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血色岁月(五)——写在中越战争30周年/小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6日 转载)
    来源:德国《欧华导报》与《欧华网》
    
     ·毛泽东发火·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觉得有一个人使他很不放心,这人就是许世友。他站起来走到许世友跟前,然后拉长着脸用极其严厉的口吻说:“你呢,是从少林寺打出来的和尚,既不怕天也不怕地,火里水里一碗酒,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对不呢?这样不行的呢。我嘛送你一句话,你要好好学周勃(西汉初年刘邦手下的名将,是一位厚重少文的将军,刘邦去世后安刘灭吕的柱石),你知道吗?”
    
    “是,主席说的是,我全都记住了。”许世友回答。毛又问:“我叫你读《红楼梦》读了吗?”“读了。”许世友简单干脆地回答。毛泽东又不冷不热地问:“你读了几次了呢?”“一次。”许世友依然不敢多说,怕多说了会说错话,也是用两字回答了毛泽东。毛泽东一听,马上装出很不耐烦的样子,两眼一瞪,恶恨恨地对许世友说:“什么?只读了一次,这不够吧,难道我的话你也可以当耳边风,读一次,这分明是在敷衍了事应付我啊,看来你的胆子不只是和尚打伞那么简单了。我告诉你,我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你呢,对了,还包括在坐的各位将军们,大家都可以跟着许世友一起去少林寺,我呢就带着王洪文和一班小將们上井岗山,咱们再来一次中国内战,打一场人民战争,打一场全国性的解放战争。我们都来比一比,看谁能打得过谁,看谁能有本事先坐到北京中南海这个位置上来,好吗?以免大家都说我坐这个位置不公平,老占着茅坑不拉屎。其实,这个位置想坐的人很多啊,从古到今,历代将相,为了这个位置杀得头破血流,六亲不认,兄弟无情啊!我吧,81岁的人了,也活不了几天了,你们还都不老,比我力气大。尤其是你许世友,好练武功,一身是胆,我的话以后你是可以不听了,是吧,我的位置你现在你就可以马上上来坐。请吧,许主席,大家叫许主席万岁啊,呵呵,呵呵,来呀许主席。”毛主席说完,就想离开自己的位置去拉许世友。就在这要出人命的关头,许世友马上飞扑到毛主席面前立马给下跪求饶,并向毛主席保证说:“我许世友永远只忠于毛泽东一人,誓死保卫的也永远只有毛泽东你一人!决不有二心。”
    
    许世友话音刚落,所有在场的高级军官和高级官员都异口同声地高喊:永远忠于毛主席!誓死保卫毛泽东!大家喊了有十遍以后,毛泽东感到非常高兴,才觉得刚才那口气算是出了。于是他又挥了挥那常用的招牌摇手,示意大家停下来。等大家都停下之后,他才得意洋洋地对大家说:“我呢,要说嘛也是个古道中人,是个重友谊的性情中人,也讲的是义气。这么多年了,大家也都看到,也都知道,对不。还有啊,我这个人最最讨厌的就是不忠,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阳奉阴为,这样不好啊,叫谁谁都不喜欢,对吧。我这个人呢,也不是十全十美的,有缺点,而且还很多,我自己知道。但我老了,不喜欢别人说,更不喜欢别人叫我去改,教我如何去做,我想改的时候我就会改的,大家给点时间吧,好吗。”
    
    可别小看毛泽东这几句普普通通的话,从此共产党就有了犯错误、杀错人、做错事和走错路而不许任何人指出和纠正了。谁要是站出来对中共的错误说一句指正的话,这人就会被打成反革命。人民只有执行的权利,其他权利被全部剥夺了。
    
    这时,毛泽东又开始打圆场:“我呢,也不是那种对别人马列、对自己自由的人,我呢是一个很讲以身作则的人,在这里我叫大家读《红楼梦》,并不是只叫你们读而我自己不读,我也是很认真在读啊,不信,我就在这里给大家背一段《红楼梦》的章节让你们看看好吗?你(指着王洪文)去拿一本《红楼梦》的书来,把它的第一章的第一节用幻灯投到银幕上去让大家看,让大家做个监督,而我就不准看,只是背,大家说好不好呢。”场内没有人敢出声,于是毛泽东就开始背起来了。倾刻,全场响起了雷鸣般掌声,同时高呼毛主席万岁!
    
