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博士杀人凸显象牙塔里悲剧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6日 转载)
    
    来源:中国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台湾《中国时报》25日刊出署名文章《美博士杀人 凸显象牙塔里悲剧》说,最近美国学界发生了一桩悲剧:阿拉巴马大学亨次维校区的生物系助理教授毕夏普枪杀三位同事,造成头条新闻。照理说,解雇、辞职与跳槽在现代社会是相当平常的事,学术中人为何会出现这般激烈反应?除了个人心理因素外,可从现代学人养成过程以及学术界生态的角度看出原因。
    
    文章摘编如下:
    
    最近美国学界发生了一桩悲剧:美国阿拉巴马大学亨次维校区的生物系助理教授毕夏普(Amy Bishop)因升等案不过,而于系务会议时枪杀了三位同事(还有两位未脱险境),造成头条新闻。
    
    照理说,解雇、辞职与跳槽在现代社会是相当平常的事,学术中人为何会出现这般激烈反应?除了个人心理因素外,可从现代学人养成过程以及学术界生态的角度,试着分析一二。
    
    早在三十多年前,小说家于梨华就以《考验》一书,为台湾民众描述了美国学术界竞争之激烈与生存之不易;对尊师重道的传统华人社会而言,可是难以想象的事。好比某人读了二十来年书、顺利拿到博士学位,还要再做三至五年不等的博士后研究,才有可能申请到正式教职。然而就算当上了助理教授,几年后若不能在研究、教学、服务三方面有所建树,顺利晋升副教授,取得终身职(tenure),还是得不到续聘而必须离职。其中辛苦,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像毕夏普一九九三年于哈佛大学取得遗传学博士学位后,做了将近十年的博士后研究,二○○三年才在阿拉巴马大学找到正式教职。
    
    六年后,她的升等案没有获得通过,将于二○一○年三月解聘。她向学校升等委员会及联邦“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提出申诉,都没有成功,因而犯下重罪,让人惋惜。
    
    学术界会演化出这种严峻的汰择模式,源自精英主义思维:任何人若想跻身学术殿堂,就必须要耐得住寂寞、潜心研究,并做出相当成果才行,否则就遭到淘汰。这也是许多过来人常会同研究生说的话:及早发现自己性向是否适合走这条漫漫长路,免得到时想回头已错失良机。
    
    除了先天特质外,学术中人在养成过程中得心无旁骛好长一段时间,才可能出人头地,因此出现“怪胎”的机率,也比其它行业大得多。学界人士常受到“不食人间烟火”、“与现实脱节”以及“蛋头”等批评,与他们专注于本身思维脱不了干系;至于出现反社会行为者,绝对是少数,像毕夏普的例子,值得象牙塔内人士警惕。
    
    毕夏普在犯案后,记者追出许多她过往旧闻,包括一九八六年枪杀亲弟、一九九三年涉嫌邮寄炸弹给实验室老板、一九九六年为争论文排名而情绪失控,以及二○○二年在餐馆打人等,都显示她在精神方面有问题,需要帮助。不幸的是,学术界是极端个人主义的行业,失败者得不到太多同情。
    
    升等委员会不会管你有几个小孩(毕夏普有四个)、上了多少课(资浅教授的课通常最重)、压力有多大,他们看的是你有几篇论文、接了几个计划、拿到几个专利;不幸的是,毕夏普在后面几项都不及格。
    
    维持高标准自是进步之道。以往台湾学术界竞争不大,和稀泥者不少,如今已向欧美看齐。如何在情理法之间取得平衡,而不违反人性,值得台湾学界深思。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