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酒奠先祖独缺我--清明遥祭九泉下的父亲唐生禄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4日 来稿)
    
    
     时节清明纷纷雨,行人路上魂断欲;故园再别又五载,先人坟上独缺我...... (博讯 boxun.com)

    
     家父唐生禄55岁死于非命,沉冤久矣。祖坟园中,都说父亲的坟头一直在长,长了老高--屈指一算,父亲唐生禄含冤去世31年,一年一度清明节,每年清明须扫墓,而我久困沪上,其间除了极少的几次,都是家族同胞兄弟、堂兄堂弟及侄辈们数十众,互相传话、定时集合,到祖坟园上共同给列祖列宗先人坟上培土,然后跪下来,摆上献盘、奠了薄酒、点着纸钱,感恩戴德、寄托哀思......
    
     春暖花开,清明又至,从东海边上回望西部干旱白岭子,空悲切八千里路云和月,难得抽身回去替先人上坟,只能从心里感谢祖上的恩德!特别是,要告慰父亲的英灵,为了早日沉冤尽雪,我已跟省市区有关方面沟通,并专门致函致电安定区新任书记位志荣和区长郭维团,两位区领导在百忙中分别认真听取了我们全体遗属的意见,均表示责陈有关部门尽快调查,查清问题、落实政策,洗雪沉冤、匡扶正义。值此清明前日,特别公开去年提交有关方面的“申请报告”(注:原文有几处瑕疵,已改正),且让我耐心等待父亲沉冤尽雪的这天早日到来。 唐士军 2010年清明前日
    
    
    
    关于为我父唐生禄落实政策的申请报告
    发件人:
    唐士军;
    时 间:
    2009年12月14日 23:58 (星期一)
    收件人:
    [email protected];
    
    
    
     关于为解放前起义人员、军复干部、一等功臣唐生禄
     恢复名誉落实政策的申请报告
    
    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统战部、组织部、人事局、民政局:
     我父唐生禄,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符家川镇金星村上湾队人,出生于1924年8月8日。襁褓中,父亲被爷爷奶奶从西巩驿唐家湾逃难抱来。父亲幼时曾读六年私塾,后考入伪宪兵学校,半年后辍学在家,奶奶即让他给白岭子大户张家牧马。1936年“会宁会师”,红四军某部11师36团长征经过符家川地界,十二三岁的他,即从大人们那里听说“红军长征”的事。稍后,以做羊皮生意为掩护,在兰州、榆中、临夏一带活动的地下工作者肖焕章(老辈人叫尕章),与我父相识,两个人多有交往。我父遂从尕章那里知道了更多陕北延安、红军长征、贫苦人闹革命求解放的信息。
     民国三十二年(即1943年)初,由王仲甲、肖焕章等人领导的震惊中外的“甘南农牧民起义”爆发,甘肃中南部20余县形成规模空前的农牧民大起义,民间有“民国三十二年跑(当)土匪”之说,人数最多时达十万之众。当时,香泉、黑山、符家川等地农牧民纷纷响应,19岁的我父唐生禄跟随尕章、王仲甲他们而去,为了追求光明与幸福,舍生忘死,一路征战,足迹遍布甘肃中南部一座座山梁、一弯弯沟壑。半年后,起义遭遇国民党重兵镇压,岷县大草滩一役后失败。随后起义残部躲开自卫队清乡围剿,展开了一系列地下武装斗争中,其中一次地下行动中父亲唐生禄夺得两大、一小三杆枪支,撤回到白岭子(金星村一带早年叫“白岭子”,名源待考),准备寻机北上延安找红军去。回到白岭子,我父唐生禄将从两条大枪秘密藏好(关于枪藏何处,早年有几种传说,乡亲老人们多有鉴证,富有传奇色彩)。郝占彪率自卫队清乡围剿不止,父亲唐生禄东躲西藏,据说在白岭子(当初白岭子属榆中管)毛刺洼的一处山洞隐蔽数月之久。再说甘南农牧民起义失败后,各县自卫队接上峰指令轮番搜捕起义人员,榆中县自卫队中队长郝占彪等率部四处搜捕我父,几次扑空;自卫队无计可施,数次追来要爷爷奶奶交出我父以及几把枪支,未果,遂一把火烧了爷爷奶奶家中几间土房子。爷爷奶奶被逼无奈,逃到临洮西乡避难。后来,父亲唐生禄和几个起义人员取得单线联系,伺机逃离白岭子,准备北上找红军而去…….自卫队、保安团闻讯一路追剿,据说几个战友均牺牲,头被保安队残酷地割下拿去邀功请赏,挂在内官营城门示众数日……枪林弹雨中,父亲持短枪侥幸突围出来,免于一死。但随后不久,一身长衫乔装大学生、准备北上延安的我父,在定西县城以东王公桥桥头,被哨卡上哨兵拦住搜身,短兵相接父亲即从衣下拔枪火拼--因为随身携带的短枪,此时已无一弹可发,遂束手就擒。随即被作为死囚犯打入国民党定西监监狱,幸得有人搭救,被囚数年保得一命,直到1949年8月定西解放获大赦。
    定西解放后,进步力量国民党119军蒋云台部扩编招兵,我父唐生禄与七叔唐生正即被同时招录,编入119军244师138团迫击炮连,我父担任排长职务,当年12月9日在武都随部起义。38年后,即1987年12月3日,经时任甘肃省政协副主席蒋云台确认证明,甘肃省委统战部交由定西县委统战部办理,定西县政府为我父颁发了由兰州军区出具的“起义人员证明书(军官)”,起义军官证明书编号为338号――此时,我父亲唐生禄已经含恨去世8年之久!
    