    毛泽东又摇摇他那招牌之手示意大家停下,不失时机地叫大家一起合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站起来亲自指挥领着大家一起唱,尤其是第一句:“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切莫全忘记……。”这次会议后,全军全国掀起了一场读《红楼梦》高潮,还在全国全军大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热潮一浪高过一浪,尤其我们广州军区,几乎每天都在搞歌咏比赛和《红楼梦》诗朗诵比赛,许司令是最为积极的一个。不但自己亲自抓这两件大事,还每场都要亲自上阵做总指挥和总裁判。他不论在任何时候,大小会议都对干部和战士说:“唱歌比赛和读《红楼梦》是目前军区最大的政治工作,关系到我们是否听毛主席的话,是否忠于毛主席,是否忠于党中央,更是衡量我们是否热爱毛主席。”除了许司令以外,八大军区的司令员都一样,一个比一个积极,无形中在全国掀起了读《红楼梦》和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政治运动。毛主席只用一部《红楼梦》就打败了八大军区司令员,尤其打败了无法无天的“和尚将军”许世友。中共的这段历史也是鲜人为知的哟!
    
    ·不敢说,想还是可以的吧·
    
    陈主任讲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稍许,他又感叹地说:“毛泽东啊,他要的不是你的智慧和才干,而是……”这一句陈主任讲得很沉重,而且也没有讲完,说明他心里很不喜欢毛泽东这一做法。不过作为大主任,确实有难言之隐,而且对着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小毛孩也不想讲得过于太深,于是就借故上厕所而离开了我们。他走后我们就激烈讨论起来了。首先阿权开讨:“毛泽东太不可理愈了,只要大将军们对他不分是非地愚忠,别的统统不要,这不是要人做唐吉司嘛,不,是阿Q……”“是愚公吧。”阿兵开玩笑地说了一句。“其实哪一个皇帝包括毛泽东在内不是这样呢,都是想所有的将相和百姓做他的狗奴才,百依百顺,永远服从,还要对他们毕恭毕敬,见面都要三呼万岁,三叩九跪,那一样都不能少,这就叫做愚民政策,好让你永远愚忠于他,做个彻头彻尾的大蠢才”。
    
    阿涛说上了一句不是真理却又很在理的话,把讨论中心的议题全给拉开了。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争论不休。我和他们几个生长的环境很不相同,他们都是部队里的子弟,文革运动部队没有受到多大冲击,他们的父母都基本没有被挨整和批斗过,也就没有像我那样受到任何的迫害,因而说起话来比我胆子大得多。文革十年间全国被整死的就达8000万,我可以活到今天就很不错了。毛泽东有了“愚公移山”这一武器后,就可以整倒所有不服他和不忠他的人了。以邓小平为首的一大批老革命都是被“愚公移山”精神给整得死去活来。所以邓小平翻身以后,他第一个要打倒的就是“愚公移山”,并把“愚公移山”从中学教课书本上给完全废除掉,愤怒的心情可想而知。特别是许世友也是受其害最重的一个。不过有一点是值得我高兴的,用“愚忠”的方法可以让我和许世友交上朋友,因为既然每一个当官的都喜欢自己的手下“愚忠”于他,那么许司令肯定也是一样。
    
