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公务员财产申报法》也不适宜中国?/李悔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0日 转载)
    李悔之更多文章请看李悔之专栏
    这些天,“两会”开得热火朝天。老李虽然偶感风寒,每天吃药不断。但“两会”可是“我党我军我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所以,还是不能不关心的。而这次“两会”,鄙人最关心的事是:“公务员财产申报法”能否成为“两会”的议题。并得到通过。曾记得,由中国人大代表、重庆律师协会副会长韩德云先生向全国人大提出“公务员财产申报法”议案,好像已经有好些年头了。再三查阅相关资料,才知道已足足十六年了。——去年,是韩德云先生第四次向“两会”提出这个议案了。但最终的回复仍是“条件还不成熟”!
     (博讯 boxun.com)

    今年,韩德云第5次建议对公务员财产申报立法。是否能得到回应,人们将试目以待。
    
    一个“公务员财产申报法”的议案长达十六年时间未得通过!也就是说,等于是用了两个“八年抗战”时间,还不能创造一个普通立法议案的“成熟”条件——看来,这就是“人民民主专政”体制的“优越性”所在了!
    
    李悔之是一个脑子不善拐弯的粗人,常会对一些些现实问题感到百思不得其解。比如,中国的官爷们,各路闻人精英们,总是削尖脑袋往西方跑。总是将子女往西方送。有些官爷更绝:将老婆孩子举家安置在太平洋或太西洋彼岸,自己则在中国大陆“裸身做官”……但是,一谈到中国要实行民主体制,这些人则立马跟《人民日报》一个调,厉言警告说中国只适宜永远搞“特色社会主义”。这也罢了。但是,任何特色的“社会主义”,作官的也不能无法无天的是吧?比如说:“公务员财产申报法”立法,目的是要对申报主体的财产情况实行阳光监督,从源头上封堵和扼杀腐败的温床。从而减少乃至杜绝腐败。这不但是一个利国利民的举措,对执政党而言,也是一宗好事。但是,这个立法也跟“新闻法”一样,一直被认定为“不适宜”中国的东西,这如何不让李悔之百思不得其解?
    
    唉,当今中国,凡事加上一个“特色”,就往往变得复杂起来。我想:如果说不让“新闻法”出台,目的是为了不让李悔之一类“嘴皮分子”天天口无遮拦:要么有事无事找我党的岔,要么罗罗嗦嗦对政府的工作说三道四,要么总是对党和国家领导人指手画脚……从而影响“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而“公务员财产申报法”立法,由于它能大大减轻腐败现象,不但利国利民,还无疑会大大增强执政党的威信,这可是一宗大好事呀?——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纪检监察机构最多的国家,有纪委,有法院,有检察院,有反贪局,有审纪委,有监察局等等等等机构,但贪官却像割韭菜一样,越割越多!这严重地损害了执政党的威信,乃至危害到了执政党的根基。所以,从制度上杜绝腐败,本来是执政党的当务之急。然而,为什么它的立法竟与“新闻法”一样迟迟不得通过???
    
    去年,《中国青年报》引述韩德云先生的话说:“目前中国建立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中最大的障碍是公务员存在抵触情绪”。呵,这可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咄咄怪事了——如果说,引进西方民主政治体制,会危及红色江山千秋万代大业,有“亡党亡国”之虞,因而使某些人产生“抵触情绪”,这是可以理解的(不理解也得理解)。然而,“公务员财产申报法”的立法,因为“公务员存在抵触情绪”,竟也延缓十五六之久。甚至可能无限期拖延。这岂不令人感到万分困惑?……
    
    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三十周年的大会上,胡总书记曾经郑重表示:“我们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然而,“公务员财产申报法”十六年未得立案通过,“人民”早已极其“不高兴”了。有些网民朋友甚至在论坛上摩拳擦掌了,可是,事情结果又如何呢???
    
    看来,在“特色中国”,人民不拥护、不赞成、不高兴、不答应,远远不及“公务员存在抵触情绪”!这就难怪有太多中国网民自称是“屁民”了!
    
    对“屁民”一词,就像有太多公务员对“公务员财产申报法”存在“抵触情绪”一样,老李也一直存在严重的“抵触情绪”。然而可惜的是,老李的“抵触情绪”却一直“白抵触”:因为自己只能拿手中的健盘出气——“马勒戈壁,没廉没耻的‘中国特色’”!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府必须就“转基因作物”问题立即对全国人民作出解释/李悔之
  • 强烈支持和声援胡星斗教授致“两会”委员的公开信/李悔之
  • 信息过滤、屏蔽正在使汉字走向严重异化/李悔之
  • 警告中共当局:开放网络言论自由刻不容缓/李悔之
  • 批评崇拜毛泽东的草根民众和年轻人果真是“脑子进水”?/李悔之
  • 浅析“社会主义大众民主”的荒诞性/李悔之
  • 易中天先生:你是“公民”吗?/李悔之
  • 九条中国人命新闻不及英国大臣丑闻重要?/李悔之
  • 杨恒均和陈永苗也须要接受“启蒙”/李悔之
  • 习近平忧年轻官员沦为“家奴”/李悔之
  • 毛泽东屡犯乌托邦狂热症的根源浅析/李悔之
  • 中国,一个要装疯卖傻才能说话的国度/李悔之
  • 孙东东事件背后折射出中共体制的严重问题/李悔之
  • 邓小平"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思想遗害无穷/李悔之
  • 红卫兵在“文革”中何止毁灭了千件“兽首”?/李悔之
  • 李悔之:强烈要求中共不能继续篡改和歪曲历史
  • 张宏良腥风血雨的暴力宣言/李悔之
  • 李悔之:张宏良之流一再炫耀的“四大自由”究竟是什么货色?
  • 与中国的“老右”们交交心/李悔之
  • 组织出租车司机罢工者究竟犯了什么罪?/李悔之
  • 李悔之:再次质问新浪网:这样的文章也被强行删除,天理何在?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中石油和中石化是全世界最黑心的垄断寡头/李悔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