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学生性爱视频反思:映射成人世界道德水准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3日 转载)
     南方日报 
      性罪错,指处于性成熟期的青少年,由于性知识的贫乏或对性行为的社会意义不甚明了,为满足自身生理的需要而实施的有关性方面的错误行为或者违法犯罪行为。
       厚街职校女生性爱视频事件已经发生了一段时间,涉事的李某家仍处于闭门不出的状态,警惕着可畏的人言;然而,传到网络上并引起媒体注意的性爱视频只是少数,还有不少性爱视频半隐秘、半公开地流传在一些青少年中间。 (博讯 boxun.com)

       记者日前就看到东莞某职校学生中间流传着的另一段性爱视频。这段视频时长6分33秒。男主角一上来便褪去了女主角的校服,二人在拍摄性爱场景时谈笑自如。
      可见,部分尚在就学的青少年存在着性行为,已经是事实;其中一些人存在着多人性行为,这也是事实;其中,更有一些人把他们的性行为拍成视频,这也是事实。
      青少年的隐秘世界一旦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往往令成年人大吃一惊。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青少年对性行为、毒品和生活的态度。
      某职中高二男生对记者说:用手机拍摄性爱视频,多人性爱,吸毒等,在他和哥们的世界里颇为常见。
      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要经过一段烦恼的阶段,甚至是危险的阶段。这个阶段,是青少年顺利转变为成年人的关键阶段。从过往的经验看,大部分青少年顺利地度过了这个阶段,成长为举止正当、具备责任感的成年人。但也有一些青少年,在这个阶段栽了跟头,走上了另一条路。这条路,无论是家长、老师、社会还是青少年自己,都是不愿看到的。
      我们今天要向读者展示的,就是部分青少年的隐秘世界。他们的生活方式,给人带来的不仅是吃惊,还有成年人社会对自身的反思。

  性爱视频并不罕见
      3月11日,职校女生性爱视频事件见诸报端,全城哗然。这段时长7分55秒的视频中,不但揭开了一些青少年隐秘生活的一角,而且令女主角一家人都陷入了尴尬,“整个家族都震动了”。
      厚街警方将6名涉案男生带回调查,其中两人被刑事拘留。
      性爱视频女主角的父亲对记者说:“我个人觉得,我女儿的事情在他们学校应该不止一件。我现在只是希望警方调查清楚,用我女儿的案例给其他女生一个警示。”
      这个案例是否能给其他女生带来警示呢?目前还很难说。我们知道的是,不少职校学生的手机上,仍保存着性爱视频,其中不乏“本校制造”。
      3月20日下午,某职校学生小程约见记者时,脚踩单车,带着三五个哥们和女伴,神情轻松。
      他向记者展示了最近出自该校的又一部性爱视频,“正在火速蹿红中”。
      这名学生笑呵呵地掏出手机,让记者欣赏这部新作。这段时长6分33秒的视频,男主角一开始就脱掉了女主角的校服,两个人性爱尺度之大,令人吃惊。视频中,还多次有男女主角隐私部位的特写,被拍摄者始终谈笑自若。
      小程说,视频的男主角高二在读,经常在外面混,玩桑拿夜总会,欠了别人一万元钱。债主要求这个男生拍部视频,可以少还五千元钱,另外的五千也可以慢慢还。
      “于是,前段时间,他就拖着自己的女朋友,开房拍了这部片子。”小程说。
      他说,这是刚刚流出来的新品,还没传上网呢。这类视频在学校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出来一部。
      不过,涉事学校说,从该视频人物的校服和长相判断,不是该校学生所拍。
      小程还讲了另一件事:一个名叫小华的人,去年上半年与男友小福拍摄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性爱视频。“刚开始小华是不愿意的,后来小福提出这是他的第一次,很有纪念意义,便拍了”。
      该视频刚开始在朋友圈子内流传,后来全校都知道了,“老师知道后就把他俩开除了”。

