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维权者谈高智晟:沉重的身影,残酷的专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2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高智晟的手机8日至今停机——
    被警方绑架失踪四百多天的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3月28日首次与外界通电话,4月7日他在北京与美联社记者谈话时,表示计划以放弃批评政府的做法,换取与家人团聚的可能。这次谈话后不久高智晟使用了仅仅十天的这个手机停机。直到本报道发稿时,仍然停机。
     我发稿前再次拨打这个电话号码——
    (录音)女接线员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高智晟与高案简介——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同年3月到达美国,后来获得美国政治庇护。
    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后,有关他的情况,来自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警方和其它方面的说法种种不同。到今年3月27日,外界一直得不到他的确切消息。3月28日,网上突然公布了高智晟律师的电话号码。4月8日以后这个电话停机。
    
    ——李和平律师近日到高智晟北京家中三次探望他并交谈——
    但是,近日有朋友到高智晟律师北京家中探访他,能够和他见面交谈。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的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先生4月9日说,7日以来他已经去高智晟家看望他三次。
     李和平:“昨天看过他。我到他家去了三次。”
    
    主持人:“情况怎么样?能讲讲您的感觉吗?”
    李和平:“精神状态还好,但是主要感觉他是承受过很多痛苦。”
    
    主持人:“你们第一次见面都谈些什么,能对外讲的?”
    李和平:“他有很多事情不想接受媒体采访,有些事情也不想公开,我也比较理解。他现在的自由是有限度的自由。”
    
    主持人:“您去的时候,他家门口有没有把守,您很方便就能进到他家里吗?”
    李和平:“现在可以是方便的。”
    
    主持人:“据您所知,还有别的朋友去过他家吗?”
    李和平:“李方平、杨子立去过。”
    
    主持人:“您去三次,是7、8、9日三天吗?”
    李和平:“不是,昨天去了两次,因为我给他送东西。考虑到他一个人在家,比较孤独,和他聊聊天,陪陪他,就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您第一次去是7日什么时候?”
    李和平:“下午。”
    
    主持人:“高律师是什么时候回到北京家里的?”
    李和平:“大前天(6日)。”
    
    ——李和平律师:感觉高智晟的脸因承受严重痛苦变形——
    主持人:“您进去最初见他时是什么状况?”
    李和平:“他状态还好,主要是感觉他的表情。。。确确实实因为痛苦脸都变形了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您说的‘痛苦’是因为以前受的痛苦,还是见您的时候他心情痛苦?”
    李和平:“就是以前承受的痛苦,感觉他脸变形了,有很严重的痛苦。我心里很伤感,非常非常难受。我们是老朋友了,他本来是很潇洒的一个人,但是看脸那个样子,明显感觉到他的痛苦,我心里肯定也痛苦。”
    
    ——李和平律师:从高智晟面部印记看创痛很深,理解他考虑家人处境的选择——
    主持人:“其它方面以及你们的交谈,您见到他最关心的、所提的问题,还有什么可以对外讲的?”
    李和平:“大家肯定最重要是关心他的身体。看到他身体、精神状态还好,也算有一些欣慰。另外他还咳嗽。他说,他妻子和女儿、家人痛苦都很大。我们都知道他女儿甚至精神上都出了问题。他的哥哥还有他岳父几乎精神崩溃,压力是很大很大的。他自己的痛苦也是相当相当大。
    另外我感觉他现在很平和,也没对谁仇恨,心态好。我觉得他内心还是很有良知的,以前对社会的关注,还是很关注的,但就是因为考虑到自己家人目前的处境,希望平静一点。我觉得这也正常。”
    
    主持人:“他的身体到底受伤到什么程度?你们有没有谈及?”
    李和平:“我不是医生,没法讲,但我就是从表象,面部留下的印记,能明显感觉到他精神肉体的痛苦是巨大的,创痛很深。”
    
    主持人:“您看他家的情况…”
    李和平:“他家里边很厚的灰。”
    
    主持人:“到今天为止,他那地方都是没人看守,随便可以进吗?”
    李和平:“我不知道。但我去的时候是没人在门口拦。”
    
    主持人:“您进去后,也就只有他自己,没别人同时在吗?”
    李和平:“有时候也碰到其他人,有的人我认识,有的不认识。”
    
    ——李和平律师:高智晟为中国法治人权进步作出很大贡献,也承受了很多——
    主持人:“您和高智晟接触后,您的印象、对他目前状况等等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吗?”
    李和平:“我觉得高律师从一个公民的角度讲,他已经对中国法治人权的进步作出了很大贡献,也承受了很多。他现在想休息一下,平静一段时间,我很理解他,我觉得也正常。我如果有时间能多陪陪他,尽尽朋友的努力吧。”
    
