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民主化会右派专政?/张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1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一]、王希哲左派是甚么?
    
    
    王希哲说:『左派意见呢?左派说,“共产党有功无罪”。左派温和派说,“共产党有功无罪,但也曾有错”。』这个左派何所指?这个左派就有中国政治现实中的“乌有派”,就是意图还魂毛泽东思想回归毛泽东时代的愤青愤中愤老总集合,还公开成立了两个极左党。这个派有两个特点。一是,有被现当权派奉作神和作为正统合法招牌的毛泽东作庇护。二是,它是半体制派,不但有体制内有人好造势(可结党),还有体制内人公开撑腰。
    
    基于上述两点,它在中国大陆有充分生存发展空间,所以就俨然成为一以代表民众左面目出现的所谓左派;而且是唯一的派。在民主化后的中国,若共产党还合法存在,这派与共产党合而为一,若思想仍贯,最后沦为类似印度毛派那样的极端组织。若放弃僵化思想,向民主社会主义转化,应占有中国左派位置。若民主化后的中国没有共产党存在,乌有派就树倒猢狲散,若存在也是三K党式的。这是因为“乌有派”完全没有了生存空间,成了没有根基的唯意识型态派,到时就名副其实应验地成为乌有派了。
    
    
    [二]、钦定左中右派
    
    王布哲反复谈论左右派平衡、右派专政的假大空话。其中有一条预设,就是:民主化后的中国“乌有派”是必然的左派;没有他心中最爱“乌有派”的中国就必定变为右派专政的中国。也就是说中国民主的必要条件是把中国左派位置预留给现在的乌有派。否则中国不但建不成民主家,相反必然搞出一个右派专政的国家。
    在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有权力或权利指定,或否定未来民主中国的左中右派是现显中的哪一个派,或者还没有出现的派。全世界由非民主进入民主的国家,其政治版图都是由适应民主制度的派别充任的。现有的政治派别能否在其中担任角色,决定于自身的民主适应性和生存、竞争能力。民主中国的政治现实就是由这些有生存能力和有竞争能力的政治势力组构。当然,现有的乌有派完全有权利进入未来的民主中国,这就要看他们的能耐了。想在今天自己当旺之际,给自己政治生命买保险,要人确保其占据未来民主中国的左派地位这是妄想,是不自量力,狂妄霸道思想作怪。
    
    乌有派能否进入民主中国?
    
    我想,大概有两种情况。如果共产党在它还能控制局势的今天,实行自由开放可以让民众自行表达意志和结社,到进入民主时候如果共产党还存在,乌有派也与共产党同样存在,但作用有限,若不与共产党合二为一,只能淡出政治舞台。若与共产党合流,这时,就是由民主一方与共产党争夺民众。共产党是一个极右的掠夺利益集团,决无法与民主一方竞争。最终结局就是被边缘化。到时候如果没有共产党,乌有派就树倒猢狲散。中下层民众是民主阵营中天然的左派、中上层是中派,社会顶上层是右派(这个派与王希哲说的自由左中右派吻合)。不论是争取民主阶段还是民主社会中,都必然存在左中右(及其过度)派,都不会出现某一派专政;只有王希哲危言耸听的中国民主社会才会有右派独大右派专政的神话。
    
    统观现有的成熟的民主国家,少见中极左派占据政治版图的左派位置。它们多数由王希哲所说的温和派、中间派、极右派(中间派与极右派间的右派呢?把右派冠上“极”是欲力之罪)组成。
    
    [三]、右派专政是胡言
    
    王希哲的“右派专政”有两个基石。王希哲的右派专政论的一个基石是,民意选票是铁板一块的。这有可能吗?两(几)股力平衡是民主之所以可行的必不可少条件,是民主的普遍事实和有其必然性。在王希哲小说化的话语下,把中国实现民主描述成必定没有对立力量,必定铁钣一块,民意选票必定选极右派上台。右派上台就是右派专政,要消解右派专政;唯一办法就是让现存的乌有派制衡。现今民主国家绝大部分极左派不成气候,可是,选民并没有铁板一块地都选出右派,选出极右派的更少见。
    
    王希哲的“右派专政”的另一基是,右派上台必定清算共产党;右派执政=右派专政。我说王希哲的右派专政是胡言是有无法否定、推翻的事实作证据的。现今世界十万人以上的国家共有179个,其中,133个是民主国家。请王希哲在这133个国家有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你所说的右派专政的国家?我就不明白,全世界建立民主国家都没有出现过右派专政,为甚么偏偏在中国就要出现右派专政这种怪事?
    
