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贪官与大旱/张纪中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9日 转载)
    
    我们纵观现在中国的现状,不难发现,许多事情或许上边决策是对的,可到了下边往往成了豆腐渣工程,花架子工程。搞得民声鼎沸,最终酿成大灾大难。如果是某些官员不作为或者有谋私利的因素存在的话,那么这种存在因素,为什么查起来这么难呢?是上级机关的官员们能力太差还是不作为,都不是。
     (博讯 boxun.com)

    这是我们国家的体制造成的。一查查出一堆问题,几乎人人成了审查的对象了,俗话说:“法不责众。”你怎么查?你怎么审?
    
    在百姓眼里,朱镕基坚韧独立、敢做敢说的强硬个性。拿反腐而言,朱镕基被称作为腐败分子的阎王爷。
    
    就拿中共十五届中央委员、九届人大常务委员、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来说吧。他曾是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的后台。在李纪周出事后,陶驷驹的问题也浮出了水面。陶驷驹涉案高达七亿元,不但本人大肆接受贿赂,而且腐蚀了数百名中央和省部级高官及家属、子女,其罪大恶极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陶驷驹的交代和招供,牵涉部门之广、人员之多、级别之高,堪称“世界记录”'。如果处理,就要伤筋动骨。陶驷驹很精,他懂得自古以来"法不责众"的道理,他搞腐败的同时,拉很多人下水,要完蛋一起完蛋,否则就都没事!!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贪官查起来这么难的原因。年年反腐败,腐败却年年越来越昌盛。
    
    记得朱镕基总理曾说过:“我这里准备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留给贪官,一口留给我自己。”可惜许多官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使得官风腐败,导致民风败坏,从而导致天灾人祸不断。
    
    很可能许多网友对我的言论,听起来有点迷信,怎么贪官与天灾有关系呢?
    
    我们不妨来看看现在的官员不法到什么程度了?
    
    2009年1月28日,李荞明因涉嫌盗伐林木罪被刑事拘留,羁押于晋宁县看守所。羁押期间,同监室在押人员张厚华、张涛等人以李荞明是新进所人员等各种借口,多次用拳头、拖鞋等对其进行殴打,致使其头部、胸部多处受伤。2月8日17时许,张涛、普华永等人又以玩游戏为名,用布条将李荞明眼睛蒙上,对其进行殴打。期间,李荞明被普华永猛击头部一拳,致其头部撞击墙面后倒地昏迷,经送医院抢救无效,于2月12日死亡。对此,晋宁县公安机关给出的答案是,当天李乔明受伤,是由于其与同监室的狱友在看守所天井里玩“躲猫猫”游戏时,遭到狱友踢打并不小心撞到墙壁而导致。面对这个答案,家属们却认为太过牵强。这就是轰动全国的云南“躲猫猫”事件。
    
    2009年2月13日晚,云南省蒙自县公安局民警吉忠春酒后到官恒小区寻朋友未果,倒车时与另一名车主潘俊发生冲突后,吉忠春掏枪向潘俊连开三枪,致潘俊抢救无效死亡。当月十七日犯罪嫌疑人吉忠春被依法逮捕。该案发生后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因涉嫌盗窃,2月18日,河南鲁山县一名叫王亚辉的男青年被公安机关带走,3天后其亲属被告知,王亚辉已在看守所内死亡。亲属查看尸体后发现,他身上有多处伤痕。对此,当地警方解释,犯罪嫌疑人是在提审时喝开水突然发病死亡的。人们在惊叹之余不仅要问:这年头看守所的怪事怎会如此之多?“喝水死事件”又给我们当头一棒,在国家法制健全的时候,竟然还有这样的事件发生。
    
    现在这样的案件太多了,哪一件都比当年的窦娥还冤,只是没有人写成小说,更多的事实真相没有报道出来而已。老百姓有句话说:“你看现在的坏人那么多,人不报天报,只是时辰未到而已。”
    
    我们不妨把思维再延伸一下会发现,等到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再来挽救似乎是中国政府的通病。
    
    打黑要到等到黑恶势力血债累累时才打,反腐要等到贪官贪污过亿才揪,扫黄要等到满大街都是洗头城才扫。殊不知病入膏肓时,纵使扁鹊再世,恐也回天无力。
    
    请不要等到贪官贪污过亿再来指责贪官太黑,当初为什么不加强法制宣传和道德的教育。非也,现在这样的宣传和教育人们都听腻了,谁会相信它呢?!
    
