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庆兩強兆悲音,黨徒相殘紅黑青/草蝦(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2日 转载)
    
    【作者:草蝦】
    
    草蝦為何得享“重慶市人民政府”特殊人物名單的“特重”待遇?因為寫了一篇《三鹿白粉,薄熙来与党妈妈的和谐结晶》?不勝榮幸之下,寫作本文答謝給薄熙來的重慶市黨偽和政府。重慶既是共黨政權的盲區,也是即將亡黨亡國之際的流亡陪都。重慶的文強黎強,已經成了當代的宋江晁蓋,可能是將來顛覆共黨政權的江湖核心。在風雨飄搖的今天,黑幫出身的共黨權貴們深諳此道,絕不允許難以控制的民間勢力的存在。重慶兩強的覆滅,既是黑幫的損失,也是紅幫強人薄熙來與青幫強人汪洋的較量。然而,祭紅打黑的好戲,暴露了紅幫權貴的掩飾不住的內心恐懼,根源卻是20多年前的文革時期的血色青春。
    
    重庆兩強兆悲音,黨徒相殘紅黑青/草蝦
    
    【薄熙來與汪洋的黑交易】
    
    我們且看這么一出戲:2009年12月3日至4日,广东省偽书记汪洋率领广东省黨政代表团到重庆市学习考察;重庆市偽书记薄熙来陪同,雙方簽署广东·重庆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合作协议,汪洋既夸贊薄熙來的打黑,又掏出廣東的大筆銀子給重慶。南方網還說“近年来,重庆市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广东代表团考察了...深入了解重庆市在新形势下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推动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好经验、好做法。”這就奇怪了。
    
    奇怪之一,廣東作為沿海富強大省,有何必要學習老少邊窮的重慶?奇怪之二,薄熙來打黑,汪洋為何跑去站臺送銀子?
    
    回顧:2007年12月30日下午,重庆市干部大会,共黨組織部長李源潮宣布中央决定薄熙来接替汪洋为重庆市偽书记,并总结重庆的发展成果说“这些成绩中凝聚了汪洋同志大量的心血和汗水,凝聚着汪洋同志的重要贡献。汪洋同志从国务院常务副秘书长调来重庆工作快两年了,这是重庆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是城乡工作的攻坚时期,汪洋同志为重庆的改革发展和各项事业进步殚精竭虑、辛勤工作,贡献了全部的智慧和力量,与广大干部群众结下了深情厚意。”
    
    這就能解釋了:
    
    奇怪之一,汪洋率領廣東代表團去學重慶,其實是學他汪洋自己,因為現在看到的重慶的大好形勢,都是兩年前汪洋總督重慶的作品,而不是薄熙來去了就能插桿見影的,即,重慶是汪洋栽樹、薄熙來摘桃,大家應該彼此清楚。
    
    奇怪之二,文強黎強如果真是罪大惡極的黑幫,那么這個黑幫是在歷屆市偽書記賀國強黃鎮東汪洋的庇護下成長起來的,青幫要員們特別是汪洋負有責任不可推卸。文強擔任了重慶公安常務副局長16年,其間歷任的重慶市偽書記:1999-2002的賀國強(現為紀檢委書記)、2002-2005年的黃鎮東(現為國會內務司法委員會主任)、2005-2007的汪洋。從文強的嘴里,掏出一點賀黃汪的瀆職證據,追究一點瀆職的責任,總不是難事吧?汪洋總不能去薄熙來曾經任職的遼寧去打黑吧?所以要拿銀子擺平。
    
    【紅幫青幫易子而食】
    
    文強被打,首先是他自己作惡多端的報應,例如2003重慶大學的法輪修女魏星艳在看守所被强奸致死案、2005重慶民主黨領袖许万平被捕被判12年徒刑以煽顛罪,文強作為重慶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都負有罪責。然而,這么一條功狗為何被烹呢?因為共黨之內的爭權奪利已經不可開交,到了易子而食的階段。
    
    易子而食是中國人的第五項偉大發明,即在饑荒年代交換孩子吃,畢竟虎毒不食子嘛,吃別人的孩子就不會犯惡心。第六項偉大發明呢,就是交換吃矢,這是娛樂業的術語,解釋一下:一家雞粥店,鴇母與小姐是母女關系,那么鴇公如果搞小姐,不就等于父親搞自己的女兒嗎?不就等于自己吃自己的屙矢嗎?女兒如果與鴇公搞了,就與鴇母成了姐妹,就不好管理了;鴇公也與嫖客成了洞友,也不好管理了。但是鴇公都是嫖客出身,怎能不搞呢?所以娛樂業有規矩,鴇公甲只能去搞鴇公乙的女兒,叫做交換吃矢。
    
