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小国新加坡击败超级大国的无冕之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小国新加坡竟然击败超级大国的无冕之王!这是继中国政府成功封杀“谷歌”(Google)之后,全球最大强权所遭遇的又一巨大挫败!] (博讯 boxun.com)

    
    
    众所周知,新闻自由是西方世界的无冕之王,而美国又是西方世界的核心支柱,至于《纽约时报》就不用说了,早在1971年,《纽约时报》就精心策划连载了美国国防部的绝密文件“五角大楼文件”,每天整整六个版面,预计共10天。从而震惊了整个世界,甚至说它改变了历史进程都不为过——因为此举迫使美军从越南撤退,帮助北越共产党攻占了南越。对中国社会的冲击,就是越南的胜利导致中越交恶、中美接近、中国改革开放……这个事件也为《纽约时报》赢得了声誉,说它是“美国的无冕之王”也不为过。
    
    而今天,还不到四十年,击败了美国政府的《纽约时报》,却倒在了蕞尔小国新加坡的脚下,无冕之王的王冠终于跌落在尘埃之中!
    
    历史如此充满了反讽,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在我看来,这显然凸现了“小国时代”的精髓:那就是大国不如小国灵活,尤其是大国君子绝非小国流氓的对手。
    
    要证明这一点,就不妨继续往下看去。
    
    先看看新加坡政府是怎样击败《纽约时报》的。
    
    新加坡的“民选总理家族”李光耀、李显龙父子,通过民主新加坡的独立司法系统,对《纽约时报》提出诽谤罪诉讼,结果获得巨额赔偿。批评人士说,新加坡领导人之所以大动干戈,是想阻止新加坡国内外媒体对政要人士进行批评。
    
    今天出版的《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刊登文章说,时报公司已经和新加坡政府领导人之间就《纽约时报》下属的《国际先驱论坛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刊载署名文章、对其进行诽谤一案,达成协议,在《论坛报》上刊登了一段道歉的文字,并且给李光耀父子赔偿16万新加坡元,相当于大约11万4千美元。除此之外,《纽约时报》还负责支付所有的法律费用。
    
    新加坡前总理、目前担任内阁资政的李光耀,以及他的长子、现任总理李显龙,委托新加坡一个律师行指控说,《国际先驱论坛报》上个月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文字当中含有诽谤李光耀父子的言辞。
    
    这篇由长期关注亚洲局势的国际知名专栏作家菲利普·包润(Philip Bowring)2月15号发表的文章,题目是“论家族式政治的优劣”。文章中列举了很多的例子,说很多亚洲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等国在内,虽然名义上是民主国家,但是在领导人的问题上,似乎在某些程度上还沿袭着封建家族制的习俗。文章中只是略带提到了新加坡。
    
    那么,新加坡政府为何要大动干戈,讨伐《纽约时报》呢?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亚洲问题高级研究员布朗博士(Dr. Kerry Brown)星期四从伦敦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新加坡方面这么小题大做,实在是不可思议。布朗博士说:“他们外表上似乎是在搞资本主义,在很多方面都很西化,很多领域也都有自由,但是,在涉及到国家领导人这个问题上,却极其敏感,不能有任何批评和反对的声音,这和共产党控制的中国又有什么两样?难道李光耀所说的‘亚洲价值观’就是说领导人都是至高无上的,持批评和反对意见的都得封口吗?”
    
    长期关注东南亚局势的英国记者本·布兰德(Ben Bland)认为,新加坡政府之所以这么做,他们的推理是:虽然短时间内,新加坡政要的作法会引起国际舆论的负面反应,但是,新加坡政要以为,这将有利于他们在长期内控制国际媒体。布兰德说,下一次,《纽约时报》再要发表任何对新加坡政府稍带批评语调的文章之前,都会三思而行;而其他媒体,恐怕也会仿而行之。
    
