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1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纵览中国首发
     今天的重庆新华网报道说,200多位作家今日来到重庆召开大会 ,将讨论中国文坛的十大问题 ,但我认为这是一个表面上的幌子,惯于挂羊头卖狗肉的薄熙来,实际上是利用中国的作家为自已造势,企图在中共18大之前大造舆论,与其说这是中国作家的一次行业聚会,不如说是处于中南海权斗劣势的薄熙来,求助于文人墨客的一阵哀鸣,一次集体示威罢了,所以我奉劝这些著作等身,才华横溢的作家们,切不要被薄熙来的花言巧语所迷惑,不要被金钱美女所打败,不要被美味佳酿所沉醉,总之,对薄熙来应当保持高度的警惕。 (博讯 boxun.com)

    
    今天的重庆新华网说,张贤亮、张抗抗、贾平凹、阿来等作家,从今日起一起出现,中国作协七届九次主席团会议和中国作协七届五次全委会将在重庆拉开帷幕,200多位国内顶级作家将陆续来渝,连重庆作协主席黄济人也感叹:“自抗战后,重庆就没有一次性来过那么多的作家了!真是一场文化盛会!”这句话已经道破了天机,他以抗战划线,强调作家云集的阵容和气势,实际上是中了薄熙来挑战北京中南海的计謀,它打破了同类会议在北京举办的传统作法,其目地是显示薄熙来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并问鼎国家的未来,它一方面说明了,做为中央集权体制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掌控能力的弱化,另一方面,突显了太子党薄熙来失势后做困兽决斗的挣扎。
    
     该报道说,据了解,本届大会为期7天,在大会上,作家们将畅所欲言,探讨中国文坛的各种问题,并为重庆文化发展进言献策。昨日傍晚,著名作家何建明、阿来、张贤亮、贾平凹陆续抵渝,为这场盛会提前预热。我认为,做为一次作家聚会,讨论文坛的各种问题都是份内之事,而一下子集中这么多的人亲临现场,为重庆进言献策,就大可不必,它充分暴露了这次会议的言外之意:薄熙来承偌解决全部会费的开支,并提供游山玩水的条件,反过来呢,做为交换,文人们团结起来,舞文弄墨,要为重庆的政绩大造舆论,为薄熙来重塑形像涂脂抹粉,为他18大前往上爬出谋划策,总之,这是一次规模很大的公关活动,并耐人寻味地处于西南一隅,以巧妙的方式出场,似乎兴师动众,一呼百应,但我认为,这只能是帮助薄熙来张显野心,声嘶力竭,力不从心的最后一次冲刺而已。其实,在我观之,这是一笔赤裸裸的政客和文人之间的肮脏交易,或许大部分作家混吃混喝凑热闹,心里有数吧,但是,我还是有必要解析一下薄熙来继“美术界十大掌门人聚会”之后,所搞的又一次表演,分析这次文人云集的利弊得失,或许对较正中国政局的走向是有益的。
    