    一家派出所的警官,與其庇護之下的雞粥店的小姐也形成了父女關系,警官不能向自己的小姐敲詐錢財。公安局組織掃黃的時候,誰忍心在自己街區內下手啊?如果交換街區呢,所長甲與所長乙私下協議,那么局里的政績和收益都為零,所以中國大陸的掃黃慣例就形成了:公安局往往是突然召集各個所長帶著幾名爪牙,所長甲去街區乙,所長乙去街區丙,所長丙去街區丁...如此,去別人的雞窩里抓雞,自己的雞窩被別人抓,自己抓的多才能彌補自己的被抓,就要比賽心狠手辣出政績,掃黃所得一半歸局里,一半作獎金,皆大歡喜,行話叫做轉輪吃矢。
    
    轉輪吃矢,適用于從派出所到省長部長,因為秦嬴政以來的百代都行秦政法,這個政法的基礎就是流官制度。每個地方的省長書記都是流動的,為官一任,禍害一方。搜刮一方,培植一幫。一個書記離任了,只能帶走幾個親隨,其余留給接任者打黑。書記新到某個地方上任,要看當地誰來投靠自己?那么當地原來未被提拔重用的一幫子小吏就向新書記密報當地情況。摸清底細之后,新書記就要開展打黑,功效一是殺人立威,二是選拔親信,三是榨出肥油,四是制造官聲,五是轟動全國,六是掌握前任的罪證上報給中央。如此一輪,中央紀檢委就了解了關于各方大員的國家機密,必要的時候可以攤牌。
    
    所以我們就可以看懂了,張德江離開廣東之后,汪洋離開重慶去廣東打黑,薄熙來離開商務部去重慶打黑。結果呢,廣東打出了陳紹基,重慶打出了文強,商務部打出了三鹿氰胺。這個時候,只有打得狠,打得黑,才能獲取討價還價的籌碼。重慶那個窮山惡水,肥油不多,所以才有汪洋帶著在廣東打黑的戰利品去訪問重慶:你薄熙來是要深挖我在重慶的根腳呢,還是要我從廣東給你投資呢?
    
    封疆大吏轉輪吃矢的時候,吃的津津有味的時候,從未參與維權的訟棍李莊夾進去干什嗎?這個時候的攪矢棍,能有什么際遇呵?折了。
    
    
    【黑幫出身的薄熙來】
    
    薄熙來打黑?實在是個笑話。打黎強的口號是“不能允許流氓經濟”--若無流氓政治,何來流氓經濟?不妨先看薄熙來有多黑?黑一是薄熙來于1966年4月沖入共黨前宣傳部長陸定一家中打黑(據陸夫人嚴慰冰回憶、孫維世之侄孫冰發布),打得陸家只剩一條薄被子;黑二是薄熙來之父薄一波被毛澤東欽定為“華北黑山頭”的黑干將,薄熙來跳上批鬥臺對薄一波打黑,氣得他母親一根繩子解放了自己;黑三是黑入北京大學一年就拿到黑文憑;黑四是1992年與宮明程先生爭奪大連市長的寶座,雙方大打出手;黑五是在遼寧多年培植了幾個黑幫包括邹显为案、仰融案、杨斌案,特別是楊斌案引得金正日跨過鴨綠江來打黑;黑五是擔任商務部長期間培植了石家莊三鹿黑奶粉集團(參見拙文《三鹿党妈的甘甜奶汁,薄熙来吃了没有?》)。
    
    若想看透重慶打黑的好戲,必先讀懂薄熙來的心路,包括幾個問題:黑幫與薄熙來有何深仇大恨?黑幫與薄熙來的政敵有何關聯?黑幫能否威脅到薄熙來賴以生存的共黨的前途?黑幫青幫紅幫在共黨專政下的的相互關系?
    
