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中国民众为何不信法制?——写给检察院高官的真实答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2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3月8日,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北京会议中心的小组讨论场外,全国政协委员、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姜建初接受记者采访谈到“躲猫猫”案时说:“有的时候媒体也会干预司法,热炒一个案件,这样的话不好。”在谈到邓玉娇案时他又说“为什么这么不相信法制的力量呢?你们也要相信执法的人,执法的人也做了很多事情。”此新闻一出,网上纷纷质疑中国司法不独立,才会害怕“媒体干预”。不少网友反问:请问最高检副检察长,你说为什么不相信法制的力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对全国政协委员、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以上遭公论挞伐的两个焦点问题:媒体监督与法制信誉给出答案。
    
    社会不平等才需要舆论“干预”
    
    记得2008年中国国内网络媒体曾一度流行一位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干预”的语录:"网上一些人是在胡说八道","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如今"记者不报道大好形势光添乱"。这些语录被曝光后,引发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网民恶评如潮。如此雷人言论充分泄露了中国特色的党管新闻体制下,官员们惧怕、厌恶媒体的心态,即媒体监督给他们“添堵”"添乱"。如今全国政协委员、司法高官又老调重谈,借题发挥。由此可见,在当今中国,官方如此惧怕、厌恶媒体监督的心态。假如你司法独立办案,经得起民意的检验,你怕什么舆论干扰。当今世界上所有先进国家,都需要舆论干预来矫正社会公平,没见得谁的司法比中国更腐败。看来我们党领导一切的国家,需要媒体"只帮忙、不添乱",就像也要求“八大民主党派”"只帮忙、不添乱"一样。
    
    其实舆论监督本来就是由宪法延伸出来的权利。新闻舆论干预作为一种独特的监督形式,其公开性、广泛性和及时性的特点,已经成为遏制腐败、矫正谬误、表达民意、推进民主的利器。如今的中国,社会不公,司法腐败,国资流失、工人失业,疯狂圈地、农民失田,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官民对抗、警民冲突,权贵阶层凭助公共权力挤占下层民众的权益,公正分配与调节社会资源的机制失衡。当此之时,媒体"干预"的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我们这个不平等的社会,太需要舆论的“干预”了。
    
    今天,我们的时代正在呼唤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以图用正义的呐喊重新唤起社会的良知。其实媒体的生命就在于舆论“干预”。这种干预无论是对政府,还是对司法都是极为重要的。然而,可悲的是,当下党管媒体制度下,即使是非政治性的有限批评揭露性报道,也只能是“带着镣铐的舞蹈”,而且还在节节退化。除了不能对权力高层监督外,媒体自主报道过程中种种盘根错节的利益冲突也常常使得媒体陷于一种“欲说还休”的尴尬境地。央视著名主持人敬一丹曾在一次座谈会上对温家宝说,《焦点访谈》有限的负面报道1998年舆论监督的内容在全年节目中所占比例是47%,到了2002年后已下降为17%。如今已所剩无几了。这就必然导致中国诸如“周老虎”案、杨佳案、“躲猫猫”案、邓玉娇案、重庆李庄案等种种黑幕至今没有被曝光,这也就难怪记者们至今追问不舍。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人大代表、湖北省长李鸿忠在被问到邓玉娇案时,竟突然失态,抢走女记者录音器材,并威胁说要找报社领导。可见当下中国舆论监督环境如此之恶劣,这正反证了我们的社会舆论干预大大缺位的现实尴尬。
    
    如此法制现实谁能相信
    最高检副检察长借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接受记者采访之际向社会发问:“为什么这么不相信法制的力量呢?”其实在真正的法治国家,法制体现的是一种规则与秩序。规则与秩序本是一种在公民约定基础上的合意状态。当一种社会规则与秩序的公正性受到普遍怀疑时,当多数公民蔑视这些规则与秩序,就意味着社会合意状态的崩溃,意味着公民对如此“法制”现状的否定。
    
    记得风靡一时的网络英雄杨佳,被警方欺凌不断上访无果后说过,“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要给你一个说法”的名言,这话已成为当今中国民间社会的自我维权宣言。后来,杨佳又在法庭上留下“我站在这里证明一件事:在这些警察管理的社会里,即使几十年遵纪守法,还是一样会被判刑坐牢的。” “我认为我是无罪的,是他们先打人,我一级级投诉都没有结果,而是(警察)一级级地侮辱我的人格,所以7月1日发生的事是完全正常的。” 杨佳的话至今尤响在耳,震撼人心。杨佳袭警导致六死四伤,本属严重刑事犯罪,但他却发出如此充满悲剧色彩的“绝唱”,流行民间,得到社会的极大声援与同情。这已经足以明确地回答了民众“为什么这么不相信法制的力量”的问题。
    
