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喝水能致死,犯罪嫌疑人还有什么离奇死法?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6日 转载)
    作者:刘逸明 来源:维权网
    
     因涉嫌盗窃,2月18日,河南鲁山县一名叫王亚辉的男青年被公安机关带走,3天后,其亲属被告知,王亚辉已在看守所内死亡。亲属查看尸体后发现,王亚辉身上有多处伤痕。对此,当地警方解释称犯罪嫌疑人是在提审时喝开水突然发病死亡的。(2月26日《重庆晚报》) (博讯 boxun.com)

    
    自从云南的躲猫猫事件开始,媒体所报道的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中的死法便千奇百怪,武汉一市民在九江看守所死亡后被看守所负责人解释为“做恶梦死亡”,倘若有的人真有严重的心脏病,“做恶梦死亡”的可能性倒还真的存在,但如今,河南鲁山警方对被关押人员因“喝水死亡”的解释却没有一点技术含量,这比此前的“做恶梦死亡”更加荒诞不羁。
    
    酷刑逼供在中国的看守所中非常普遍,在世纪90年代的历次“严打”行动中,遭受酷刑逼供的案例可以说数不胜数,很多冤案就是因此而产生。只是,由于当时的互联网并不如今天发达,很多被关押人员的悲惨遭遇无法见诸媒体和公之于众。在最近这些年里,各地公安机关警察办案的文明程度均有所提高,但酷刑逼供的现象仍时有发生。
    
    打击犯罪是公安机关的神圣职责,王亚辉作为犯罪嫌疑人,如果被证明确实存在犯罪的事实,司法机关自可根据现有法律对其进行惩罚,但酷刑逼供却是和现代法治社会格格不入的野蛮行径。鲁山警方矢口否认曾对王亚辉进行过肉体上的伤害,但从王亚辉尸体上的伤痕可以明显看出,他在死亡之前肯定遭受过殴打。
    
    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遭受殴打有两种情况,要么就是被牢头狱霸殴打,要么就是被看守所管教或提神警察殴打。倘若是前者,警方大可不必称王亚辉是因为“喝水死亡”的,只需要揪出殴打他的牢头狱霸即可。警方之所以要解释为“喝水死亡”,很显然是做贼心虚,这种解释是一种无赖狡辩,难以自圆其说。
    
    武汉警察谭纪雄因为勇斗歹徒而险些丧命,诸如谭纪雄这样的英雄警察让人钦佩和感动,但遗憾的是,这样的警察在现实生活中寥寥无几。在有关警察的新闻报道当中,负面消息往往比正面消息多得多。警察原本是一个非常光荣的职业,但是,民警一词不知道被多少不称职的警察玷污。在今天,提到警察群体,很多人不再感到崇敬,而是颇有微词,因为他们都或多或少地遭受过警察的不公正待遇。
    
    据王亚辉的舅妈吴女士介绍,2月22日,家人在医院停尸房见到了王亚辉的尸体后发现,他的身上遍布伤痕。头部破了一个洞不说,乳头还被割掉。看到这种情景,王亚辉家人自然对他的死亡充满质疑,但鲁山县警方却一口咬定王亚辉是在提审时突然发病死亡的。有人说撒谎也能看出一个人的水平高低,鲁山警方为了掩盖事实真相,竟然连撒谎都不会,实在是莫大的悲哀。
    
    综上所述,如果说王亚辉不是因为酷刑逼供而死是不会有人相信的。犯罪嫌疑人被关押,这原本就是一种非常严厉的惩罚,没想到,王亚辉还要在看守所遭受警方的酷刑折磨。警察作为执法者,对法律法规的熟悉程度比一般民众高得多,鲁山警方对王亚辉酷刑逼供是一种赤裸裸的执法犯法行为,理当受到法律的严惩。
    
    从躲猫猫到“做恶梦”,再到“喝开水”,看守所里犯罪嫌疑人的死法真可谓是千奇百怪,酷刑逼供现象的屡禁不绝折射出了这个国家的法治危机和执法者的信任危机,随着时光的推移,犯罪嫌疑人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样的死法,但愿王亚辉的悲剧不再重演。
    
    2010年2月26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加拿大人权何在阿富汗囚犯遭酷刑
  • 道德、良心與酷刑/陳文敏
  • 陈维健: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 黑夜已深 光明将近——酷刑吓不倒维权公民
  • 刘蔚:高智晟谈他受非人酷刑的公开信(附全文)让我难以平静(下)—唤醒国人之224
  • 杨建利:停止迫害 停止酷刑
  • 刘蔚:高智晟谈他受非人酷刑的公开信(附全文)让我难以平静(上)/唤醒国人之223
  • 刘路:酷刑是一种政府犯罪
  • 请胡锦涛查上海的的酷刑/薛小妹
  • 俞忠欢:杨佳受过酷刑吗?
  • 福建“死囚”狱中书——酷刑下奇冤(图)
  • 好一个没酷刑! 外交部=谎言部=表演部/小草民
  • 杨继绳:曝光毛年代性酷刑 为3600万饿殍立碑/曾慧燕
  • 中共處理酷刑事件比封建國君更有效率/古德明
  • 天理:郭飞雄遭受酷刑,俺心里在流血!
  • 倪玉兰:受迫害 惨遭酷刑命悬一线 危难中 法轮功救命永难忘
  • 刘路:酷刑下的自由灵魂—读高智晟律师的通话记录和他给胡佳的信有感
  •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 RFA独家专访:居士全获释谈冤狱酷刑决意继续维权
  • 辽宁访民路秀娟在劳教所遭酷刑
  • 刘正有可能遭遇酷刑 律师已经介入
  • 中共酷刑折磨逼迫维吾尔人接受指控
  • 上海市民周静智在派出所受到酷刑(图)
  • 李淑莲死在山东龙口信访办续:李春华多次遭遇酷刑(视频)(图)
  • 上海访民李玉芳讲述因上访遭受的酷刑
  • 赖昌星外逃十年或被遣返 “酷刑风险”已近消除 (图)
  • 河南惊爆“红岩门”“芥末门”酷刑逼黑事件
  • 上海杨浦区拘留所再现渣滓洞酷刑比法西斯更残暴(图)
  • 又有两名西藏康区从印度回家青年残遭拘捕酷刑
  • 举报控告吉林省劳教所给我用酷刑(图)
  • 触目惊心的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人民检察院酷刑三十一法
  • 高智晟:血泪控诉胡锦涛、温家宝的酷刑
  •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遭受酷刑/RFI
  • 中国公民自由联盟:停止酷刑与迫害 释放高智晟
  • 中共酷刑大全
  • 中國人權獲被綁架的維權律師高智晟遭酷刑消息
  • 高智晟被抓下落不明 公开信披露非人酷刑(图)
  • 重庆女访民诉说被抓、被关、酷刑的经历 (视频)
  •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人民检察院公然挑战“国际禁止酷刑公约”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冤狱,酷刑,无处伸冤, 请求帮助
  • 不明不白错押12年 受尽酷刑生不如死
  • 酷刑成招换来14年牢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