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许景春:兰考县法院在做谁的保护伞?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1日 转载)
    
      受害人;许景春,男,农民,79年出生,住兰考县许河乡张保府村七组。
     (博讯 boxun.com)

      兰考县许河乡东扫怀村村支书白某将其村所属的砖窑场于1995年元月份发包给了其丈夫即承包人陈某,陈某负责购买村民的土地以及提供场地、水、油等生产物资,而后招集两台砖机设备的所有人王某和韩某,以他们的设备和生产技术作为投资,共同生产经营,陈某还安排许某负责招工并领头劳动生产,砖窑场中的务工人员的工资均有陈某发放,并有工头许某代领后再发给工人,刚开始时我和工友在工头许某的指挥下,在王某的砖机上做工,干了半个月同在一个土堆韩某的砖机因设备经常发生故障,人员减少,从而影响到砖窑场的产量,由于两个砖机所有人王某和韩某负责生产砖坯,这时承包人陈某找到砖机所有人王某和工头许某,经过协商决定在王某砖机上干活的我和工友被陈某、王某和工头许某安排在韩某的砖机上做工,但是遇到人员减少不够用时必须回到王某的砖机上干活,也就是说工头许某指挥我和工友同时在两个砖机上做工,工资在一块结算。
    
      1996年农历3月27日我在砖窑场承包人陈某砖机班韩某的砖机上从事填土工作,由于当时天色已晚并还下着小雨,生产现场无照明,我和工友在紧张的做工,加工砖坯用的又是粘土,再加上生产设备的落后,致使我右腿随泥土卷入韩某的砖机而受伤,虽几经治疗,但仍造成严重的后果,致使我右腿高位截肢,终身残疾,事故发生后,砖窑场承包人陈某等相互推脱责任,出口伤人,拒不支付我医疗费用,几个月后为要医疗费我和家人又遭到黑砖窑老板陈某及打手的毒打,我母亲在医院住院多日,花去医疗费千余元,黑砖窑老板陈某和他的妻子【该村村支书】白某多次声称,宁愿花给法院十万,不给我一分医疗费,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向兰考县法院起诉,由于一审兰考县法院和二审开封中院不作为,在我铁的证据面前,认定黑砖窑老板陈某提供的伪证,驳回我对黑砖窑的诉讼请求,在依法治国的今天,一个残疾人的工伤事故都得不到保障,13年的诉讼、申诉,分文的赔偿都没有,正义何在,天下苍生依靠何人,还有人权吗,经过多年的奔波上访,目前本案经中央政法委督办,省高院、市中院裁定又发回兰考县法院进行第四次重审。
    
      我的不幸遭遇,付出了太多的青春和经济上的债台高筑,面对黑恶势力多次的挑衅和报复,不是能轻易能放弃的,而是给我一个公平的待遇,除非身临其境的人才知我的痛苦,无奈和困惑是我十几年来最大的遗憾,希望法庭这次正确执行国家法律、法规,弘扬法治精神,维护司法公正,秉公而断,使拖了多年的案子尽快结案,给受害人一个公道!
    
      农民工流血在流泪,13年了却得不到赔偿,谁在给社会主义抹黑,恳请商都网管理员及网友多多支持,,我说的都是事实,如有出入,愿付一切责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