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杰:政策再好黑龙江百姓也见不到阳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8日 转载)
    作者:刘杰 文章来源:维权网
    
     温家宝总理在全国十一届三次人民代表大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的再好,我们黑龙江农垦的老百姓也见不到阳光。黑龙江农垦总局大型国有企的制度一国两制,另 (博讯 boxun.com)

    
    立天下一国两制。黑龙江农垦大型国有企业,166万人口没有人大代表,国有企业内设有三级政府机构,公、检、法等机构应有尽有。政府工作人员和司法等机构的工作人员不是国家公务员编制,不归国家财政开工资,归企业编制企业开资。属于农垦百姓养着那些官老爷们,百姓苦不堪言。
    
    
    
    土地分配问题:
    
    
    
    黑龙江农垦耕地面积3804万亩,土地总面积554平方公里。下管辖9个分局,113个农场,有536家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分布全省12个市,74个县,现有总资产400多亿元,593家非国有企业,总人口166万人,从业人员907万人。这样的规模,这么多人口没有人大代表。农民没有承包土地30年不变的权利,逊克农场从2006年开始,男18岁到60岁,女18岁到50岁的每人给5亩承包地,不收费用给中央发的直补款,其他的人口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没有承包地,农垦以农业为主,剩余的土地归场长卖掉。1岁到18岁孩子上学难,父母两个人10亩承包地的收入根本就无法生活。2009年逊克农场每亩耕地卖240元一亩,其他投资种子、化肥、农药机耕费等费用都是种地户自己承担,每年种地收成好,老百姓还能收入点,有天灾收成不好,赔钱的老百姓,受灾也没有没有风险资金。
    
    
    
    我夫妻兴办的畜牧养殖厂全部财产四次遭到农垦干部、公安、法庭人员,聚众入户抢劫,到至今无人管,无处立案,所以导致我上访十三年,面对强大的势力我怎能打赢官司。害得我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无家可归,农垦公安帮凶抢劫,还到处抓我不让我上访告状,我多次遭到截访,毒打,关押、拘留、劳动教养一年半,一双眼眼睛被打残,无生活来源,无住房,走投无路。这样的罪恶制度中央不改革,人大代表也不管,所以政府工作报告再好,中央的政策再好,我们也见不到阳光!
    
    
    
    住房问题:
    
    
    
    黑龙江农垦搞新农村规划建设,草房每平方300元,砖房每平方米给600—1000元一平方米。拆完自己投资买楼,百分之80以上的被拆迁户买不起楼房,很多老百姓无家可归。没房住,农垦贷款难,买房贷款还得有200亩地种的给贷款,还得6家联保,没有这样条件的自谋生路。
    
    
    
    我上访事实如下:
    
    
    
    第一次聚众入户抢劫:1996年12月1 9日,黑龙江省逊克农场场长王兴才故意违反1994年7月25日与付景江签订的畜牧养殖场(以养奶牛、肉牛为主业)的承包合同约定,动用手下人:逊克农场法庭长赵久义、书记员李波、公安干警邹国防、赵忠致、刘兴才,二分场场长曹志明,电视台记者刘松涛,二十六队队长纪凤林等,以及另外雇佣十多人,聚众20余人闯入我畜牧养殖场,将牧场的家人和雇工全部轰走,用一天时间将牧场存放的一大堆大豆419亩全部产品抢走,每亩产量按300斤算,共计:125700斤(1.50元/斤),价值人民币18万多元,没有任何手续和法律文书。事后二十六队队长纪凤林给逊克农场法庭庭长赵久义1万元,将抢去的产品交给二十六队队长纪凤林私自卖掉。
    
    
    
    第二天逊克农场场长王兴才与逊克农场法庭庭长赵久义串通恶意制造了一起假案,逊克农场故意违约三份合同约定,诬告陷害乙方付景江(拖欠油材料款纠纷一案)以此掩盖以上重大抢劫事件,从此我夫妻的财产被抢又被告,畜牧养殖场停产又停业,走脱贫致富之路反被迫害,被逼走上了打官司告状不归之路,长达十三年之久。
    
    
    
