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3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纵览中国 首发
     打开报章,总能看到一些奇怪的新闻,今天,重庆新华网报道说,3月21日下午,重庆市九龙坡区与大渡口区发生大面积山火,过火面积300多亩。截至记者发稿时,虽未接到人员伤亡的报告,但突发事件已相当严峻。大约下午14:50左右,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镇西站村罗家湾突发山火。由于天气晴朗,加上山风助虐,火势很快蔓延到大渡口跳磴镇新合村境内,闹得人心惶惶。这似乎又是一个不祥之兆,但出身于京城官宦之家的纨绔子弟薄熙来,既没悟性,也没有敢为天下先,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正如去年重庆发生山洪时一样,他怕死,根本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第一线。当地媒体报道说, 火灾发生后,九龙坡区和大渡口区两地政府立即组织公安民警、民兵、村民志愿者数千人扑救。同时,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丁先军、王泰来率市林业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赶赴现场组织协调当地驻军、市消队总队、市武警总队官兵千余人扑救。今日凌晨,市森林防火指挥部向华龙网记者表示,火灾发生后,重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薄熙来等领导相继做出指示,要求有关部门迅速行动,周密考虑,组织力量扑救。 还说,截至21日22:30分,现场明火已被扑灭。消防官兵及武警战士仍驻守现场,清理余火,防止火势死灰复燃。这就是说,薄熙来的所谓“高度重视”,不过是在文件上画个圈,打打电话,或开个会议,装装样子而已,连市长黄奇帆都没有亲临现场。而来自重庆公安消防总队的消息称,山火发生后,消防部门调集主城区13个消防总队的共280余名消防队员和23台消防车,赶赴现场进行扑救。看来,薄熙来不动身并非因为工作忙,而是他自以为命要比这些官兵重要得多。 (博讯 boxun.com)

    
    与此同时,恰恰今天又是世界水日,重庆市水利局昨日通报,重庆市属于中度缺水地区,重庆西部12个区县属于重度缺水地区,他们认为:“未来10年重庆都还要喊渴”。 重庆新华网说, 今年3月22日是第十八届“世界水日”,主题是“关注水质、抓住机遇、应对挑战”。3月22日-28日是第二十三届“中国水周”。主题为“严格水资源管理,保障可持续发展”。 重庆市地处长江三峡库区腹地,坐拥三江,过境水资源丰富。该市水利局通报称,重庆市工程性缺水依然十分突出,人均多年平均水资源量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4,人均蓄引提水能力和人均旱涝保收面积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3,居西部城市倒数第一;目前尚有700余万农村居民饮水不安全,整个重庆市10余个县城、近400个乡镇仍面临缺水干旱的威胁;有近400个城镇防洪不达标。 该市水利局新闻发言人卢峰说,按照重庆市现有水利工程供水能力计算,未来10年,全市水资源短缺状况将持续加重。
    
    由此可见,重庆的山火与旱灾一起展现在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面前,但他的应对方式,却与老百姓的利益水火不相容,重庆新华网近日不仅刊登了人物特写,而且还加上了现场照片,题目却是不合时宜:《重庆的建设不好做,但做好了会很美》,文章形象地描写说:“金色的油菜花、起伏的山峦、蜿蜒的溪水……3月20日上午,全国十大美术院校的校长齐聚四川美院虎溪新校区,就中国当代美术教育,美术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等课题进行交流。市委书记薄熙来,市委宣传部长何事忠,副市长谢小军出席论坛。”显然,这个活动在前,火灾在后,但旱情早已存在,而“论坛”也并非一日。也就是说,火灾留迹和干旱期间,这些校长们还在山城旅居。
    
    据称,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十大美院“掌门人”首次聚会。“明媚的春光下,金黄的菜花旁,露天草坪上,艺术家们一边赏花、一边漫谈。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薄熙来与“艺术大师”畅所欲言,坦诚交流。“
    
