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县委书记进京抓记者案的再思考/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6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博讯 boxun.com)

    2008年1月初,“辽宁省西丰县委书记进京抓记者”一事曾成为公共舆论的焦点,如同现在人们热议李鸿忠抢话筒,大声训斥女记者一样,可惜中共官员的霸道作风和蛮横举动层出不穷,使我们目不暇接,不得不以淡忘而使心灵稍许安慰,但近日国内媒体的一条新闻说,当时被羁押的该事件中关键人物之一、西丰女商人赵俊萍,服满3年有期徒刑后,已于3月20日刑满释放。这使我本已平静的心灵再起波澜,并引发新的深层次的思考。
    
    该报道披露,赵俊萍说,她刑满获释后,已从服刑的辽宁沈阳女子监狱直接赶到了北京,一是会见自己的律师周泽,要求他帮助自己继续向有关部门申诉;二是向曾帮助过自己的一些记者、网友“请罪”和“道歉”。
    
    可见这场两年前的风波并没有平息,就像每一起发生在阳光下的冤假错案一样,受害者的服刑终点,便是进京上访的起点,既使是被判死或折磨至死的人的家属,也会持续不断地提出上告。一茬又一茬的中共地方各级官员,不得不穷于奔命在冤民的愤恨和上访的压力之中,而赵俊萍只不过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个而已。
    
    2007年3月21日,西丰县女商人赵俊萍携带自己搜集的举报材料,赶到北京中纪委等部门上访,控告县委书记张志国以权谋私,滥用职权,这至少表明她对共产党的基层政府领导人不满,但对她的上级还是充满希望的,然而,就是在中记委的眼皮底下,她被西丰县警方抓走了。而后,2007年12月28日,张志国操控下的西丰县法院以偷税、诽谤两项罪名,判处赵俊萍有期徒刑3年半。其中,偷税罪的量刑为2年半,诽谤罪的量刑为1年半,最终决定执行3年半有期徒刑。 赵俊萍称,从2007年3月21日被羁押算起,到今年3月20日刑满获释,她整整度过3年的铁窗生涯。“她少服的那半年刑,(是因为)我在监狱内表现较好,获得了6个月的减刑。”这又表明,既便是受了如此之大的冤屈,她也不和狱方作对,这进一步说明,中国百姓的善良,顺从,和忍耐,达到怎样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我认为,赵俊萍活着出来,不疯不傻,能够理智地面对生活的艰难和官员的恶行,其最大的意义是,通过事件真相的揭露,而让人们看清一党执政的弊端,官员的枉法追诉和未来中国民主化的必然前景。她说, 2008年1月1日,赵俊萍偷税、诽谤案一审宣判4天后,《法制日报》旗下的《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披露了此案。1月4日,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派出公安人员奔赴位于北京的《法人》杂志社,要求拘传朱文娜。幸亏媒体及时报出此消息后,海内外舆情大哗。正当案情朝着赵俊萍一方有利倾斜时,赵俊萍突然在监所内提出了撤诉,一审判决随即生效。其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当时人们感到扑朔迷离,百思不解,官方操控的媒体又窒息了真实信息的流通,使此案虎头蛇尾,莫衷一是,现在人们才找到了答案。
    
    赵俊萍透露,原来一审判决后,她是要上诉到底的,但在被西丰县看守所羁押的过程中,有关人员对其威逼利诱,其被迫放弃了上诉权利。这一情节颇似后来发生在重庆的李庄案,看来恂私枉法的坏人,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徒弟,他们都是采取诱骗和恐吓的卑劣手法,使阴谋最终得逞。
    
    赵俊萍表示,她现在的申诉理由主要有两点。一是,一审判决认定的偷税罪,实际上是其试营业期间、正在登记取得发票期间发生的临时性事件。当地的民企都是如此;二是,诽谤罪应当是自诉案件,应由“被诽谤”的县委书记张志国本人起诉,但已经生效的判决,并没按照自诉程序来审理,甚至没有直书被害人的姓名,也没有所谓的“被诽谤”的受害者证词,故这个判决根本就不能成立。赵俊萍还说,在服刑的三年期间,她被强制拆迁的加油站,还没有获得任何赔偿。
    
    原来事情的真相如此简单,张书记无视国家的法律,不仅动用公权力,打击报复上访和控告自已的民众,而且,还要蛮横地进京抓捕司法部下属刊物的媒体记者,只因他的官职太小,海内外舆论压力太大,记者才免于牢狱之灾。否则,朱文娜既使和赵俊萍一样刑满获释,也将永远地失去新闻记者的工作!较之赵俊萍,她是多么幸运啊,但她必须知道自已的使命并未完结,她应当继续为赵俊萍大声呼吁!
    
    是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啊,中国一个七品芝麻官就能办成如此惊天动地的冤案,以至他的故事写进了中国新闻发展史。过去,连汉朝皇帝汉文帝都强烈遣责官员的枉法追诉,一再强调“慎用刑”,对错判案件的受害者说:“眹甚怜之”,但如今,在号称“三个代表”的中共官员眼里,恂私枉法,大行其道,等同儿戏。假如不是一党独大,不是权力没有制约,没有监督,没有制衡,怎么能够产生如此之多,如此之严重的咄咄怪事呢?!
    
    那么,当赵俊萍开始新一轮的上访,并向媒体澄清真相,还要为生活而奔波的时候,对其进行了诬陷迫害的书记张志国在做什么呢?
    