  “嗨”的时尚和沉沦
      去年6月,某电视台曾曝光过常平新×俱乐部里面销售K粉和摇头丸,就像在菜市场买菜一样容易。购买者不仅可以货比三家,还可以随意砍价。夜总会老板说,来这里玩的人,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能在这里找到最“嗨”的感觉。
      小程也对记者说,他的很多同学都打过K粉,他自己也尝过。K粉来自学校周边的夜总会、俱乐部。
      他说:“不吸K粉就碍不过兄弟情面。吸了K粉后会晕,走路一摇一摆的,非常威风。吸多了不吸都不行。我有很多同学都上瘾了,一天至少要吸一包,一包50元。”
      他说:“每周五放学后,就有同学去常平天鹅湖广场附近的某俱乐部,找熟人买,储备一个礼拜的K粉。如果关系够熟,买多了还能送一些。”
      小程说,吸食K粉不算什么,很多男生还尝试白粉渣。他说:“在我们班,两个男生上课时候就拿出一包K粉,用一张卡剁碎、分行,再把笔芯抽调,就用笔杆子吸了起来。两个男生吸完后就神志不清地睡着了,老师根本管不着。”
      某教师向记者证实了小程的说法:“很黄很毒的事情在学校并不鲜见,有些男生还把这当成一种炫耀。”
      这位已经离职的教师说,有些学生夜总会去腻了,吸毒就成了他们的爱好,不少学生的QQ名、QQ空间名都是嗨神、K神之类的隐晦称呼。
      “老师从来不管我们”
      小程说,在平日朋友们的交流中,谁关于K粉、性爱的故事知道得越多,谁就越“混得开”。
      有个学生叫小陈,他平时不参与这些,在职校里显得特别“不入群”。
      记者匿名加入某职校班级QQ群中。一个女生向男生索要三级片看,看了不满意,反问男生:“这些都看腻了,有没有新货?”
      上文提及的小华和小福,两人在视频风波后,并没有成为男女朋友。男生认为,搞都搞了,拍也拍了,还找她干嘛?女生也不以为意,“这种事情反正每个人都做过”。
      某学生说,诸多男生都曾尝试过用手机等工具拍摄自己的“床上青春”。“做人要做陈冠希,做爱就要带相机”,这句话在学校不胫而走。
      小程说:“没有学生会去举报视频、多人性行为等事情,毕竟都是不光彩的。你举报了,说明你参与了拍摄,要不就是参与了传播。”
      一名教师说:“虽然学生对我说了很多,但我除了告知他们以学业为重外,还能做什么呢?”
      但小程认为:“问题出在老师身上,他们从来不管我们。他们就是来学校拿点工资的,从心底里轻视我们。”
      性教育应大大方方进行
      有专家这样定义“性罪错”:处于性成熟期的青少年,由于性知识的贫乏或对性行为的社会意义不甚明了,为满足自身生理的需要而实施的有关性方面的错误行为或者违法犯罪行为。
      可见,职校女生性爱视频事件,就是典型的性罪错。

  性教育严重匮乏
      有调查显示,近年来,我国青少年性罪错案件比例增加,年龄趋于低龄化,而且此类案件占青少年涉嫌犯罪案件的58.5%。
      为什么在青少年当中性罪错发案率如此之高呢?受访的教育界人士和心理学专家均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我国性教育的缺位和匮乏不无关系。
      有专家说,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在性教育方面仍然步履蹒跚,仍是一个大空白,但现实情况证明,对青少年开展青春期性教育已迫在眉睫。
      在西方发达国家,性教育被定位为人格教育。从小学到高中,每个学生都要接受大约120学时的性教育课程,内容包括性知识、性道德、与性有关的价值观等。
      反观我国,“谈性色变”的现状依旧没有改变,在学校和家长眼里“性”依然是一个忌讳的字眼。不论是高中生,还是大学生,都说学校仅有的性教育在于几节生理卫生课,老师有时还会让学生自己翻书自学。
      对此,东莞市政协常委、东莞中学教师占少云指出,学校和家长在青春期性教育中并未起到主导作用,青少年获取性信息的主要渠道还是来自网络、报刊和光盘等等,这些渠道的内容良莠不齐。
      另外,在青少年性教育这个问题上,很多老师和家长的出发点就是为了防止“出事情”,是一种防范式的教育。更有家长认为,性教育越早,孩子产生性意识就越早,越容易“出事情”。
      在学校、家庭如此封闭的环境下,孩子们只能“自学成才”。有记者曾对广州某中学200位高中生、100位初中生作过问卷调查,发现有187名受访学生曾浏览过色情网页,170人看过限制级影像。
      时下不少青少年把性行为当成一种时尚,以自身性经验相互比较为傲。记者在近日的采访中发现,个别学生把“做人要做陈冠希,做爱要带照相机”这句话奉为“至理名言”。
      前苏联教育学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我们的任务就在于,要让性本能刚刚觉悟之际,就使他们的理智做好充分的准备。”
      当前,青少年性发育有所提前,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么,我国滞后的性教育能成为无数少男少女的“护身符”吗?因此,针对青少年开展积极有效的性教育已迫在眉睫,这事关青少年的健康成长。这不光是他们自己的事,也是家长、学校以及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

