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请胡锦涛将全国冤民悉数活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7日 转载)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在“首善之都”召开之时,就是全国的冤民进一步受苦受难之日。近日,境外中文媒体有关“公仆”如狼似虎对待冤民的报道明显增多,许多访民被监控被截访被绑架被殴打……人间地狱惨不忍闻。
     (博讯 boxun.com)

    对于访民们所经受的苦难,我感同身受。在赴京上访的过程中,我夫妇俩同样遭受过南海官方的多次绑架,也长期被当地严密监控,有时一天三班倒监控我夫妇俩的“公仆”会达40多人次,出门即会被“公仆”亦步亦趋跟踪……
    
    北京每次召开“盛会”,为应对“讨厌”的冤民,所浪费的国家资源庞大到了何等程度,让人无法想像,其防范机制从北京常投放几十万的安保力量,就可见一斑。暗无天日的时代,冤声载道,伪“和谐社会”对冤民防不胜防。
    
    “党国不仁兮,万民若猪狗”!“若猪狗”的民众,人人都可能是一座随时爆发的活火山。即便柔弱若女子若赵国莉者,也曾想“共产党不要脸我也不要脸”,要赤身裸体冲进中南海……她恋爱了,爱上了“梦中情人胡锦涛”。
    
    双手沾满了人民血泪的党天下,在遍地是活火山面前,周而复始风声鹤唳、剑拔弩张,早已疲态尽显。主持正义的力量已经死去,中南海内有的只是僵尸。把愤怒的冤民们就这样当作敌人一般严加提防,防到何年何月是个头啊?
    
    每一个冤民的背后,都有一部血泪史;每一个冤民的内心,都充满了对执政党的失望和怨愤;每一个冤民的身边,都有一种悲愤的情绪在飘散……众口一词之下,胡锦涛和温家宝所依附的这个政党已经毁了,而且毁得十分彻底。
    
    胡锦涛的“执政智慧”黔驴技穷,对人民负债累累,许多债务在他根本无法偿还。怎么办呢?他苦无良策,该也苦恼万状吧?当他合上眼睑时,该有黑压压的冤民在他脑海中愤怒地晃动吧?何止是百鬼缠身,他该也噩梦连连吧?
    
    为给“圣上”解忧,我在2007年中秋曾给北京献出了一个快刀斩乱麻的良策,强烈建议当局速将访民们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也许是胡锦涛觉得血流得太多,会溅污了“以人为本”牌坊的缘故,这方子在他终于还是没有采纳。
    
    作奴隶的有义务为奴隶主分忧。我苦思冥想,终为“吾皇”寻得万全之策了:有没有一种既不血溅“以人为本”牌坊,又能完全赖帐,让冤民从此绝迹的好法子呢?有的,那就是——请胡锦涛慈悲为怀,将全国的冤民悉数活埋!
    
    或曰,这算得哪门子的慈悲为怀?算啊,已早有访民说过:“作孽啊!他们看谁不顺眼,就干脆挖个坑把人活埋得了呗,把我们搁在这,这样折磨我们,您说残忍不残忍啊?”(见《廖祖笙: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
    
    冤民之于胡锦涛们,不是“看谁不顺眼”的问题,而是恨不得这个群体能够顷刻从京城烟消云散的问题,否则也就不会用种种歹毒的方法,对冤民一再赶尽杀绝。长痛不如短痛,活埋全国的冤民,解脱了双方,官民将互为配合。
    
    掩盖与掩埋一字之差。党国精于掩盖事实,掩埋全国的冤民应也不存在技术上的困难,只会干得驾轻就熟。经此一役,终于全歼了全国的冤民,在胡锦涛时代将会是何等的畅快,再也没有鸣冤的人群了,“吾皇”终可高枕无忧。
    
    胡锦涛时代对人民的负债累累,经此“伟大的战役”,账本上终于清零,再没有冤民以各种方式向其讨债了,伟大的党和政府之于人民,再也没有赖帐这一说了。曾经杀人也好,曾经抢人也罢,无不随风飘去,又是阳光灿烂了。
    
    也再不会有赵国莉寻找“梦中情人胡锦涛”的闹剧发生,再没有谁想着“共产党不要脸我也不要脸”,要赤身裸体冲进中南海了……多好!胡锦涛早该丢下羞羞答答,残暴就干脆残暴得彻底一些。请胡锦涛将全国冤民悉数活埋!
    