    人们是为了追求幸福和自由而制定法律,建立秩序的。这种法律和秩序如果导致了欺骗和暴力,人民就有权蔑视它。人们在让渡自己的权利时,约定规则与秩序之初,就以获得平等与自由及享有不断反思、批判和变革它的权利为条件。一切秩序的真正生命力在于,人民有权对它进行依法变革,秩序才能自我更新,保持活力;才能创造出有效的制约机制,防止侵犯权利和政府腐败。我们从以往的历史中可以看到:仿佛是统治者们在与被统治者们下棋。当统治者们输掉了棋子的时候,他们就想凭借优势掠夺棋子。被统治者争辩道:“请遵守规则!”统治者便扯起棋盘吼道:“去你的规则,棋盘是我的!”于是统治者们声称拥有棋盘,而拿走棋盘。直到被统治者输的一无所有的时候,他们便夺过棋盘,撕的粉碎说:“去你的棋盘,你们可以否认规则,我们也可以毁掉棋盘。”于是法制就不存在了,秩序也就破坏了。
    一种正义的社会,本应具有这样的道德评判与法律通道:当做人的权利被轻视与伤害时,社会将会给你提供足以宣泄和抗争的平台,人们为正义与尊严而战,将会受到普遍的尊重与声援。然而不幸的是,今日中国没有这样的一种社会环境与体制、机制。于是一场悲剧就这样发生了。杨佳使用了他本不该,也绝不想使用的暴力方式,以自己生命的代价来维护自己的尊严。香港《星岛日报》报道称,杨佳案在日前开庭时,庭外竟有过百人到场高呼口号称杨佳是英雄好汉,"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因为如果民众把一个杀警凶手看作英雄,那警察在民众心中的地位在哪里去了?" 由于杨佳案件的黑幕至今没有被揭开,民众普遍站在了与政府相反的立场。多数民众已对政府与司法部门给出的"真相"拒绝接受,这就意味着这个社会的法制公信力已经崩盘。眼下无论是“躲猫猫”案、邓玉娇案、重庆李庄案等公共事件,民间都不相信官方给出的“法制力量”答案。
    
    更具司法造假标志意义的是周正龙案。此案,刚进入一审程序,就蒙上了诡秘的面纱:辩护律师的背景与法庭表现,被违法排除在庭审之外的周正龙妻子和希望旁听的媒体记者,都让人怀疑审判背后隐藏着污垢。由此以来,一审判决已在网民的普遍性炮轰中被讥讽成“一场当代司法闹剧了”。因此,才有法律学者郝劲松在旬阳法院门口打起的那把写着“周正龙=替罪羊”字样的双层黑伞。它因借以揭示中国司法掩盖黑幕而令全国舆论一片哗然。民众普便认为,在“周老虎”案件中,周正龙本身就是一张纸虎,不过一个道具而已,而真正的被告却缺席了。周正龙案二审宣判刚结束,网络上就又引发了一片质疑之声。有门户网站的相关留言已高达5万余条。此据星岛环球网这年11月18日的民调显示,86%的网民认为判决不公正;79%的网民认为周正龙在案件中受到过胁迫;94%的网民认为案件真相没有查明;51%的网民认为周正龙在此案件中充当了替罪羊的角色。当下,网上舆论普遍认为,“周老虎”的谎言并不是周正龙一个人可以完成的。由此以来,“正龙拍虎”,“法庭审虎”,已成为中国社会最流行的讽刺中国特色法制现状的民间寓言。其实谎言编织的越大,真相蒙蔽的越久,法制的公信力透支就愈惨重,执法者在修复信誉方面支付的成本也就会越高。现在中国百姓不仅不信政府的所谓“信息公开”,且因不再轻易相信法律判定的“真相”,而彻底解构了这个社会的法制信誉。于是我们整个社会的政治危机也就真的来临了。
    
    全国政协委员、司法高官,这样的答案你读懂了吗?
    
    《议报》首发(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 牟传珩:我有一条路——写在狱中思与诗
  • 牟传珩:“两会”召开拉响民怨警报——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 牟传珩:中国教育灵魂的堕落——“两会”在即聚焦高校腐败
  • 牟传珩:新文明理性批判--抵制人性分裂,拒绝立场对抗
  • 牟传珩:北京60年:河东又河西——从“政治挂帅”到“经济至上”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 牟传珩:告别着的留守——那一天,家有多远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牟传珩
  • 中国政坛两雄争锋前沿战——薄熙来、汪洋对比/牟传珩
  • 牟传珩:刘晓波很男人——转献我负枷而就的《男人之歌》
  • 牟传珩:“中国法槌”举高《零八宪章》大旗
  • 牟传珩: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至今——“世界人权日”个案申诉
  • 牟传珩:冯正虎以身垂范给政府上课——中国公民抗争回国权冲击波
  • 牟传珩:揭秘中国选举制度的伪民主本质
  • 牟传珩:中共建制60周年“重大课题”——“北京模式”发展“两强”集团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牟传珩
  • 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牟传珩
  • 牟传珩 :荒唐绝伦的8年迫害
  •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