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对郑恩宠先生批评的澄清说明/许正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2日 来稿)
    
    2010年3月10日星期三,是我每周例行到位于人民大道200号旁上海市信访办接待室上访的日子。很多访民朋友纷纷来询问我,3月5日郑恩宠写了一篇文章《刘晓波的律师到我家》在网上公开发表出来,其中说郑恩宠和夫人蒋美丽当面坦诚地批评了你,你怎么看?
     (博讯 boxun.com)

    我回答说,我昨天刚刚得知这一情况,我也仔细看了这篇文章。我认为郑恩宠先生的这种说法不真实。为了以正视听,有必要告诉大家真相,也跟郑先生商榷。
    
    3月2日两位北京律师来到上海办完公事后,邀请我陪同探望一下冯正虎先生、郑恩宠先生。当天在探望完冯先生之后,来到郑先生家里。看到来客,郑先生夫妇非常高兴,连忙沏茶招待。两位律师转达了张思之律师、莫少平律师的问候,还有另外一位朋友的问候,郑先生自然很高兴,与两位朋友侃侃而谈,也接了电话。室外很是寒冷,屋内气氛却是融洽。
    
    然而,郑先生与我说话时,却是话锋一转,用上海话不停顿地指责这个访民、那个访民的这个不是、那个不是。我尽量用普通话告诉他,以便两位朋友能够听懂我们的谈话内容。我好意地告诉郑恩宠先生:“民主的要义是允许不同的意见存在,(郑点头答:对的)我认为你和访民相互之间是没有根本矛盾的。你和沈婷以及其他人的事情是你们之间个人的事情,我不参与,我也不要听,我不是你们之间的调解人。我还认为如双方有矛盾,可以私下交流沟通,但是我反对公开矛盾,特别是反对在网上进行人身攻击的做法!而且我也和很多被你指责表示愤愤不平的访民私下交流时,一直都在公开表达我自己的这一观点,我也做了一些事情(至少大家也看到目前个别被你责骂的访民平静了许多,我也仅有两次难得机会与沈婷女士交流过,之前我也托人捎给口信)。我和你之间也是有七年没有联系了,上次见面只是寒暄了一下,我一直托人包括两次碰见你的夫人向你问好,到今天也有两年了算是第二次。这次是律师说希望能够见上面,因为他们也是受人之托,所以才冒险过来的,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来。另外因为我曾听访民朋友说,你一直说我阻止了莫少平律师和你见面(见郑的文章内容),今天我和你在律师的面前朋友说清楚,你所说的莫少平律师要来看望你的这一次,莫律师根本就没有到上海来,莫律师的两位助手来上海,你家没有电话无法联系。当时我只是把你被监控的真实情况告诉他们,这是我的责任。是否来看望你,这个要由他们两位律师自己决定。两位律师立即就表态,他们不愿被拦截、不愿被拍照、不愿被传唤到派出所里去被问话,见不了郑律师,可以先见冯先生,中午吃了便饭,下午还得赶到机场坐飞机回北京吃晚饭,以后可以再看机会。这个情况,你可以向今天其中一位在场的律师问一问(郑先生夫妇一边点头一边笑答:我们没有说过这种话。但是,让我惊讶的是,郑先生仍然固执己见、出尔反尔将经过自己亲自查实后表示不实的事情,又写到文章中去渲染,并以此强加于人。见郑的文章内容)。我们今天来,是属于私人性质的拜访,你也知道是非常不容易的。我想跟你们说二点:第一、希望你们保重身体,第二、希望你分清谁是你的朋友,谁是你的敌人。”
    
    其间,出于礼貌,我尊称郑先生为“人权律师”,遭郑先生的否认,我又称郑先生为“维权律师”,又遭郑先生否认,我无奈尊称他为郑律师。而郑先生和夫人蒋美丽一再对我说:“我们不是访民,我们不是访民。”我回答说:“我没有说过你是访民,你不要说我在说你是访民。”(见郑的文章内容)
    
    我认为,对于一次非常低调地私人拜访,受访人在没有取得拜访人同意的前提条件下,原则上是不宜公开其谈话内容的,这是出于基本礼貌,也是一个人的道德使然。这其中特别要考虑这两位律师朋友今后的处境,不要陡增压力,人家还要吃口饭的。何况实际的情况并没有如郑先生在这篇文章中所描述的那样。要知道,这种探望方式,对于各方是存在很大风险的,有一些上海访民被拍照、被警告,如沈佩兰女士为此被打被传唤被拘留。我在此不想评论。作为一名陪同者,同样对主宾的内容不宜参与和公开。至少我拒绝将郑先生涉及个别访民的谈话内容告诉别人,郑先生在文章中自己透露出来了。但是,郑先生凭借以善意朋友仅是以私人探望性质的名义写的文章,并且毫无顾忌地公开告诉警方当局我的行踪,还有对其他访民的不点名的反复指桑骂槐,借以有意或无意地挑拨我和莫少平律师、其他两位律师,以及我和访民之间的良好关系。我觉得非常不恰当,既是徒劳,更是无功。
    