    ·东山少爷 西关小姐·
    
    在黑夜的天空上有一架飞机在高傲自由地飞翔,滑过了天空,穿越了云层,跳过了两广(广东和广西)疆界,来到了美丽五羊城的上空。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飞鹰牌香烟,放在嘴里点上火,并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股浓浓的烟圈来一个一个地弥散在整个机仓里。坐在机窗前向外望去,看见广州的白云山魏魏屹立在五羊城的北面,蜿蜒如龙的珠江把广州城分成南北之国,珠江两岸的百家灯火把广州城照得一片通明。古时候的广州曾经是“南蛮之地”,京官被皇帝貶职霸官、发配边疆的人都会被远送到广州来,故广州又多了一个别称“南蛮城”。由于这个别称的原故,广州人又被北方人称为“南蛮子人”,广州人的地位是卑贱的,被人看不起。新中国一些南下高官们包括许世友也都看不起广州人,口里总是挂着“这些南蛮子人全都是一群愚蠢的野蛮民族,只知道吃,啥都不懂。”他们还抵诿广州话,把广州话说成“南蛮子话”而不给自己的孩子讲广州话。在他们看来,广州话是低劣的民族语系,普通话才是最高级的语种。因为普通话是中共官方语,所以他们和他们的孩子只准讲普通话。我们家也不例外,尤其我那满口山东乡音的父亲要求最是严格。还好现在广州人有钱了,谁还管你讲什么语种呢。
    
    中国有句民谚:吃在广州,玩在杭州,死在柳州。广州人爱吃爱到凡是背朝天的动物都要吃。不过,广州确实是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光是那早餐就让你想死了,一盅两件,叉烧包,烧卖各一笼,一壶普尔茶。再不是就来一碗明火白粥,吃一碟牛肉拉肠粉,也是很滋味的唷。想到这,我的心就开始激动,嘴就馋,人也坐立不安,狠不得马上跳下去饱吃一顿。真是没想到,居然在中越战争开战前,我还能回广州喝早茶,我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广州有句民谚:东山少爷,西关小姐。这句民谚由来已久,它告诉人们:过去的广州只有两种人是城市主角。一是官爷们,住在广州的东山区,当地百姓把他们称为“东山官人”,他们的儿子就称为“东山少爷”。一是有钱的商家,住在广州的西关区,百姓把他们称之为“西关财主”,他们的女儿就被称作“西关小姐”。故有民谚“东山少爷,西关小姐”,他们官商勾结,通常都以“东山少爷和西关小姐”联婚的形式来完成。
    
    中共掌管广州后,这个传统不但没有改变,反而发扬光大。广州除了是广东省首府外,还是广州军区司令部。这两个广东省最重要的部门就座落在广州的东山区,紧挨在广州东湖公园的旁边。这一带住的都是广东省和广州市五套班子的领导和军区大首长们,故广东人称这里是广东的中南海。过去陶铸在广东当省长的时候就说要把广州建设成东方的巴黎,世界的东方之珠!可惜他那美好的愿望没有实现。至今许多老广州人一提起陶铸都会从心里怀念他!数十年后的今天,“东山少爷,西关小姐”就只剩下东山少爷了,西关小姐早已销声匿迹,被文革运动剔除了。虽然东山少爷还保存着,可是这里的两个主人却像一对血海深仇的敌人一样老死不相往来。这两个人就是广州军区司令许世友和广东省长兼省委书记习仲勋。他们的结怨听说是在延安时期就已经烙下了。这样就给中越战争带来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有一次我们在军区司令部开会,讨论中越战争的事宜,军区党委以政委向仲华的名义拟定了一份邀请函,邀请广东省委领导习仲勋参加。许世友知道后就很不高兴,不但没有参加会议,反而一个人私自坐飞机到广西去打猎了,还拉着当时的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王海一起去。这样的事在许世友身上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就是这样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谁也拿他没办法,天皇老子都管不了他。不过,有一个人的话他还是听的,这个人就是王震。
    
    ·荣幸和广州空军司员王海握手·
    
    终于,我们的飞机在广州军区空军沙东机场降落。下飞机后,刚好碰见去北京开会的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王海和政委朱云谦。陈主任马上走过去和他们握手,我们大家也趁机走过去握手。当我握到王海的手时,我还有意使劲用力跟他热情地多握了几下,以表示我对他的无比敬意。因为,他是我崇拜了多年的空军战斗英雄。在抗美援朝的战斗中,就是他打下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所以我才如此用力地和他握手,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他能注意到我。他也对我笑了笑以示他的回敬,还对我说了一声:“你好。”把我乐得心里扑咚扑咚地跳个不停,而且还忘记了回王海司令一句“你好”。现在想来,觉得还蛮丢人的。尽管如此,那次和王海司令的握手,到现在我还感到很荣幸!因为能和自己心目中崇拜的偶像握手,这是最难得的一件大事。也许,作为一个粉丝,要的就是这样一种回报吧。之后他就被陈主任拉了过去,他们俩大约说了五分钟的话,就完事了。然后我们把他们送上飞机,就回广州军区了。
    
