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傳珩 :「兩會」真假輿論對抗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1日 转载)
    
      長期以來,中國人大、政協「兩會」政治制度的虛假性,已經成為人們街頭巷尾詬病的話題。「兩會」代表、委員不敢、不會督政、改政的表現,一直成為輿論抨擊的眾矢之的。
       張維慶、倪萍真與假對決 (博讯 boxun.com)

    
      今年三月六日《新京報》以《官員說真話越來越難》為題,報道了全國政協常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主任張維慶在討論發言時,說出「官員說真話越來越難」的大實話,一石激起千重浪,迅即引發網民共鳴,不僅各網站網友跟帖一片叫好,官方主流媒體也紛紛轉載。然而,與張維慶相比,一些代表委員的議案提案一出,馬上又招致網民質疑,直呼「雷人」。如《中國美容時尚報》總編輯張曉梅提議,立法規定丈夫為妻子所做的家務活支付薪酬;陶然居的老闆嚴琦提議「關閉所有社會網吧,政府辦公共網吧」等無聊的題案。更為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一位來自香港的委員說:「我要提一個建議。每次列席人代會的時候,聽政府工作報告,起碼有上十次的掌聲。其實政協的報告講得也很好,我也想鼓掌,但看到大家都沒有鼓掌,我也就不好意思鼓掌。我們能不能有個引導性的信號,鼓鼓掌表示一下贊同。」
    
      與此同時,全國政協委員倪萍在接受中廣和網易採訪時說自己參加兩會「從不添亂」。她以「愛國」為理由,說:「在會議上舉手表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她認為目前這個階段,「要是你想不出比它更高的招,你就應該擁護。」
    
      倪萍類代表、委員如此「唱支山歌給黨聽」的虛假「雷人」語錄一出,立即導致輿論唾棄,網上惡評如潮,公眾群起發難,「只投贊成票的委員不合格」。但倪萍面對民眾非議,時隔一天,就出面回應說:「我腦子又沒進水」,「每年政協的表決,投贊成票的超過百分之九十,你能說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委員都不合格?」倪萍如此底氣十足,充分印證了她的委員使命就是為官家護短與做假的,這也完全印證了張維慶揭露的官場假話連篇的真實。
    
      兩種聲音激烈的交鋒
    
      以上倪萍如此虛假言論,連官方網站都感到汗顏,其「雷人語錄」因遭炮轟,很快就被新華網刪除。此據網友曝光,中國網絡監管部門已向網站下達監控指令,其中一條就是禁止轉載或者發佈兩會文章時出現「雷人」、「雷議案」、「雷代表」等字眼,不用雷的概念定義兩會的相關內容。
    
      其實,在此之前,《羊城晚報》和《京華時報》等媒體都報道,不少地方官員對赴京參加兩會的代表或委員施加壓力,限制他們兩會期間的發言自由;有的官員甚至試圖讓兩會代表委員以雞毛蒜皮的小事干擾會議大方向。官方為回應全國「兩會」鋪天蓋地的「說真話越來越難」輿論共鳴,七日特別刊發了中新社幾位記者接受旨意,聯合撰寫的顛倒黑白文章《調查:代表坦言講真話不難講有建設性的真話難》。文中針對性極強地稱:走訪了近二十名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請他們就「作為一名人大代表,你覺得講真話難嗎?」發表見解。此文中寫到:「經對採訪結果匯總梳理,可以發現絕大多數代表認為講真話其實並不難,亦有代表認為並不存在難不難的問題。」文章被採訪者大都撒謊不臉紅地說「我們說的都是真話」,此中新社記者採訪稿迅即炮製,背景很深,鋒芒畢露,意在劍指眼下兩會內外出現「說真話越來越難」的強烈抗議。
    
      更為罕見的是,三月九日官方新華網特別轉發了《新京報》最新反擊文章《有幹部想說真話但不敢說》。該採訪文章針鋒相對地寫道:近日,全國政協常委張維慶發言時,對一些地方的用人不正之風、不講真話、難聽到真話的會風等問題逐一批析,見諸媒體後引發網民強烈共鳴,並為此採訪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財經委副主任委員牟新生。《新京報》問:你看到張維慶委員關於「官員說真話越來越難」的言論嗎,有什麼感受?牟答:看到了他的講話,很贊同,很有同感。《新京報》又問:真話少、官話多,這是為什麼?牟新生:……政治體制改革滯後,這是根本的問題。另一個也是中國幾千年的皇權意識作怪,官本位的思想太厲害了,一些領導幹部自覺不自覺就有這樣的想法。
    
      由此可見,今年「兩會」出現了少來自不同價值觀大本營的真假輿論兩種力量異常激烈的交鋒。
    
      代表、委員只會「三手」
    
      據財新網報道,記者為此有意去採訪來自基層的代表,認為他們會因熟悉民情,說出實話,但結果人家說:「我們是來學習的。領導講話,我們在會場上認真聽領導說,回去做好總結傳達,把事情做好就夠了。」而已故中共僵化元老王震之子、曾任中信集團董事長多年的太子黨王軍委員,則在被鳳凰網記者問到所關注的問題時,竟說「我是來聽一聽,來學習的。」
    
      此外,面對全社會普遍要求廢除「退休金雙軌制」,建立統一的養老保險制度強音踢爆兩會話題,代表和委員都三緘其口,逃避話題。據國內《信息時報》《提案取消「退休金雙軌制」?委員代表都「避嫌」!》文章中記者報道:儘管網民呼聲一片,呼籲兩會期間代表和委員們能為他們提出呼聲。不過,很多委員和代表知道這是一個客觀事實,但在面對記者的提問時,都稱「對此沒有研究」,或「這是一個敏感的問題」,婉言推辭,已成為本屆兩會最大「亮點」之一。
    
      由此可見,中國特色的代表、委員真面目已經暴露無遺。這就是民間一直譏諷的中共代表、委員只會「三手」,即:表決時舉舉手,聽報告時拍拍手,散會後握握手。
    
      代表、委員「兩不會」
    
      本來,憲法賦予人大代表、委員投票表決與監督語話權。然而他們卻只會木偶式的「被」演戲。這個問題的根本原因就在於,這些代表、委員產生的不民主性,正如民謠所傳頌的那樣「領導讓我當代表,乘坐軟臥去報到,住進賓館吃好飯,投下一張報恩票。」據媒體消息,今年「兩會」為了獎賞這些「從不添亂」的代表、委員,又賞給五千二百二十四名與會者手提電腦,三千四百四十七萬元的納稅人血汗就此化公為私。如此而來,這些代表、委員能不媚態答謝嗎?更何況官家御用待遇早已給他們包足了榮譽加鈔票的大禮包,他們無論走到哪裡都可乘高級轎車,住豪華賓館,通吃免費大餐,又怎麼能靠這些人來為全國千千萬萬的弱勢群體與上訪百姓鳴冤代言?
    
      由於中國特色的代表、委員產生的內部「欽定」原因,他們所謂的「參政議政」只能是歌功頌德,而不會反思,更談不上監督、批評,甚至彈劾政府領導。所以中國人大、政協兩會也就必然出現聽從黨召喚的「只決不議」,或「只議不否」的局面。「不添亂」「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便是對他們不打自招地履行職責的本質揭示。因此,中共兩會代表、委員是「兩不會」──不會督政,不會改政。
    
    
    来源《争鸣》4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務員「國考」暴熱背後─政府扭曲的價值信號/牟傳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