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同安:呼吁建立“疫苗伤害保障救济机制”倡议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2日 转载)
    作者:余同安 文章来源:维权网
    
     免疫接种本应是国家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关乎着无数个家庭的健康和希望。可是,接种疫苗始终是将人体外的一种生物制剂引入体内。 (博讯 boxun.com)

    
    疾病预防与接种是科学,是实践性的科学,是临床医学的一个部分。科学,尤其是实践性的科学是不断发展和完善的,是不可能完美无缺的。所以,即使是经过多年临床广泛使用的疫苗,其在接种后将引发受种个体产生何种已知或者未知的额外风险,还不能完全为人类所掌握和避免。就算是完全依照规范实施接种,所种的疫苗严格符合技术标准,仍然不能排除引发严重疾病的风险概率!虽然极低,但发生在个体身上却是百分之百的伤害!而在今天的中国,不论是企业的质量控制体系,还是疫苗采购和储运的疾病预防控制部门,或者疫苗的接种医院,还远不能达到书面上所订立的标准,这无疑更加大了发生危害的概率。
    
    即使拥有高度发达的临床医学水平和十分严格及公正的司法制度,美国仍然在1986年订立了《国家儿童疫苗伤害法》,以解决上述问题。该法规定国家对疫苗生产者按其所销售的每支疫苗计算征收费用设立救济基金,疫苗伤害死亡者除可进行诉讼外,还可根据“无过失救济制度”向该基金求偿。该制度突出的特点,就是在不能确定侵权人或侵权人不能承担责任的情况下,保证受害人仍能向国家求得赔偿,国家最终将损失分摊到所有药品制造者身上,实现社会风险的分担。但该制度保留了对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人的追偿权,只是对传统民事赔偿制度进行了调整、补充和修正。
    
    今天,众多同病相怜的悲剧已经连绵不绝地上演,甚至有些苦不堪言的家长已经积聚着大量的偏激与愤恨一触即发……
    
    虽然,曾经深深理解地方官员甚多的无奈。但不断获悉并逐一印证的,竟然是越来越多相关病例的信息!尤其是自己的孩子同样惨遭疫苗毁灭性的祸害颇深至极(详见http://nihao20080707.blog.163.com)。因此,没有任何理由再沉默不语了!故本人深感责无旁贷,自愿竭尽全力,为己为人之权益,客观地阐明所有当事人渴望有法可依的迫切诉求,并试图探索一及时有效的救济渠道,从而不致于无数的苦难者在艰辛的维权路上还背上雪上加霜的“刁民”、“闹民”的恶名,并为以后的孩子们建立一个更安全的社会,一个更安全、更人道的的疾病预防与控制体系。
    
    已经发生的事无法挽回。苦苦追寻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法才是我们最终之目的。所以,我强烈建议政府及立法部门应务必尽快出台相关的疫苗伤害的保障救助机制!或可参照外国成熟的,特别是美国和德国政府的疫苗伤害保障救助机制。
    
    我认为,我们的孩子永久不可磨灭的伤害,已经是十分“荣幸”地成为公共接种疫苗风险的牺牲品!所以,理应是国家和公众必须共同承担的社会责任和义务!
    
    首先要全力救治和解决我们的孩子现在的和后续的治疗费。同时,要合理和足额地补偿我们的孩子和以后通涨也可以生存的生活费,毕竟他们的父母亲那年华会日渐老迈。而决非是霸王硬上弓的“一刀切”;也不应该是遭人唾骂的、明显极失公允的、任何人都难以接受那离谱性的强权主义之所谓一次性补偿;更不应该是庄严的司法公然袒护权贵而践踏弱势的怪名词“法不溯及既往”,然后再妖化疾控部门严重伪造证据竟然是“瑕疵”;更加绝对不可以出现公权机关肆意泡制的、任何法律法规的条文都无法找到的“词汇”来对付和打压我们……
    
    凡此种种,确实令人倍感人权的悲哀与“权大于法”的高压!这一切完全是责任官员典型的不作为而极其残暴地让我们个体独自承担那无法言喻的伤痛!如果不能妥善处理疫苗相关病例问题,就可能因为类似事件使群众对免疫规划产生抵触情绪;患家们遭受了天灾人祸,得不到足够的安抚是绝不会妥协的,少不了到处诉求及诉讼,甚至多次集体进京上访,造成不良影响。因此,我国应建立疫苗不良反应致损的司法救济制度!国家没有理由对患者们的巨大伤害却袖手旁观,应该要提供有效的救济途径。
    