    第二次聚众入户抢劫:2001年6月1日,黑龙江省北安农垦法院与逊克农场恶意窜通,打击报复,于2001年5月21日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下达(2001)垦经再终字第4号民事判决付景江、刘杰夫妻胜诉,败诉方北安农垦法院与逊克农场不履行生效的判决又一次聚众30多人,逊克农场时任场长王军、书记刘志军、副场长孙木兰从96年就是主管逊克农场财务大权到至今,我告到那里她就买通那里,她和刘杰说;你愿哪告!哪告!你去找温家宝告去,农垦也不怕,农垦有钱一个电话都够你跑半年了。干部指使逊克农场各连队干部出动50多人和法庭人员李波{还是上次参加抢劫的人还是办案人}法庭闫晓丽、张士伟、(还是原一伙办案人制造两起假案产33头黑白花奶牛,其中有17头待产的母牛,牛群抢走杀光,拖拉机一台,重耙一台,播种机一台,三铧犁一台,拖谷机一台,四轮车一台,拖车一台,73平米住房一栋,机车农具当场用电焊砸碎抢光,参与抢劫的人员逊克农场法庭李波、阎晓丽、张士伟、罗威摇身一变又成了办案人,又制造案中案两起假案,被抢走的财产价值100多万元,参与抢劫的办案人徇私舞弊,私自评估、作价、拍卖,故意压低价格共计作价65510元,造成畜牧场停产破产的重大后果。因两次重大抢劫事件在黑龙江农垦贪官污吏的包庇下,抢劫团伙至今逍遥法外。参与抢劫的办案人制造的假案,包庇重大抢劫团伙两次抢劫事件案中案的违法行为。
    
    
    
    第三次抢劫:2006年12月3日在农垦总局干部的指使下克农场二管区杨德军、赵光宇等八个连队的队长、书记、治安员聚众二十多人,趁我家人不在之及闯入我家院内抢劫院内大豆171袋,每袋210斤,共计3500多斤,价值人民币70000多元,案发当时刘杰在北京接到亲属打来的电话说;“你家里现在没有人在家,有一伙人正抢劫你家院内存放的大豆呢!刘杰在北京海淀区拨打110报警电话求助,拨通省公安厅110报警,拨打农垦总局公安局110报警台,农垦公安局告诉我让等着由他们给联系。当天下午我儿子坐火车去北安农垦公安局报案。更可气的是家人付景江发现报案后,逊克农场110到场不阻拦抢劫人员,反而将户主付景江带到7公里以外的二十三队办公室,致使抢劫团伙用一台大汽车将价值7万多元的财产抢走。黑龙江农垦北大荒集团企业自设的公安机关帮凶聚众入户抢劫后作出不予立案决定。三次帮凶抢劫,报案不予立案,我们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向北安农垦法院起诉,黑龙江北安农垦法院于2007年4月27日作出{2007}北垦刑字1号不予立案裁定。我们不服上诉到农垦中院于2007年11月送达{2007}垦不立字第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法院指使继续抢劫畜牧厂土地是我们投资100多万元开垦的860亩荒地,由抢劫团伙管区区长孙少全私自耕种与法院贪污。举报人刘杰报复陷害,劳动教养一年半。
    
    
    
    第四次抢劫:2007年5月6日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指使逊克农场场长李晓光、副场长孙木兰,指使二管区区长孙少权、书记马向东带领十多人和一台拖拉机强抢我们按三份合同投资上百万元开垦的860亩荒地兴办畜牧养殖场的土地抢去,由孙少全负责耕种,贪官以权谋私贪污。逊克农场单方撕毁94年7月25日甲、乙双方签订的畜牧养殖场承包合同,把全部财产抢劫一空。瞞上欺下,作假报告,说问题已经解决,事实是受害人至今没得到分文赔偿。更可恨的是他们既当土匪又当法官,黑龙江农垦这个怪胎什么时候能取缔?
    
    
    
    2009年10月份我家的住房被强拆了
    
    
    
    黑龙江农垦瞒上欺下,中央领导批示农垦作假报告,包庇重大抢劫团伙,害得我倾家荡产、无家可归妻离子散,没有一点生活来源。请求纪检监察机关,检察院渎职局依法立案,严查严办贪官污吏,维护法律的神圣尊严,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刘杰:1326336094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