    起义后的蒋云台119军,随即整编为西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3军;我父亲所在的244师,则整建制改编为独立第3军第7师,我父唐生禄仍担任排长。1950年7月,父亲所在的独立第7师整建制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7军第20师。1950年抗美援朝前夕,我父所在部队开赴山东、辽宁一线,于1950年10月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种兵部队,入朝作战。在随后的1950-1952年,父亲唐生禄所在特种兵部队,开过三八线抗美援朝3年之久,功劳卓著,荣立一、二、三等功数次,所任职排长的后勤排(军需运输)多次受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表扬,他本人作为一等功获得者,获得在司令员总部“军旗前照相”荣誉。1952年,因战场上负重伤,父亲唐生禄与众多志愿兵伤病员一起被送回国,在重庆歌乐山军队疗养院养伤。1956年,父亲作为伤残军人复员回乡,被组织上安排担任村小学教员,后因右派言论被批斗离开教职,伤痨病再发中穷困潦倒,不仅没有得到一点点人道主义关怀,反而一再被整治迫害,于1979年大年三十前3天、那个严寒异常的冬夜,咳吐完胸腔内最后一块血肉,含恨辞别人世。
    
    复员回乡途中,父亲的复转军人有关材料被人力车夫窃走,父亲唐生禄成为一个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以“历史不清”挨整的人;朝鲜战场上得来的伤痨病越来越严重,但父亲的被批被整始终没有停止--父亲被迫害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三十二年跑土匪”。一直到1978年拨乱反正前夕,县上的工作队驻队,左棍魏姓干部人称“魏鹞子”,仍然昧着良心操纵组织,逼迫当时已经皮包骨头、站立不稳的父亲,站在不明真相的社员大会会场前头挨批,母亲搀扶着父亲陪斗.......次年腊月二十七,父亲冻饿病死于寒舍,终年55岁。父亲去世,家破人亡、孤儿寡母,一家七个孩子,长子才18岁,最小的女儿6岁,孤苦伶仃,叫天不应、呼地不答!
    
    抗美援朝回国转业在黑龙江工作的七叔唐生正,一直与我父有书信往来,详知我父被迫害情况。1985年,七叔唐生正委托我从黑龙江带来我父亲“军旗前照相”,向定西县(现安定区)委统战部写来上访信,言之凿凿证明我父唐生禄在朝鲜战场屡立战功,其中一等功一次,二三四等功多次。1987年,省政协副主席蒋云台先生也为我父平反昭雪出具证明材料:“唐生禄原在119军244师138团迫击炮连任排长,于1949年12月在武都随军起义,起义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独立第三军,唐生禄继续担任排长。唐生禄在起义期间,做了大量有益于起义的工作,表现很好。唐生禄系起义人员,要按党对起义人员的有关政策,解决落实唐生禄的政策”。但是,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当时地方有关部门对此置若罔闻,除了颁发一个证明书外,对于沉冤未雪、冻饿病死的唐生禄没有一个字的说法,对于唐生禄的所有遗属没有丝毫精神慰问与抚恤救助,天理不容。
    
    如今,父亲唐生禄已经去世30年,我们要求省市区有关部门借此机会,查清问题,恢复唐生禄解放前地下革命工作者、起义人员、我军立功人员名誉,并严格落实国家有关政策:
    