  性教育的“度”在哪里
      在大街上,学生情侣上街牵手已是司空见惯。在小巷内院,在校青少年拥抱、亲吻等更亲密的举动也屡见不鲜。一位政教处主任曾向记者提及,有时候女生甚至更主动,乘父母不在家时约男生到家里玩,“这样子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有高中学生也认为,自己已经成年或接近成年,对性可以自己做主。“如果双方都愿意,也没什么关系”。
      还有学生认为,拍视频的几个人“太不聪明”,男女朋友间发生性关系很平常。但几个人一起而且还拍视频,则让人难以理解。
      有男生说,自己绝对不会也不接受女生参与类似行为。
      对学生们的这些思考,一位较长时间接触学生的社工认为,尽管学生有性意识的萌发,但同样应遵守着社会的道德底线。如果能正确引导,是能够大大减少类似事件发生的”。
      一位班主任告诉记者,发现班上有的学生关系特别“亲密”,他也曾想过是不是要讲讲性话题,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位教师说:“不是我不想讲,我怕学生本来没想到这一层。我一讲,他更好奇去尝试,不是适得其反么?”
      专业的社会工作者也有类似担心。有社工说,针对青少年开展关于情感话题的活动,也只能停留在正确的恋爱观这一层次上,更深入的性关系、性接触话题并不在活动内容之列。“我们对这个了解也不深,难以讲清楚讲透彻”。
      香港社会服务发展研究中心陈安发先生,是东莞社工专业督导计划统筹主任,在香港长期从事青少年性教育工作。他认为,随着青少年生理的发展,他们对自己和身体的变化感到好奇,在某些情况下会产生异样感觉,有性接触和性行为的想法,这并没有错。
      但是,他说,女生是否应该满足男生的所有要求,男生如何看待自己在性关系中的责任,这需要一个更清醒的认识,也需要必不可少的教育。
      陈安发说:“在香港,家庭生活教育也包括青少年性教育,开展了几十年,到今天离全面教育还有差距。未来十年二十年内,这仍然是一个社会要面对的话题。”
      他说,首先,成年人不要把性话题当作一个神秘的猎奇的或者羞涩的话题,“你看我在阐述时并没有特别的动作神情”。这样是消除听众好奇心理的一种方式。如果教育者自己抱有上述那些心态,只会更加调动听众的好奇心,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给青少年一个走出阴影的空间
      陈安发很关心性爱视频男女主角的现状。他说,应当给这些孩子一个空间,让他们走出阴影。
      陈安发认为,要多层面考虑社工介入的效果。
      对受害人本人,应当考虑孩子是否会因此产生诸如自杀、自残、暴力等过敏反应。首先要让孩子接受事件发生后造成的现实,并随着时间推移,冲淡对孩子的消极影响。这需要社工开展专业的心理辅导。
      同时,对孩子的家人、朋友及其所生活的环境开展社会教育,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孩子,给孩子一个正常的生活空间,不要让她觉得现在自己没有人能依靠。
      他说:“对于类似事件,社会上有人是围观的心态,有人用苛刻的指责,也有人完全出于同情。我认为,想让孩子走出阴影,最重要的是一种接纳的心态。我不同意孩子的一些行为,但并不代表我就要用特别的眼光去看待他们。”
      陈安发说,帮助孩子改善心理状况是当务之急,社工应当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
      东莞市大众社工机构副总干事余欣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她认为现在涉事的孩子可能面临巨大的压力,如果现在生活的小环境对成长不利,换个学习生活的环境未尝不是一个选择。
      她还关心这件事情对青少年生理上是否会造成不良后果,父母在家庭小环境中和孩子能否保持良好沟通,以避免二次伤害。
      余欣说:“社会上一些案例中就有一些孩子,经历过类似事件后,对生理上心理上都受到伤害,最后自觉不自觉地沉沦下去。我们应当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教师的声音

  颠倒顺序的“传道”与“授业”
      郝东(东莞中学松山湖学校心理专职教师,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市公安局警员心理健康顾问):职校女生性爱视频事件的发生有其必然。哪个时代的小孩都曾有过叛逆、荒唐的行为,所谓的“60后”、“70后”当初也曾离经叛道。
      具体到职校女生性爱视频事件,她(他)们在表达方式上太出格、太激烈了,不但伤害了自己,而且伤害了身边的人。
      发生此类事件需要多方反思,不能让某一方为此埋单。比如,家庭教育有没有出问题?学校教育有没有缺位?社会风气有没有误导作用?
      钟应芬(寮步职业技术学校校长):问题学生多半来自问题家庭。父母亲所起的表率不好,小孩自然会有样学样。现在社会风气和社会环境的急剧变化,对当今教育管理工作带来困难。以前我们没手机,没电脑,现在的学生基本是人手一部,而且沐足、KTV等娱乐场所遍地都是。
      在中国的基础教育体系中,最大的弊端是德育优先让位于分数优先,从小学到高中,各个学校无不把智力教育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结果忽略了学生的思想品德教育。
      中职学生相对比较难教,但不能简单地给他们贴上“差学生”和“坏学生”的标签。入读职校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职校生照样可以通过努力实现自身人生价值,为社会创造财富。
      占少云(市政协常委、东莞中学教师)古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传道”是放在“授业”前面的。而在当今的教育体制下,这个先后关系是反转的。因此,有些学生的道德水准之低下让人震惊,结果做出一些惊人之举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少事情发生在职业教育体系内,这与我国职业教育边缘化、被歧视的现状不无关系。相比义务教育、高等教育而言,职业教育仍处于薄弱环节。
      记得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中专、高职曾经是香饽饽,一度录取分数远远高于普通高中,如今,中职、技校却在社会上低人一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