    我认为,疫苗的生产企业和各级卫生部门必须建立免疫接种的责任体系!假设药厂一支疫苗的成本和利润是2元,各级卫生部门垄断性的利润和实际的行政费用及其它耗用的材料是8元,那么,一支疫苗的总成本是10元。接种者的收费应该是12元,而额外多收的2元应集结并成立疫苗有效的储备保险救济基金(绝不能以此成就官老爷们的小金库),以备日后应付各种疫苗的风险概率的发生,避免任何一方都无法承受的经济压力。哪怕是所谓的免费接种,地方财政都已经支付了相关的费用。况且,其实每位家长老早就已经预付了大部分疫苗的接种费用,防疫部门才给予办理《儿童免疫证》的。
    
    我认为,我们的孩子接种疫苗前身体一切都是健康的。防疫部门的专业人员却完全没有履行告知和检查的法定义务。受种后却相继罹患了让人闻之色变的病毒,特别是原本希望预防该病毒的却适得其反地患上了本应预防的病毒(我们的孩子预防脑膜炎病毒却得脑膜炎病毒后遗症;有的预防小儿麻痹却得小儿麻痹症:有的变成畸形的植物人而卧床不起至永久需要亲人疲惫不堪的照顾;甚至有的已经抢救无效死亡……还有其它疫苗伤害的案例实在无法一一洒泪尽言了)。这岂不是再简单不过了吗?孩子的事实不就是铁定的、最有力的证据吗?何须一大堆诸多的解读?
    
    我认为,对于疫苗伤害病例的前期补偿和后期保障,是我们国家预防接种事业整体中的一部分,目前来看是最不完善的一部分。发生异常反应的病例尽管是少数,但是后果是极其严重的。而且,这样的风险是每个参加免疫接种的孩子都要承担的。今天发生在我们孩子身上,明天不知道会发生在谁家孩子身上。因此,做好对异常反应患儿的补偿,其实是对全体孩子的保障。家长呼吁卫生事业的决策者能体恤患儿和家庭的不幸遭遇,推动相关后续补偿和保障的建立和健全,让这些为国家免疫事业牺牲终生健康的孩子们那幼小的心灵能够感受到一丝慰藉,一丝温暖。
    
    前期补偿,后期保障。具体的说,前期补偿是指对孩子前期治疗阶段的各项经济损失进行补偿;后期保障是要求对孩子的今后生存进行保障,可以按照因公致残民政抚恤办法实施。
    
    1.将患儿独立成户,纳入民政永久性的低保范畴和全额购买“社保”;2.尽快落实残联规定的应该享有的救助政策和因公致残民政抚恤;3.协助解决患儿今后入托、入学等问题,不得社会歧视、不得以残疾为由拒绝接受;4.计生部门必须要对患儿家庭新列入人性化的重视和经济抚恤等社会责任;5.患儿家庭因病致贫、债台高筑、置业困难,政府要给出一个可以覆盖上述诉求的一次性补偿;还有患儿因为残疾已失去基本的谋生技能与思维,如果再度陷入困境,包括今后生病住院和常规检查及门诊治疗等费用,政府也要重中之重地彻底落实和解决,不得重复屡现对当事人的“皮球杂耍”!
    
    我再认为,若有不幸出现了疫苗伤害的案例,各级卫生部门的既得利益者和相关药厂,都必须按照公平原则作出合理和足够的无过错补偿,有过错的则要加倍赔偿和严惩!以此增强其对社会应有的责任感;公民也随之加强对免疫接种的义务和信心;政府也可以树立更好的公信力和赢得社会的和谐!这样,地方政府也会有法可依来对疫苗的受害者作出合理和足够的补偿或赔偿,从而避免政府由此陷入两难的尴尬局面;相关药厂也会不至于难以应付巨额的赔偿而破产;各级卫生部门也不至于民众谈虎色变而无法完成预防接种的任务备受遣责;疫苗的受害家长也不至于无奈地接受那少得可怜的补偿款却远远不够孩子长期治疗的巨额、更加远远不够安置孩子以后无法估计的艰难岁月而痛不欲生!难怪家长们不断衍生出种种的呐喊与抗争……
    
    可“官本位”还是“潜规则”地一味回避与漠视我们的诉求和苦况,顶多是“数字游戏”“忽悠”一下我们……想来实在是太过分了,完全愧对孤立无援且善良的“选民”!对我们来说极不公平!反之,怎会让我们就此罢休?希望政府切实考虑和保护受害人的权益!平衡受害家长们心中的怒火!
    
    广东江门疫苗受害家长余同安
    
    2010年1月18日于北京倡议呼吁
    
    敬告:呼吁所有疫苗的受害家长要注明孩子是接种了什么疫苗而伤害的,还必须是真实的姓名和地址(省、市、区)及常用的电话,不得虚假捏造。希望社会各界人士积极响应和严肃视之!同意签名后不得随意删改!同时也须是真实姓名和职业反馈给我们,才可以在网上签名声援《“疫苗伤害保障救济机制”倡议书》,才能够形成议案提交全国人大推动立法!
    