    国际上关注新闻自由的组织,包括《记者无国界》以及《保护记者协会》,对新加坡缺乏新闻自由这一点,多年来不断提出批评。为英国《每日电讯》、《经济学人》、《金融日报》等刊物撰稿的布兰德本人,就于去年年底,被新加坡有关部门拒绝续签记者签证,现在不得不转战到东南亚其他国家,继续新闻工作。
    
    新加坡过去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1960年代初期和马来亚等组成马来西亚联邦。1965年8月脱离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目前仍然是英联邦的一部分。现年87岁的李光耀自从新加坡1965年独立后,长期担任总理,1990年离任后,由吴作栋任总理,但是,舆论普遍认为,吴作栋担任总理只是短暂的,最终总理的宝座还是会由李光耀的长子李显龙来接任。吴作栋当年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对这一点也不否认。果不其然,李显龙2004年8月出任总理,任职至今。吴作栋被聘为国务资政,李光耀则被聘为内阁资政。
    
    使人震惊的不是李光耀父子,因为流氓本来就是要作恶的。使人震惊的是大名鼎鼎的《纽约时报》,它为什么要像一个流氓大亨家族的李光耀父子屈膝投降?这不是把《纽时》的光荣传统廉价出让了吗?
    
    《纽约时报》可以抱怨说:“亚洲的‘民主国家’只是名义上的,是假货,它们现在动用国家的力量来对付我们一家报社,我们受不了”……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在我看来,问题的关键是一个亚洲小国是如何击败美洲超级大国的无冕之王的?而这就不能不考察一下,三十九年前的美国政府是怎样被《纽约时报》击败的。
    
    1971年,美国国内反对越战的运动日趋激烈。5月1日,以妨碍首都交通为由,尼克松政府镇压一场数两万人的反战抗议示威,创纪录地拘留了一万两千示威者。这一反战背景终于促使《纽约时报》作出决定:发表国防部绝密文件的时机到了。其实早在3月中旬,时报就获得了国防部(五角大楼)的机密文献:《美国的越南战争决策史》,它包括四千页原始文件、三千页说明,两百五十万字!
    
    文件的提供者叫埃尔斯伯格,反战的信念促使他要将越南战争的真相告诉人民,为此,不惜冒着偷窃和泄密之罪名,他利用工作之便偷偷地复印了全套文件。1971年3月埃尔斯伯格把文件披露给了《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深知发表军方文件的法律责任,经过了四个月犹豫和研究之后,决定以记者调查报告的形式每天发表六个版面,连载十天。6月13日星期天,第一篇报道面世,一时洛阳纸贵,是谓“五角大楼文件泄密案”,被认为是有史以来世界各国最突出的机密泄露事件。星期一一上班,尼克松的司法部部长便警告《纽约时报》立即停止连载这个文件,否则,将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起诉报纸。没有想到,时报根本不买政府的帐,在第三天继续刊登,而且还顺手报道了司法部的警告函。面对报纸的一意孤行,6月16日尼克松政府以触犯联邦反间谍法为由,将报纸告到在纽约市的联邦地区法院,要联邦法院下达禁止进一步发表文件的禁令。一位刚上任五天的法官,下达了临时禁令,并安排周五审讯。
    
    《纽约时报》顺从了法院的禁令,并在第二天的报纸作了说明。埃尔斯伯格转向《华盛顿邮报》,18日在纽约法院开庭审讯时报案的那天,邮报开始刊登五角大楼文件。尼克松政府又把邮报告上华盛顿的联邦地区法院。19日,纽约法院接受了时报的看法:文件是“一项历史研究”、无害国家安全的立场,并认为政府没有能够证明美国国家安全因为文件的发表而受损。不过,他还是给政府留了面子,在政府上诉期间,临时禁令继续维持。而随后华盛顿法院就邮报案的判决则没有那么客气了,它驳回了政府的禁令要求。两个案件分别上诉到不同的联邦上诉法院,一个下令继续维持禁令,并且要求重审;一个支持对邮报的判决。相同的案件,上诉法院不同的判决,正是最高法院接招审理的理由。通常,最高法院一向是最讲程序、缺少效率的机构,一个案件从低级法院到它那里,通常需要数年的时间。但这次却非同寻常。它24日接到时报的上诉,25日就通知原被告双方,同意立案,并在次日10点开庭辩论,直到开庭前几分钟,《时报》和政府方面才把所有的诉讼文件送到最高法院。
    