    1。“民国三十二年跑土匪”,早已在上世纪80年代被正名“1943年甘南农牧民起义”,参与这次起义并于后来从事大量地下革命工作的唐生禄,正如档案中原符川公社书记马某的极左证言,至今没有脱去“土匪”的帽子,亦未按照国家对于这次起义的有关政策恢复名誉和进行抚恤补偿,实在说不过去。因此,这一次必须彻底为“土匪”唐生禄平反,追认其为1943年甘南农牧民起义人员、地下革命工作者,严格按照有关政策进行补偿;
    
    2。除了上述起义人员、地下革命工作者认定,唐生禄还是蒋云台119军起义军官,证明书早于1987年颁发下来。但唐生禄其人被长期迫害,人在中年致死,至今没有一个说法;作为我军立功人员唐生禄的全体遗属,孤儿寡母一家人曾经一二十年无依无靠,家中缺吃少穿几个小孩差点冻饿致死,县乡政府原任有关领导上下串通、欺上瞒下、不管不顾,没有一丝一毫的抚恤与救助,天理不容。希望借此机会拨乱反正,落实唐生禄军复干部政策,追补赔偿、慰问抚恤,让父亲唐生禄的英灵在九泉下得到安息,让唐生禄遗属们被冷冻了至少30年的心,得到一点人文关怀的暖意;
    
    3。长期受困于“历史不清”的唐生禄,迄今含冤辞世30年,恢复其我军军官、立功人员名誉,才能让英灵瞑目于九泉。我们的七叔唐生正,早于1985年即向原定西县委统战部致信,并提供了我父唐生禄朝鲜战场上非常珍贵的“军旗前照相”,可见后来被蒋云台先生证言“表现很好”的唐生禄,确系我军军官、抗美援朝一等功臣--1987年,省政协副主席蒋云台先生进一步出具证言,证明我父唐生禄起义后并未退役而是继续从戎担任排长的关键性证明材料,以上证据形成证据链,证明我父唐生禄并非所谓“历史不清”,而是确系抗美援朝一等功获得者、我军立功人员,还原真相不容搪塞与延误,请予确认。此致
    
     定西市安定区统战部
    
    
     解放前起义人员、军复干部、一等功臣唐生禄全体遗属 联署
     (唐生禄三子 唐士军 执笔)
     2009.12.13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志峰: 前清明‧後清明
  • 廖志峰:台灣人的清明節
  • 问官哪得「牛」如许,皆因吏治待清明
  • 余杰: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 莫建刚:中华军魂——清明祭扫抗日将士墓之祭文
  • 正气凛然,鬼神畏惧——清明祭扫抗日英烈墓抗暴纪实。 贵州公民
  • 《清明上河图》之「城管来了」(图)
  • 乌丙安:古代清明节既是悲日又是乐日
  • 客家人清明祭祖/刘道超
  • 清明节,我们拿什么告慰祖先?/ 杨宗岳
  • 清明想起毛主席
  • 清明時節悼蔣公/天行者
  • 希望清明节有更丰富的人文内涵
  • 清明节记忆中的伤害还在延续(图)
  •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 楊佳親人清明祭扫历险记/王荔蕻
  • 孙文广:清明节该修复集体记忆(图)
  • 今年清明节流行烧国旗
  • 戊子清明祭文/王康
  • 中国大陆清明祭祖 有人租情妇藉机炫耀
  •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清明前夕被软禁
  • 清明将至,政治异议人士受骚扰
  • 清明和复活节前多位民主人士被监控
  • 惊!上海无证城管光天化日下抢劫白发母亲……/李清明
  • 北京迎首轮清明祭扫高峰 适时限流防拥挤、踩踏
  • 庚寅年清明公祭黄帝典礼 4月5日在黄帝陵举行
  • 齐志勇:李金平因申请清明节游行被绑架(图)
  • “拆呢”-清明节前中牟县101位抗日英烈墓被毁
  • 民政部:今年清明节群众祭扫高峰比往年提前一周
  • 中国首次摸清明长城家底 分布于北方156个县域
  • 中华军魂——清明祭扫抗日将士墓之祭文/莫建刚
  • 德国记者清明采访震区受阻
  • 清明的四川震区:中国记者无敬意外国记者受阻截
  • 杨佳之墓首次曝光 父母清明扫墓祭奠
  • 请济南警方解释孙文广教授清明节被袭事件(图)
  • 关注著名民主人士孙文广先生清明日祭奠已故前中国领导人被殴致重伤事件
  • 中国清明公祭 热了祖先 冷了烈士
  • 林毅夫想清明回台祭祖,台国防部未点头 (图)
  • 2008年清明节在婆婆周年祭扫灵台前的悼文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