    请不要等到满街洗头城再来指责妓女太淫荡,那是嫖客的需求。不过我们反过来想想,妓女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生存都成问题的时候,妇女们简捷方便的生财之道就是做妓女,人们在人们心目中“笑贫不笑娼”形成了固有的观念,所以,羞耻问题就不在话下了。深层原因就是道德没有约束力了。
    
    据古籍记载,商朝建立不久,国内便发生一场罕见旱灾,旱情持续长达七年之久。《管子•轻重篇》说:“汤七年旱,民有无粮卖子者。”《汉书•食货志》载:“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甲骨文及《竹书纪年》等也均有这场大旱灾的记载。
    
    商代信占卜,当时的卜辞中便有“不雨,是天遣”之意。商朝统治者笃信神灵,史载“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故自旱灾发生后,商王汤即命在郊外设祭坛,每日安排人行“郊祭”,祈求上天降雨。
    
    大旱持续至第七个年头时,汤再也坐不住了,他命史官在一个叫桑林的地方设立祭坛,亲率伊尹(商初重臣)等大臣举行祭祀求雨,但老天爷还是不给汤面子。汤即命史官占卜,占卜的结果是:这种烧柴祭天需用“人牲”。所谓“人牲”即人祭,就是将活人放在柴上焚烧,以此感动天地鬼神。
    
    汤听后沉思片刻道:“我祭祀占卜求雨,本为救民,怎可用他人去焚烧呢?用我自己来代替吧!”说罢便命架起柴堆,让左右将自己的头发、指甲剪掉,淋浴洁身,向上苍祷告说:“我一人之罪,不可累及万民;若万民有罪,也有我一人承担。不要因我一人的无德,祸殃百姓万民。”祷告完毕,汤便毅然坐到柴堆上,命左右点火。正在此时,突然乌云翻腾,狂风大作,一场大雨骤然降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军荣:建再多的“贪官馆”也无益反腐
  • 贪官也是自己人?!/梁军
  • 新闻联播把妇孺皆知的贪官张立军当成正面人物报道
  • 贪官垄断了国家政权 腐败速度为古今中外之最/岳喜源
  • 农民工的性饥渴,贪官的性泛滥/洪巧俊
  • 姨娘、小姐、贪官、奸商,哪个更高尚?
  • 且看司法是如何保护贪官的/冼岩
  • 好贪官孙善武:无奈的父权迷恋文化和虚无的寄托 (图)
  • 论上海贪官秦金龙落马/郑恩宠
  • 中国贪官超额退赃反贪表面文章
  • 橫眉:华南虎、冯成虎、外逃贪官以及其它
  • 胡春华入主内蒙昭示啥信息?一批重大事故责任人和贪官将被重用/zhenzh(图)
  • 贪官咋喜欢在别人床上作为 理由强啊
  • 对贪官实行不公开审理依据何在/朱少华
  • 贪官“裸体”术/李广森
  • 贪官为啥能把“干女儿”搞上床
  • 房价高 贪官们都是推手
  • 教育的基础都被贪官们掏空了/孙复初
  • 黄河清:贪官表——国殇祭之二
  • 四川一博物馆欲建“贪官馆” 陈列百年百名贪官
  • 四川一博物馆欲建“贪官馆” 陈列百年百名贪官
  • 贪官郭永昌被抓半年多 河南固始农民仍被坑害
  • 贪官们松了口气:今年不会出台财产申报
  • 中国贪官平均潜伏期3-8年 善于伪装手段隐蔽
  • 嘉峪关关城案被控“贪官”4年前文化局长终被裁定无罪
  • 拥豪宅厂房深圳15亿贪官被捕
  • 论上海贪官秦金龙落马
  • 为什么中国贪官的性欲全球最强?--
  • 吉林贪官为升迁买官 被“书记情妇”骗180万
  • 中纪委等17部门联手防范贪官外逃
  • 30年4000官员外逃 外逃贪官人均卷走亿元
  • 小熊:南都揭露大陆“惩防腐败体系建设考核工作组”多贪官
  • 贪官外逃人均卷走亿元 黑帮提供一条龙服务
  • 官方:大陆贪官30年来累计卷款潜逃500多亿美元
  • 对比研究揭示,当前的中国法律对贪官最宽容
  • 世纪末心态是贪官的一大动力
  • 媒体总结2009贪官情妇N种结局:各有各的不幸(图)
  • “共享”情妇成了贪官们的新嗜好
  • 实名举报雷州第一贪官常务副市长何健/黄德模
  • 东莞农民对贪官恨之入骨
  • 严惩贪官,匡扶正义,还我西岭净土
  • 信访局长王步祥伙同贪官利用特权侵占他(私)人巨额财产!!
  • 贪官污吏们正在疯狂敛财分赃——我们不该继续沉默!
  • 四月小婴儿首都戮战大贪官情妇
  • 诗歌:讨伐贪官朝阳区建委主任李建海
  • 刘征:堵言路 护贪官 兖州恶警行凶无人管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七君子怒告盗国贪官万言书》为何连说话权也要剥夺!
  • 郭起真:追杀贪官令---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陕西省高院最黑最大的贪官—副院长田平利
  • 贪官为什么需要有个圈子呢
  • 贪官用品咋就这么香
  • 请贪官污吏留给我们一点活命钱吧!
  •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许以穆:司法系统大贪官第一人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河南贪官的狱中生活:外面做官,里面还是官
  • 贪官为何喜欢“三讲”
  • 贪官敛财 待遣叁无女子遭转卖做妓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