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原新疆经济报资深记者海莱特.尼亚孜,我等你请我吃饭!/苏禅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2日 来稿)
     晃眼,海莱特尼亚孜先生身陷囹圄已近半年,近况如何?难以获知。拘押其间有没有频繁遭受人格侮辱甚至酷刑逼供?外界不了解。因为其亲属迫于当局的恐吓与压力,恐惧与躲避与外界接触。
    
     在最初的报道后,众多媒体如今保持可怕的令人沮丧的沉默。相比较谭作人,郭泉等良心人士被持续关注,维吾尔良心人士的命运被集体遗忘。难道在舆论界的视野里,维吾尔良心人士的生死贱如草芥? (博讯 boxun.com)

    
    《联合早报》《亚洲周刊》皆采录过他的看法与文章,为何在被捕后却保持者冰冷的沉默?在当局失民心的高压政策之后,中文舆论界在用近乎冷漠彻底将维吾尔之心推向对立。我悲哀,为这个时代这种文化,虽然相信依旧存在,对维吾尔社会苦难的关注、不平与呼吁。但毕竟微弱,微弱的超不过心跳声。
    
    已知天命的海莱特.尼亚孜是原新疆经济报资深记者,资深媒体人。1982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中文系,曾担任过新疆法制报总编室主任、《法治纵横》杂志社副社长,并获高级职称。09年10月1日被警察从乌鲁木齐家中带走,10月4日其家人收到当局的拘捕通知书,声称被拘捕原因是“危害国家安全罪”。警方说拘捕是因海莱特在7·5事件之后接受了众多外媒采访,泄露国家机密。
    
    接受外媒采访被指控为“危害国家安全罪”,不知警方与将来有可能的检方,将国家宪法置于何地?我不禁要问,宪法赋予民众言论自由的权利在哪里?宪法是国家的根本,限制剥夺民众合法权利,无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视宪法如草纸动摇国家根本的,是不是才算真正的危害国家安全?
    
    “莫须有,文字狱”这些在公众的认识里只会发生在封建古代的荒唐,现实却发生在这个信息时代的崛起国家,更是泛滥在维吾尔社会。从文学天才的亚森到诗人新闻工作者的阿布露莎等。因言获罪已经成为良心知识分子无法避免的凶槛,谁会相信海莱特这次是个意外呢?
    
    其实,将自己拜见领导人提议预警而未被采纳的消息向世界透露,才是海莱特被控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原因。他透露的信息里提到预警在几天前,便有人士早先向地方政府进谏。官僚渎职造成了悲剧,将一起和平示威恶化成骚乱。在鲜血面前,为摆脱自身的无能与罪责,轻车熟路的背书痛批“外因”私治“内因”。在我看,他们的外因就是推卸责任,他们的内因涉嫌“公报私仇”。
    
    至于泄露国家机密更是无稽之谈,将骚乱罹难的汉族民众,与并不一定是冤故在骚乱分子之手的维吾尔与部分汉族民众,于喉舌淋漓尽致地宣传,就不是泄露国家机密?而披露了9·3事件中,因民族仇恨急剧上升,有众多维吾尔人被军警和普通汉人施暴致死致伤,使外界得以对新疆局势和维吾尔人状况有了大概了解,窥见的海莱特就是泄露国家机密?维吾尔人的鲜血既然成为国家机密,那我有十足的理由质疑维吾尔罹难民众的真实数字。维吾尔社会愿意善意地理解,禁止报道维吾尔人流血是为了避免冲突加剧仇恨上升,但喉舌的单方面渲染报道又让这种善意没有立足之根。没有平等就没有和解,平等是全方位的,包括冲突事件中双方的信息如实均衡报道。海莱特尽己所能提供了全部真相的局部信息,无情的现实换来的是被拘捕。
    
    经不起推敲的指控,只是地方当局再一次暴露内在虚弱的欲加之罪,为了掩盖失职无以复加地迫害。还原真相的作为与努力,让渎职者惊心。用谎言绑架国家、人民与法律,迫害加罪在朝在野公义人士,便成为腐败利益集团的选择。海莱特案就是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典型个案。
    
