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开 “两会”了,街道来人叫我不要去北京/张善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6日 转载)
     今年北京“两会”帷幕刚拉开,街道便来人到我家,叫我不要去北 京。我被法院枉法裁判非法拘禁三千六百五十天,政府时刻担心我到北京做访民去维权,每到敏感时期,担心程度几乎都会提高到临战状态。
    
     这一回来的是两位女的。一位是街道居委会主任,另一位是居委会党 支书。可谓是党政齐动。她们敲开我的房门后,张着喉咙亲热的喊叫几声“张老大”,未经我说“请”就落落大方在我的客厅里坐下了,那架势仿佛是四处奔走专门 宣读圣旨的宫中太监,无论是谁也无论你在忙什么都休想拒绝的。她们三言两语先无限荣光地自我介绍一番,然后步入正题:“我们是奉命来的。北京现在在开会, 有七十万人员搞安保,这些日子你不要去北京。”我听了哈哈大笑。今日的中国人都知道,北京是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以内,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作为中国公 民,只要不是被关在监狱的,只要不是被依法限制外出的,都有权利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时把北京当做自己或打工或旅游或办事或上访的目的地,这似乎是天经地义, 无需做任何解释再也明白不过的常识,就像人类对糖是甜的太阳是圆的认识一样。我还从未闻说过有哪个国家的议会开会期间,要分派几十万的人马在会议地搞保 卫,更未见过议会开会期间政府会叫自己国家的公民不能去首都。照中国的做法,美国、英国、俄罗斯议员几乎每个月都开会,首都岂不是天天要戒备深严,天天不 能去?中国二千年以来的天虽然从未明朗过,但我也没见过哪朝哪代有过不准老百姓去京都的壮举,据说那些朝代的皇帝们往往还鼓励子民们到京城击鼓鸣冤。然而 在一个人民的共和国,只因为人民的代表在开会,公民就不能自由的去北京,这真是古今中外惊天大要闻。 (博讯 boxun.com)

    
    我问:“到北京去上访,这是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公民权利,为什么我 不能去?”我知道她们叫我不要去北京就是叫我不要去上访,只是不便明说而已,我故意要点破它。她们答非所问:“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同我们讲,我们反映给上 面。只要不去北京,今后你和你家人来街道办事、盖印,我们都不收费用。”来经济手段了。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院把法律是维护社会正义的这个不可或缺的底 线连根拔掉,使之沦落成为了一百多年前的守护皇室专制残暴统治的家法,在这个家法下,我这个批评政府侵害老百姓利益的公民被非法拘禁了整整十年,这么一个 事关公民自由、幸福、权利的大是大非,在这两位街道女干部眼里,竟然好像以许诺不向我收费就可以摆平我默默忍受了。难怪,我们国家每到年节,总会有大量政 府工作人员提着粮、油看望“困难”群体的新闻充斥耳目,原来他们从上到下都以为,面对这个体制造成的全面腐败、司法判黑案、公民权利被剥夺而引起的社会不 满,只要他们肯时不时向老百姓丢几块肉骨头,假笑一下,说几句“我们始终关注着广大人民的切身利益”,就可以把每一个人的愤怒情绪抚慰住,使老百姓会心平 气和地去理解政府的难处,不给权力者继续腐败继续判黑案继续剥夺公民权利添麻烦添乱子。不过,对这两位不懂公民权利为何物的街道女干部在我面前玩这一套, 我没有必要较真,硬要来一番批驳。我转而以调侃的口气说:“你们不收我的费用我表示感谢。可是到街道办事、盖印,如果按法律规定需缴费,你们不要我缴,不 但不平等,你们还违法;如果本来就不该缴,你们不收我的则是正常的,不是你们在给我恩惠......记得上次你们的前任书记到我这里好像也讲过这种话,不过没几天 他就携带缴上来的公款潜逃了......”两位女干部脸部变色已坐不住,正好,公安国保的也来找我了,她们便借机起身告辞。不过走到门口外还念念有词告诫我 “一定不要去北京”。
    
    写完此文,我想起了一句不知是谁讲的话:根深叶茂青春勃发的大 树,即使十二级台风也无所畏惧;一只遍体是病行将就木的老虎见了蚂蚁也会浑身发抖。
    
     张善光 于 2010年3月7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现代中国又一个最黑暗的日子/张善光
  • 张善光:我可以不爱这个中国吗?
  • 张善光:逮捕刘晓波是逮捕什么?
  • 张善光:《零八宪章》如果实现……
  • 湖南异议人士张善光抗议国家安全局干扰其正常上网
  • 人权活动人士张善光出狱后首次接受记者采访
  • 湖南异议、维权人士张善光第二次刑满被警方秘密送回溆蒲老家
  • 湖南民主斗士张善光 即将坐穿牢底重获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