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吕频:代孕交易是一种剥削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转载)
    
    来源:东方早报
     (博讯 boxun.com)

    
    每年至少几十名湖南祁东女子,用自己的子宫在广州生下别人的孩子,而中介向“客户”收取至少40万元的费用。《南方都市报》近日从广州到湖南,从代孕妈妈到代孕中介,从猎头到客户,对地下代孕产业链进行了深入调查。
    
    关于代孕现象的传说早已有之,但其内幕却并不为人广知,原来,它已经悄悄发育成了一个相当庞大的灰色产业,代孕公司已经实现公司化运作,并建立起一套相当规范的程序,将“客户”与代孕母亲联系起来,做出从授精到怀孕、分娩、DNA鉴定的一系列医疗安排,并最终协助“银货两讫”。
    
    既然代孕这种现象客观存在,那么,是否应该将其合法化呢?这是一个多余的问题,因为代孕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明显抵触。但另外一个问题却值得思考,那就是,我们在道德上能否理解和容许这种现象的存在?
    
    关键在于如何看待代孕所牵涉的金钱交易。非商业性的代孕是一种志愿或互助行为,从国外的报道看这种案例也确实存在,但在中国,那些被代孕中介冠以“志愿者”之名的代孕母亲当然不是真正的志愿者,她们的唯一驱动力,以及“客户”能够达成愿望的最重要条件,就是钱。
    
    表面上看,代孕交易你情我愿,不容他人置喙。但这里有两个症结,一是所交易的对象——代孕母亲的子宫和她与孩子之间的亲子关系是不是可交易的;二是交易双方是否具有同等的自由选择权。而这两个症结都归结到同一个关键,即交易的实质是公平的,还是不公平甚至剥削性的,而这往往又和交易双方资源占有的不平等、经济和社会地位的不平等有密切关系。
    
    尽管代孕中介声称也有大学生候选,但大部分代孕母亲来自农村,其共同特征是“非常迫切需要钱”。代孕的代价和风险巨大,包括长达一年的封闭生活,在授精、怀孕和分娩中要承担的皮肉之苦和健康风险,特别是还必须否定自己的母亲身份,与孩子做感情切割,这些代价和风险的影响未必是一时的,而是很可能干扰到她们的一生。妇女在什么情况下才会为了区区几万元、据说最多不过12万元的报酬而加入这种营生呢?如果不是瞄准和利用了贫困妇女的别无选择,中国的代孕能形成这么大的产业吗?
    
    世界确实从来不平等,然而,在解决这个顽疾之前,社会必须先想办法阻止在不平等的基础上繁衍出更多的恶,因此就要为市场交易划出一定的边界,而人的身体就是交易止步之处:器官、血、精子……都只能捐赠,不能买卖,这已经成为世界共识。这是为了保护贫困者的生命安全,也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尊严。还应该看到,这种边界同样也是划给出售者的:不能“自愿”出售身体,就像人不能自愿为奴,尽管他们这一方并没有错。
    
    和一般的身体交易不同,代孕不需要移交身体的一部分,而是类似“租用”,但这却是一种割裂血肉的“租用”,其对身体的侵蚀是无法否认的,何况代孕所牵涉的亲子关系是一种最无价、最珍贵的身心联系,将之与寥寥金钱等值,简直是对整个人类伦理的亵渎。
    
    金钱和权力的狂妄自大、为所欲为,是所有道德败坏中最恶劣的一种,报道中所说的那种“找五个代孕妈妈生八个儿子”的行为就典型地演示了这种败坏。代孕产业繁荣的基础,并不是代孕需求的庞大,而是中国的贫富悬殊和社会不平等,这种根源是它最让人悲哀之处。
    
    至于代孕的需求,也许有人会说这也是人之常情,但对所谓“正常”的需求也有必要反思——有些家庭特别是有些男人,将爱和家庭系于有没有孩子、是不是亲生,这是狭隘甚至自私的,何况这种需求还建立在切断别人的爱和血缘的基础之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阳:“代孕車”糾錯困局與民眾頭頂的“第二隻鞋”
  • 济南代孕网站年薪10万招聘站长 涉嫌违法经营
  • 打击代孕生子行业:中国强迫代孕妇女堕胎(图)
  • 生孩子挣10万 广州仨代孕女身价百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