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重门——韩寒和我们的未来判断》/赵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4日 来稿)
    江山代有才人出,当今才人是韩寒。
    
     韩寒是赛车手、是作家、是博主,是一个80后的年轻人,是我们中的一员。 (博讯 boxun.com)

    
    借助互联网,韩寒拥有了一大批粉丝。或者说,他的博客(不是小说)直言不讳所表达的诚实的价值观赢得了一批忠实的拥趸。韩寒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我们的关注和喝彩。这一切都是在体制外获得的,这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中国所有的事情,没有体制的默认、配合和支持是几乎不可能成功的,韩寒能自觉拒绝主流的诱惑,绕过体制的干扰和羁绊,十年间凭一己之力赤手空拳打开一片天地,这叫做真功夫。也是我们认同、赞扬韩寒并为之骄傲的理由。
    
    于是,有人欢呼,有人崇拜,有人愤怒,有人嫉妒,尤其是体制内的一些“作家”以及作家们的一些主席,他们误以为这只是文学的较量,纷纷为老不尊地跳出来教训后生,不料走不过几个回合便屁股朝后平沙落雁式地败下阵去。
    
    不知道这些御用作家的自我感觉为什么那么好,他们总觉得可以教育人民。当然,他们还会卷土重来,他们决不会扪心自问,更不会面红耳赤,他们或多或少都是依靠投机或者拍马获得如今的待遇的,可以听见他们恨恨不已的磨牙声。
    
    也许韩寒的出现是由于以下几个因素的机缘巧合:
    
    一、首先是韩寒个人的良知、诚实和坚持不懈的努力;
    
    二、近十年来,因为“发展是硬道理”以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诱导,官员、百姓和知识分子大都成为利益至上的拜金主义者。几十年穷怕了的百姓(含知识分子)都在急急忙忙、不择手段发财致富,官员则在实现从政治权力的传递者和执行者到贪腐受贿者的匆忙转身,他们无暇顾及在网络上异军突起、渐成气候的80后。
    
    而且,韩寒是在政治环境相对宽松、旧文化相对薄弱的上海,上海相比其他地域对于生活多了一些去伪存真的把握。作为另一个佐证,就是上海还出了个秀政治的周立波(顺便说一下,滑稽艺人周立波的体制外生存状态基本到此为止了,他正在迫不及待地被主流融合);
    三、当第三次浪潮来临的时候,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了互联网将会带来的革命性的变革。没有互联网,就没有韩寒,互联网给我们提供了话语空间和交流平台,再一次显示了科学技术推动社会进步的伟大力量。
    
    没有信息革命,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在我们前面的先行者纵然想挑战风车,也没有可以操作的条件,没有他们发言的讲坛,没有人能够听见他们的声音,最终只能徒劳无益、彻底封杀,远走异国或者锒铛入狱。
    
    作为80后出生的一代,我们没有经历过反右、文革、阶级斗争,甚至连那场风波也知之甚少。我们没有那么多伤痕和心理包袱,也没有什么长期重压产生的异化和虚伪,我们对于事物诚实的判断是基于对于公平公正的追求,是产生于自己的观察和思考。
    
    感谢互联网,我们能够看到了孙志刚、邓玉娇、周老虎、七十码、天价烟、楼倒倒、躲猫猫、被自杀、李庄案……我们也看到了杨佳讨说法、跳楼讨薪、三鹿奶粉、开胸验肺、断指明志、跨省追捕、自焚抗暴……我们亲眼目睹那么多底层民众无助的贫穷和苦难,我们也知道那么多的贪污、挥霍、炫富、浪费和折腾,我们更看到了那么多的谎言和没有底线的无耻,我们自己对这个国家的现状思考并作出判断。
    
    我们知道,由于层层屏蔽和掩饰,我们看到的其实很少很少,隐藏在这一些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现象后面的更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和罪恶。
    
    感谢互联网,我们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来了。我们听到了回答和呼应,我们不是孤身一人的个体,我们是整整一代人,我们都是韩寒。我们这辈人不愿意重蹈父辈们的覆辙,因为我们是80后。
    
    我们需要我们自己来证明的是:我们不只是创造GDP的廉价劳动力,我们是要有尊严生活的人;我们不再愿意被他们鄙夷不屑视为屁民,我们必然是这个国家的将来;我们不是被人任意驱赶任意剥夺的低素质的奴隶,我们不承认他们血管里流淌着世袭贵族的血液,我们和世界上所有的人一样,具有天生的人的权利!
    