    欢迎在http://nihao20080707.blog.163.com留言,或编辑短信发至手机号:13556978439,我们会尽快在《倡议书》的电子版填上阁下良心的一笔。
    
    《“疫苗伤害保障救治机制”倡议书》全国联名声援人士:
    
    余同安(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A群流脑疫苗受害家长,患儿余荣辉大脑萎缩,二级伤残) 13556978439
    
    梁永立(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乙脑疫苗受害家长,患儿梁嘉怡一级伤残,植物人) 0750-6120154
    
    谭锡鸿(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A群流脑疫苗受害家长,女儿谭洁仪小脑萎缩,二级伤残) 0750-6412715
    
    易文龙(山西省洪洞县A+C群流脑疫苗受害家长,女患儿易世华) 13903572625
    
    王明亮(山西省吕梁县乙肝疫苗受害家长,患儿已身故) 13994809666
    
    张彦春(江苏省南京市卡介苗受害家长,女患儿已身故) 13815893922
    
    马泽明(北京市朝阳区糖丸疫苗受害家长,女患儿马双双) 13651006178
    
    滕彪(法学博士)
    
    唐荆陵(广东省著名维权人士、公益律师)
    
    张东升(北方法制报驻南方记者、疫苗伤害案件调查人、纪实作家) 15014178337
    
    巴忠巍(河南信阳人士、人权捍卫者)
    
    姚立法(湖北省潜江市人大代表、著名选举专家)
    
    郭艳(广州著名维权律师)
    
    刘德军(湖北省公益工作者)
    
    李玉芬(北京市门头沟区永定镇乙脑疫苗受害家长,患儿植物人) 13241335706
    
    曹景龙(吉林省长春市绿园区糖丸疫苗受害家长) 13844111735
    
    任以补(广东江门市新会区农民)
    
    刘孟宽(香港画家)
    
    陈国兴(马来西亚吉隆坡人,著名琴师,音乐家)
    
    李逆熵(本名李伟才,香港作家、小说家)
    
    李晓白(国画家)
    
    陈德锦(香港作家、学者)
    
    胡迪(广东江门市新会区大泽北洋人,原名林年锦,中国自由作家,持不同政见者,曾三次上书胡温)
    
    梁文福(新加坡作家)
    
    黄淳(罗坑水边人)
    
    余料想(广东江门市新会区会城镇居民)
    
    朱波(山东省沂水市糖丸疫苗受害家长)13455931459
    
    袁新亭(广州某出版社编辑)
    
    冯志军(上海市下岗失业者)
    
    齐嘉(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阿荣旗那吉镇人)
    
    容启明(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农民)
    
    容国良(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农民)
    
    容福强(广东省佛山市居民)
    
    容国愉(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农民)
    
    容乃祥(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农民)
    
    容振强(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农民)
    
    容丙群(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农民)
    
    徐晓辉(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A群流脑疫苗受害家长)13795199675
    
    周素影(辽宁省葫芦岛市卡介苗受害家长,男患儿杨昕昊)15042922298
    
    伍沃宏(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农民)
    
    董永(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A群流脑疫苗受害家长,女患儿董梓欣)13872929371
    
    张德云(湖北省荆门市麻疹疫苗受害家长,女患儿张文)13339771159
    
    刘士辉(广州维权律师)
    
    陈涛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干部,省劳动模范,山西疫苗案举报人)13834568060
    
    李智杰(深圳市新世纪文明研究会副秘书长、作家、出版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问题疫苗 孩子见鬼/韩浩月
  • 结果通报无法阻止疫苗乱象
  • 强烈呼吁世卫调查中国儿童麻疹疫苗问题
  • 维权网就山西“问题疫苗”摧残儿童健康与生命事件的声明
  • 22日16时山西将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疫苗调查结果
  • 山西省就“问题疫苗”召开新闻发布会草率收场
  • 被免官员曝疫苗内幕 举报者家长收到恐吓短信
  • 山西省“疫苗致死多人案”,卫生厅:报道基本不实
  • 中国记者王克勤就山西疫苗案呼吁更多的人求证真相
  • 问题疫苗受害家长抗议新华社虚假报道(图)
  • 山西疫苗事件受害者家长聚集卫生厅门口(图)
  • 李方平律师就疫苗事件向山西省卫生厅申请信息公开
  • 记者:我们掌握山西问题疫苗大量证据
  • 新华社记者关于“山西疫苗事件”访谈
  • 中国下令删除山西问题疫苗的报道
  • 疫苗致死儿童事件:媒体质疑山西卫生厅未排查患儿
  • 卫生部调查山西疫苗致死事件 疫苗曾检测合格(图)
  • 朱廓亮:大陆爆发“腐败疫苗杀人”抗议潮
  • 山西疫苗乱象被揭露 今夜大陆删帖格外忙/陶达士
  • 山西杀人疫苗事件,能否给天堂的孩子一个交代?
  • 山西否认《近百婴儿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报道
  • 山西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