    凡民主国家都必定以民主精神和程序建立,这就是民主国家必定是多数决定,保护少数;民主国家的政治型态必定是多元的,是互相制衡的,请问,民主国家怎么可以出现右派专政?用“鸟笼”来控制民主,是用民主词语包装起来的帝王意识。
    
    可见,所谓民主国家右派专政不论是从事实上讲还是从理论上讲都是不可能的。一个全无事实根据的判断、一个经不起事实验证的判断就是胡言。
    
    
    [四]、如何才能不被清算?
    
    现在请清算是无的放矢,因为现在民众完全没有清算能力,反而是民众每时每刻都在被清算中。不过作为对未来民主中国厘清一下思路还是无妨的。
    
    必须首先肯定,清算罪行是应该的,是正义的。不清算是作为当权者放弃权力的妥协。妥协若成交,一般是共政府与民间妥协派的交易,不会成为共产党与全民的交易。这个交易当然不能保证共产党绝对不会遭受到清算,因为主张清算的派别有上台实行清算的可能。右派专政之说是伪说,但是,不论从事实上或理论上讲,民主化后,清算并不是必然的肯定的,也不是必然的否定的。
    
    共产当若想自己犯了的罪行不被清算有很多办法是可以做到安全程度极高的,被清算可能性接近零。以下提供一些意见。
    
    其一,主动稳步实行放权的民主政改──越早启动越效果越好。
    其二,提出交换不清算的放权时间表和路线图,让全民表决。
    其三,对过往罪行向人民作真诚深刻的忏悔,得到人民谅解后实行全民普选民主政府。
    
    以上三点,点点可行,不过也是点点幻想,因为共产党绝不会考虑。
    
    共产党不放权的代价是永远潜在被清算的威胁,最终无法不被清算;放权则可能现实被清算。积极理性的做法是放权,并力争把被清算的可能性降得最低。
    
    20100301
    
    参考文章
    王希哲:胡平是大有进步,还是自我暴露?http://news.boxun.com/forum/201002/boxun2010/118670.shtml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仅要从精神上、可能还要从肉体上消灭右派/李毅(图)
  • 当党内民主派披上“毛右派”马甲/陈永苗
  • 谁在给英国极右派捧场?(图)
  • 天堂里没有右派:忆林希翎/陈弘莘
  • 严家伟:“原右派人员”给人们的“温馨提示”
  • 格丘山: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图)
  • 左派应如何对待介入邓玉娇事件的右派/程意弘
  • 漫谈左右派、官民派与爱国者之间的关系/曹久强
  •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 蒋绥民:右派抗争与官方打压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宪章签署人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十六岁右派李曰垓现在的声音
  • 中国政治大格局:左派、右派与当权派
  • 左派与右派的区别/安锦
  • 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 地震真是震出左右派的真实功力/何必
  • 朱健国:老右派在新三十年的大分裂
  • “原右派人员”这个诬蔑性称谓目的和效果都是破坏和谐,制造社会不稳定
  • 四川右派老人致中央:23年的工资何时补发?精神伤害何时赔偿?
  • 北大“五.一九”“右派”老友追思林希翎(之一)
  • 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 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林希翎:不管多么大的罪名 回去审判我好了 (图)
  • 曾被打成右派的中共老党员蓝祯伟向政府索赔
  • 右派老人第一万零一次索赔呼吁书
  • 我是一个被监控“关怀”的右派老人
  • 至今未获改正的“右派”林希翎近况/RFA张敏
  • 王书瑶:北大物理系右派分子名录—附数学系部分右派名单
  • 燕遯符:无用与无用之用-也谈”右派”索赔
  • 一辈子没安宁:成都右派老人黄绍甫的呼吁(视频)
  • 重庆299名“右派”受害者及其家属子女共同联名再上书中共六大机构要求赔偿
  • 四川成都28位右派老人强烈要求中共发还工资(图)
  • 《08宪章》风波急,中共重发《划右派标准》有文章
  • 《五七右派列传》冲破障碍出版了(图)
  • 四川老右派声援因调查地震真相而被捕的黄琦和刘绍坤先生
  • 司法公正乎?-----幸存“右派”老人徐绍华的陈述(图)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