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杜光:完善市场经济必须改革政治体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9日 转载)
    完善市场经济必须改革政治体制
    
     ——在创建中国新文化(北京)论坛第十七次会议上的发言 (博讯 boxun.com)

    
    
     蔡维钧教授的《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认真地读了两遍,对于文章里的许多观点,我是同意的,但感到也有可商榷之处,愿意在这里说说我的看法。
    
     蔡维钧教授认为“中国的市场经济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并且提出:“这样的社会主义我们还能相信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吗?”甚至直截了当地说:“人们无妨将官僚或权贵资本主义称为有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也就是说,中国的市场经济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社会主义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从而否定了中国目前的经济形态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完全同意蔡教授的这个判断。
    
     蔡教授还认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融合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大趋势”,因为“市场经济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在其母体中就伴随着恶,天然和人类追求的公平和正义相悖”,而“社会主义其本质是追求公平、公正和公共利益至上,正好弥补市场经济的不完备性,从而在更高层次上找到了一种更适合于人类生存的方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不同意这个观点。
    
     我认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个虚幻的概念,市场经济没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之分。
    
    但我同意蔡教授说的:“市场经济是人类社会目前寻找到……的一种最不坏的经济形态。”从原始社会部落之间的偶然的交易,到形成市场,再到成为社会经济形态,有一个漫长的逐渐发展的过程。谁也说不清它是哪一天诞生的,更不能断定它是与恶相伴而生的,就像不能说人一生下来就有“原罪”一样。正因为它是逐渐发展起来的,所以就有一个逐步进化完善的过程。开始的时候必然是比较简单,而且很不完善,随着生产发展的需要和人们对利益的追求,一步一步地趋于更丰富、更完善。如:最初的交易本来就是建立在公平、自愿的基础上的。你用一筐米换我一块兽皮,各以不需换所需,用现代的话来说是实现双赢。但这里面难免会有欺诈,难免出现不公平,于是有了交易的中介物——货币、衡器、量具等等,以保证交易的公平;为了获得更多的产品,人们制造工具,从石器、铜器、铁器到各种机器;为了生产和买卖方便,节省生产和交易的成本,又有了集市、作坊、商铺、工厂;生产规模不断扩大需要资金,于是又有了银行、金融业、股市,建立起信用制度。如此等等,既是发展生产的需要,也是保持经济行为的公平公正的需要。另外,市场经济的灵魂是自由竞争,而自由竞争必须以平等、公平为前提。如果自由和平等、公平遭到破坏,对市场经济造成危害,它就会寻求破解之方,以恢复竞争的自由和平等、公平。所以我认为,与其说市场经济在其母体中与恶相伴随而生,不如说是与公平相伴随而生。当然,市场经济作为社会结构的主要成分,是同其他成分如政治、文化、社会、宗教、意识形态等等,不可分离地共处于一个社会形态。如果市场经济不能自行疗治疾患,它的利益攸关方便会出手干预,帮助它恢复正常的运行秩序。这是社会结构的各个成分之间相互依赖的必然趋势,与任何主义无关。
    
     就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的关系来说,一个市场经济的孕育、生成、成熟的过程,也是生产力的发展与提高的过程,生产关系不断改善的过程。社会主义则是建立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基础上的。在这个意义上说,不是社会主义赋予市场经济以公平公正,弥补市场经济的不完备,而是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和市场经济的日益完善,催生了社会主义。
    
     蔡教授说:“欧洲很多国家搞的就是社会主义”,“美国也有社会主义”。我同意这个见解,但为什么他们会有这么多社会主义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的市场经济比较发达、比较完善,多数劳动者占有生产资料所有权。美国有六成以上居民有股票,股票正是产权的权利证书,股权是马克思所说的“实现个人所有权”的“联合起来的社会个人的所有制”的过渡形式。我们说欧美的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因素远远超过我们,比我们更接近社会主义,道理就在这里。人人有产,人人富裕,也就使公民具备了成为企业主人、社会主人、国家主人的经济基础,实现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经济基础。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的母体。无论是早期的社会主义理论,还是未来的社会主义制度,都是在市场经济的基础上,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把市场经济说成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混淆了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
    
     那么,为什么会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说法呢?我查了一下,这个提法是从中共十四大开始的。从十四大到十七大,都谈到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它是作为一种经济体制的模式出现的。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吹散了笼罩在市场经济上的妖氛,当政者不得不接受市场经济,但要加上“社会主义”来加以修饰。社会主义这个概念,自从毛泽东发动“社会主义革命”以来,就是专制主义的外衣,一直掩盖着专制主义的实质。官方宣传的所谓社会主义的特征,如党的领导、无产阶级专政、公有制(实为国家垄断制)、舆论导向等等,实际上是反映了专制主义的特征。所以,市场经济被赋予社会主义的性质,就意味着专制主义对市场的控制。这是一个市场经济的怪胎,它以名为公有制、实为国家垄断制为主体,以坚持党的领导的名义,实现对经济运行的干预。这样,就为市场经济和经济体制改革设置了最有利于当权者攫取私利的条件。九十年代后期的权贵资产阶级的形成和去年的“国进民退”,一再地展现出这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
    