    写于2010年3月7日
    ---------------
    附:
    
    廖祖笙:请将访民们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
    
    上访作家廖祖笙郑重建议中国首都:请将访民们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这一建议,看似荒谬绝伦,但于京城有益,于访民有益,于“盛会”有益,也有论证的事实基础——
    
    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是华人团圆、赏月的日子。然而,对于北京屯街塞巷的访民而言,此“中秋佳节”没有团圆可言,也无明月可赏。填塞他们胸间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甚至绝望——他们的心空里,何来樽前月下、桂子飘香?有的只是残酷现实强加给他们的一片阴霾!
    
    那些来自大江南北的访民们,在当地再也忍受不了酷吏昏官、狐群狗党、劣绅恶霸对他们的欺压和凌辱,在走投无路中奔向“首善之都”,以为在首都或能寻得公正、公平和公道,可奔走日久的结果,是悲哀地发现“首善之都”不过如此。所谓的上访制度,玩弄的实为愚民的把戏,潦草糊弄访民之余,既没有给绝大多数的访民们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也大大“有碍”北京观瞻。
    
    多少访民抱着希望而来,忍辱负重,苦苦哀求,寄望于京城找到“包青天”,可又有几人确真觅得苦难之中的救星?更多的访民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非但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们替其主持公道,反而是堕落公权对他们的雪上加霜、加倍凌辱!有些访民遭到截访人员的残酷殴打,有些访民被接访单位像踢皮球般踢来踢去,有访民露宿街头、三餐不继,有访民被抓回去后罗织罪名啷铛入狱……上访啊上访,访到头来,惊觉暗无天日!
    
    对太多的访民而言,这座貌似神圣、洁净的城池,没有党中央,没有国务院,没有中纪委,没有公安部,没有最高人民检察院,没有最高人民法院……有的只是一片沼泽地,且浩瀚无边,哪怕你日复一日艰苦跋涉,却总也看不到希望的曙光,总也走不到湿地的尽头。一天奔走下来,缠绕胸间的感觉,除了心寒,还是心寒!
    
    一句“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玩残、玩苦了多少访民!倘使真能“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那么这京城无数的访民又何来?丈夫在佛山“自己撞死”的罗双红,和家人在京城奔走得倦了,拿着某部门将其“发配”到当地的薄纸再次回到了佛山,捱到今天也依然是讨不到公道,一起命案案发快两年迄今得不到任何实质性的处理!乌云滚滚中,欲哭无泪的又何止是罗双红?何止是她家中年迈的老人、年幼的儿女?
    
    虽然早就听说过这样一句“名言”:“没有南海官员搞不掂的事,没有南海官员买不通的人。”但我总以为京城之内,应该还有扬眉剑出鞘式的果敢,还有为着凛然正气拍案而起式的阳刚……但不知不觉间,我夫妇俩来北京已是一个半月了,今天的太阳和那天的太阳却没有什么不一样。看来国务院和公安部管不了广东南海,他们根本也不把“上面”放在眼里!翘首祈盼里,听不到正气之歌的奏响,相反感受到的是邪恶势力进一步的妄为和嚣张。
    
    去年的中秋节来临之际,我的新浪博客(已被封删)被人修改了密码,一度无法更新,黑暗中删帖的那手,也24小时不断在我的博客里删帖、删网友的留言,借此压制群情激愤;今年的中秋节来临之际,我新建的3个网站又被屏蔽,虽然后来解封了其中的一个,却时封时开……至此,我已被封删博客3个,网站18个(不含时封时开的那个)!一起血淋淋的虐杀学生惨案,难道就准备这样一直倚重新闻封锁、网上“监管”、装聋作哑、操纵司法等等,再派些拿工资的人渣到网上“引导舆论”,就果真不了了之了吗?
    