    但是“郑先生说他和夫人当面坦诚地批评了我的某些弱点······”却是不实。我不明白为什么批评的内容故意不写出来,用个省略号让不明真相的人联想翩翩,误入歧途。(见郑的文章内容)其实这又是无中生有的事情,郑先生根本不予关心交谈我们彼此七年来的境况,却一直唠唠叨叨地告诉我一些其他访民的是非曲折,在时间十分宝贵的场合(已近晚上十点钟,第二天上午九点律师要开庭,坐出租车赶回旅馆路程要一个小时)我自然不愿意多听,再是因为我不想卷入这种毫无意义的是非纷争。我只是再三告诉他:“我一直和访民在一起,我也听说了一些情况,我一直都不作表示。(我一边说还一边做手势)手指有长有短,你能听懂了我的话了吗?”郑夫人蒋美丽坐在旁边一个劲地劝郑先生“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郑先生也表态说“以后和你个别讲”。这就是郑恩宠先生说“他和夫人蒋美丽也当面坦诚地批评了许先生的某些弱点”的事实。
    
    我一直都这样认为,我既不是什么“领袖人物”,也不是所谓“世界名人”,更加不需要什么“傍大款、踩名人”,这个不是我的一贯风格,而且很多访民的代理律师几乎都是他们自己家人直接聘请的,不存在“垄断”的说法(见郑的文章内容)。在这里,我想问问这篇文章究竟会给我带来多大好处?这可以从我与郑先生七年中只有两次见面的情况,就能明白了我的想法。我明确告诉郑先生,我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中国公民,或者上海市民,或者上海访民,或者维权人士,或者中国冤民,或者公民代理人,我的自我称谓都是这样。
    
    我一直都认为我的最好朋友是中国访民,我们同舟共济,同甘共苦。节假日很多的访民会给我送来祝福的短信,快乐的声音。如一位访民老者今年大年三十给我发来短信:“路遥知马力,患难见真情”,还有我的三十年未见的老朋友元宵节突然给我短信:“酒越久越醇,朋友(同事)相交越久越真;水越流越清,世间沧桑越流越淡。”我还认为我的最好朋友是媒体朋友,他们一直关心我,爱护我,耐心倾听我的故事,及时刊登我的文章。我还认为我的最好朋友是一些他们认为我是他们的最好朋友的朋友!但是,我喜欢安静,喜欢没有任何杂音刻意干扰;喜欢一个人在房间内静静地听着音乐, 喜欢一个人在大街上自由自在地漫步,只是现在的情况无法再做到。但我对待朋友从不狂妄自大,盛气凌人!大家也看到了我对郑恩宠称呼为“先生”,本文中要比他对我的客气称呼要多得多吧。
    
    但是巧合的是,在郑先生文章发表之后的3月9日下午,我本人又一次被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行政合议庭以“我不是原告的亲属”,而无手续、无裁定、无笔录地口头临时通知取消公民代理人资格。人们知道,我为自己和帮别人打民告官的行政诉讼特别是房屋拆迁的官司经历已经有将近十二年。而这种执着,我可以自信地说,这就是我的一笔人生财富!
    
    我一直为自己能够亲赴北京成功到达一代伟人赵紫阳府中进行最后吊唁,并且成为那个时候唯一为此入狱坐牢三年的世界第一人而自豪。这件事,一个人的一生中恐怕只有一次,我等十二位勇敢的上海访民一起做到了!
    
    如果说,世界上的很多人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件让人难忘的事而有所回味的话,那么我也没有遗憾了,因为我是一位普通的中国公民。事实上,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这些年来都一直都没有忘记赵紫阳老人家对中国民主进程所作的巨大贡献!
    
    中国访民是这个世界上人为造成灾难最受伤、最痛苦的一群弱势群体,大家可以看一看目前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北京街头大雪纷飞之下的中国大陆访民们的苦难生活,以及他们顽强抗争的上访经历。虽然他们无助、无奈,但是他们坚强不屈、百折不挠。因为由于他们的存在,才能够艰难地推动了中国社会的法制进程;因为由于他们的坚持,才不断真实地传递出中国百姓的微弱声音。这就是我们国家的特色,一代接一代,不分男女老少。虽然历经沧桑,头破血流,但是日夜兼程,勇往直前!
    
    你可以不为访民说话,但请不要伤害访民痛苦的心灵,特别是现在处于无辜入狱的访民!
    
    你如果说话了,就请你学会实事求是,不要无中生有,更不要惹是生非。
    
    因为表面上是伤害了别人,实际上是伤害了自己。
    
    我不管这个人是谁,哪怕这个人是一位总统!
    
    许正清
    
    联系方式:13003121701
    
    2010年3月12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冯正虎先生:上海访民喊你回家过年!/上海许正清
  • 期盼不屈的毛恒凤、杜阳明、田宝成平安出狱/许正清
  • 许正清:二个月前我正确预见了杨佳母亲王静梅的下落
  • 献给危难中的高智晟律师和家人的诗/上海许正清(图)
  • 许正清:从看杨佳案说明中国法律又错了/上海维权
  • 许正清:遭强拆 请问胡锦涛主席 我“家”在何方?/上海维权
  • 上海冤民许正清的声明:试看上海法院强盗的逻辑 无赖的作风/上海维权
  • 上海冤民许正清给北美地区拆迁受害者招待会的发言稿/上海维权
  • 许正清:我对张翠平第二次劳教案的代理意见
  • 上海九年强拆迁户许正清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信/上海维权
  • 上海被强迁户许正清致信胡锦涛主席/上海维权
  • 实名举报:史上最牛的卫生局局长花根才抢我住房八年多/许正清
  • 北京开始清理访民 许正清面临第三次强拆
  • 许正清叙述因上访和关注杨佳案被捕经过
  • 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许正清被非法抓捕
  • 9年强迁3年冤狱---许正清欢迎各国记者前来采访/上海维权
  •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图)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