多家媒体记者均称,他们也接到了同样的短信。
    
     就在这时,我在二楼的走廊上看到了刘科长。我上前拦住她,询问她不发旁听证的原因。她的回答是:座位有限,容纳不了这么多记者。
    
     我一直紧跟着刘科长,询问她给哪些媒体发证、哪些媒体不发证,选择的原则和标准是什么?她竟称:选择媒体的标准,是法院的标准。刘科长到宣传科办公室,我跟着她到宣传科;她到刑庭庭长办公室,我也跟着去。收到短信的长江日报、武汉晚报等媒体的10多名记者也陆续赶了过来。在与刘科长交涉无果之后,她叫来了法院的保卫部门。为避免冲突,记者们只好暂时退出法院。
    
     数十名记者聚集在距法院不远处的连锁酒店内,议论纷纷。大家基本确定,前来采访的有大概90家媒体的120名记者,而只有约三四十名记者可以领到旁听证。能领到证的包括:重庆本地的10余家媒体,包括网络媒体,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10余家中央媒体;成都等地的 10多家其他媒体。
    
     而全国各地在当地最有影响力的都市类媒体,则大多数没有证。此外,广州日报、长江日报等一批较市场化的党委机关报,以及经济观察报、新世纪周刊等新锐媒体也没有证。
    
     记者们决定,明天上午一上班,就集体到五中院去要求旁听证。当天晚上,各个记者在所住酒店房间里,一方面各自施展神通想其他办法,一方面轮流给重庆市委宣传部等各方打电话,希望他们援助。
    
     谈判
    
     记者提解决方案均被拒绝
    
     2月1日上午9点多,刚过上班时间,数十名记者就来到了重庆五中院门口。由于在前一天的电话中,记者们已向法院“预告”了第二天将采取的行动,五中院的保卫工作明显加强,铁闸大门只留了一条小缝,由三四名保安把守,进出均须出示证件登记。
    
     趁着一辆汽车准备进入、铁闸打开的瞬间,记者们一涌而入。除10多名记者反应不及留在门外,其他20多名记者摆脱门卫的控制,进入了法院大院内。登上几十级高的台阶,众记者没有理睬保安们在身后的大呼小叫,一起来到法院办公楼大楼门口,要求见法院领导。
    
     办公楼门口由法警把守。就在记者们与法警交涉之时,法院已紧急调集数十名法警赶来,排成队列拦在了记者们面前。
    
     激烈的争执中,法警与部分媒体记者发生了身体碰撞和语言冲突。记者们有理有据地指出,记者前来采访,是重庆高院院长钱锋宣布“欢迎记者”,记者们才来的,法院不能用这种方式“欢迎”。法院保卫部门负责人不愿事情闹大,对记者们提出的要求解决旁听证的问题,表示愿与宣传科人员联系,让宣传科人员前来解决。
    
     等了20多分钟,宣传科刘科长终于露面了。刘科长把大家带到一个会议室,解释了很多记者拿不到旁听证的原因:法庭只有100多个座位,而申请旁听的记者有100多个,已经拿出一半的位置来给记者了,实在没座位了。
    
     记者们指出,重庆五中院大审判庭有216个座位,记者们已经数过,旁听文强案的记者怎会坐不下?
    
     在谈判一个多小时后,刘科长叫来了她的领导、法院办公室一位张姓主任。针对法院提出的“座位不够”的说法,记者们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1、在审判庭的过道上加上临时座位;2、如果座位确实不够,可在审判庭旁边找一间办公室或会议室,把审判现场的视频直播给记者们看。
    
     一个多小时后,张姓主任回复:两个方案均不行。
    
     记者们又提出了第三个方案:不看视频,只需从音频里牵出一根线来,让记者们在其他会议室“听审判”就可。张姓主任答应再去“试试”,下午回复。
    
     就在几十名记者坐在法院办公室与刘、张等人谈判的同时,当地的华龙网记者被请到法院,写了一篇歌功报道《文强案旁听证一票难求,法院表态竭力为记者提供服务》,当天上午就挂到了网上。
    
    
    
     举牌
    
     记者被迫用“上访户”土办法
    
     2月1日下午,记者们再次来到法院,张主任给大家的答复竟是:第三个方案也不可能。就在记者们准备去重庆高院找钱锋要证时,意外获悉,钱锋就在记者们所在的五中院!
    
     我和武汉晚报记者老蔡商量后,去附近买来了10张A4白纸,买来了毛笔和蓝黑墨水。在一家小餐馆里,我在7张白纸上,按每张纸一个字,写下了“记者需要旁听证”7个大字。
    
     拿着这7个字,我们来到重庆五中院大门前。得知钱锋可能很快就要出来,都市快报记者小冯、武汉晚报记者老蔡、新闻晨报记者小李和我,排成一排,举大字站在了门口。“我们只是为了表达我们的诉求,我们只是想让重庆高院院长钱锋知道,我们需要旁听证。”前来采访文强案的其他记者纷纷围了上来,对着我们拍照、拍摄。在接受一家电视台记者采访时,一位举牌记者如是表示,带着辛酸和无奈。
    
     下午6点多,眼看着法院的法官们纷纷下班,一些认为无希望的记者也已离开,留下的记者也已近乎绝望。法院办公室的张姓主任劝记者们尽快回去,等法院到时给大家发通稿。
    
     就在这时候,重庆市委宣传部一位年轻官员从法院外走了进来。他说,“我是刚得到消息赶过来的,你们千万不要采取过激行动,我们正在为你们尽力争取,你们再稍微等一下……”听到这话,在寒风冻得直打哆嗦的记者们为之一振。
    
     半个小时后,好消息传来:在场的13家媒体记者,明天早晨9时开庭前,绝大多数媒体每家都将能拿到一张证!
    
