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长治之夜:谁有预报地震资质/徐祖哲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7日 转载)
    
     长治也好、晋城也好,一有风吹草动,大家都来讨论地震了,最多的意见是政府要负责任,好像政府是无所不能?
     (博讯 boxun.com)

     其实,政府有二个职能,一是法律授权的行政职能,二是组织职能。
    
     说到地震,请问,书记能够预报地震吗?不能!市长能够预报地震吗?也同样不能!
    
     地震局长总能够预报地震了吧?按我说,局长也不能预报,那怕他是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的博士,美国留学的方先生、园先生,照样不能预报。中国国家地震局至今没有颁发过一个“地震预报资质证书”。
    
     依照国家人劳部的规定,所有职业都要先验证,后上岗,所以全国各级(据说国家级分成两个预报中心了,好竞争)地震预报机构,还有省级的,都在违章运作。(目前地震理论没有解决,可是有固定的报表和数据要逐级上报会商,根据什么呢?他们忙碌多时,劳而无功。)
    
     医院、律师、会计师、金融证券、工程建筑等等,不仅要有企业资质,还要有人员资质,因为这些机构都是“人命关天”,会计把账错了,人家客户一生积蓄泡汤,不也要跳楼?媒体队列,也得有记者、编辑资质(不是职称,是从业资格,光有大学毕业,还不行),得领取记者证才能上街采访。
    
     地震,也是人命关天的事,至今没有一个机构发布过职业技能标准,没有一个人有资质,却在全国上上下下折腾好多年(不含体制外的业余人士)。
    
     上面说的是临震地震预报的行政职能,你就是有了地震法,也没有有能力的操作人,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 我写过从《唐山到汶川的科学观》,当我们还没有认识到地震的深度,以为地震就是“小的闹,大的到”。后来一次一次的悲剧重演,地震界的许多人也是心知肚明,地震机理的理论和地震预报的实践都没有解决,地震还处在科学实验阶段。
    
     几次机构改革,高层都有压缩地震行政机构的议案,要充实、加强地震科研。而众所周知,调整的意见是由地震机构来决定,而非科研人员决定。
    
     最后,压缩的反而是“地球物理研究所”,管理机构依然如故,还在增长,光北京的地震管理机构就坐满一大楼。
    
     长治也好、晋城也好,以后还会出来更多的不眠之夜。大家轰轰烈烈地做政府最不想看到的事,连民警也没有招数,只要别阻断行车就好,移动通信企业和小卖部的人才高兴不已。第二天众人无精打采地上班,上班也是聊天、谈体会和写博客,紧急事务耽误有多少?
    
     大家越着急上街,地震局越忙,电话都打不进去,下次还要扩编,加人加钱。更严重的问题,是三次狼来了之后,大家也疲沓之时,又会来一次“汶川”重演。
    
     2006年6月,唐山地震30年之际,地震局就应系统外专家们之邀召开了一次研讨会,专家们认为“大地震”快到了,要采用唐山地震中出现的高科技手段分析研究,然而一项意见也没有落实。
    
     2008年10月,地震局“不好意思”,又只好和“外系统”的专家召开一次“汶川”研讨,然后还是没有多少实际行动。(以上二段见我的博客) 在汶川地震论坛上我的发言,地震局的领导们私下也承认有道理,要压缩“预报行政职能”,全力加强科研,不是攻克不了的,至少会如天气预报,提高了发布概率。
    
     在地震论坛的文集中,最终还是将要我添加的“引证”、英文摘要之后的“发言文章”删除,要知道没有发布的文章同样会载入历史。
    
     任何医疗方法、药品,没有验证之前,是不许上手术台操作的,就是有医生的资质都不行。
    
     空军的新机型,也有流程,从构思到开发试飞,服役,要10多年过程,都有规范。也有众多考核标准,有带资质的试飞员。你着急不行,不能说为了部队需要就不按规律办事。直升机在文革中就急着装备部队,后来出过事,赶紧停产。
    
     那地震预报,在科学没有过关之前,为何可以“上下行走”。只是为了让大家有一个“安全感”,让大家觉得政府无所不能,让地震局的官员可以做“和平官”,“有事没事,有事也还是无事。”
    
     大家在寒风中,肃立街头,忐忑不安地相互电话之时,你们想过没有,任何事情,成立一个机构,他们就能够办理了吗?
    
     照科学发展观办事,赶紧加强地震科研,压缩没有资质的政府机构的预报职能,才是当务之急。这就是和“南征北战”电影一个意思,以退为进。
    
     先别管谁有发布资格,而是要弄清楚,什么科学机构才能达到预报资质,因为地震机理是科学问题,而非行政问题。
    
     建议将“地震分析预报中心”,改为“分析预报发展研究中心”,以科学实验为其任务。
    
     政府仅承担地震工程、救援、地震的“震后测定”和发布和宣传职能。地震科研要由科学院主管,地震局不管理地震预报科研和计划,官员也不直接操作地震科研和担当项目参与人与评审职称。其实质是开展跨学科研究,而非让“地学”专业的官员自己管理自己。
    
     让“干活”的人集中精力,集中经费,开展跨学科研究,地震预报才会早日完成。要是完全按照“地学理论”,自己折腾几十年了,临震预报还是没有进展(中长期是地学问题为主)。
    
     在汶川之后的国务院紧急专家会议上,多数院士都建议调整地震科研机制,后来不了了之。
    
     现在,许多地震科研人士,都愿搞仪表,搞“理论”,写论文,躲开预报观测,好早日解决职称和升级。光是搞各种测试参数的“数字化”转换的雷同项目就有多个,他们都是电子信息专家了。傻瓜才去搞临震预报监测分析(当然也有人做),你错一次,名声和待遇就有问题,这种体制,担了风险还白忙活半天。大家去问问在地震系统的亲友,就知道了。
    
     科学发展了,人们才知道认识是如此的荒谬过,然后才是曲折的前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