    主持人:“只要可能,您还会尝试再去?”
    李和平:“对,对。”
    
    ——江天勇律师:高智晟那是个临时电话,突然给他的,现在卡已经废了——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的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先生前几天出差,现在刚回到北京。
    江天勇:“我没见(高智晟),因为出差了,昨天晚上回来的。”
    
    出差前给高智晟律师打过电话的江天勇律师说:“他的电话可能不能用了。他那就是个临时的电话,据他说就是(当局)非常突然买了个电话给他,让他可以和外面联系的。(现在)那个电话的那个卡已经废了。”
    
    ——江天勇律师:维权,眼下高智晟实际无法去做,理解他渴望跟家人团聚——
    主持人:“您听到关于高律师的情况和他表示计划以放弃批评政府的做法来换取与家人团聚的可能,您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江天勇:“跟家人团聚,绝对是他渴望的,但是现在让他放弃维权,我相信对他来说是个非常痛苦的选择。但我觉得很多东西是需要时间的,我们现在无法就眼下所听到看到的一切去下结论。而维权,眼下他自己实际上无法去做,承受的代价太大。”
    
    ——江天勇律师:看到高智晟近日照片,有什么理由要求他承担这么多——
    江天勇律师表示:“我非常理解他,也希望他首先能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而且,我们有什么理由要一个人承担这么多呢?这也就是高智晟,否则的话,我觉得很难有人能够承受得了。
    大家都看到了那张照片吧(美联社4月7日见高智晟拍摄),可以想像一下,这种是‘死了’多少道…想想,我们不急于一时吧,不要急于眼下,不要急于一时,我相信将来会有机会去下结论,现在没法做出一个结论。
    我只是说,他渴望与家人团聚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范亚峰博士:高智晟律师事件本身是政权残酷性问题——
    因参与维权和带领基督教家庭教会而“下岗”的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一直关注着高智晟律师。
    范亚峰先生认为:“高智晟律师这个事件本身是个残酷性问题。我将近十年前看到杨小凯先生一篇文章《中国政治思想录》里有一段话说,中国共产党政权可能是一个长命的政权,因为它的及其残酷的特征。所以说,高智晟的这个事件,是个‘残酷性’所希望达到摧毁一个人维权意志的效果,在他们看来是一个‘典范’。当然我们对高律师是高度的尊重。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自己经历了很深的属灵争战。2008年,我们的团队有篇文章,我起的题目是《酷刑吓不倒维权公民》,所写的就是针对高智晟所受到的酷刑。
    
    ——范亚峰博士:破解“残酷性”是中国走向政治变革的前提——
    范亚峰博士认为:“应该说,今天来看,‘残酷性’问题实际上是中国民主化转型特别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具有非常深厚的历史感的话,高智晟的悲剧是一个王朝周期的缩影。是这个王朝、这个暴力革命起家,以阶级斗争,以残酷斗争贯穿1949年以后的几十年,目前处于政治变革即将来临前夕这样一个全局的缩影在一个人生命当中凝聚。
    郭飞雄先生体现了百折不挠的维权意志,直到现在为止,各样酷刑没有把郭飞雄先生屈服。
    就此而言,破解‘残酷性’,现在中国公民告别心灵深处对于暴力、对于残酷性的恐惧,是中国走向政治变革的必要前提。”
    
    ——范亚峰博士:沉重的身影,巨大的苦难,对郭飞雄、高智晟表示崇高敬意——
    范亚峰博士说:“ 所以,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杨小凯先生当年在他没有信主以前的猜想肯定是错误的。就是说,残酷性不会成为阻碍中国使之无法走向政治变革的一个条件。也就是说,简单用一句话来讲,酷刑吓不倒维权公民。
    我们看到不计其数的中国公民和维权律师、维权人士、基督徒。。。前赴后继地参与到维护公民基本权利、捍卫宗教自由和各样自由的大潮当中去。也正在这一点上,高智晟律师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是他沉重的身影和整个家族巨大的苦难,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政治变革的巨大代价,也让我们看到一个普通人,一个家庭以一己之躯,为中国人的灵魂担负了何等沉重的重负。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无论是郭飞雄还是高智晟,我们都应该表示崇高的敬意。”
    
