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煤老板蒙面大刀队砍人现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4日 转载)
     搜狐博客  
    
     (博讯 boxun.com)

      “横山是一座没有安全感的城市,这里比重庆还黑,需要一个铁腕的领导来打黑。”“当你面对一个总是以证据不足来搪塞受害者的公安局时,有这种想法太正常不过了。”当地一知情人士说。
      横山是榆林市仅次于府谷、神木的又一产煤大县。该县经济因煤而兴,而该县的治安也因煤而“乱”。“黑社会、大刀队、狼牙棒、蒙面打手等词语总是与煤矿老板联系在一起。”该知情人士表示。
       又一个难破的血案
      回忆对白丽一家而言,就像是一场梦魇。
      2010年1月30日晚7时许,十几名头戴黑色鸭舌帽、面戴口罩的男子,手持砍刀、铁棍等凶器,白丽一家五口被砍翻在地。
      “范家老大和老二躺在地上动不了,周围到处都是血……”当地一村民回忆说。
      这似乎是一场有预兆的凶案,事发当天下午,因浇地水管被东方红煤矿挖断,白丽一家要求煤矿接上浇地水管不成后,遂阻拦了煤矿的运煤车辆。
      几个小时以后,血案发生了……
      两个多月后,范廷才依然还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眼神有些迷茫。
      医院的诊断证明上写着“左手开放性多处骨折、左手手指开放性断裂,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
      “煤矿上的灯灭了以后,那些人就拿着砍刀和铁棍向我们冲来,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我就被砍倒在地方了。”范廷才回忆说
      事发当晚,村民用手机拍摄下了范廷才被砍伤后的照片,他的脸部圆肿,左手血肉模糊,脸部、衣服上满是血迹。
      范家被砍伤的五人中,范廷才的伤势最为严重。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他被砍伤的左手依然不便。“拿东西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劲提起来。”
      从进医院开始,范廷才一直希望能够马上抓到凶手。“我们去公安局询问破案进展的时候,公安局却总是说正在调查,案件侦破是有过程的。”范廷才说。
      然而,从被砍伤到现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横山县公安局一直未能破案。
      在白丽和家人的判断中,凶手应该是东方红煤矿是有联系的。“公安局让我们去找煤矿砍人的证据,我们要能找到证据的话,还要公安局做啥呢?”白丽说。
      总是证据不足
      “这又将是一个破不了的案子,这些年横山涉及煤矿砍人的案件太多了,公安局都是以证据不足等理由一直拖延下去。”知情人士透露说。
      “在横山只要是涉及煤矿的案子,即便是被侦破了,行凶之人也未必会得到法律的惩处。”
      横山县韩岔乡白岔村的陈兴伟对此是颇有感触。2005年7月,因吃水问题与庙渠煤矿发生纷争后,两蒙面人手持狼牙棒将陈兴伟伤成右小腿粉碎性骨折。
      此后几年,该案件一直未能有较大进展。
      直至4年后,在陕西省公安厅调查的另一起案件中,庙渠煤矿矿长谷军昌之子谷小军供认了陈兴伟被伤一案是其雇人所为,该案方才算是告破。
      2009年12月25日,陈兴伟去榆林市公安局作了几年前就应该做的伤情鉴定。“市公安局的鉴定结果是轻伤,县公安局的吕局长让我们写了个材料给他,然后就让刑警队去抓人。”陈兴伟回忆说。
      “煤城”的治安乱象
      “没有煤矿的时候,横山的治安情况还是很好的,有了煤矿后横山黑社会日益猖獗,老百姓被砍伤的事件越来越多,治安形势是每况愈下。”范廷才说。
      事实上,范廷才所言非虚。媒体公开报道的煤矿与当地村民冲突的新闻不在少数,从“人大代表与他的大刀队”到“横山县巡警保护未成年少女‘性自由’,脚踢少女父亲”再到欠赌博高利贷被逼自杀……
