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格丘山: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1日 转载)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博讯 boxun.com)



卜罗丝梨先生说“牙签插入了生殖器──高智晟好像苍老了20 年一样”,
天天向上先生问他是否亲眼看到,向他要证据。
原心先生反过来说“你能否认没有这个可能性吗?拿出没有可能的证据来啊!”
老格先生就趁机捣乱“您能否让你的生殖器没被牙签戳吗?请拿出证据来啊?”

在中国要将这个问题认真彻底弄清楚,恐怕还要二个世纪。(^o^)

站在支持高智晟的生殖器被戳过的立场上,理由如下:
1。 中国所有的刑法都是关起门来打狗,没有人可能看到;
2。 就算有人看到,这个人也不敢讲,因为讲了,他的生殖器也可能要被牙签戳几下;
3。 就算这个人不怕戳,非要讲,中国有个中宣部,专门过滤消息,只让说共产党好的消息,唯一不让过滤的谷哥又被赶走了,所以这个人也讲不出去;
4。那么唯一能将这件事情弄清楚的可能就是高智晟本人了,可是就算高智晟的生殖器被戳过,他现在要过平静生活,害怕再被戳,十有八九会说没有被戳过;

结论,即便高智晟的生殖器被戳过,也很难弄清楚, 更无法拿出证据来了。

站在反对高智晟的生殖器被戳过的立场上,理由如下:
1。 中国民族现在已经到了不骗人不能做大事的水平,只要达到反对共产党的目的,什么都可以说的;
2。 中国人现在有了各种组织和团体,只要这个组织说这么回事,下面人不管看到没有看到,都会说有:
3。 中国人现在断定是非,大部分根据亲疏关系,利益得失,至于事情是真是假并不重要;

结论,即便高智晟的生殖器没有被戳过,说戳过的人还是说戳过了。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让我们从法律的角度分析一下。
如果按照我在中国时的中国法律:那时候如果有人告你是反革命,你没有办法证明你不是反革命,你就是反革命。所以以此逻辑,高智晟的生殖器是被戳过了,除非共产党能够证明高智晟的生殖器没有被戳过。

如果按照我现在所在地美国的法律:你要是不能证明高智晟的生殖器被戳过,那么就是没有被戳过。所以以美国的法律来看,对中国共产党有利,十有八九会判没有被戳过。

从法律来说,看来也是莫衷一是的。

那么这件事就永远弄不清楚了吗?也不是。

像张志新被割喉咙割舌头的事情,不是现在也清楚了吗? 也就是说有一种可能,事情能够弄清楚。譬如说戳生殖器的事情是江主席的手下做的,胡主席与江主席变成势不两立了,胡要发动新的文化革命打倒江主席,语重心长的要老百姓关心国家大事,这时候江主席做的坏事都肯定被抖出来了,高智晟的生殖器有没有被戳过的真相也就顺其自然昭白天下了。

当然这种可能微乎其微,现在共产党学聪明了,打死他们也不会再搞文化革命了,那样他们觉得自己太得不偿失了。现在就是胡主席与江主席两个人快要动刀子决斗了,中宣部还会告诉我们,他们团结得快成亲家了。

那么以个人之见,怎样才能搞清这个问题呢?

说到底,这个事情还是对共产党不利,一个政党如果搞了一个中宣部, cctv和人民日报成天在那里说谎,就是说真话人家也弄不清楚了。当一个政党活到了每说一句话,人家心里都要问问真假,实在是有点不妙,太累了。要真正取信于民就应该将中宣部, cctv 和人民日报关掉,将谷哥请回来,对老百姓说,今后大家都将脑袋长到自己头上,自己去判断是非吧,俺共产党不管了。

从另外一面说,中国的民风也有待变化,事情的真假并不是由对我哪个有利,或者我在哪个派系决定的。这个世界还是有良心和曲直的,虽然近百年来,它们离中国远了一些。

不过,要真正达到那个时期,保守的估计还要两百年。(^o^)


(博讯记者:格丘山) (Modified on 2010/4/11) (Modified on 2010/4/11) (Modified on 2010/4/1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难忘的一九七九━时代弄潮儿陆福成(图)
  • 格丘山:在暴风雨的夜里 结束篇---从农场回家 (图)
  • 格丘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首篇“离开北京”" (图)
  • 格丘山 : 独立自由知识分子的基本思想和立场
  • 格丘山:牛乐吼回来了,我一直装看不到
  • 格丘山:愚蠢不堪的辩论和积阴德的辩论
  • 格丘山 :螃蟹倾巢全出动 一齐咬住刘晓波
  • 格丘山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评刘晓波被判重刑(图)
  • 格丘山: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三)
  • 格丘山: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二)
  • 格丘山: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一)
  • 格丘山: 纪念赵紫阳离世五周年(图)
  • 格丘山:"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 格丘山:当那个忧郁深沉的旋律远远响起的时候(图)
  • 格丘山 "与贝博一起欣赏高行健的性描写"(图)
  • 格丘山 :女儿的日本房子(图)
  • 格丘山: 长城, 柏林墙, 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图)
  • 格丘山: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图)
  • 格丘山 :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图)
  • 格丘山: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图)
  • 格丘山:重要的不是杨佳母亲露面和她是不是精神病!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格丘山:为党请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