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洗脸死"看谨防舆论对公权的“审丑疲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2日 转载)
     湖北省公安厅4月10日透露,针对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行政拘留所7日发生的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湖北省公安厅和荆州市公安局已派出专班前往当地调查。据了解,3月27日,公安县麻豪口镇黄岭村村民薛宏福因盗窃杨家厂镇某超市自行车被公安县公安局给予治安拘留十五日,并处1000元罚款的治安处罚,于当日关押在公安县行政拘留所13号拘室。4月7日,薛宏福被发现在拘室洗衣池中死亡。
      尽管有一些网民和媒体对于这起“洗脸死”事件表示了关注,而湖北的有关机关也在舆论的关注下启动了专门调查,但实事求是地讲,比起“躲猫猫”“做梦死”“喝水死”等事件来说,网民和媒体的关注度大大地下降,媒体的相关评论也大大地减少,公众似乎对这种在看守所等羁押场所“非正常死亡”已经形成了一种“审丑疲劳”。
       并非公众已经丧失了同情心,问题在于,相同的悲剧接而连三的不断上演,在“洗脸死”之前有“躲猫猫”、“做梦死”、“喝水死”等在羁押场所的“非正常死亡”,而羁押场所方面先前给了的理由一惯的荒唐不堪,超出公众可以容忍的常识错误,把公众当作白痴来戏弄。并且,最终的调查结果无一例外揭示了是公权的滥用,或是故意的滥用权力,或是玩忽职守、疏于监管。相同或者相近的事件重复地发生,这如何不能催生公众对于看守所等羁押场所“非正常死亡”形成了“审丑疲劳”呢? (博讯 boxun.com)

      公众形成“审丑疲劳”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无论公众对于这些离奇事件一再地谴责,无论如何呼吁进行制度变革,但实际上,这些呼吁都是空谷回声,化作无声无息。在“躲猫猫”事件后,有关方面也进行了声势浩大的加强对看守所等场所的监管力度,但是,具有实际意义的,看守所从公安机关分离,侦查与羁押分家的制度改革迟迟没有提上议事日程。结果,“躲猫猫”之后相继“做梦死”、“喝水死”等事件。在“喝水死”事件发生后,公安部再次提出加大对看守所等羁押场所的监管力度,进行执法大检查,但不幸的是,公安部声音刚落,“洗脸死”事件给这个行动增添了一个反面的典型。公众不仅需要加大执法力度,也希望从这些事件中汲取教训,催生制度变革,但是相关部门仅仅是在事件发生后,以运动式执法应付了之。这说明,公众的每次关注,舆论的每次呼吁,充其量挺多是解决一个个案问题,而无法催生制度变革,相同的问题仍然会层出不穷,“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这又如何不让公众产生“审丑疲劳”呢?
      公众对于公权滥用的“审丑疲劳”,对于我们这个社会并非是个福音。尽管“洗脸死”没有超出“躲猫猫”的荒诞与滑稽,对于公众不具有新闻上的吸引力,但是,每一个案件的当事人却是实实在在地承受了不幸和痛苦,他们需要舆论和媒体和关注他们的痛苦和解决他们被滥用公权侵犯的问题。如果公众对产生 “审丑疲劳”,那么,他们将向谁地倾诉这种无奈与痛苦呢?
      公众对于公权滥用的“审丑疲劳”,也许对于某些官员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审丑疲劳”,公众也许不会对那些离奇的事件,荒诞的理由追击得那些紧迫。但是,对于公权力机关却绝非幸事。因为,一方面,公权力机关因为这些事件承受公信力不断下降的危险,公众的“审丑疲劳”会变成他们对于公权能自我纠偏的能力与信心的怀疑,进而不再相信公权力机关;另一方面,公众的“审丑疲劳”,制度无法引发变革的焦虑,进而让理性的声音逐步失却市场,社会上“仇官”情绪更加弥漫,暴戾气息将主导我们这个社会,最终将我们的社会撕裂。
      如何消弥公众对于公权滥用的“审丑疲劳”,不断这种“审丑疲劳”演变为社会的暴戾气息,是公权力机关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