    
    
    
    重庆兩強兆悲音,黨徒相殘紅黑青/草蝦


    
    建議讀者細讀近年流行的文革小說《血色青春》四部曲《天伤》《天祭》《天爵》《天罡》,講的是主人公陳成的故事。他們那些紅幫子女,起初熱衷于群毆以正義的名義,與北京市民子女組成的黑幫。1966年之前,他們紅幫子女能夠穿著軍呢大衣、騎著自行車,這是什么消費水準啊?他們熱衷以抄家獲得的錢財吃喝,與偷盜吃喝的黑幫比賽豪闊。轉眼,他們的父親所屬的共黨高官群體,遭到毛澤東的殘酷清洗以人民民主的名義。紅幫子女被迫淪入社會底層,憑著野性本能盜奸打殺,與黑幫子女爭奪生存資源。然后又被毛澤東逐出城市,去農村偷雞摸狗風高月黑...待到毛死之后的父輩復辟,他們又搖身進入名校,獲得文憑再登官場,如同電視劇《新星》中的縣委書記李向南。黑幫群毆時,曾經共同約定“不許欺負好學生”即喜愛讀書不參與斗毆的好學生。當年的好學生中的一部分,小心翼翼一心讀書,成為白專學者、共黨高官的女婿、青年團的骨干,這就是今日的紅幫黑幫青幫的來源。
    
    然而由于共黨奉行反動的血統論,特別是1979鄧小平復辟之后搞的“接班人革命化”,薄熙來們輕易漂去黑色,自命紅色。所以在黨天下,黨子黨孫們就是天然的紅色,無論骨里多黑也是表皮紅色。
    
    
    【紅幫恐黑癥與當代北京的驚濤駭浪】
    
    紅幫是當今北京的最腐朽最頑固的反動勢力,其一是他們從父輩繼承發揚了“共產黨抗日”的謊言,拼湊歷史垃圾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用以偷換號稱造反圣經的馬列主義,其二是他們壟斷繼承了共黨的軍政權力及經濟資源,所謂國有資產流失只是從他們看守的庫房流到他們的私囊,其三是他們嗜好吹噓父輩的殺人光榮,因而崇尚暴力輕視人命漠視和平,其四是他們被毛澤東的“人民民主”迫害的身心皆殘,卻不敢摧毀毛尸堂而把仇視的目光轉向“民主人民”,因而是最為堅持地反抗阻礙民主潮流,其五是他們沒有靈魂信仰只知機械唯物主義,因而只懂得:專權結黨、結黨營私、營私舞弊、舞弊弄權、弄權枉法、枉法殺人、殺人滅口...
    
    紅幫作惡,除了文革紅八月,文革之后的第一次是1979鎮壓民主墻運動,針對那些呼吁廢除特權的青年民主志士;第二次是所謂1983嚴打,打殺可能反抗的草民子弟;第三次是所謂1989平暴,大肆屠殺北京市民組成的飛虎隊。因為他們父輩的經歷告訴他們,一旦風雨飄搖,最先反抗就是社會底層的青年男子,而他們的父輩當年就是這樣的街頭流氓。說穿了,秦嬴政以后,中國一直就處于“水滸時代”而停滯不前。
    
    讀讀《史記》就知道,秦末的陳勝吳廣之類的流民如同過眼煙云,不成氣候,成氣候的反而是胥吏豪強集團。秦末為何是楚漢爭雄呢?楚軍創始人項梁原來是蘇州市公安局長、項羽是蘇州市公安局刑警隊長;漢軍的劉邦是徐州的土豪、蕭何相當于徐州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共產黨起兵時,賀龍是一方土豪走私首領,朱德是南昌市公安局長。《水滸》中的重要人物,宋江是鄆城的公安局長,晁蓋是鄆城的土豪。
    
    所以,黎強文強被打,根本原因是他們具備了晁蓋宋江的潛能,他們知道得掌握得太多了,例如黎強策劃了重慶客車罷市給薄熙來難看。薄熙來主導的唱紅打黑,把凡有當年文革慘痛記憶的紅幫男女,都拉到重慶去登臺示威,他們拿了出場費當然支持薄熙來的黑打,等于是紅幫對黑幫的集體宣戰,所謂“國家是階級壓迫的工具”“有權階級鎮壓無權階級的專政工具”。
    
    
    【黑幫坐大是傳統暴政的鏡像】
    
    秦嬴政留給世人的教訓是“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然而秦漢以來的歷代暴君,主觀雖是絞殺敢于說話的文人,客觀都是制造暴民,培養掘墓人給自己、或給自己的子孫。所以,所謂中國文化一直是原地踏足,始終不能形成真正的精神文明,不能形成成熟的信仰。
    
