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中国网络空间,为何人们会以煽动反韩情绪为荣/赵博渊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1日 转载)
      在中国网络空间,反韩正成为一种时尚,几乎成了逢韩必反。发生在4月广州的谭静案就是一个凸显。心态平和者仅认为存在疑点,心态偏激者则咬定涉案韩人就是凶手,甚至还有某些人干脆连死者也辱骂,只因她和韩国人关系密切。就在陈默被捕当天,中国网络上就传开一条假新闻:根据韩《中央日报》英文版报道,陈默已经被韩国法庭判处10年有期徒刑和20万韩元罚金,罪名是伤害韩国人的民族自尊心。跟帖者大都义愤填膺,激动万分。试问,哪国法律里有伤害民族自尊心这条罪?更何况,刚被捕就判决,连法庭审判的程序都没走。实际上,法院还驳回了警方对陈默的刑拘申请,以维护无罪推定原则。但这些对于那些民族主义者并不重要。在他们看来,陈默被交给韩国司法系统就如同黑帮电影里的小混混落入敌对帮派之手那般可怕。不作任何思考就偏听偏信,情到深处,恐怕还要挤出两滴廉价的眼泪。
    
       在中国的网络上,关于韩国的负面消息和段子很多,让人难辨真伪。不过,许多帖子细细看来,就可以看出蓄意造谣。与这些抨击者相比,那些在中韩蜜月期就“不合时宜”地显示先见之明的人才堪称理性。现在的抨击者大都是人云亦云,有些人则完全为了宣泄情绪而制造谣言,并从跟帖当中获得快感。当然,有一些网媒也难辞其咎,它们为了迎合网民,吸引点击,不惜极力渲染,努力制造噱头。于是乎,某个异想天开的韩国学者一说李时珍是韩国人,马上就被上纲上线成整个韩国社会的主流想法。 (博讯 boxun.com)

    
      中日、日韩关系不佳时,中韩关系良好;中日、日韩关系改善,中韩关系反倒恶化。这构成了绝妙的反讽,中韩关系似乎在走10年前中日关系的老路:关系好时,一好百好;关系不好,看哪都不顺眼。其实,中韩矛盾并非根本利益冲突,而是两国在发展过程和战略转型中的碰撞。尽管存在许多争端,但真正涉及实际利益的只有一个苏岩礁,其他的如高句丽问题多是一些务虚的面子活,而这些面子活恰恰正是卢武铉的负面遗产。背负着前人的包袱去面向未来,即使包袱皮看上去再华丽漂亮,也终究是愚人之举。从李明博上台后的举动看,他并不好此道。尽管他对中国显得有些冷淡,但也不能过早断言他漠视对华关系。毕竟,因人废事的教训在中国外交史上实在太多了。
    
      在官方努力之外,民间也应当多进行交流,不能仅仅满足于看看韩剧,谈谈时尚。对方心里在思考什么?对方的思维模式怎样?对自己又是如何看待?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恰恰是深层次的精神交流。但从这10年来看,所谓的中韩文化交流多半停留在物质层面和较低层次的文化产品展销上。笔者认为,中韩两国的民族性格中均缺乏西哲所谓的思辨理性。正因为如此,作为舆论公器的媒体在改善中韩关系的过程中应该有所担当,为中韩两国民众开辟一个平等对话的平台,而不是做个事不关己的看客和惟恐天下不乱的口水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侯文卓:与中共网络游击战的策略和招术
  • 网络革命战术:劝说大小戈培尔悔罪自新重新做人/纽约新闻评论员
  • 解龙:网络革命续篇
  • 网络自由:极权政治与公民权争战新焦点/许允仁
  •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陈维健
  • 最恶毒春节拜年贴现网络,为何仇恨那么深?/张建
  • 中国打开网络问政大门伪民意泛滥
  • 讨论:中国的网络扫黄及网络审查
  • 评论中国的网络监管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
  • 网络民意,虎虎有生气/童光红
  • 廖祖笙:钳制网络自由给党国带来了什么?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牟传珩
  • 廖祖笙:这就是中国的“网络自由”
  •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陈维健
  • 希拉里的“网络自由”与中国事实
  • 网络监控扩展到移动通讯
  • 中国网络战攻势强度超过其它国家
  • 广东省委做出承诺 欢迎网友参与网络问政
  • 网络传烟草局长日记中心工作是喝酒玩女人
  • 中国网络自由与公民记者权益观察(第三期)
  • 我国公安机关将严厉打击整治网络赌博行为
  • 北大清华开始试点网络高校
  • 北大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网络限制不利于中国长远利益
  • 公安部:当前我国网络赌博蔓延迅速
  • 利用网络手机散布谣言 造谣山西地震5人被拘留
  • 所有网络记者非法,公民知情权“被代表”
  • 共军少将呼吁:成立机构反击网络攻击
  • 解放军少将呼吁成立机构反击网络攻击
  • 中国加紧网络控制发布网站信息核实制度
  • 北京宣布网络记者采访属非法,准备打压中国公民记者
  • 中国宣称取缔网络记者:采访活动都是非法的
  • 中国文化部将网络游戏与手机娱乐纳入管理重点
  • 网络神兽“亚克蜥”诞生相关话题及图片遭屏蔽
  • 厦门警方破巨额网络“外围炒股”赌博案
  • 陈永苗: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更好
  • 警方破网络色情大案 淫秽表演半年获利二千万
  •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