    看来,山火既将燃烧,土地已经干裂,巨形何首乌突现,人心正在浮动,这些连中国历代封建帝王,都恐惧不已,引以自责的自然天相,一点也没有影响薄熙来的诗情画意,他竟自吹自擂地说,“这次全国十大美术院校的负责人一块来到山城,共话发展,也是推动重庆文化发展,提升山城文化品位的宝贵机会。”薄熙来对嘉宾的到来表示欢迎。他说,中国改革开放走过了30年,经济上高歌猛进,已令世界瞩目;而经济越发展,对文化发展、繁荣的呼唤就会越强烈。艺术创作对现实生活有重大影响,生活需要艺术,时代需要艺术人才。新华网的文章拍马屁说, 薄熙来的话,引起了艺术家的共鸣。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当今社会对艺术类,特别是设计类人才的需求非常大,“中国就是一个世界加工厂,美术因此成了一门强势学科,中国的美术事业大有可为。” 我想,这位昏昏然的院长把“世界工厂”和“美术强势学科”连在一起,把艺术和金钱连在一起,强调它们的因果关系和需求的重要性,令人匪夷所思,这且不论,先看看这些犬儒画家们是如何捧薄熙来臭脚的。
    
    报道说,许江还对“五个重庆”建设提出建议:“重庆是山水之城,有磅礴的气势,在世界上也很有特点。如何发挥优势,形成其它城市所没有的山水胜景,这一点非常重要。” 这时的薄熙来,早把百姓疾苦和干旱缺水忘到脑后了,他心里美滋滋的。他雅兴不小地回应道,赞成许院长的意见,并说,城市建设需要仔细研究土木建筑的布局,要让人看着舒服,能体现出自然之美。重庆山势起伏,虽说建楼有些困难,但它层峦叠嶂,是立体的,有层次感,很美、很丰满,搞好了比大平面上建的城市要耐看。关键是要统筹考虑,整体规划,分步实施,使其有个整体的艺术感觉和自然环境。我们提出“五个重庆”建设,其中有个“森林城市”的概念,就是希望达到这样的效果。相信10年后重庆会令人耳目一新,有个满目青山的好环境。重庆的建设不好做,但做好了会很美。在此民生困苦的关键之时,薄熙来全然不提上文涉及的迫在眉睫的未来十年干旱的严重问题,对潜伏已久的山火隐患也毫无警觉,他和其它领导都忙于迎来送往,谈诗论画,对当地百姓有可能面临粮荒和死亡的威胁全然不顾。而这些靠拍马屁爬上去的美术家,对水荒等自然灾害也同样冷漠,他们大都是趋炎附势之徒,满足于吃一点统治阶级宴席上的残汤剩饭,溜须拍马已是他们的看家本领。果然,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在发言中,对重庆城市建设规划理念的变化表示十分赞赏。他说,近20年,知识界、文化界对中国城市化进程有一些批评意见,主要集中在千城一面上,“尤其是新城建设,都是多立方盒子,都是高楼,都是大马路,没有特色。”他建议,有山有江的重庆,应跟其他沿海城市、平原城市拉开距离,因势造城,形成自己的特色。这其实和爱搞花架子的薄熙来的观点如出一辙, 只能博得主子的欢心,不过有一个人提了一个所谓的建设性意见,报道说,“我给薄书记提个建议!”西安美术学院院长说:“法国的城市之所以令人向往,关键是他们非常重视文化内涵,像巴黎等城市,其文化形象实际上代表了国家形象。法国有一条规定,重要建筑、大的规划,美术学院的院长不签字就不能通过。”既便如此平庸,自私的观点,重庆新华网也不敢写出这个人的名子,只是称他院长,大概是应其所求吧!这个院长忘了,假如他们和巴黎的院长同样有权,发展商不往他口袋里塞钱,他能签字吗?再说你说了算,象薄熙来这样当官的人怎么受贿?文章又说,薄熙来对此表示赞许,但没说授权給他们,他只是说,城市建设要有艺术感觉。一个建筑,只有使用功能,没有艺术感觉,很难给人们留下长久的记忆。一个城市的建设,不光建设者要努力,艺术工作者也要做出贡献。城市的建设者要把城市当作自己的作品,就好比面对一块美玉,要一刀一刀地精雕细刻,经过多少年的努力,最后形成一个完美的作品,交给全体市民来欣赏。
    