     其实,薄熙来从骨子里瞧不起作家以及广大知识分子,这一点颇象毛泽东,但为了笼络人心和附庸风雅,他有时也和名作家,名诗人交往套近乎,也许大连的工人出身的作家邓某的经历最能说明问题。笔者80年代初在大连日报文艺部做编辑,与刚出名的邓某颇有交情,一度来往频繁,密切。那时邓某是大连市机电安装公司的工人,非常喜欢写小说和诗歌,上海出版的文学期刊《上海文学》首先发表了他的处女作《迷人的海》,笔者在大连日报第一次以严岭笔名推介过他,当然,文坛最早最有权威肯定他的评论家是冯牧,政坛最早帮助他的地方官员是大连市委副书记于学祥,因为邓某是工人编制,是于书记力排众议,破格提拔他当上了大连市作协主席,由此人生命运彻底改变。这就是说,他的成名,社会地位的转变,和薄熙来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当了大连市长之后,贪天之功归己有,不仅把经济发展的成绩虚构于自已名下,而且利用媒体大造舆论,把文化成果也据为己有,仿佛是他发现和重用了邓某,为了通过邓某等文人为其造势,薄熙来在各种场合摇唇鼓舌,收买作家们的欢心,并让太太谷开来,恬不知耻地直接插手文艺界,主动和邓某走得很近,企图利用名作家为薄熙来捧臭脚,在遭到其婉拒之后,又翻脸不认人,后来邓和他若即若离,如履薄冰,据说邓某根据原前苏联间谍,大连普兰店知青白平的亲身经历,深入采访,笔耕多年,撰写了一部生动感人的长篇小说,它集中表现了一代知识分子在一党专制下苦难的心路历程,和悲惨命运,但薄熙来的看家犬,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局长万国涛等人,极尽威胁,恐吓之能事,阻止其出版问世,邓某连谈论它都不得不三缄其口,相反,他们三番五次地做工作,要作家们歌颂所谓主旋律,其真实用意是要邓某为野心勃勃的薄熙来树碑立传而已。据大连多位作家披露,在被婉拒写所谓“遵命文学”之后,薄熙来很是生气,只好另外找人代言。中共15大召开之前,薄熙来一方面让父亲薄一波给山西希望工程捐款30万元,为自已铺路,另一方面,通过中南海某个要人,搞到一个列席代表的名额参加大会『有后补中央委员的被选举权』,他为了达到目地,安排马仔进京把著名报告文学作家陈某某请到大连,提供各种采访和写作条件,向其提供了一面倒的虚假信息,使其撰写了洋洋10几万言的报告文学《世界上什么事情最开心》一文,由国内的大出版社隆重推出,企图乘风借势为自已爬上候补中央委员的宝座,营造有利的舆论环境,结果适得其反,弄巧成拙,在闻世震等辽宁地方官员集体抵制下,他以惨败告终,一度病倒在大连友谊医院里,险些一命呜乎。
    
     现在,薄熙来的处境,较之10几年前相比,确有一些变化,我认为概之而论,有利的条件,一是他已当上了政治局委员,算是挤进了核心领导层;二是打黑除恶争得了一部分民心,尽显他心狠手辣的铁腕作风。但不利的因素也很多,一是自父死后,中南海没有强势人物撑腰,二是共青团派年富力强,后来居上,咄咄逼人;三是他假公济私,恂私枉法,运动式反贪打黑得罪了很多人,其中也包括利益集团内部的强势人物,所以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他别无选择,必须也只能进一步操控媒体,广造舆论,特别是利用文人们的笔,为自已壮胆张目,挽回颓势,特别是扭转海外舆论对他的真相的揭露。总体来看,与10几年前相比,最明显的不同是,那时他是锦上添花,现在是垂死挣扎。因为他深知自已所犯下的罪行,如被清算,枪毙十个来回都不过份。
    
     眼下,被薄熙来忽悠来重庆的作家们,应当从陈某某的经历找到前车之鉴,陈某某发表了所谓记实作品《世界上什么事情最开心》之后,不仅未推动薄熙来再上一个台阶,而且还使他广受指责,因为她走马观花式的采访,听信一面之辞,多有失实,故招致了作家同行的痴笑。90年代中后期,有一次在大连星海会展中心开会,笔者亲眼看到,有一个崇拜薄熙来的女大学生粉丝,拿出一本早已准备好的书《世界上什么事情最开心》,兴致勃勃地挤上前请薄熙来签字,他竟抓过来使劲地丢在地下,脸色铁青,两眼斜视,特别难看,可见他对15大失利的惨败,记忆犹新,痛彻骨髓,以致情绪失控。由此判断,薄熙来并不真心尊重作家的劳动,他的脑海里只有“利用”两个字。
    