    黎強文強之流的勢力的成長,根本原因是正統的文人的缺位。因為嬴政劉季之流的暴君起家以后,為了掩蓋自己的出身卑微和發家卑劣,就要不許天下人傳說自己的底細,因而大興文字獄,這就導致文人的分化,要么不怕死而講真話被殺,要么怕死而淪為吮癰舔痔的犬儒。故弄玄虛的儒教經典又使得草民孩童難以接受教育,那么不喜歡或者不適應讀書的,諸如黎強文強這樣的孩子,自然就因為“人才”的被殺被扼而成為“人才”。
    
    這些草民出身的苦孩子,當然也是真正的人才,但是由于社會環境迫使他們從貧困線開始掙扎,一直沒有機會接受道德教化,所以他們的成長軌跡就是在紅幫青幫留下的空間謀求成長,成為為黨跑腿的低級奴才,跑得好可以賺到大錢,換取燈紅酒綠,但也必定是好景不長的。例如黎強,重慶那樣的山地不適應大平原的社會化大流通,所以歷來出產袍哥。他依靠官府勢力而經營的“民營經濟”似乎天生就是灰色經濟,中巴客運之類的生意又是超大規模的現金匯聚,難以受到稅務之類的稽查,因而形成強大的“民間經濟財力”,有財就能聚人,成為晁蓋式的土豪。
    
    再如文強,模樣長得不是小白臉就難以成為胡錦濤李克強那樣的駙馬黨的黨員,天性不適合讀書就難以成為專業的文人政客,因而就難以在官場上混得圓爬得高,所以在重慶當了16年的公安局常務副局長,一直是個賣命的打工仔而已。但是,他由于自身的特殊技能膽略,長期混跡于官場邊緣,也看透了共黨高級官僚的腐朽無能,轉而更加自信自傲。由于共黨官場的本質對他只能利用而非重用,所以他的自我實現的價值,就落實到民間社會,即成為民間團體的保護傘,就像水滸的宋江。
    
    【重慶地位有多重要?】
    
    重慶自古是東巴文化的核心,隨著“中國”一圈一圈的放大,重慶為核心的“大西南”越來越重要,成為“中國”的大后方,也是歷代政權的最后流亡地。例如明末的最后一個皇帝朱由榔及張獻忠殘部結成抗清同盟,蔣中正1938、1949兩次在南京淪陷后都是流亡去重慶。現在呢,一旦天下有變,共黨匪幫也要向重慶方向逃竄,因為重慶有匪幫布置的三線建設的門類齊全的兵工廠,據說重慶造船廠可以造出潛水艇,從長江潛入東海發射核彈,如果北京毀了。
    
    但是重慶地方民風剽悍,例如巴東縣的鄧玉嬌案,例如六十年前的雙槍老太婆,再加上三峽移民四百萬人的不穩定因素。一旦有變,黎強文強不就是晁蓋宋江?所以薄熙來在重慶打黑,既有利于他自己的小算盤,也有利于共產匪幫的末日大算盤。
    
    這一點,聯動紅衛兵出身的紅幫看懂了,愚民看樂了,青幫還沒看明呢。胡錦濤溫家寶之流的駙馬黨,雖能暫居高位,然而必須低聲下氣在薄熙來之流的太子黨面前,我們可以看看每個家庭的姑爺都要受到大舅子小舅子的欺負勒索就知道了,道理很簡單:天下是我們家的,選你們來只是裝裝門面的嬌客而已,你們真的就以為自己是主子了?
    
    所以,青幫政客實在是老鼠鉆風箱,豬八戒照鏡子,一方面有心同情民生疾苦,另方面又無力根除紅幫勢力,只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久而久之只能謀求自己家室的和諧穩定,唯一的追求就是官場資本撈足一些,最終能夠全身而退。一旦歷史分配他們扮演崇禎的角色,他們也就無可奈何了。
    
