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问题疫苗 孩子见鬼/韩浩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0日 转载)
    
     山西近百名儿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残或引发各种后遗病症。家长伤心欲绝、四处求治、负担沉重。导致如此惨剧的病源何在?锲而不舍的患儿家长纷纷质疑:“接种了乙脑疫苗怎么又会得乙脑?”“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难道不是接种疫苗所致?”(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
     (博讯 boxun.com)

    
    
     看到这种令人脊背发凉、怒不可遏的新闻,最想弄明白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应严格生产、存储、运输与使用的疫苗出了如此之大的岔子?是什么原因葬送了近百名儿童鲜活的生命和健康的身体?好在《中国经济时报》的报道十分详细,直接告诉了我们答案:从2006年到2009年3月前,山西人民接种了质量可疑的高温暴露疫苗。
    
    
    
     而高温暴露疫苗的产生与山西原本运转良好的疫苗“封闭式渠道管理”模式被打破有关,一个挂名“卫生部企业”旗号的“北京华卫公司”空降山西,全部托管了山西全省疫苗的供应管理权,此项事关3500万山西人民生命健康的权利,本应属于山西省疾控中心,但却被交到了在山西进行垄断经营疫苗的华卫公司手里,而更要命的是,据记者调查以及卫生部相关部门证实,“华卫公司”根本不是什么“卫生部企业”,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个人公司,并且该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中没有经营疫苗的资格。
    
    
    
     前段时间,笔者前往家附近的卫生防疫站为孩子办理接种疫苗手续,排队的家长有数以百计之多,没有人对疫苗的防治作用有太深了解,大家都是自觉地听从工作人员安排。除了寄希望于专业医护工作者的职业水准外,人们自发自觉自愿地进行疫苗注射登记,也是对国家防疫工作的一种信任,假若知道自己孩子将要注册的疫苗有可能是来自一家个人公司经营的产品时,还有哪位勇敢的家长敢把自己的孩子交给他们当可疑疫苗的实验品?
    
    
    
     即便想象力再丰富的人,也不会想到山西卫生部门会如此放心地将3500万人的生命健康安全交到一家编造资格、以牟利为主要目的的个人公司手里。报道详细记录了华卫公司摇身变为官商企业的过程,这完全是一桩有计划、有步骤且又冠冕堂皇的利益交换行为,可笑的是,记者在做进一步调查时,华卫公司称“由政府部门来回答”,而山西省卫生厅对记者说“你去问省纪委吧”,而省纪委的态度又是“没有时间接待记者”。相关部门的冷漠与搪塞,比问题疫苗带来的伤害更让人心寒。
    
    
    
     山西问题疫苗2008年就已经被多次发现,但家长不断的控诉并没能阻止悲剧的持续发生。山西省卫生厅一官员曾公开称:“华卫是卫生部的公司,专门搞疫苗配送的大公司”,不知道这名官员现在是否有胆量为他的这句豪言负责。
    
    
    
     人们对毒奶粉的恐慌还未消退,现在又来了问题疫苗,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如果真如《中国经济时报》报道的那样,那么,生为中国的孩子,想要健康长大成人,究竟要穿越多少道这样的鬼门关?而那些被利益蒙心的有关部门与企业,究竟要用多少孩子的尸骨来堆积你们那永远也填不饱的贪欲?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结果通报无法阻止疫苗乱象
  • 强烈呼吁世卫调查中国儿童麻疹疫苗问题
  • 记者:我们掌握山西问题疫苗大量证据
  • 新华社记者关于“山西疫苗事件”访谈
  • 中国下令删除山西问题疫苗的报道
  • 疫苗致死儿童事件:媒体质疑山西卫生厅未排查患儿
  • 卫生部调查山西疫苗致死事件 疫苗曾检测合格(图)
  • 朱廓亮:大陆爆发“腐败疫苗杀人”抗议潮
  • 山西疫苗乱象被揭露 今夜大陆删帖格外忙/陶达士
  • 山西杀人疫苗事件,能否给天堂的孩子一个交代?
  • 山西否认《近百婴儿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报道
  • 山西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
  • 山西近百孩子莫名致死致残 病发前均打过疫苗
  • 山西近百名儿童被疑注射问题疫苗致死致残
  • 新会疫苗受害家长梁永立在北京被扣留
  • 广东新会毒疫苗受害学生家长余同安被警察约见
  • 各地疫苗患儿家长汇聚北京进行上访
  • 中国内地累计完成7948万人甲流疫苗接种
  • 江苏学生注射疫苗后发生急性再障贫血,至今无人过问
  • 广东毒疫苗受害孩童余荣辉、唐嘉怡进京治疗(视频)(图)
  • 中国惊曝狂犬疫苗伪劣,中共严控信息外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