     也许有的作家会想,我吹捧薄熙来可以发财,但另一个大连文人宋某某的遭遇已作了有力的回答。他原是80年代初,我在大连日报“星海”副刊工作时帮助过的众多业余作者之一,其才华出众,后来任《东北之窗》杂志的副总编,他的流畅文笔被薄熙来看中,薄曾亲自提议他当上了副局级干部,他也感恩戴德地为他的宣传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此外还捉刀代笔,为薄熙来的岳父谷景生撰写了有关一二九运动的回忆录,但后来他的晚景并不妙,由于有人在香港《前哨》杂志以笔名发表了题为《谷开来和马俊仁的一场闹剧》一文,他被薄熙来所怀疑,立即失宠了,此后郁郁不得志,患上了胃癌,薄熙来利用谷开来大办律师所,变相受贿,发了横财,但对宋某某也不伸出援助之手,以致其贫病交加,不得不撤回在大连某企业的小额借款,而此企业当时效益很好。。。。。。2007年,该企业老板于某某气愤地对我说,这就是薄三的为人,宋某某给他卖命,卖了多少年?还给他岳父擦鞋,写了数十万字的传记,现在得了绝症,他就不能赞助他一点钱治病吗?!这件事充分说明了,宋某某给他摇旗呐喊,既未受到重用,也未能发大财,也就是说,薄熙来不过是把文人当成“革命的螺丝钉”,利用一下而已。
    
     但多年来由于新闻媒体的谎言,象我耳闻目睹的这些事实,都被薄熙来等高官操控的铁幕政治体制冷冻了,窒息了,歪曲了,不为众人所知。很多作家,只能从官方的媒体上认识薄熙来的言行,故很容易受骗上当,既便是网上“翻墙”得到的信息,也由于身处体制之内,被其强权束缚和绑架,作家为了养家糊口,而不得不装聋作哑。这更使薄熙来这样的坏人肆无忌惮,屡屡得手。
    
     据重庆媒体报道,本届大会将对2009年度中国文坛进行盘点。明日,在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做完开幕主题报告后,作家们将对新世纪文学十年的走势及其问题,当前小说创作的影视化倾向及其问题,当前小说创作的问题及突破方向,当前诗歌创作现状,散文杂文创作的问题,大众文化时代高雅文学存在的价值、意义和方式,影视政论片、影视剧创作的时代性与文学性,纯文学的价值与市场关系等十大专题展开讨论。 此外,4月2日上午,大会还将专门就“网络、权益保护专题”的话题展开讨论。我认为,上述这些议题都很有意义,但该报道至此,笔锋急转,又说,大会还要“为重庆文化发展建言 ”。虽然做贼心虚,报道加上了一个“文化”的限定词,但其真实目地已呼之欲出,昭然若揭。
    
     报道说,据了解,本届大会的一大特点是,大作家们将给重庆文化发展建言献策。4月1日上午,与会作家将分成5个小组,讨论文坛发展问题,下午,重庆市领导将与作家们进行座谈,探讨文学发展。『我估计薄熙来又要表演一番了』届时,中国作协副主席、天津市作协主席蒋子龙,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叶辛,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江苏省作协副主席周梅森,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会、海南省文联主席韩少功等人,将就“文学的地位和作用”、“重庆印象”、“谈文学与城市的关系”、“谈文学与现实的关系”、“谈文学创作与经济建设反腐问题”等议题展开讨论。 看来,中国作协拉开了强势阵容,要为薄熙来领导下的红色革命根据地重庆斗胆做大事了。至此,我想起毛泽东生前和林彪内斗时讲过的一句名言:“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薄熙来去年邀请了以张某卿为首的海外媒体老板,在重庆搞了某协会年会,尔后多有报道在海外为其大造舆论;现在,不久前美术界的所谓“十大金刚”云集山城,被笔者猛击一掌,不知他们是否有所醒悟。我看薄熙来大有“炸平重庆”,“停止地球转动之势”,可惜忧柔寡断的胡锦涛,没有毛泽东的果决。眼睁睁地看着薄熙来一步步实现篡党夺权的狼子野心,并得到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作家的响应。
    
