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十六:保护记者记协有责;法院枉法人大该问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6日 来稿)
    这是本人“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第十六篇,主题是:保护记者,记协有责任;法院枉法,人大要过问。
    
     2010年2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2010年春节团拜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讲话说: 新的一年,我们要更加努力工作,切实解决好民生问题。千方百计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持续提高城乡居民的收入水平,让每个劳动者各尽所能,各得其所。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使人民群众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所居,努力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大力发展教育事业,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让每个孩子都能上学、上好学。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博讯 boxun.com)

    
    正如温总理所期望的,作为一家负责任的新闻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应该以理依法切实解决我反映的问题,依法承担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法律规定的提供劳动条件、实行同工同酬、办理社会保险等法定义务,解除我的后顾之忧,让我尽我所能,有尊严地新闻劳作、有尊严地获得新闻劳动收入,以便“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所居”,让膝下孩子能上学、上好学;而不是恰恰相反,报社领导想怎么搞就怎么搞、管它合不合法,就业歧视一而再、再而三没完没了,发生劳动争议后,指鹿为马、掩耳盗铃,不断撒谎、自欺欺人,最后绕不过去露了陷,则将被一再侵权的新闻记者晾在一边,置之不理,又聋、又哑、又糊涂,一贯不能主动承担责任,这像话吗?农民日报社所做的这一切,难道就是要背离温总理对全国上下、各行各业所提出的殷切期望,就是要让新闻记者唐士军及其一家生活得更加不幸福、更没有尊严吗?但愿不是!
    
    3月12日,参加“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记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翟惠生,在接受专访时说:“社会环境需要净化,记者既是净化环境的推动者,也是参与者。作为推动者,要用手中的笔和镜头亲身经历、感化和引导社会,提高一个民族、一代人的整体素质;作为参与者,要在净化社会的过程中,净化自己......‘记者’这两个字是神圣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要在大脑中有清晰的判断。新闻头脑应该比别的头脑更敏锐,更有洞察力。” 我是一个有十五年新闻工龄的新闻记者,我当然毫无例外地成为净化社会环境的推动者和参与者。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不能因为我不做恶、不做强盗,就砸我记者的饭碗、断我全家的活路!20多个月来,农民日报社先是违法恶意停薪、然后恶意剥夺工作权、再是摆平上海两级法院,通过徇私舞弊公权合谋、故意枉法裁判,任意践踏和侵犯了本人作为新闻记者的多项合法权益。但即使在多个公权力部门严重渎职不作为、胡作为,最后导致本人陷入困局的情况下,我始终要求自己尽可能保持克制,尽可能用理性战胜感性,我没有沪一中院黑暴人员的膀大腰圆,我只是一个文弱读书人,我用了百多篇心血文字记录了我的愤懑,记录下我在今日上海黑司法中所遭遇的严重不公--我用这些会说话的文字,代替了学习早年用两把菜刀说话的贺龙;21个月一再遭遇沪上司法公权力的冷遇,但是我始终强迫要求自己相信,社会正义永远没有远离自己,即使在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候......
    
    今天下午16:40,看翟惠生委员的专访有感,再次致电中国记协国内部陈红十主任,就我案拨乱反正请中国记协领导关注。陈主任停下手中正在忙的活,与我交流了一刻钟;陈主任表示,记协有关方面近期会就我案涉及的问题,集中研究一下,看看怎么处理更好。我说,那太好了,“娘家人”记协就得给新闻记者做主!
    
    为了尽快解决问题,按照陈红十主任的建议,从上周以来,记者先后两次致电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刘云耕主任的秘书,希望秘书向领导转呈我意,请刘云耕主任在百忙中过问我案。两次电话,均无人接听。今天,还致电市人大研究室宣传处,联系全国“两会”上海团新闻联络官罗飞,想请联络官向有关领导反映我案两审故意枉法裁判的问题,希望沪人大通过司法审查,尽快查错纠偏、拨乱反正、维护司法正义。或许两会刚刚结束,罗飞先生尚未回到办公室,电话一直没人接。17:03,记者再次致电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秘书处,请求市人大就我案两审判决程序、实体严重错误以及6位办案人员故意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的问题,进行司法审查,督促上海市检察院立案处理。秘书处一位姓朱的先生,接通电话认真听取了本人意见,并做了详细记录;朱先生表示,随后向有关方面转呈本人反映的情况,尽快调查落实处理。
    
    保护记者,记协有责任;法院枉法,人大要过问。且让我们恭候佳音。
    
    启事:一家有难,组织无情,公权冷血,求助民间--每次街头碰到乞讨者或卖弹《二泉》的当代阿炳,我都要给他们一两元零钱。我知道这太少,但是不让他(或她)在困境中,更加寒心.....感谢社会各界朋友对我本人及全家老小的无私帮助、支援和关注,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为了全家暂渡生活难关,本人继续向各界朋友寻求“一元钱资助”。一俟本人依法恢复新闻记者工作、获得有尊严的劳动收入,立即发博告停谢拒资助,届时,请各位将爱心赠予那些更需要的苦难中人。谢谢您的好心!有意资助者,请发短消息与我取得联系。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2010.3.15(欢迎各界朋友踊跃提供沪上司法观察、评论选题。)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信访”是罪?建议从刘庆宁始!
  • 唐士军:对全国“两会”的一个小测试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四:“署发记者证”之困惑/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三:如果......那么....../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二:冬寒中,回味沪上司法之冰冷/唐士军
  • 唐士军:致国家农业部韩部长信上午传真到部长办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 唐士军:今天打的这几个电话内容速记
  • 唐士军:是报社诋毁我,还是我诋毁报社?
  • 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回旋余地”研究点滴/唐士军
  • 请问沪上国保警官小屠:跟上级领导汇报我案了吗?/唐士军
  • 唐士军:致中国记协田聪明主席公开信
  • 给沈德咏副院长一个“立案信访”反例/唐士军
  • 给俞正声书记提供一个“法治”案例/唐士军
  •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 唐士军:恳请曹建明检察长过问这一冤假错案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沪上律师李洪华就“四万亿”要求各省府信息公开/唐士军
  • 唐士军:最新动态--农业部领导开始过问我案!
  •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简易读本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