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整个阿富汗都不过是“二狮之间的山羊”/叶海林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7日 转载)
    
     汉代旅者因为经过时总能看到青葱翠野而称为葱岭的地方,后来塔吉克人将之起名为“帕米尔”,意思是世界屋脊。塔吉克人在高山和冰川之间居住了千百年,苦于生计,不太可能有心情欣赏葱野繁茂的诗情画意。如今这片“气序微寒风俗犷烈”的地方成为了中国、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共享的边界。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的14个陆地邻国当中,阿富汗与中国的边界线最短,区区90公里,还不到中国全部陆地边境线的0.5%。然而,就是这0.5%将中国和阿富汗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越过终年积雪的明铁盖大坂,离中国的西大门便仅有咫尺之遥,迈出大门稍一转弯,就是阿富汗了。据传,当年玄奘法师就是穿越明铁盖返回阔别多年的故土的。《大唐西域记》这样描述这座隘口:“昔有贾客,其徒万里,橐驼数千,赍货逐利,遭风遇雪,人畜俱丧”。明铁盖的“明”字一说便得自于波斯语中的 “千”,指的就是那1000头冻毙的骆驼。
    
      1965年,为了保证周恩来总理出访巴基斯坦专机的安全,中国军队专门在明铁盖设立了一座导航站。这大概是中阿边境线附近曾经有过的最具现代气息的设施了。边境线阿富汗一侧的瓦罕走廊自中阿建交以来从未发挥过一星半点的走廊功能,更像是一条分隔南亚与中亚的屏障,人类的活动在这里仅限于军事目的。
    
      实际上,在亚洲俄语区和英语区之间树立一道屏障,原本就是瓦罕走廊出现的理由。1895到1896年间,俄国和英国背着满清政府将这片长322 公里最宽65公里最窄13公里的山区划给了阿富汗。而对这片之前并不属于阿富汗人的土地,当时的喀布尔主人阿卜杜尔·拉赫曼并不想要,只是在英国人大炮威胁和5亿卢比特别年金诱惑下才勉强接受,从此看管起英俄之间的缓冲地带。
    
      瓦罕走廊的出现折射出了阿富汗在帝国争霸时代的命运——整个阿富汗都不过是“二狮之间的山羊”,瓦罕走廊只是山羊的一只角。
    
      然而就是这窄窄的瓦罕走廊,将现代阿富汗和中国连接在一起,使得阿中关系超越了阿赫迈德沙与乾隆的时代。1727年阿赫迈德沙遣使入京,被好大喜功的清廷称为“入贡”。其实骄横强悍的阿赫迈德沙才不会有兴趣向任何人纳贡呢,而乾隆虽然那时候还没以“十全老人”自居,但也不太可能知道使臣到底来自哪个国度。毕竟,阿富汗的杜兰尼王国距离大清政治中心实在是太远了,远得连后来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魏源都只能用“中国回疆最西之属国”来草率描述了事。
    
      今天的中国人当然不会像大清国人一样于世界完全懵懂,但我们中的大多数对阿富汗的了解即便高于乾隆甚至魏源也不会高出太多。而中国和阿富汗的联系却早已穿越了高原踏过了战火——这个国家距离我们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遥远。
    
      中国是阿富汗第一大外资项目的投资国,中冶集团向艾娜克铜矿的第一期35亿美元投资将为阿富汗创造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中国也是阿富汗主要的重建项目承建方,中国工人正在为阿富汗修建桥梁开通隧道铺设公路。
    
      投资回报并不是中国应该更加重视阿富汗的唯一理由。瓦罕走廊今天已经不再具有隔离俄罗斯和英属印度的功能,但为什么不能将之“转型”为连接中国与西亚中亚的门户呢?12个半世纪前,唐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率军3万穿越帕米尔高原深入大食境内700里,虽然最终战败,却把来自中土的许多文明成果带入了中亚,包括造纸技术。中国正在复兴,而复兴的重要方式之一便是重建丝绸之路,当然,今天的中国人应该想得出比高仙芝更聪明的办法来传递我们的信息。
    
      还有一个理由使我们不得不关心阿富汗发生的一切,甚至应该比美国人更加关心——美国人如果玩腻了随时可以抬腿走人,留下一个烂摊子让阿富汗的邻居收拾。而阿富汗一共只有6个邻国,这6个国家无论如何是不能置身事外的,这和邻居家着火的时候不能袖手旁观是同一个道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