    7月30日,最高法院以法院简单意见的形式发表了6比3的判决意见,支持了《时报》的立场,要求取消禁令。除了这个只有一个段落的判决意见外,九位大法官,不管是赞成还是反对,各自写下了自己对新闻自由与国家安全的看法,可谓“九仙过海,各显其能” 。其中,在支持媒体的六份意见书中,有两个意见最值得一提。从新闻自由和反对任何事先限制的观念出发,85岁的布莱克写下自己34年法官生涯的最后一笔,成就其“天鹅绝唱”:
    
    新闻自由的首要职责就是防止政府的任何一个部门欺骗人民,把他们派往异国他乡,死于海外的热病和枪炮。……安全这个词是一个广泛而含糊的概念,其外延不能被用来损害体现在第一修正案中的基本法。以牺牲信息流通的代议政体为代价来保守军事和外交秘密,并不能为我们的共和国提供真正的安全。
    
    相对保守的大法官斯图尔特则从分权的角度阐述了监督行政权力的重要性:与议会制国家的政府总理相比,美国总统在国防和外交这两个重要权力领域中拥有巨大的宪法独立性。在我们国家生活的某些领域里,由于缺乏政府的制衡,对行政部门在国防和外交领域中政策和权力的惟一有效的限制,只能来自一个开明的公民团体,来自一个信息完备和有批评精神的公众舆论,只有这些才能保护民主政府的价值。正因为如此,可能就是在这一领域里,一个警惕、自觉、自由的新闻界最能实现第一修正案的基本目标。因为没有一个信息完备和自由的新闻界,就不会有开明的民众。
    
    在美国的宪政史上,作为第一个对媒体加以事先限制的案例,“五角大楼文件案”最终是新闻自由战胜了国家安全而告终。这一判决,强化了美国长久以来对新闻自由的一个信念: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福祉的最大威胁不是公众的知情,而是公众的不知情。
    
    “五角大楼文件案”是美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有关言论自由、公众知情权的大案,最终公众知情权得到维护,国家安全这样的借口让位于人民福祉。美国著名律师弗洛伊德·艾布拉姆斯亲历了这个案子,并写成《第一修正案辩护记》,最后胜诉所依据的就是宪法第一修正案: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美国建国初期通过的第一修正案,它简洁的条文屡次成为美国历史上言论自由的护身符。
    
    但是,“五角大楼文件案”的胜利者《纽约时报》,不到四十年竟然拜倒在新加坡的流氓大亨李光耀家族的手下。控制了一个小国的流氓家族竟然比超级大国的政府还要强大!这不是孤立的。这使我们想起了北朝鲜,不也正在把美国玩弄得团团转吗?
    
    这就是小国时代!
    
    这就是小国时代的法则!
    
    仿佛为了印证这一小国时代的精神法则,“美国之音”2010年3月26日报道:“中国网络长城无所不在,开始侵入海外”:
    
    世界各地的互联网络运营中心的一些工作人员正试图找出为什么本周世界上人气最旺的几大美国网站,如YouTube,Twitter和Facebook的用户信息被劫持到设在中国大陆的假网站。一些国际互联网专家怀疑中国的防火墙修到了海外,不但不让墙内的人们接触海外信息,还把海外互联网用户的相关信息劫持到墙内。
    
    据PC世界杂志报道,上周三,智利的一名域名解析系统(DNS)管理人员发现了国际互联网信息流动出现异常行为,并发出电子邮件,呼吁同业管理人员注意。设在瑞典的一个主要DNS服务器,突然把流向这个服务器的Twitter,Facebook, YouTube网站的查询和访问转向设在中国的假网址。
    