    说来,我与海莱特的交往也仅停留在网络层面,虽然同是乌鲁木齐人,也算相互比较了解的笔友,但至今未曾谋面。记得,初次与他的照会是在短信内。他来信对我带“东土”的ID表达疑虑,作为一个三区革命的后代,体制内解决民族问题的支持者倡导者,这样的疑虑有其立场性。尤其在一个可以为一个老爷爷发明一个词汇,再邀请一个老奶奶共同使用;可以将一些词汇武断地划为对立的社会。需要我诚恳地向这个体制内解决问题的保守人士做出阐释。我释疑这个词汇属于语言文化学、历史民族学范畴,没有必要概念政治化。海莱特勉强接受了这种解释,临了还是建议能做修改。
    
    之后,我便记住了这个人,阅读他发表在网络的文章。先不论观点,究其比较深厚的中文书面表达能力,就令人赞赏。文章中一腔爱民族爱家乡的挚诚,为国家为政府分忧的责任,总能共鸣各族人士给予认可与其探讨。当听到他因言获罪,我的第一反映这怎么可能。一个虽然偶尔批评地方政府,但拥有更多亲政府色彩的人怎么会危害国家安全?
    
    了解事由经过后,给人地方当局泄愤性迫害的强烈印象。作为笔友认为自己应该尽绵力呼吁关注海莱特遭遇到的不公,尤其在外界漠视缄默的当下,个人的声音虽然微弱,但却显得很有必要。因为,全部无视一个恶行的继续,就是整体对这个社会负下的罪债。
    
    说起来海莱特还欠我一顿饭。那是缘于有段时间我因为负气萌生退意打算远离网络。海莱特在交流中希望我能为了民族忍辱负重,并许诺,在我回乌鲁木齐的时候请吃饭。看完我就乐了,忍辱负重与宴请结合在一起真的很有创意。当然我理解逻辑与书面语之外的表达意思,理解他的出发点。在一个本就稀缺的中文维权队伍里,少一个人就少了一枚火炬,就少了一片光亮。而这光亮可以让外部世界更多地了解维吾尔,维吾尔的文化、维吾尔的思想、维吾尔的现实、维吾尔的艰难。
    
    忍辱负重是个深刻地体验,我的阅历还无法透析这个高度。在海莱特被捕的消息传来时才略有体感。那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因为持续地写作诉权,无遮拦地表达观点,被冠以“大嘴”的绰号,并因这个绰号而时受恶意嘲讽。我想,依旧能保持微笑处世的他,难免内心柔弱处也有苦涩,那种内心的苦被勇敢承受就是他所说的忍辱负重吧?而忍辱负重回报智慧,让他应对外界的调侃挖苦时说出一句名言—— “一个记者嘴不大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记者”。多么简单朴实的一句话,在当今的中国社会维吾尔社会,却又那么震耳欲聋。秉持理念坚持为民众发声;为发展献策;为国家分忧,就是很多人眼里海莱特的持续作为。不要认为笔者在这里塑造高尚,知识分子的良心作为,匹配任何赞誉性的文字。
    
    常记海莱特错爱个人的某篇拙作,发信交流时他如实自报家门。注意,这种坦诚的面向是初次沟通的陌生人。不论在什么社会,一个以诚相待的人,肯定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他的这种坦诚在魔鬼教练的文章里,让小山靠在肩头痛哭一晚。这种信任来自历史的记忆与相似的经历,更缘于海莱特的直白磊落。这种坦诚让遥距千里的两个民族的公共知识分子,心无纠葛把酒痛哭以泪表述。这里不存在矫情,坦诚的氛围里不可能存在矫情。
    
    谁相信坦诚的人会危害国家安全?我不相信。
    黄章晋文中的聚会至今令人回味,期待如此感人的友情还有来日。已经略微品味出忍辱负重内涵与滋味的我,欲将感悟与君畅言。未来的日子需你坚忍,此种坚忍当如手持热碳。因为自己的许诺也必须勇敢地坚持下去,谎言与迫害必在真相与公义面前溃败,法律的正义绝不容许凌驾者长期存在,要坚信社会的公正终会得到彰显。记住,秉持良知的社会阶层没有将你遗忘;记住,你的妻儿在等你回家团员。牢记应诺,不许耍赖。
    
    海莱特.尼亚孜,我等你请我吃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