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这样的钱处长、颜主任非辞职不可!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0日 转载)
    
     在国际化上海,一个事实清楚、法律依据无懈可击的劳动侵权案件,竟然被沪上两级法院6位昏庸法官偏袒放纵非法用人单位、合谋加深侵害劳动者权益,故意徇私枉法裁判制造出一恶例!
     (博讯 boxun.com)

     在国际化上海,一个程序严重违法、实体严重错误的民事侵权案件,受害者依法向沪上检察机关请求抗诉,三级检察机关弯弯绕“捉迷藏”,民检处钱处长逗你玩、控告中心颜主任装大爷!
    
     这位拿着国家不低俸禄的沪高检民检处钱处长,记者只知姓钱、不知民事行政独立司法检察为何物:对基层检察机关无视法律规定敷衍塞责明显糊弄当事人的“不立案决定”,记者数十篇系列文章公开质疑,反映到钱处长这里,一开始看起来也还认真,非要记者提供书面材料才可答应差人进行复查。拿到书面材料,钱处长安排专人复查了吗?具体办案人员是谁?钱处长像是地下党的领袖,一直不透露地下工作者身份,始终很神秘地告诉记者,“他会跟你联系的”。随后,钱处长就心无牵挂,漂洋过海享受处长“出国”待遇去了,而记者工作被恶意停止、薪金拿不到,全家老少口粮告罄火烧眉毛,找钱处长找得心急火燎想骂娘;但一想即便骂娘也无用,因为钱处长只听陈旭检察长不听人民的的,而记者只找到了陈检察长的秘书,高处不胜寒人民找不到检察长!俗话说“君子一言驷马难”,可是钱处长红口白牙,一个“复查”指令后5个月过去,期间除了连自己姓“王”还是姓“黄”都支支吾吾的承办检察官,敷衍回过两个电话,其它什么实质性的复查都没做,最后竟然连原来信誓旦旦的“复查”允诺,都摇身一变成了流氓上街一样的“随便”“瞭瞭”......正如上海交通某钓鱼执法队长名言“没有利益驱动,我们为啥要帮你”,钱处长及其属下,和记者所在报社的个别老总一样贪婪无耻,不可能为无权无势、没有上贡的背气记者,认认真真“复查”下级已经搞掂的所谓“决定”--国家拿税收养着的钱处长及其属下,因为缺少社会舆论监督,最后马首是瞻只等检察长发话,而记者又找不到检察长,所以就将独立司法检察的“经”,念成了套在纳税人脖子上的紧箍咒--依法治国、司法为民,和谐社会、促成可持续发展,这样的钱处长非辞职不可,因为像这种只认钱的处长,留在检察官岗位上不作为、胡作为,只会充当帮凶、亵渎法律,加剧矛盾、割裂社会、破坏稳定!
    
     这位同样拿着很高俸禄的沪高检控告中心颜主任,记者以往采访中只于某场合打过会面,知其名玉康、没私下深交。为了警钟长鸣、提醒上海有关法院的法官以后依法办案少害人不害人,记者在2009.12.24平安夜前夕,以公开致信沪高检并陈旭检察长的方式,将故意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的徐汇法院马勇刚、王仪蔚、钱骏声和沪一中院羊焕发、孙 卫、杨 苏等办案人员予以曝光和公开控告,提请检察机关立案审查处理;为了尽快落实依法治市、司法为民、杜绝枉法裁判,记者在公开控告的同时,讯告知沪高检刑检处某检察官和控告中心颜玉康主任,颜主任还指派旁边的小张就此进行细致记录,并答应尽快调查落实处理。公开控告上网3个月,控告中心的调查处理进行得怎么样?从那次电话沟通以后,颜玉康主任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而且有明显人为挂断痕迹。记者想说给颜玉康主任的是,作为国家花费巨额税金供养着的控告中心主要负责人,颜主任您不是谁谁谁私家后院的保洁员,而是国家独立司法检察公权力的拥有者,您不能把纳税人向您提供了控告材料“贪污”“私吞”,应该按照检察官法和最高检的要求认履职,公开处理有关问题;要是记者控告不实构成“诬告法官罪”,也应该将本记者抓起来,按谁谁谁家的家法公开进行“严打”以唬住夏明翰后来人啊,怎么能装聋作哑不接电话、不告知控告人处理结果呢--依法治国、司法为民,和谐社会、促成可持续发展,这样的颜主任非辞职不可,因为这样龙颜不露的主任,留在检察官岗位上不作为、胡作为,只会纵容枉法、践踏法治,同样加剧矛盾、割裂社会、破坏稳定!
    