     蔡教授在文章里指出:面对市场经济的缺失,“中国政府没有起到应有的调节作用,相反加剧了结果的不平等。”这是因为“中国政府实际上成了第三大利益集团”。说得很对,但还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那就是政治体制的专制性。在一党专政的专制政体之下,政治权力不受任何限制与监督,随便哪一级的官员,只要掌握一定的权力,都可以干预市场行为,干预经济活动,以便从中获取不义之财。所以,专制政体是破坏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和公平原则的罪魁祸首,是孕育权贵资产阶级的温床。当然,应该承认,国家权力干预市场经济并非绝对不合理,但只有在市场经济出现异常不公平的现象,危及整个社会和民众切身利益的时候,干预才是必要的;而为了官员的利益而无理干预,只能破坏市场经济,损害人民的利益。去年的“国进民退”,就是国家权力干预、破坏市场经济的显著事例。市场经济的规律是通过自由竞争,优胜劣汏,先进的生产力淘汰落后的生产力,这样才能推动生产发展。但由于政治权力的干预,去年却出现了优汏劣胜的逆淘汰现象。例如,经营不善、亏损累累的山东钢铁集团兼并了经营得法、利润可观的日照钢铁公司。没有强大的政治权力推动,怎么会出现这种违反市场规律、甚至违背常识的事情,让落后的生产力取代先进的生产力呢?
    
     十多年来,在专制政体的培育和卵翼下成长起来的权贵资产阶级,贪婪地掠夺国家和人民的财富,破坏市场经济,与人民为敌。在去年的“国进民退”的高潮里,许多国有垄断企业拿着国家贷款,不去搞好自己经营的主业,却去投资房地产,抬高地价、房价,在民众不堪三座大山(住房、医疗、教育)的重负上 ,又增加了沉重的压力。就在今年两会刚闭幕的第二天,北京在一天之内就拍出了六份地块,成交额达143.5亿元,两次推出新的“地王”。其中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旗下的北京世博宏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拍得的海淀东升乡项目,每平方米地价竟高达3万元。为什么地价会抬得这么高?因为这3万元里既包含着政府机关的收益,也有着有关官员的私利。地价抬得越高,他们的收益越多;房地产公司借此抬高房价,获取高额利润。这些在官在商的权贵资产阶级,就这样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演出一幕又一幕祸国殃民的丑剧。房价飞涨带动了与民生有关的物价上涨;一旦房地产的泡沫破裂,产生灾难性的后果,他们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人民的苦难,成为他们的盛宴!
    
     2009年是“国进民退”十分显著的一年,也是市场经济被政治权力逼得倒退的一年。2010年会有怎么样的发展前景,现在还很难说。虽然两会上的报告有些冠冕堂皇的承诺,但究竟能实现多少呢?谁也无法作出准确的判断。但是,有一点可以断定,只要还是坚持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目标,前景是非常黯淡的。因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概念,掩盖着专制主义的本质,掩盖着政治权力对市场经济的任意干预,掩盖着权贵资产阶级对国家财富的掠夺和对人民的剥削与压迫。这一切之所以能够实现,则因为它是以一党专政的专制政体为后盾的。所以,要完善市场经济,就必须改革政治体制,以宪政民主取代专制体制,解开束缚市场经济的名为社会主义、实为专制主义的镣铐。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市场经济的公平性,充分发挥它的发展生产、改善民生的功能,有效地推动社会的进步。
    
     2010年3月21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们确实已经到了非转折不可的时候了/杜光
  • 反改革的高潮和共产党的分裂危机/杜光
  • 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杜光
  • 我为什么要推崇普世价值?/杜光
  • 在贱民家庭的阴影里挣扎成长/杜光
  • 宪政民主在中国的百年轨迹/杜光
  • 实现普世价值是人性的复归/杜光
  • 不要再做以友为敌的蠢事/杜光
  • 从“先有蛋后有鸡”说到普世价值/杜光
  • 是危机,也是转机/杜光
  • 上海警方必须说清杨佳母亲的下落/杜光
  • 诋毁民主自由为哪般?读报随感之二/杜光
  • 千万不要再制造“人肉炸弹”!/杜光
  • 关于把土地还给农民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建议/杜光
  • 普世价值:一个时代性的重大课题/杜光
  • 一步之遥:从杨佳到“人肉炸弹”/杜光
  • 迎接百家争鸣的新高潮/杜光
  • 推进公民社会的发育与成长/杜光
  • 漫漫立宪路,宪政何迢迢/杜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