    ——傅希秋牧师:高智晟咳嗽已四十天,对家人因他付出沉重代价于心不忍——
    一直关心救助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也接受了我的采访。
    傅希秋牧师说:“我这个礼拜一跟他通了电话,主要内容是我问候他身体怎样,下一步有什么打算。他说他刚刚回到北京,一年多以来第一次回到北京的家,所以他心情有些伤感。他也说刚刚跟他女儿通了电话,女儿非常想念他。心情还是满激动的。
    他也说,身体呢,一直在咳嗽,四十多天了。他就是觉得他的家人为他过去所作的付上了很沉重的代价,他实在是心里很不忍。因为他自己过去的行动,带给他们家人很大的伤害,所以他想沉静一段时间。”
    
    ——傅希秋牧师:高智晟和家人付出很大代价,理解他现在做出决定的处境——
    傅希秋牧师说:“后来我读到了美联社对他的那次专访,以及后来这几天各界的一些反应。
    我对他以主内基督徒弟兄的角度来讲的,在电话中我很清楚地表达说,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会无条件地去爱他、保护他,并且切实地去帮助他和他的家人。他们也已经在过去的几年付上了很大的代价,和过去的四百多天甚至承受了许多难以想象到的压力和痛苦,所以我非常理解他作出这个决定的处境。
     在电话里我们也谈到他来美国跟家人团聚的问题,他当然是非常希望见到他的亲人。但是他说,还没有提出申请。”
    
    ——傅希秋牧师:高智晟对中国维权贡献巨大,我们愿为促成他家团聚努力——
    傅希秋牧师认为:“我站在高智晟律师对中国的维权运动做出了巨大贡献的这样的角度来讲,我认为高智晟律师已经完成了一个阶段性的使命,起到了先锋带头的作用。我也不认为他需要为此作出什么道歉。我想,从一个基本的人性的角度,尤其是对他的家人。。。我作为基督徒,更应该说,如果不治理好自己的家,怎能治理好上帝的教会、上帝的家呢?所以我们很能够理解、支持他的这个决定,也希望他能够早日在美国跟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团聚。
    我们也会为此做出努力,希望促成这样的团聚。”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 为何高智晟以悲剧收场
  • 黄翔:向世人公开的“阳谋”-“和谐社会”与高智晟现象
  • 高智晟的命运与希特勒的“夜雾计划”/王焱
  • 我的心碎了——高智晟/侯文卓
  • 高智晟——我的先生、孩子的父亲你在哪里?/耿和
  • 贪官贾治邦18大料升常委,高智晟可能遭灭口/刘信
  • 评高智晟遭迫害:看中共“温柔”的一面/苏云雄
  • 高智晟家属出国是中美外交交换的结果
  • 草蝦:师父,高智晟耿和,王耀庆,特务
  • 林泉:抗议高智晟被私堂刑虐
  • 刘蔚:高智晟谈他受非人酷刑的公开信(附全文)让我难以平静(下)—唤醒国人之224
  • 方影竹:“十二道菜”不单是给高智晟的
  • 刘蔚:高智晟谈他受非人酷刑的公开信(附全文)让我难以平静(上)/唤醒国人之223
  • 献给危难中的高智晟律师和家人的诗/上海许正清(图)
  • 上海人民声援高智晟胡佳获2008年诺贝尔和平奖联署签名信/上海维权
  • 疑惑:为什么国际社会对高智晟关注不够?
  • 胡佳与高智晟:中共对中国人的一次心理战
  • 张鹤慈:高智晟是因为妻子儿女而屈服的?
  • 周莉 赵连海 胡佳 高智晟和五星红旗(图)
  • 高智晟在北京和美联社记者的访谈(图)
  • 高智晟放弃言论不影响维权运动发展
  • 高智晟:为了家人放弃维权(图)
  • 傅希秋证实高智晟声音真实
  • 被失踪一年后高智晟称他人在五台山
  • 高智晟律师身体良好,行动自由?
  • 高智晟露面已被证实
  • RFA张敏:耿和与国际社会同寻高智晟
  • 高智晟家属回避电话
  • 杨洁篪记者会称高智晟未受折磨
  • 高智晟下落仍是谜团
  • 高智晟律师春节期间在北京与亲属团聚?
  • 人权组织:长期失踪的高智晟在新疆
  • 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回应中国政府的声明
  • 高智晟律师妻子回应中国政府的声明
  • 耿和回应关于高智晟消息的种种传闻(多图)(图)
  • 高智晟人在新疆!?
  • 中国驻美使馆告诉中美对话基金会:高智晟律师在乌鲁木齐
  • 高智晟妻子致美國國會議員公開信
  • 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女士及子女已离开中国
  • 阿衍:再看我友高智晟的一丝不挂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高智晟:干部子弟打死人五年分文不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