    青幫的看家本領,就是面臨紅幫譏笑的時候要比紅幫更左:我比你更了解你爸爸你爺爺的教導,我才是真正繼承了你爸爸你爺爺的紅色道統。只有這樣,小姑爺才能勝過大舅子。
    
    【我們怎么辦?】
    
    我們悲憫地看到,在所謂建國60周年之后,薄熙來、文強、李莊等等匪共黨徒之間的相互殘殺,依然沿襲最落后最原始的野蠻方式。他們即使有權了有錢了,還是不懂得 Fair Play,土豪永遠是土豪。【豪=立豕,野公豬的意思】。
    
    我們悲憫地提示,即使是匪共黨徒之間的相互殘殺,也應該遵循文明的法則,因為他們憑以相互殘殺的武器,不是他們私家的玩具,而是人民養活的公眾權力。他們養黑打黑的成本統統是由人民負擔的,所以人民有權得知真相:這些黑幫是怎么養成的?從黑小苗長成黑大樹,都有誰參與了庇護?為何人民沒能監督他們的成長?
    
    我們悲憫的警告:濫用公權無論任何方式的打黑或者黑打,都無法掩蓋迫害人權阻擋憲政的罪惡,都無法拖延暴政覆滅的命運。正如《紅樓夢--74惑奸谗抄检大观园...75开夜宴异兆发悲音》,紅幫王熙鳳、青幫賈探春、黑幫王善保家的,會給世人什么啟示呢:
    
    探春也就猜着必有原故,所以引出这等丑态来...“...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 才能一败涂地!”...探春登时大怒,指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那王善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王家的气无处泄,便自己回手打着自己的脸,骂道:“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在人眼里。”...凤姐...且自安歇,等待明日料理。谁知到夜里又连起来几次,下面淋血不止。至次日,便觉身体十分软弱,起来发晕,遂撑不住。
    
    重庆兩強兆悲音,黨徒相殘紅黑青/草蝦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荒唐:重庆兰博基尼警车女子交巡警队/张丽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重庆打黑猜想:李庄和文强会怎么死?
  • 从“法治”与“制度”的高度审视重庆打黑/杨恒均
  • 中国学者批评重庆“打黑”变“黑打”
  • 重庆新规,引发热议:机关呆满5年才能跳槽 (图)
  • 我对重庆、李庄、龚刚模三角关系演变的解读
  • 民粹主义和文革阴影下的重庆
  • 草鱼子:民粹主义和文革阴影下的重庆
  •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姜维平
  • 德国专家看重庆打黑案
  • 重庆扫黑对联/小民
  • 工运领袖比书生更可怕 重庆黎强获刑20年
  • 打黑还是黑打:看重庆涉黑案律师被捕
  • 打黑还是黑打:看重庆涉黑案律师被捕/周筱赟
  • 重庆打黑门以热闹律师门收场/浦志强
  • 夏霖:重庆涉黑案公然侵蚀律师辩护权利
  • 张辉:重庆律师造假门事件究竟谁之错
  • 重庆荣昌县、四川隆昌县交界处发生4.2级地震
  • 重庆王小军涉黑案 组织卖淫非法收入5900万
  • 重庆原打黑队长今日受审 被控包庇黑社会犯罪(图)
  • 文强庭审手记:重庆警界黑 重庆官场就不黑吗
  • 维权人士钟声牛被押解回重庆
  • 重庆除夕发生火灾131起 无人员伤亡
  • 重庆今起试行火车票实名制
  • 重庆新闻办惊现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图)
  • 重庆打黑庭审:原副局长老婆的奢华生活
  • 重庆“打黑第一案”宣判 黑老大无期跟班处极刑(图)
  • 网传重庆农妇跪求欲进县政府(图)
  • 中央战略布局调整 重庆入选中国五大中心城市(图)
  • 重庆原公安副局长彭长健受审 否认涉黑(图)
  • 原重庆公安副局长彭长健8日受审
  • 重庆公安局原副局长彭长健今日出庭受审
  • 重庆市公安局启动社会新型防控警务指挥模式
  • 重庆1名醉酒者砍伤2人 驾车冲向人群被击毙(图)
  • 重庆一酗酒歹徒砍伤2人后驾车撞人群 被警方击毙
  • 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彭长健8日受审(图)
  • 重庆江津法院公然剥夺况欣荣被辩护权 律师依法检举/梁小军
  • 请查查重庆市政府公布的各类“政绩”数字的真伪
  • 重庆冤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干部大走访”弄虚作假
  • “知青”情结带给我的厄运人生/重庆刘玉
  • 重庆上空的乌云
  • 谴责重庆师范大学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