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力发展拆迁经济”/邹宇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4日 转载)
    
     虎年春节刚过,辽阳市白塔区人民政府就在新闻中提出:要“大力发展拆迁经济,全面调动区、街、社区的积极性,大打“拆迁牌”” 。虽然地方政府搞卖地财政、和房地产商结盟是个普遍现象,但公开提倡“大力发展拆迁经济”,还是少见的。比较常见的提法是“大拆大建”,比如广东省在今年该省两会期间宣布“将大拆大建扩内需”,但广东方面并没有把“大拆大建”上升到“经济”高度。在目前举国关注《拆迁条例》修改,各地突击拆迁频发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公开提出“大力发展拆迁经济”,大打“拆迁牌”,使新拆迁条例引发开发商和地方政府反弹的担忧成为事实,个中意味值得深思。
     (博讯 boxun.com)

     新闻中提到白塔区要“2010年要突出抓好10项重点工程”,这十项重点项目中,有部分涉及到有一定保留价值的老建筑,主要是沙俄、日满时期的建筑和建国后计划经济时代的工业建筑,比如火车站附近俄国人修的澡堂、水塔,日本人建的图书馆、洋房,原来辽阳纺织厂的文化宫,几家老工厂的厂房。
    
     白塔区是发端于清末铁路通车建成于建国以后的主城区,以近三十年以内的楼房建筑为主(近年划进来的郊区村庄除外),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老城区”,却还是在虎年年初被地方政府期待大拆大建“大变样”。在最近二十多年里,白塔区已经大变样过多次,城墙、老城门,民国、日占时期的老建筑都被拆除到所剩无几。本来也有北京南锣鼓巷那样的老街老胡同,可惜现在都是仿古建筑步行街了。白塔脚下高中也被短命,富丽堂皇声名远扬的广佑寺取而代之,就文化而言,浑不如八十年代那附近还能见到的富含文革气息的露天剧场。为了发展旅游,辽阳还将继续建设更多假古董,辉煌的历史无法蕴含进那些仿古建筑里,只能停留在展示板展览柜上。
    
     作为东北亚最古老的城市,有2400年历史、幻想发展旅游业的辽阳却不算什么历史文化名城。尽管两千多年来,城市一直原地不动,只是建国以后才开始大幅度扩张,辽阳却没有体现古城风貌的历史街区,不像丽江、绍兴、苏州等历史文化名城有古城的范儿。建国以后的辽阳城建史,是少留遗产多留遗憾的城建史,如果说前三十年全社会都不重视历史文化保护情有可原,那后三十年一边创建历史文化名城建假古董一边批量毁灭有历史气息状态良好的老房子,又是令人扼腕。这些老房子虽然并非文物保护单位,但放到天津、大连、哈尔滨,也还是能挂牌保护的。早在2002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将列入保护的优秀历史建筑时间标准,由原规定的“1949年以前”,扩展至“建成使用30年以上”的建筑。此后,很多地方开展了老建筑保护工作。然而辽阳的遗憾还在增长。在今年春节“城外村”韩夹河村动迁中,又拆除了一所在辽阳已经很稀罕的百年民宅。考虑到我国建筑平均寿命才三十年,还在住人的百年民宅可以说是普通民宅里的老寿星了。虽然它不比名人故居,也不是大名鼎鼎的建筑,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总则中规定的受国家保护的文物,但在春节前夕被突击拆掉,还是有些令人惋惜。
    
     老城改造宜适量拆建,坚持小规模渐进式有机更新,通过修旧如旧进而保留固有的城市建筑特色,对老建筑合理利用,让旧载体孵生新功能,既有利于节省资源,又有利于环境保护,不宜采取大力拆迁、推倒重来的简单粗糙方式,可前面已经说过,白塔区以近三十年以内的楼房建筑为主(近年划进来的郊区村庄除外),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老城区”,拆的主要是短命建筑,可这不正说明老房子对白塔区更是珍贵吗?如果不搞大拆大建,老建筑完全可以散落在新楼群里,会让游人感觉到城市丰富的文化历史沉淀。
    
     韩夹河村拆迁号称开发左岸,根据省报的报道,是模仿巴黎,可巴黎建筑都很长寿,200-300年还在正常使用的老房子很多。欧洲建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破坏严重,柏林在二战中被摧毁了90%以上,德累斯顿几乎全部被炸平。战后,两个城市都被一砖一瓦地重建如旧。欧洲的魅力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这些被保存下来的城镇风貌。白塔区渴望发展旅游的官员们想必是去过欧洲的,欧洲地方当局珍视历史风貌、少拆慎拆,尽量修缮老建筑的做法值得参考。
    
     在英国,早在1980年,建筑物维修改造的工程量就占到全国建筑工程总量的三分之二。如果非要说发达国家的基础建设已经完成,当年大量拆迁新建的时候我们没看见,可在同样近百年里快速发展的国外城市里,大拆大建的情况也很少见。以马来西亚的城市为例,道路都会为老建筑而转弯改道,几乎看不到那种我国常见的百米宽的笔直大街,也看不到我国常见的大片工地和拆迁区。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创建于1909年,稍晚于白塔区,城中4000多座建筑大多建于 1931-1956年间,保存的相当完好,2003年,整个城市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到处是大工地已经成了各国友人描述中国的常用词组,而这大片工地里,又有多少老建筑命丧拆迁。其实,就是在适合大力“成片拆迁,连片改造”的地段,全部推到扒掉也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前建设部副部长宋春华介绍的一个典型案例很有参考价值。在挪威首都奥斯陆,有一栋1953年建成的大桶仓粮库废弃了,政府没有把它拆除,而是为其再利用进行招标,最后中标方案是改建为大学生公寓。旧粮库变身成为16层的大学生公寓,在公寓入口,保留了当年运送粮食的电力机车车头,还保留了当年用来称粮食的大磅秤。
    
     挪威改造老旧建筑这样的思路是各国通行的做法,这跟国内对待老旧建筑的态度完全不同。国内为了小团体省事、财富和升迁,通常是一炸了之、一拆了之,老旧建筑改善利用的星星之火,还远远地被广大地方领导视而不见。其实,哪怕是民宅平房那样的散户,里面也有类似韩夹河村百年民宅那样值得保留的样本,都是可以尽力保留再加以利用的,何必非得到后来再建一个仿古建筑作为小区的附属房呢?
    
     多一处老建筑,古城的历史感才会厚重一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