     今天下午,致电沪高检检察长办公室反映情况,接电话的王老师说,“我们管不了他们呀”,好像一肚子的委屈。记者公开控告的6个法官,都是沪上基层法院的办案人员,怎么就“管不了他们”?又不是要你们查办原中央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也非查办原最高法副院长大法官黄松有,作为上海的“高级”检察机关,连几个基层法院法官的故意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都查办不了,是“管不了他们”呢,还是公权力串通好了沆瀣一气、一错到底害死人民不心疼?
    
     有句西谚大意说,一次枉法裁判,其罪恶大于二十次犯罪。对于显而易见的枉法裁判,检察机关无所作为,戴上“帮凶”的帽子一点不冤枉。据报道,上个月,美国费尔利厄·迪克森大学的“民意项目”对1002名登记选民进行了电话民意调查,调查显示60%的受访者认为,该国最高法院的庭审过程进行现场直播,将更有益于民主。在此之前,《洛杉矶时报》一篇社论甚至公然调侃该国大法官:“大法官阁下,别害臊了,对着镜头笑一下吧!”《公正报》的社论也感慨:“司法分支以种种托词保护自己,难怪美国人民很少有人能说出2位或3位大法官的名字,更难怪社会大众都不知道最高法院大法官们到底在忙些什么。”
    
     有人当然会说,这是“资本主义的玩意”。上海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上海,社会主义的沪高检,事涉政息人亡的独立司法检察,民检处钱处长的“民检”随便看看、控告中心颜主任对“控告”横竖不理,那么请问,诸位人民检察官“到底在忙些什么”?总不能吃香喝辣甩手掌柜啥都不管吧!对此,社会主义上海“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更想知道。钱处长电话021-24029334、颜主任电话021-24029316,请各位直接电话查询吧。
    
    
    
     小启:一家有难,组织无情,公权冷血,求助民间--每次街头碰到乞讨者或卖弹《二泉》的当代阿炳,我都要给他们一两元零钱。我知道这太少,但是不让他(或她)在困境中,更加寒心.....感谢社会各界朋友对我本人及全家老小的无私帮助、支援和关注,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为了全家暂渡生活难关,本人继续向各界朋友寻求“一元钱资助”。一俟本人依法恢复新闻记者工作、获得有尊严的劳动收入,立即发博告停谢拒资助,届时,请各位将爱心赠予那些更需要的苦难中人。谢谢您的好心!有意资助者,请发短消息与我取得联系。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2010.3.19(欢迎各界朋友踊跃提供沪上司法观察、评论选题)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十七:沪高检欲向人大申请“用工之日”司法解释/唐士军
  • 唐士军:“信访”是罪?建议从刘庆宁始!
  • 唐士军:对全国“两会”的一个小测试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四:“署发记者证”之困惑/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三:如果......那么....../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二:冬寒中,回味沪上司法之冰冷/唐士军
  • 唐士军:致国家农业部韩部长信上午传真到部长办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 唐士军:今天打的这几个电话内容速记
  • 唐士军:是报社诋毁我,还是我诋毁报社?
  • 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回旋余地”研究点滴/唐士军
  • 请问沪上国保警官小屠:跟上级领导汇报我案了吗?/唐士军
  • 唐士军:致中国记协田聪明主席公开信
  • 给沈德咏副院长一个“立案信访”反例/唐士军
  • 给俞正声书记提供一个“法治”案例/唐士军
  •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 唐士军:恳请曹建明检察长过问这一冤假错案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沪上律师李洪华就“四万亿”要求各省府信息公开/唐士军
  • 唐士军:最新动态--农业部领导开始过问我案!
  •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简易读本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