    这篇报道说,记者近日获悉,因“进京抓记者”一事而“引咎辞职”的辽宁西丰前县委书记张志国,目前依然赋闲在家休养。2008年2月5日,他被认定为在该事件中负有“直接领导责任”,被上级主管部门“责令引咎辞职”。当年11月20日,铁岭电视台披露,张志国将出任沈(阳)铁(岭)城际轨道交通工程办公室副总指挥。造成舆论再次大哗,又是迫于压力,11月24日,中共铁岭市委在网站上公告称,这一委派仅属铁岭市个别领导的个人动议,市委并未作出任何决定。但不论如何,赵俊萍的遭遇,并不使张书记感到羞愧,他虽然丢了官职,但衣食无忧,过得比赵俊萍优越百倍!
    
    我想,中国目前的司法制度是如此地荒唐,它能使拥护共产党的好人,变成他们的仇敌,使良民变成刑余之人,而恂私枉法的官员,不但得不到制裁,有的还步步官职高升,只是迫于公民社会的舆论压力,张书记才不得不赋闲在家,安度晚年,连他自已也没有任何良心发现,表示一丝愧疚的迹象。
    
    那么,为什么像张书记这样的小官,敢于如此蛮横呢?原来,中国的各级官员都是上行下效的,北京中南海的高官,动辄把批评他们的记者抓去坐牢,借口和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辽宁省长薄熙来可以一声令下,监禁记者,拘押律师,张志国在西丰县也是一样,他自认为就是那个地方手眼遮天的“土皇帝”,和江泽民,薄熙来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唯一的不同是,江泽民操控北京的法院,薄熙来掌握辽宁的法院,张志国左右的是西丰县的法院,中国所有的司法系统,都可能被品行不正的贪官所利用,而更为可悲的是,他们恂私枉法之后,没有任何人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的这一判断,不幸被上述报道所证实。出狱伊始的赵俊萍说:西丰县不大,张志国我以前就认识。他要求手下的局长五分钟报到,没人敢六分钟后赶来。他工作上确有魄力,但也很霸道。比如他想建个大市场,就不听反对意见。我是个商人,也希望西丰经济发展,但问题是,在这个交通不发达的地方,建那么大一个市场有谁去呢?他强迫我们建那么大一个加油站,第一次它值300多万,第二次它就只值22万?为什么不能反对他呢?。。。。。。这段话已清晰地勾画出了张书记这个“七品芝麻官”的丑恶嘴脸,他狂妄自大,其实没什么本事,正是缺失监督的政治体制,造就了他这样的说一不二的“土皇上”,以至他利令智昏,竟敢跑到比他官职更大的“太上皇”的地盘去抓记者,并引得众人愤愤不平,议论纷纷,他终于被上级官员抛弃了!至此,他还霸道什么?
    
    正因为他悟出了这一点,自已既是一党执政的制度的受益者,也是它的受害者,张志国才对记者说,他已经习惯了保持沉默,不想再说此事,尽管记者穷追不舍,一再启发他忏悔,但他不愿意发表任何回应。只是说:“我已经习惯了沉默!”这说明,为保住“革命晚节“,他已没有了言论自由,也死去了人的良知,如同行尸走肉!
    
    这个令人悲哀的故事充分说明:专治制度是一个可怕的恶魔,它在官员得志的时候,可以呼风唤雨,轻松地吃掉它人,只因为那时,别人是无助的弱者,而一旦情况发生变化,这个官员嘴上的血迹未干,他就有可能变成弱者,无情地被它人吃掉。在我看来,进京抓记者,把赵俊萍投入监狱的张志国,与死在狱中的原哈尔滨市副市长朱胜文比较,颇为类似,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肉身还在苟延残喘,但精神和灵魂已经死了,死在一片沉默之中。我相信,总有一天,中国一党执政的专治制度也会死亡,死在它残害过的无数个冤屈的赵俊萍面前!
    
    2010年3月31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4月2日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有偿新闻”与“有偿不闻”如何休矣?/姜维平
  •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姜维平
  •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姜维平
  •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姜维平
  •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张云/姜维平
  •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姜维平
  •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姜维平
  •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姜维平
  •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姜维平
  •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姜维平
  • 姜维平反薄熙来反的是什么/右志并
  •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姜维平
  •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姜维平
  • 薄熙来与真武神牛/姜维平
  • 由王娅想起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姜维平
  •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姜维平
  •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姜维平
  • 薄熙来把党和政府卖了?/姜维平
  • 薄熙来为何要当中国泳协名誉主席?/姜维平
  • 薄熙来和张春江是一根草上的蚂蚱吗/姜维平
  • 王珉重拳出击,薄熙来危在旦夕/姜维平
  • “割喉”触目惊心 中国记者何去何从?/姜维平
  • 《薄熙来其人》/姜维平
  • 薄熙来与谷开来的昂道律师事务所/姜维平
  • 刘峰岩下重庆,薄熙来被调查/姜维平
  • 薄熙来攀比习近平/姜维平
  • 江泽民大连之行丑闻追记/姜维平
  • 薄熙来的性丑闻/姜维平
  • 温家宝赴吉林救急 省长韩长赋将被免职/姜维平
  • 李克强离开重庆,薄熙来坐在火山口上/姜维平
  • 陈正高被查传言不确,但辽宁官场不稳属实/姜维平
  • 薄熙来当政十大怪:嫖客当上了公安局长/姜维平
  • 姜维平有关自己中国记者生涯的新文章
  • 姜维平:六四使中国社会矛盾走向暴力化
  • 还记得肖斌吗?89年对着外国记者谈死亡人数的那个/姜维平
  • 姜维平谈中央电视台新台长焦利:四平八稳
  • 中国进入撕裂状态 中南海政局充满变数/姜维平
  • 薄熙来与政敌三场内斗/姜维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