      而网络上的负面消息更比比皆是,黑社会、护矿队、大刀队等名词总是与横山县相关联。
      当地知情人士透露,在煤炭利益的博弈下,提着大刀、狼牙棒的蒙面打手来解决冲突是横山较为常见的事情。此类事件,层出不穷,时有发生。
      他说:“一个多月前,南大街众森宾馆老板王永红被人把双腿给砍断,至今不敢回到横山,在外地一家医院疗伤。”
      根据宾馆的监控录像显示,3月3日凌晨3时16分,12个蒙面大汉手提1米多长的大砍刀,冲进了王永红所在的308室……
      事后,王永红被确诊为,两腿全部骨折,一条小腿粉碎性骨折,另一条腿四处骨折,手指一处骨折,身上有10多处刀伤。
      “即便有人从监控录像中认出了多次到三楼转悠的王进先,其中诸多可疑之处公安局并未深究,最后以证据不足为由释放了王进先,证据不足总是横山公安局最多的说法。”该知情人士说。
      “横山县治安为什么差?你别采访我,去问局长(吕新春)。”本报记者联系横山县公安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吴宏祥时,吴作了上述回答。
      然而,在横山县公安局的眼皮下,谷小军就如同蒸发了一般。“公安局去谷小军西安家里抓人未果后,对其进行了网上通缉。”
      2010年元月18日,坐飞机从西安飞往榆林的谷小军,榆林机场公安将其扣留后,被押解回横山县公安局。
      “刚被押回来的第二天,谷小军就被取保候审,随后就翻供不承认雇凶伤人。”陈兴伟说,“此前,谷小军已经供认了雇凶伤人却又莫米其妙的将其放了,导致谷小军逃窜西安被抓后又翻供,公安局又说证据不足不能指控,整个过程很难让人信服里面没有猫腻。”
      知情人士透露说,该案件一波三折的缘故,源于一主要办案领导证据不足的电话。“该领导与谷小军交往甚密,办案期间就曾在一起吃饭。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煤老板的今天或许就是房老板的明天
  • 把中石油中石化卖给煤老板如何/司马南
  • 国企不过是换了马甲的煤老板而已/马光远
  • 刘逸明: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 山西煤老板有望成为历史名词/刘光宇
  • 煤老板是官商勾结的怪胎/朱成虎
  • 一言难尽煤老板:煤老板其实有很多种类型
  • 《山西煤老板》贴近现实直面社会/沈太慧
  • 黄光裕高于煤老板
  • 低级干部豢养了煤老板
  • 该隐退的不是煤老板,而是煤老板方式
  • 煤老板女儿和矿工女儿的比较,网友误以为是解放前/天心(图)
  • 官商难分?民政局长当老板与煤老板当官/碧翰烽
  • 我们为何总对煤老板的婚礼含沙射影/宋桂芳
  • 黄锡麟: 煤老板从来都是“县长助理”
  • 煤老板睡不着就去矿井里看看
  • 红网:煤老板的“赞助费”不能一退了之
  • 陕西公安向煤老板要赞助,权力的公正如何保障
  • 安徽煤老板酒店门口遭枪击 身中百余钢珠身亡
  • 安徽煤老板遭不明身分男子枪杀
  • 安徽一煤老板遭枪击身亡 警方正在调查
  • 陕西府谷县书记召集煤老板捐款12.8亿元(图)
  • 从悍马到自杀--煤老板挺“年关”(图)
  • 煤老板娶儿媳 煤炭管理局办公室发通知(图)
  • 近八成网友认为暴富煤老板应当捐资济贫(图)
  • 山西吕梁发红头文件 劝煤老板们捐资助济公益事业
  • 煤老板风光不在:全国推进煤企重组推出资源税改
  • 河南煤改风声越来越紧 煤老板或步山西后尘
  • 河南煤老板女儿被网友绑架 衔钥匙割断绳索逃生
  • 山西煤老板新生活:多数守着资产焦虑张望(图)
  • 山西煤老板转行豪赌金矿 圈地买矿再加价卖给下家
  • 温州煤老板命运:再逼下去,我们要跳楼了 (图)
  • 七成浙商倾家荡产 温州煤老板万人签名被平息
  • 浙商倾家荡产 温州煤老板万人签名被平息
  • 山西煤老板“抱团”再闯北京楼市专看豪宅
  • 山西强势整合煤矿 温州煤老板无奈黯然退出(图)
  • 重庆煤老板被打断腿 疑遭黑恶团伙暴力抢矿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