    难怪同版的另一篇文章说:“在这里你会与作家相遇 ,作家们还将在会议期间观看川剧《金子》,欣赏山城夜景,并兵分两路深入到重庆的街头巷尾进行采风,体会重庆的风土人情。那么,作家们究竟会去哪些地方呢?读者朋友们可要注意了,赶快准备好纸和笔,跟随作家一起来个文化之旅吧!”原来,薄熙来已精心安排作家们去看一些革命景点,意在唤起他们对其父辈“丰功伟绩”的怀念,目地是要为他和胡温争夺领导权寻找合法性,所以,在“作家谈重庆”一栏里,媒体引用了陆天明的话(《大雪无痕》的作者):重庆是一座让人尊敬的城市,我这个人很少对人低头,但是,这次重庆的打黑行动让我低头。这一事件的重要性在于,它给了更多中国人以信心。
    
    但陆天明不知道,更多的中国人得不到完整真实的信息,自然被薄熙来所欺骗,他自已也不例外。 假如人民日报敢于刊出我写的《薄熙来与北京昂道律师事务所》一文,相信追随妄信薄熙来的人会风流云散。我不认识陆天明,但张抗抗,何建明等许多作家则见过面,我还相信大部分作家不会像陆天明那样轻意向权贵低头!如果哪个作家有骨气,有志向,就先不要下结论,更不要人云亦云,而要深入采访,亲自到监狱去听听黎强怎么说,再听听王立军怎么说,再仔细想一想,为什么薄熙来平息出租车罢运事件时,声称司机们“通情达理”,为什么不久后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黎强变成了”黑社会“老大?我奉劝作家们,深挖一下薄熙来反贪打黑的真实动机和哗众取宠,恂私枉法的罪行,而且首先要把他在辽宁贪腐护黑的内幕写出来!所以我认为,陆天明之言差矣,文人的头可断,血可流,高贵的头颅不可低!
    
    2010年3月28日于多伦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薄熙来旧官僚体制的角斗士/右志并
  • 再论薄熙来地方政治改革的可能性/郑存柱
  • 危机里薄熙来王立军走在钢丝上/胡锦杨
  • 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和民主改革/右志并
  • 薄熙来要给政治弊病大动手术/董保存
  • 薄熙来——专制的挑战者,民主的催生婆/郑存柱
  •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姜维平
  •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么?
  • 薄熙来不是江泽民的人,更不是胡锦涛的人/春秋戈
  •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姜维平
  • 薄熙来汪洋暗斗利用两会角逐政治局常委(图)
  • 美联社:薄熙来将成人大上的政治明星
  •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姜维平
  • 从冯正虎回国,薄熙来重庆打黑谈胡锦涛的思路和国家的政改
  • 姜维平反薄熙来反的是什么/右志并
  • 薄熙来“唱红歌”得不偿失/张宗铭
  •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姜维平
  • 为什么我反对薄熙来的打黑/张鹤慈
  • 文强背后的大鳄在政治局 薄熙来也怕了/宋祖德
  • 薄熙来挟三峡令诸侯狮子大张口要价1200亿(图)
  • 薄熙来语带感伤:我只是尽我所能(图)
  • 重庆渝北一千多购房户给薄熙来的一封公开信(图)
  • 薄熙来要实行阳光法案,挑战北京利益集团/博讯独家
  • 跟薄熙来竞争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出新招
  • 中共18大权力之争胶着 薄熙来背水一战
  • 薄熙来大清洗重庆3000多科级警官遭解职(图)
  • 薄熙来:要坚持唱红打黑 只抓GDP难有大出息
  • 薄熙来没有回头路可走 要打黑到底
  • 小熊:南方周末刊出薄熙来双目紧闭抗议两会照片(图)
  • 政协炮轰薄熙来打黑扩大化
  • 两会:胡锦涛贾庆林跑得最勤 薄熙来风头最劲
  • 薄熙来被问傻在场重庆官员表情精彩(图)
  • 薄熙来的与众不同之处:最后一搏
  • 渝北瀛丹大厦1400购房户被骗,写信给薄熙来(图)
  • 薄熙来造成的尴尬北京权力斗争白热化
  • 薄熙来被称最闪亮的政治明星(图)
  • 薄熙来秀英语 要求删掉薄熙来之歌(图)
  • 薄熙来:毛主席土地革命唤起工农千百万 政府一定要解决好人民的住房问题(图)
  •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