     晚上8时许,回到酒店的晶报记者,接到了法院电话,要求单独到法院门口领证,并特别叮嘱,“不要告诉别的记者”。
    
     放下电话,我立即赶到法院门口,果然有法官在那里等着,发给我编号为“临(03)”的记者旁听证。在签字时,我看到,下午在张姓主任那里登记的13家媒体,绝大多数打了“勾”,但也有几家媒体打了一个大“叉”。这意味着,打“叉”的媒体将不能领到旁听证。
    
     在领完证回到酒店之后,大家在QQ群上通报信息时得知,至少有长江日报和经济观察报记者将无法进入法庭,据他们说是以前在重庆采访时上了“黑名单”。
    
    
    
     开庭
    
     旁听席空位不少
    
     2月2日上午9点,文强案正式开审。
    
     经过严格的核验证件、安全检查、登记,晶报记者进入法庭,坐到了最后一排的“临”字号旁听席上。
    
     在上午的庭审中,晶报记者粗略一数,至少有28个座位没有人坐。而就在此刻,至少还有10多家媒体的记者徘徊在法庭门外,自始至终也没能进入法庭。
    
     到下午,旁听席上只剩下大约一半的人,其中大多数是记者。此后连续三天的庭审,旁听席上也只有记者,绝大多数座位空着。
    
     4月12日,就在文强案即将宣判前夕,采访过文强案庭审的记者都收到了重庆五中院的短信通知:请参加4月14日文强案庭审旁听和宣判的各位媒体朋友于4月13日下午2点至5点到重庆五中院宣传科更换旁听证。要求携带工作证或本单位介绍信。而上一次的旁听证明明写得很清楚:有效期为文强庭审期间和宣判日。
    
     4月12日和13日,重庆五中院主动给两家东北都市类媒体记者打了多次电话,邀请这两位记者前往采访14日的文强案宣判。但这两位记者一个也没去。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再也不愿与他们打交道”。其中一位女记者如是说。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文强坦白看当今刑讯手段:你能扛住几招?
  • 文强的曝料“公贺新禧”/杨学功
  • 文强背后的大鳄在政治局 薄熙来也怕了/宋祖德
  • 重庆打黑猜想:李庄和文强会怎么死?
  • 文强李庄服了薄熙来/吴建东
  • 王立军:文强长处很多不能抹杀他的历史贡献(图)
  • “文强”永远打不到!_只为了公平正义 /毛小青
  • 从文强到黎强,民意的天平开始剧烈摇摆
  • 她们已经难逃——文强公权力肆虐之下 女明星也很可怜
  • 玩女星的文强与谁“一起死”
  • 刘逸明: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 在玩女星上,文强如此能耐,为何还是许宗教衡的徒弟呢?
  • 谁散布了“文强弟媳包养16名男子”/胡锦莱
  • “文强弟媳包养16男”,真?假?(图)
  • 台湾经验对大陆缩小贫富差距的启示/陈文强
  • 文强嘴硬与陈洪刚寻死颇耐人寻味
  • 文强局长别墅3000万不是个案/潘德东
  • 关了文强 薄熙来财产也没公开/李金元
  • 谁养肥了文强的近亿身家
  • 专案组:文强常与两三名女大学生发生关系
  • 文强果然不服 姐姐卖助其打官司
  • 文强被判死刑其妻听判瘫软在地
  • 文强一审被判死刑 未当庭表示是否上诉(图)(图)
  • 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一审被判死刑 (图)
  • 文强案今日公开宣判 在任14年间1447起命案未破
  • 文强曾向女大学生“买春”
  • 文强涉黑案明宣判,强奸是否成立成焦点(图)
  • 重庆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涉黑案明日宣判
  • 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涉黑涉贿案14日一审宣判
  • 文强仙女山别墅认证价200多万元
  • 文强庭审手记:重庆警界黑 重庆官场就不黑吗
  • 文强自认能“摆平一切” 权、金、黑之间呼风唤雨
  • 文强最后陈述:我还有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线
  • 文强庭上激辩后认罪服法 检方建议给文妻减刑 (图)
  • 文强遭下属指责 卖淫场所女老板揭惊人内幕 (图)
  • 公交总队副队长向文强下跪表忠心
  • 文强庭审第三天 否认检方花12万嫖娼
  • 文强自称吃穿住不花钱:17年唯一开支是嫖娼 (图)
  •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