    中国对墙外的信息实施严格的控制,不准中国网民访问和使用在海外非常热门的Twitter,Facebook, YouTube等美国网站,并且使用防火墙过滤中国国内的互联网,封杀他们认为的低俗和政治敏感的网站。一些中国大陆的活动人士便把在中国大陆被封的网站架设在海外的服务器上,而网民则可以通过翻墙软件浏览这些网站或者交换相关信息。
    
    对于海外的服务器把使用者的信息转到设在中国大陆的服务器,有关网络安全专家认为,这种现象是不应该发生的,因为这些信息可能会被用来追查和迫害那些翻墙访问海外网站并发表不同政见的网民。美国PC世界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说,Twitter和Facebook没有回应相关电话和电子邮件,而拥有YouTube的谷歌发言人则拒绝发表评论,并称“这似乎是一个特定的ISP层次的问题”。美国IT信息网站CNET报道说,这一现象目前毫无疑问会被猜测为谷歌和中国之间冲突的延伸。美国政府,中国政府以及谷歌公司早些时候围绕有关中国黑客攻击美国的网络,侵入谷歌的Gmail系统盗取人权活动者信息等问题发生争执和冲突。本星期早些时候,谷歌宣布Google.cn网站退出中国大陆,迁往实行一国两制有新闻自由的香港。
    
    长期以来,互联网安全专家相信中国有能力重定修改DNS,并把用户信息转向中国政府管理的服务器,而不是用户希望访问的Facebook和Twitter等网站。这是第一次公开披露了这一行为。美国DNS服务商NeuStar公司的高级副总裁罗德尼乔菲星期四晚间在接受CNET采访的时候说:“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认为中国可以修改DNS,这一事件并不出人意料。”他说: “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想确保防火墙内部的中国人都要受到审查。”他认为,令人吃惊的是中国内部的服务器居然能够发出指令让海外的服务器将信息流向中国境内。CNET报道说,访问这三个美国最流行的社交网站,以及访问多达20个或30其他网站的全球互联网用户,要么被转向中国提供的假网址,要么看到一行错误信息,称他们正在寻找的网站不存在。乔菲拒绝透露任何其他受影响的网站的站点。
    
    “中国网络长城无所不在、开始侵入海外”——这是不是违背了“小国时代”的特点,而走向大国独霸呢?
    
    非也。
    
    这是因为——
    
    DNS劫持是常见的网络黑客行为。劫持了DNS服务器,就通过某些手段取得某域名的解析记录控制权,进而修改此域名的解析结果,导致对该域名的访问由原IP地址转入到修改后的指定IP,其结果就是对特定的网址不能访问或访问的是假网址,从而实现窃取资料或者破坏原有正常服务的目的——因此,这不是政府行为,而是流氓行为。
    
    在我看来,这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体现。也就是说,这是一种打破垄断而非从事垄断的“破坏行动”,而不是“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建设行动”。
    
    2010年3月2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华尔街的真理故意隐瞒了什么东西?
  • 僵尸经济与僵尸治国/谢选骏
  • 谢选骏:中国政府对奥巴马有点种族歧视
  • 谢选骏:致新老左派们的公开信
  •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谢选骏(修订)
  •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谢选骏
  • 谢选骏:毛泽东身上的剥削阶级烙印
  • 谢选骏:全球政府与大地母亲
  • 谢选骏:故宫院长愚弄奥巴马(谈“建极绥猷”)(图)
  • 谢选骏:巴比伦之囚与当代中国历史
  • 谢选骏高度评价从天安门广场撤掉马恩列斯像的行动
  • 谢选骏:《河殇》与1989风潮
  • 谢选骏:中国怎样改变了世界
  • 谢选骏:对话“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 谢选骏:“20年稳定”的日子已经满了
  • 谢选骏:美国与君主立宪制有无关系?
  • 美国独立日所思录/谢选骏
  • 谢选骏:金融危机与八九民运
  • 谢选骏/信息时代的政治原理
  •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