    到了军区之后,我们几个年轻小伙子暂时被安排在军区招待所住。本来陈主任安排我们个人一房间的,可是他们几个非说要和我们一起住,我和阿权也不好拒绝,只好同意了。陈主任也只好向服务台的女大兵服务员要了一间大房,供我们六个人住。办完住房手续后,陈主任就回自己家了,他家就住在东山区东湖旁“中南海”的高干区里,和许司令家只相隔一条马路。这是军区为了他能更好地照顾许司令,才把他家安排在“中南海”的。而我们家就住在这个广州“中南海”里面,离许司令家也不过有几个街口而已。不过,我这次回广州是公干,而不是探亲,所以回家是要经过部队首长批准才可以。我觉得这样很好,军队嘛,就是应该有一个严明的纪律,不然就不要叫军队了。
    
    在女兵的引领下来到了招待所三楼8号房,靠东南向,是间既大又好的房屋,我们看了都很满意。女兵把该交代的都说了一次,然后不好意思地走了。阿兵还打趣地说:“她是看到有这么多俊狼才不好意思走的,阿连,尤其是你去一趟广西,就把你急成这样,见了女人就连自己姓啥名啥都给忘了,真没出色”“去你的吧,你小子说的是你自己吧,可别把我拿来玩,啊!”阿连回了一句。
    
    “是谁在那里大声吵吵闹啊,深更半夜的,你们不睡,别人还要睡了。”这声音听起来大家都觉得很熟,会是谁呢?正当我们都在差疑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从我们后面跳了出来,还把我们几个吓了一跳。认真一看,原来是阿光。“你这臭小子,把我们大家都给吓了一跳,你来这干啥,不好好在海军基地呆着,跑到我们军区来想干坏事啊。”阿兵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不,搞破坏这等事只配你们陆军去干,轮不上我们海军,我是来军区开会的,要开到下星期二,也是有关中越战争。现在,全军都在搞战前总动员和誓师大会,可热闹了。”阿光说完后,大家都颇有同感。不过阿光又提议:“这两天他一个人可闷了,很想和我们出去烧夜,问我们和不和他一起去。”大家都同意,于是就一同出去了。
    
    走到半路时,我觉得这样不大好,因为这属于私自离营,军区纪律不允许的。但我又不想扫他们的兴,所以就借故要赶写报告而拉着阿权一起回去了。当然,他们也很知趣地没有助拦,还很客气地叫我们赶紧回去写,说要打包回来给我们吃。于是,我们就在半路上分手。他们出去吃烧夜,而我和阿权就回招待所写报告。
    
    回到招待所我看了看手表,才晚上九点钟。今天正好是星期五,按例明天星期六是部队休息日,星期天也是。所以军区里的营房都还灯火通明,士兵们有的在打牌,有的在下棋,以各种娱乐方式享受着周末的欢乐,军区里还有电影和杂技表演等节目供大家观看。
    
    ·建议中越前线总指挥部改在南宁·
    
    我和阿权就没有这个福气了,不过当我们想到这两份报告的重要性时,都觉得牺牲这点娱乐又算得了什么。目前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尽早写完两份报告。况且这两份报告又是给许司令写的第一份报告,对我来说是不允许有任何闪失的。而且,我也是特别想为自己交上一份非常亮丽的成绩单。于是,我就叫阿权开始动笔写报告。
    
    首先,我们把第一份关于在凭祥做指挥部的报告列了一份题纲,分作四个大部份,前三部分主要是按陈主任说的去写,由阿权执笔来完成。第四部分则由我来写,这部份我加了一点自己的建议。我认为:如果把指挥部放在凭祥有点不大妥,因为凭祥太过复杂,那里除了越南人多以外,还有就是越军对那里的情况更是了如指掌,这本身对我军很不利,危险性就大大地增加了。
    
