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安门上应该挂谁的画像?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1日 转载)
    
    
     施化 (博讯 boxun.com)

    
     天安门城楼上应该挂谁的画像,这本来不是一个问题。每一个本分的中国人不但不会问,连想都不会花一秒钟去想一下。它本来就那样挂着,理应照样挂下去。即便在六四期间,被毛的同乡三个湖南青年用颜料污染了几点,事后把罪犯扭送公安,请专家修复损坏,像照样挂着。可是这个“稳定”局面最近被一个广东农民打破了。
    
    
     这个农民名叫黄廷楷,70多岁。去年12月底发表了一篇名为“我强烈要求毛泽东的画像要从天安门城楼上拆下来”的文章,在因特网上被广泛转载。
    
     黄廷楷不满意毛的所作所为。他说:“我现在70几岁了,所谓解放60年,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我是看着它长大的。它的所作所为,毛泽东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看着毛泽东的所作所为,我很反感。小时候,我看他斗争地主呀,那么残酷,那么不得民心,我就很反感。慢慢慢慢的,又经过文化大革命呀,他做了 很多很多不人道的事情。1957年‘反右斗争’是不是在毛泽东领导下搞的?是不是害了几十万中国知识分子?是不是害了超过百万人?三面红旗是不是毛泽东一手举起来的?1958大跃进是不是他要搞的?1959年庐山会议上反右倾是不是他搞的?由此而引发饿死几千万农民是不是他的责任?文化大革命是不是毛泽东发动的?是不是给全中国造成10年浩劫?”
    
     黄廷楷要求撤除毛像的理由是“文革后遗症”。他认为现在那么多不好,那么多胡作非为,老百姓没办法享受自由,没有民主权利,都和毛像挂在那里有关联。他的异想天开受到了理所当然的对待,由公安局出面,被请去“喝茶”。公安人员认真地告诉他, “毛泽东是神来的”,所以像还要继续挂。等于说共产党现在已经进步到有神论了。可是黄还有问题,他说,“你们要拿出证据证明毛泽东是神。我就觉得神是造福人间的,我就没有听说过神是作祸人间的。那毛泽东作了那么多坏事,作了那么多罪恶,他这样算什么神呢?”并且质疑,“像毛泽东这样的人的画像都可以继续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孙中山的画像为什么又不能挂上去?”
    
    
     万事起头难。天安门毛像该不该挂,只要有一个人提出疑问,就会有更多的人跟着问。我就是跟着问的一个。天安门始建于明永乐十五年(1417年),叫做“承天门”,取“承天启运”之意。后来被损毁多次。清顺治八年(1651年)在废墟上重修,改名“天安门”,取“受命于天,安邦治国”之意。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1952年经过两次大规模的修缮。1970年的重建基本保持了1651年改建的形制。明清时期,国家主要统治机构六部及各院具设在此。这里是帝国统治机构的中枢。
    
    
     我的问题是,即便作为帝国的中心,天安门有没有挂过朱元璋或者努尔哈赤的画像?没有。可能当时有技术问题。可是,没有技术问题的白宫门前,有没有挂过华盛顿的画像?爱丽舍宫门前有没有挂过拿破仑的画像?也没有。非但没有挂,这个主意人家可能连想都没想过。
    
    
     可见在天安门上挂像是共产党的发明,至少当时还要得到毛本人的批准。把个人的画像挂在一个国家的权力中心,是一种象征,象征着这个国家是属于他个人的,国家所有的权力都出自于他个人。你所谓的国家,并不是公器,而是他的私产。凡对画像人物的任何不尊敬,不服从,哪怕怀疑,都在禁止之列。不但法律条文禁止,更是从心灵上的禁止。对一副画像顶礼膜拜,没有别的含义,只表明你已经从内心被画像中的人征服,无条件地臣服,永远地臣服。
    
    
     对共产党这不算错。因为曾有中共领导公开说,“如果没有毛主席,我们现在还在黑暗里摸索。”意为:“天下还不是我们的。”毛泽东为共产党打天下立了头功,这没有疑问。共产党要供毛祖牌,那是党内的事情。可是把一党的开山鼻祖强加于天下,就等于说,具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国,现在不过是一党的囊中之物。因为中国不是毛开创的,只不过现在归到共产党名下。普天之下,莫非党土,率土之滨,莫非党臣。只要一天毛像挂在天安门,中国人就当一天党奴。不服,哪怕内心不服,都要当作叛徒和敌对分子,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黄廷楷提出疑问,具有先天下之动而动的勇气。不过最后他又提出挂孙的画像,这就可惜了,说明他的奴性解放还不彻底。一旦挂了孙中山的画像,等于把孙放到了毛的同等地位,国民继续要当党奴,只不过换为国民党党奴。所以,问题问到最后,天安门上应该挂谁的画像?我个人的答案:一个都不要挂。
    
    
    
     2010-3-31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元规则和民意
  • 施化:用思想的和用计谋的……
  • 施化:有效而不可采用的手段
  • 施化: 毛泽东思想,帝王思想
  • 施化: “不满-造反”的王朝兴衰何日而止?
  • 施化: 亟待产生思想的中国
  • 施化:“爱国”不如“爱人(图)
  • 施化: 政府能否主导出一个健康的经济?
  •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張三一
  • 施化: 中国革命破坏了多少价值?
  • 施化:中共政权正在受到什么威胁?
  • 施化“革政”考──为美国革命辩/张三一
  • 张三一言: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 施化:未来的安危,在于军队是否中立
  • 施化: 等待革命?
  •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张三一言
  • 施化:百年中国的选择途径
  • 施化: 誰鎮壓,誰滅亡!
  • 施化: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