    但我做为一个大连人,亲眼目睹过这个政治骗子以建筑艺术为名,把大连的天然环境和众多名胜古迹破坏得面目全非的过程!大连美丽的弧形海湾已永成梦想和忆念,老虎滩在哭涕,黑石礁在沉沦,又比如,大连唯一的具有47年历史的苏军烈士纪念塔,动迁之后,实际上已名存实亡。而棺材般的白色建筑物取代了它,薄熙来酷爱的所谓“槐花灯”,则象招魂幡一样在人民广场两排挺立,多年来大规模动迁和城建工程的巨额利润,装进了薄熙来大批金州死党,以至谷开来及亲友们的口袋,所谓北京昂道律师事物所『前身是开来律师所』则是铁证,现在,他又在糟蹋和掠夺重庆,他说,今后10年,重庆主城区将扩张一倍,达到1000平方公里,这对任何一个大城市来说,都将是难得的历史机遇。薄熙来有意省略了“赚钱”两个字,应是“赚钱的机遇”,果然,他接着说,机不可失,我们一定要请四面八方有真才实学的建筑师、规划师、艺术家,共同参与规划设计我们的新重庆。中国沿海的很多城市在过去几十年高速发展中已经很漂亮了,也基本定型了,而重庆正面临改造的机会。他不好意思提到大连,因为近年来他的治市理念和形象工程,已被我刊发在香港《多维月刊》上的连载文章《薄熙来传》彻底戳穿,这些常去香港吃喝玩乐的院长们不会耳目塞听。只是参与设计的诱惑挡住了他们的火眼金睛。
    
    我看,与会的“十大美院掌门人”应当提醒薄熙来,不论是重庆的经济形势,百姓疾苦,人文环境,还是他本人的仕途,处境,都到了最危险的关键时候,而忽然出现的巨形何首乌,自燃山火和由来已久的干旱缺水,都是大自然的报应和警示,如果他不顺应民意,身先士卒,立即赶到火灾和旱田第一线,带领群众解决问题,只有死路一条。然而,从小习惯于宫廷尔虞我诈的薄熙来,没有这个悟性,良心和诚意,新华社的报道说,“不知不觉中,论坛已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意犹未尽,罗中立院长邀请艺术家们共进午餐,大家谈笑风生,和薄书记一道继续探讨美术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 ”。
    
    可见,薄熙来和十大所谓美院掌门人只对美味佳肴更感兴趣,早把老百姓的温饱丟到爪哇岛去了,他们不知道重庆还有一大半农民吃不饱或吃不好,还有数百万类似王娅的孩子上学困难,数十万三峡移民流离失所,不用说别的,这些掌门人用脚丫子蘸墨画一副小品卖了赚的钱,都比王娅父亲一年辛苦劳作的血汗钱还多!只要薄熙来这样的坏人当政,社会的不公平和两级分化就无改变的希望!而最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年以油画《父亲》一举成名的油画大师罗中立,如今只会邀请权贵和同道吃饭了,已经全然忘记了“父亲”脸上的皱纹至今不仅没有减少,而且愈加深刻,还和重庆土地干裂的口子对接在一块,中国没救了!他再也画不出《父亲》那样震憾心灵的力作了,因为类似薄熙来的贪官,已经用“掌门人”挡不住的诱饵,把他的创作灵感噴发的深井彻底地腐蚀掩埋了。纵览中国画坛,已无几个人还能象中国画院副院长卢禹舜那样有良心和良知了!
    