    我夫妇俩亲手给主席和总理寄出的几十封同城快递,也仍然是石沉大海,但我们将继续寄下去,最起码寄到这事有个初步了结为止。我们坚信总理迟早能看到我们的哀告,一个个小学生写给总理的信能收到,我夫妇俩不停亲手寄出的那许多同城快递,没有理由收不到。不断向最高领导人写信申诉,既是迫于无奈,也是这个国家莫大的悲哀。倘使国家机器均在按部就班正常运转,这一人间惨剧早就划上了句号,最起码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断!
    
    然而,纳税人辛辛苦苦养着的某些“公仆”,放浪形骸得已如白眼狼,一边靠着人民的供奉养尊处优,一边却能凶狂扑向民众!在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中,无耻官僚所表现出来的冷血、残暴远在黑社会成员之上。此事件过于血腥,在此国情下,要将其强行办成假案、冤案,在我也不难理解,但至少也得首先让我夫妇俩重新展开生活吧?他们居然连这都做不到!如此操作,不禁要问:这事件果真是一件简单的刑事案吗?我看更像是一次恐怖主义的实施!彻底毁了我的家庭我的人生,还非得置我夫妇俩于死地!风雨如晦中,是血的教训在凝结,是噤若寒蝉,是世人一次又一次的瞠目结舌!
    
    北京似乎管束不了广东南海,这就令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显得更加怪异!
    
    制度的腐朽、工作的态度和方式等等,没有把访民们确真当作公民来看待,那些喜欢莺歌燕舞、“一片祥和”的权贵们,也心浮气躁,看不得访民们的烦扰。于是,接访单位的门外,截访人员成群结队,有的无法无天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单是这段时间,我夫妇俩就两次亲眼目睹截访人员疯狂殴打女访民!北京啊,难道那些蒙冤负屈的访民,千里迢迢来到北京,就是为了被人凉在一边,糊弄一通,或是接受一通暴打的吗?抓捕他们,理由果真充分吗?于法有据吗?合情合理吗?
    
    耳闻目睹的种种,不断撞击着我日渐沉重的心灵。对访民,还“清理”个什么?既然不顾百姓死活,不愿为百姓主持公道,当初就该断了访民的念想,不该有潦草的信访制度的存在。权贵们是爹妈生的,访民们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们就是一副天生的“贱民”相貌,“清理”也没用,“清理”了还会生生不息跑来。由此,我建议:得斩钉截铁,干脆把他们全部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既“以儆效尤”,也让他们早死早超生,省得在京城经受炼狱似的煎熬。
    
    如此干净了。哪个访民再胆敢来“影响”北京的市容市貌?哪个“臭书生”再敢念叨官场的不是,或是再说道什么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有任何“盛会”召开,北京街头也一定是唯余锦衣华服之绅士和淑女,语笑喧阗,风度翩翩。遥想京城菜市口古代手起刀落,对“贱民”们斩首示众的样子,何等威风,那震慑力来得何等之强?残暴就干脆残暴得彻底一些,冷血就干脆冷血得无以复加,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太忸怩作态了嘛。专制无胆,民主无量,如此,只会令无数挣扎在苦海中的男女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作孽了不是?
    
    综上所述,祈请执政当局即日起就加以考虑,请将访民们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请为“和谐社会”锦上添花!不但可以把廖祖笙夫妇及早绑赴菜市口斩首示众,也可以把尚且“胆敢”滞留在京城、不甘蒙冤受屈的访民们悉数“咔嚓”。中国反正人多,官员反正“忙碌”,连死人的事也“无暇顾及”,还犹豫个什么?还害躁个什么?若京官不便登场监斩访民,可临时飞鸽传书借调广东南海之“公仆”,酷吏登场,必定心狠手辣,定能圆满完成监斩众访民之重任!
    
