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他们有权把你家房子拆走,你就有权把他们的飞机开走/纽约新闻评论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纽约新闻评论员
    
     2010年2月2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徐桂如给全国人大各位代表写了封公开信,说:“我叫徐桂如,今年46岁,我丈夫是空军某部大校飞行员,曾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在边疆保卫祖国。我们有一个儿子,我们一家原来居住在北京市海淀区北下关头堆村82号,是个独门独院,有三间平房、一间厨房、一个院子。2004年,北京中坤锦绣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我们的居住地盖商品楼长河湾碧河花园、长河御园精品社区,这里的房价高的惊人,开发商发了大财。福信拆迁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陈来福)给我们的补偿款只有33万。而在原居住地买一套一居室的住房就要50多万(现在就更贵,需要100多万),这点钱在原居住地买不了一个居室,更买不了我们原来那样的独门独院,我们当然不能同意。2005年4月20日,我带当时只有一岁多的儿子到动物园去玩,中午回家时,看到的是一片废墟,我们的家就这样被强行拆除了。从那天开始,我和儿子过上无家可归、到外流浪、动荡不安的生活。在被强拆后的这5年多,我带着儿子到处上访。我们的要求也并不高,只要求补偿一个三居室。可是我们的问题就是得不到解决,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因为上访,我和儿子多次被带到派出所。在无数次与信访、公安等政府部门接触中,不少警察及其他政府工作人员私下好心地对我说:“别再上访了,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军属的份上和只是单单到信访机关上访,会把你抓起来。到那时,你丈夫的工作会受到影响,可能不能再当飞行员了,可能还会被开除军籍”。为了不影响我丈夫的工作,多年来我一直忍耐着,最多只是到有关信访部门去上访。5年多来,我一直感到很委屈,很不理解。为什么有关部门总是站在开发商这些资本家的立场上,保护他们的利益。我和儿子无家可归、到外流浪,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现在,我豁出去了,即使我丈夫不能再当飞行员,不能再开他的飞机(中国空军的高档飞机),我也要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各位人大代表写这封信,来反映我们的事情。我的孩子6岁了,就要上小学,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安心地上学。也许因为这封信(为了使代表们能够看到这封信,我将公开这封信),我的丈夫不能再当飞行员,不能再开他的飞机了;也许因为这封信,我们将不得不离婚;也许因为这封信,我们将被有关部门轰离我们临时租借的住房,彻底流落街头;我也不想再委屈自己了,因为我们要活,我要活,我的孩子要活。为此我要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各位人大代表写这封信。徐桂如(一个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原居住地:北京市海淀区北下关头堆村82号户口所在地: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联系电话:13671094132 (博讯 boxun.com)

    
    纽约新闻评论员认为,这封出自弱女子的血泪交加的求助信,如果到了全国人大代表们手里,问题还得不到合理解决,那就证明全国人大绝对是个畜生不如的机构;如果解决了,那就证明人大代表们比其他机构的畜生稍微强些。举目世界200国,何曾见过哪个国家空军大校的私人住房被这样拆成废墟的?没有,从来没有,除了中共治下的社会主义中国,其他国家绝对没有发生过如此富有社会主义屌毛特色的事。为什么全国各地会发生无数类似的拆迁罪恶呢?是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个伪共和国,全国人民被剥夺了竞选权和选举权,无法选出真正的公仆,于是贪官污吏匪徒当道,残害百姓,官官相护,沆瀣一气,合力维护他们的共同利益,受害的人民求告无门。如果是在真共和国(例如中华民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印度、南非、新加坡等国)发生这类事,受害者只需打个电话报警,警察就会立刻前来将那些非法拆迁私人住宅的罪犯按倒在地,逮捕法办,而在假共和国里,党中央胡主席温总理下令任何法院不得受理暴力拆迁案,只能做行政处理,故意让地方当局和拆迁匪徒们为所欲为,因为大小党棍们要靠房地产开发增加“鸡的屁”,制造经济飞速增长的假象炫耀于世界,并且填满他们的私人腰包,在这祸国殃民的制度下,纵使是空军大校也难免遭殃。回想当年,元帅彭德怀被活活打死,元帅贺龙被活活饿死,元帅陈毅被活活气死,元帅林彪被活活逼死。这人吃人的反动制度至今不改。天理何在?大校!他们有权把你家房子拆走,你就有权把他们的飞机开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校飞行员徐桂如:家被强拆后妻儿无家可归多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