    再说如果凭祥作为我军的总指挥部,整个广西边防境中它也不是最为理想的地方。那里没有现成可供大批战斗机使用的飞机场,这就给许司令去指挥空军作战带来无穷的困难。公路的状况又非常恶劣,就给大兵团的现代化机戒部队作战带来诸多不便,尤其是坦克和装甲部队。再就是那里没有良好的港口码头供海军军舰使用,不利于有效地指挥海军的作战。
    
    综上所述,凭祥是一个完完全全不适合海陆空三军共同作战的地方,也不能为许司令全面指挥军队提供良好的条件。因此,中越战争的前进总指挥部不能设在凭祥。我认为,比较适合做前线总指挥部的地点应该是广西的南宁。南宁是广西的首府,也是广西军区的司令部,那里还有广西空军的大本营,南宁空军的飞机场就在市区视线范围之内。而且南宁离北部湾海也不远,北部湾本来就有我们的海军基地。所以,南宁是海陆空三军齐聚的地方,这样对我军的三军集结非常有利。因此,我认为把指挥部安设在广西南宁市是最合适的。
    
    这个想法除了我有之外,连当时的广西自治区党委书记乔晓光也有这个提议,只不过陈主任当时要按许司令的想法和指示办事,才给否定了。不过,我还是把它写进了报告里,因为我觉得,乔书记讲得确实有道理,而且把指挥部设在广西南宁,又可省去诸如赶越南人等一大堆不必要的麻烦事。再从安全的角度来看,南宁也比凭祥强一百倍,你说指挥部要的是什么呢?不就是安全吗。如果连指挥部都不安全,天上飞的不是敌人的飞机,就是敌人的炮弹,那总指挥(许司令)能安心指挥战斗吗?如果不能,那中越战争的胜利又拿什么来保证?所以说,要打胜仗,指挥部的安全是第一重要。总而言之,在广西南宁设指挥部比在凭祥设指挥部要好一千倍。
    
    我一高兴,还把指挥部的名字都起了:广西南宁前进总指挥部——后来被军区司令部定为:广西前进指挥所,地点设在南宁市西园一号大楼。
    
    第四部分终于写完。阿权也是位快笔手,在我写完不到五分钟,他也写完了前三部分。这样,凭祥报告的草稿就全出来了。我们俩很高兴,也松了一口气。阿权扔来一根烟,我把它放在嘴里,点上火,出力地大大吸了一口,并把浓浓的烟雾从口里吐出,整个人才算卸担下来了。 (未完待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血色岁月——写在中越战争30周年 / 小草
  • 小草民:致共和国高院高检两长的公开信
  • “诽谤”以言治罪不断 的“四权”何在?/小草民
  • 好一个没酷刑! 外交部=谎言部=表演部/小草民
  • 胡锦涛,请以法律制度保护中国的深喉/小草民
  • 小草:全国读者一起来抵制余秋雨的垃圾文化
  • 最牛县爷被责令引咎辞职 其他的怎么办?/小草民
  • 再说郑筱萸与郑海雄 留给中国当官至理名言/小草民
  • 从黑窑童奴等事件看到危机爆发与拯救前兆/小草民
  • 中纪委,你是不知道还是在装聋作哑!/小草民
  • 谈现代黑砖窑蓄奴与“洪洞县里无好人”/小草民
  • 开玩笑,哪个官员能主动交代自己以权谋私?/小草民
  • 郑筱萸不如郑海雄萧洒/小草民
  • 挑战“潜规则”需要有国家制度上的保证/小草民
  • 胡锦涛,你难道任凭“土皇帝”无法无天吗?/小草民
  • 胡锦涛、温家宝,你们看该怎么办?/小草民
  • 如今县市委书记就是等同于整个国家利益?/小草民
  • 谁在开启中国司法史上公权私用的“先河”?/小草民
  • 在中国“对现实不满”是罪状吗?/小草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