    献出这一治国安邦之“良方”,我又想到今夜的圆月是你们的,不是我们的。想到仍躺在殡仪馆内惨烈遇害的孩子,我同时还想到了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写于2007-09-25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回眸09年,展望未来,谁能救中国 新年贺岁辞/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中国(上海)维权民众为捍卫自身权利的声明/“冤民大同盟”之争
  • 常雄发对“冤民大同盟”声明
  • 辽宁冤民和我联系/佟志岩
  • 长毛僧:关于组建冤民国庆游行方队的倡议
  • 祝贺新中国母亲诞辰六十周年/上海冤民孙宏萍.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我为什么去港参加冤民大同盟/孙玉妹(图)
  • 中國冤民大同盟受東八块全體受害居民委託致李嘉誠先生公開信
  • 上海冤民张翠平:“党的生日”与“八九六四”
  • 上海冤民张翠平:献礼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八周年
  • 上海王水珍维权声明:从未参加过设在香港的中国冤民大同盟
  • 共产党己到风烛残年,患了老年痴呆症/上海冤民杜阳明
  • 中國冤民大同盟向全國訪民緊急呼籲
  • 中國冤民大同盟責問俞正声-周敏珠的“冤”是誰製造?
  • 上海土地腐败真相大白/上海冤民刘义良
  • “冤民大同盟”的相关新闻:我的郑重声明/北京周莉(图)
  • 沈婷:抗議中國政府抓捕中國冤民大同盟成員
  • 冤民刘俊春特致“两会”代表(图)
  • 政府,请善待我们这些冤民(图)
  • 席新柱、王桂兰、赵景洲——被逼走向自焚的冤民!(图)
  • 刘安军谈阳光公益:不隶属任何组织,和冤民大同盟没联系(视频)(图)
  • 访民发现最高人民法院有假公章坑害冤民(图)
  • 冤民刘清珍十几次被关“黑监狱”并被劳教
  • 北京上访冤民公园聚会,高呼口号打倒腐败(视频)(图)
  • 上海访民否认“冤民大同盟”的“任命”
  • 郑恩宠:关于本人不再担任冤民大同盟法律顾问的说明
  • 冤民大同盟成员及各地民众要求废除深圳信访十四条
  • 中国冤民大同盟遭打压 沈婷冀奥巴马转告胡锦涛
  • 重庆市冤民集体前来自贡求助(图)
  • 上访冤民:纸船明烛照天烧(图)
  • 冤民家门口被绑 周雪珍你在那里?
  • 冤民大同盟及退伍军人签署王乐泉下台公开信
  • 9月2日抄家记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紧急呼救——上海冤民北京看彩排回沪被拘留(图)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的控诉状
  • 中國冤民大同盟正告上海市政府立即釋放呂龍珍/ 沈婷
  • 动迁=盗窃=强夺/上海冤民顾红兵(图)
  • 开封冤民致省委书记卢展功的第二封公开信
  • 开封冤民江帆给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公开信
  • 世博年始,中共违法侵权后还要雪上加霜/上海冤民詹荣妹xxx(图)
  • 司法腐败,妇女的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上海冤民杨玉新
  • 上海冤民陈宝良的控告信:陈祥云私没“黑监狱”
  • 上海闸北区维权冤民张翠平: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信
  • 重庆冤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干部大走访”弄虚作假
  • 中共铁蹄下的冤民在呐喊——还我人权
  • 郑州冤民刘恒政致张立勇院长一封信(图)
  • 上海闸北区冤民田宝成:刑事申诉状
  • 60大庆我心中的“火”(图)/上海冤民郭益贵(图)
  • 浙江省缙云县冤民联合控告官员迫害(图)
  • “看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万名伸冤冤民代表刘杰的劳教遭遇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美众议长访上海 上海冤民给胡锦涛写信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冤民应战恶商和保护伞决斗邀请书
  • 奴隶残疾冤民:合法承包鱼塘惨遭化州当局毁坏/毛永
  • 上海复兴集团对关押冤民沈永梅说:共产党就是法西斯------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上海黄浦冤民常雄发致十七大 “我有话对党说”/救救我们全家人
  • 赤壁移民天安门下跪:冤民在呻吟
  • 安妞妞 不满周岁的小冤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