    我想,善于巧取豪夺的薄熙来,之所以重视这些十个掌门人,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们都是名家,如同当年在大连一样,薄熙来喜欢收藏名家字画,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发财的机会,据我所知,其在大连以至辽宁掌权时已收受了价值连城的全国各地的名家字画,其寓所的精品林列令人叹『“贪”』为观止。薄熙来用城市建设规划工程费和艺术咨讯费,诱惑和拉拢这些发财心切的犬儒艺术家,以便他们为重庆摇旗呐喊,反过来说,他们个个脑满肠肥,名利双收,不会不对薄熙来投桃报李,等将来退休了,薄熙来玩名家字画就能成千万富翁,难怪,薄熙来90年代中后期要和辽宁省著名画家宋雨桂为邻,同住大连中夏苑,连谷开来也要跟大连画家张兴君学画,薄瓜瓜和邢良坤学陶艺,他们都知道远离自然灾害,奔钱而去,并和名画家同流合污,附庸风雅。但《史记》的作者司马迁说得好:“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薄熙来忘了最重要的一点,等他在日后的中南海高层权斗中倒下了,这些处心极虑搜刮的名家字画,只能折合成贪腐金额被没收,和陈希同,文强一样,它将变成刑期,而他的贪腐的名字,已被我钉死在《薄熙来与昂道律师事务所》一文中,遗臭万年。
    
    2010年3月22日于多伦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么?
  • 薄熙来不是江泽民的人,更不是胡锦涛的人/春秋戈
  •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姜维平
  • 薄熙来汪洋暗斗利用两会角逐政治局常委(图)
  • 美联社:薄熙来将成人大上的政治明星
  •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姜维平
  • 从冯正虎回国,薄熙来重庆打黑谈胡锦涛的思路和国家的政改
  • 姜维平反薄熙来反的是什么/右志并
  • 薄熙来“唱红歌”得不偿失/张宗铭
  •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姜维平
  • 为什么我反对薄熙来的打黑/张鹤慈
  • 文强背后的大鳄在政治局 薄熙来也怕了/宋祖德
  • 薄熙来与真武神牛/姜维平
  • 文强李庄服了薄熙来/吴建东
  • 茅于轼PK薄熙来/田野
  • 由王娅想起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姜维平
  •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姜维平
  • 薄熙来把党和政府卖了?/姜维平
  • 中国政坛两雄争锋前沿战——薄熙来、汪洋对比/牟传珩
  • 跟薄熙来竞争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出新招
  • 中共18大权力之争胶着 薄熙来背水一战
  • 薄熙来大清洗重庆3000多科级警官遭解职(图)
  • 薄熙来:要坚持唱红打黑 只抓GDP难有大出息
  • 薄熙来没有回头路可走 要打黑到底
  • 小熊:南方周末刊出薄熙来双目紧闭抗议两会照片(图)
  • 政协炮轰薄熙来打黑扩大化
  • 两会:胡锦涛贾庆林跑得最勤 薄熙来风头最劲
  • 薄熙来被问傻在场重庆官员表情精彩(图)
  • 薄熙来的与众不同之处:最后一搏
  • 渝北瀛丹大厦1400购房户被骗,写信给薄熙来(图)
  • 薄熙来造成的尴尬北京权力斗争白热化
  • 薄熙来被称最闪亮的政治明星(图)
  • 薄熙来秀英语 要求删掉薄熙来之歌(图)
  • 薄熙来:毛主席土地革命唤起工农千百万 政府一定要解决好人民的住房问题(图)
  • 薄熙来两会闭口不谈打黑
  • 政协会上显颓势:薄熙来难成中国的朱利安尼
  • 贺国强专程到重庆团看薄熙来
  • 薄熙来和张春江是一根草上的蚂蚱吗/姜维平
  •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