    尽管我们势单力薄,我们身手青涩,我们也许只能对具体的事件呛声,但是我们是在向着体制的千年长城扔出石块。也许扔出的力量不够,甚至远远没有触及,但是方向是对的。
    
    也许牢固的体制城墙不在乎我们的叫阵,对于我们的存在轻慢地不予理会,所以他们还可以容忍我们诚实的声音。
    
    我们不希望有人将韩寒捧成后起的公共知识分子领军人物,我们认为这不是过于的青春热血就是狡诈的别有用心。事实上,韩寒也不能、不愿担此重任,我们不想落入权力斗争的窠臼,更不愿意进入居心叵测者设计的圈套,韩寒只是我们中的一员。
    
    我们已经不是不懂事的孩子,我们也深感到互联网空间的不断收紧,我们知道随着权贵们对于政治、经济的控制日渐无所忌惮,他们终将腾出手来再一次展示强权的蛮横。一个谎言需要一千个谎言来掩饰,一路走来不可告人的丑陋不在乎再增加一些卑鄙。
    
    蛊惑、教唆、撒谎、挑动、倒钩、栽赃,这是他们驾轻就熟的一贯做法,他们必然会再一次出招的,他们不担心故技重施,因为他们是强权。
    
    我们本来应该是赛车手、是工人、是农民工、是经理人、是企业家、是管理者,是人类生存长链上的一环,我们本来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是政治正在强迫我们学习政治,社会的不公正在制造对于不公的挑战者,强权正在培育着为公平和正义而奋斗的一代人。除非我们同流合污,除非我们出卖良心,除非我们麻木不仁,除非我们自乱阵脚,否则,只要我们希望自由和民主的未来,我们别无选择地站在争取公平和正义的一边。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知道,愿望只是愿望,现实是冷酷的,鲜红的太阳并不一定按照我们的希望而必然来临。也许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也许最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三岔口,是生活迷宫的三重门。
    
    第一重门是用脚投票,像很多痛苦的先行者一样,如果我们无法完成全体的救赎,我们只能被迫完成个人的救赎。我们不认为毫无实质意义的殉道是生命的最好归结,至少也应该为我们的后代留下一个自由纯净的灵魂。
    
    第二重门是承认体制并且努力进入体制,这也是我们80后生命的提前结束,后来的我们只是仰人鼻息、投机钻营、蝇营狗苟的行尸走肉,不知不觉演变成为体制的一部分。
    
    第三重门是被住房、工作、薪金、后代的教育、父母亲的养老这些重担压垮,在这几座大山下耗尽所有的激情和能量。和我们的父辈一样,在充满身份鸿沟和户口歧视的生存环境中,心力憔悴、劳累不堪地湮灭在一代又一代人曾经湮灭的苟且偷生之路上。
    
    如果,没有别的路途被我们打通,那么,这三重门就是我们80后注定的归宿。无论穿过那一道门,都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
    
    这对于我们80后是一个悲剧,也是所有国人的悲剧。世界浩浩荡荡的大潮一次一次和这个国家背道而驰、擦肩而过,我们这个国家仍旧拒绝普世价值观,仍旧莫名其妙地自我放逐在主流世界以外,仍旧朝着世界咬牙切齿,仍旧摸着石头无路可走。难道我们又将把希望寄予90后或者00后甚至更加遥遥无期的后人?
    
    而他们日甚一日地倒退回到“打江山、坐江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封建政治伦理上去,正在有恃无恐、毫不留情、分分秒秒地榨干我们一代又一代的血汗,我们除了被他们的谎言许诺一啖砂糖一啖屎地戏弄和羞辱,一无所有。
    
    希望这个判断最终被事实证明是荒唐悲观的,那何尝不是每个中国人的希望和福祉呢。
    
    这个结果无法避免吗?这个结果可以避免吗?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是什么在掌控着这个国家?/ 赵也
  • 《言论自由和言论自律 》 / 赵也
  • 《非专家预言未来十年》/ 赵也
  • 这是一场战争!/ 赵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